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一章 还施彼身
    从杨家出来后,方天佑突然想到赖永贞既然会对付黄总和杨家,那会不会也针对其他湖阳富豪。于是,他试探性地打通了张立国的电话。

    张立国以为他是来催促药材收购的,还不等方天佑问话,就不好意思报告了这段时间以来并没有收到可用的药材。

    “我要的药材确实挺稀有的,一时收集不到也是正常。我今天打电话是想问一问,你家张超还有夫人,大家是不是都一切安好。”方天佑直截了当地问道。

    “啊,我们家自从上次张超被人算计,被方兄弟你救了之后,现在一切安好啊。”张立国疑惑地道。

    “哦,那就好。最近一段时间饮食方面自己小心一点。我听说有些邪恶份子最近给一些富商投毒,以此讹人钱财。”方天佑想了想,又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别的富豪家人有什么莫名其妙的病痛啊?”

    “莫名其妙的病痛?没有听说过啊。不过,既然你这么说,我会提醒朋友们注意的。”张立国郑重地道。

    “那倒没必要,那些毒我能解,而且目前我正准备去对付那几个人下毒的人,你记住提醒家人注意饮食就行了,尽量少在外面吃东西。”方天佑说完就挂了手机。

    既然张立国没事,那说明这墨渊道人一伙行事还是挺谨慎的,不敢大张旗鼓。对付亚华集团这样的大集团还是有些顾虑,只能找杨君达、黄高朋这样的二线富豪下手。

    正准备返回小院中时,姚静初打电话来询问情况,方天佑将今天收集到的情报简要地和她说了,谁知道她听得并不专心,却在最后暗示方天佑今晚继续去别墅中睡。

    方天佑考虑到在别墅修炼或者制符等不方便,就以要准备对付楚家豪的对头,委婉地拒绝了,不过他告诉姚静初,自己买了一间小院,等收拾停当可以让她一起过来住。

    姚静初闻听,就要马上过来帮忙收拾。方天佑连忙劝住。现在蛇涎草还没有收获,况且小龙的问题还没有想好怎么和姚静初说呢。

    姚静初被方天佑一阵劝导,终于答应今晚暂时不过来,等对付完赖永贞一伙再说。

    回到小院,一切还好,只是蛇涎草越发成熟。小龙迫不及等地从背包里跳了出来。他虽然和方天佑一起溜达了两天,却一直呆在背包里,暗自后悔陪方天佑出去了。

    “其实下次,你可以幻化成一只宠物狗的模样,我就可以大摇大摆地带着你出去了。”方天佑说道。

    “什么,你让我装狗!”小龙不屑地道。

    “不然还能幻成龙啊?那样会吓坏路人的,我也没法给人解释。如果你不愿意幻化成狗,下次就只能继续呆在背包里了。”方天佑说道。

    “呃,那有没有威猛一点,不猥琐的狗啊。”小龙有些不情愿地道。

    “狼狗或是藏獒啊,都不错。”方天佑笑道。

    “那还是藏獒好点吧。”小龙哭丧着脸道,“我知道你的那位冷面罗刹女朋友迟早要见我,你让我幻化,更多的是怕她被吓到吧!”

    “这当然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之一了。”方天佑承认道。

    晚上,方天佑为了应付明天的谈判,特定炼制了一些符篆和一炉丹丸。第二天,方天佑没有去学校,而是让楚家豪的人直接到湖阳大学附近来接自己前往和赖永贞等人约定的茶楼。

    这一次因为蛇涎草随时可能成熟,方天佑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将小龙留在了小院当中。小龙正在犹豫纠结要不要幻化成狗的样子,所以也没有坚持非得跟方天佑一起去。

    方天佑原本以为所谓的茶楼应该是位于城中的娱乐休闲场所,没有想到却被带到了冬江湖畔的一个幽静小院。

    这座隐藏在湖畔的小院不但僻静,而且从外表看普普通通,从外面看不出一丝茶楼的样子。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除了茶楼,还有如同江南水乡一般的亭台楼阁。

    楚家豪就在其中最大的一间现代仿制的古香古色阁楼前等着方天佑。见到方天佑到来,楚家豪这才松了一口气,带着方天佑和阿虎一起走上了阁楼。

    上了三楼阁间,却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厅堂,厅堂正中摆放着两排太师椅,太师椅间各放着一方案桌,颇有些民国大宅门的韵味。

    方天佑三人进入厅堂里,太师椅上已经坐着了一些人。右手边的太师椅上坐满了人,左手边的太师椅上却空着。

    见到三个进来,右手主位上的一个中年人起身笑道:“楚家豪,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哈哈,笑话,在湖阳的地盘上,还没有我楚家豪不敢去的地方。你赖永贞是有些手段,但那也只能在湖阴在盘上威风威风罢了。”楚家豪连笑带讽,大咧咧地走向了左手边的一张主位上。

    方天佑扫视了右边的人群,除了刚才从楚家豪的话中知道右边说话的中年人是赖永贞外,方天佑还看到了一个熟人,潘志华的父亲——潘凤。

    确切地说,方天佑其实并没有见过潘凤,只不过当时为了调查是谁在背后蛊惑潘家暗杀自己时,方天佑暗中查到了潘家的资料,看过潘凤的相片。

    看这架势,潘家应该是被赖永贞一伙收买镇伏了,所以潘凤才会和湖阴的赖永贞坐一边。而没有和同为湖阳市的楚家豪一起坐左手边。

    潘凤其实也在江东慕容提供的相片中见过方天佑。只不过相片与本人有些出入,加上方天佑今天出来时特意戴上了宽幅墨镜,所以潘凤似乎也觉得方天佑有些眼熟,却一时认不出他来。

    方天佑见潘凤没有认出自己,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跟在楚家豪身后坐在了紧挨着他的太师椅上,阿虎则紧跟着方天佑坐下。

    “楚老板果然有胆识,就带这么两个毛头小子来和我们谈判。”楚家豪话音刚落,坐在赖永贞旁边太师椅上的一个老年道人就嗤笑道。

    “赖永贞,难道你在湖阴做不了主了吗?怎么让一个不懂规矩的外人来插话。”楚家豪并没有理会那个老年道人,却是嘲讽地看向赖永贞道。

    “楚家豪,你不用冷嘲热讽的,这是我新请的参谋妄虚大师,也是我新近投靠的势力的全权代表,他可不是外人,他说的话,可比我说的份量还重呢。”

    楚家豪脸色一沉,冷哼道:“赖永贞,你点头哈腰去侍候新主子,这无可厚非,你乖乖地搞好自己在湖阴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可是你为什么要跑到湖阳来当走狗说客呢。

    这什么妄虚大师是你的新主子之一,可不是我楚家豪的,这里是湖阳不是湖阴,谁敢在这里撒野多嘴,我现在就可以将他撵出去。”

    “狂妄!”妄虚大师一听楚家豪如此霸道口气,神情大怒,操起桌前的茶盏就朝楚家豪掷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那茶盏刚到半空,茶盏中的茶水就溅开同时洒向了楚家豪、方天佑和阿虎三人。

    “放肆!”方天佑见妄虚大师出手,轻喝一声,扯起方案上的桌布以“擒龙手”运巧力,朝空中一甩,桌布在空中迅速地划着圈,舞得滴水不露。

    不但将妄虚大师洒来的茶水挡住,还将部分茶水挡得倒回洒向妄虚大师以及他旁边的两人,其中当然包括了赖永贞。

    “闪开!”妄虚大师不知道是对茶水还是对方天佑充满了顾忌,大喝一声,起身闪躲,又用衣袖拂挡,显得狼狈可爱。

    赖永贞本来还不在意,听得妄虚大师的话后,急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跃向一边躲避,虽然同样避开了茶水,却是慌乱至极。

    妄虚大师另一边坐着的一位湖阴市大佬,以及赖永贞身边站着的保镖模样的人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他们不小心被方天佑激回的茶水溅到了身上,衣服顿时冒起了淡淡的轻烟。更严重的是两人脸上也有被溅到,顿时如同被开水烫到了一般,捧着脸哀嚎了起来。

    仔细看时,能够看到两人被茶水溅到的地方,皮肉已经开始变黑,还隐隐有着黑色的血水渗出。

    “楚家豪,你干的好事!”赖永贞不认识方天佑,见自己手下受伤,愤怒地看向楚家豪道。

    “你们这叫做自作自受,自己人在茶水中下毒,却没有想到伤到了自己人。哈哈哈……”方天佑不等楚家豪回话,就抢先开口说道。

    楚家豪看着对方受伤的两人,有些心有余悸,他很快就想到这是那位妄虚大师搞的鬼,见赖永贞反怪自己,当即反驳道:“谁干好事谁心里清楚。你们先来这里的,茶水也是我们来之前就倒好的。难不成还怪我们在茶水中下了毒不成。”

    “你,你是谁?”妄虚大师却是惊恐地看向方天佑。方天佑刚才展现的那一手,分明展现了极强在武道者功底,而且看功力似乎不在自己之下,这让妄虚大师极为忌惮。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