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九章 毒药缚肠丸
    墨渊道人立马想到方天佑是一个武道高手,修为最少在先天境界,比他应该要高上一筹。

    “同学,你这是要干什么?”杨君达有些紧张地道。他虽然不认识方天佑,却认识刘子明和田富元,下意识的肯定也知道方天佑是杨智全的同学了。

    “混帐,竟敢对墨渊道长无礼。”和墨渊道人一起来的一个健壮大汉语带威胁地骂着,扑向方天佑。

    方天佑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只见右腿一抬,那健壮大汉就“砰”的一声飞起,撞到了一边的墙壁上,又弹回趴到了地面上,呻吟不已。

    另一个同伴本来有意上前帮忙,却被方天佑的手段给震住了,表情复杂地呆在原地,一动都不敢乱动。

    杨君达和赵秘书也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呆了。方天佑对墨渊道人出手,他们还没有看清楚。这一次方天佑对那健壮大汉出手,他们虽然同样没有看清方天佑出招,但也知道肯定是方天佑出手的了。

    杨智全等人虽然知道方天佑的厉害,但也没有想到他会强大到这种地步,将人给踢飞起来。

    “说,谁派你们来的,为什么要对付杨家。”方天佑却根本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讶,只是瞪向墨渊道人说道。

    “嗯,我知道你有点本事,不过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我们的势力超乎你的想像。”墨渊道人经过当初的震惊后,终于缓过神来,想想自己身后的背景,腰板又有些挺了起来。

    “是吗?”方天佑轻蔑地冷喝一声,又是一脚踢出,将墨渊道人踢得飞跌在了那健壮大汉身边。

    “你们最好老实点,从现在开始,你们每说错一句话,我就拗断你们一根手指头。”方天佑缓缓走向健壮大汉和墨渊道长说道。

    “你,你别乱来啊,墨渊道长的师傅也已经到了湖阳了。如果墨渊道长有事,他师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那健壮大汉色厉内荏地说道。

    “聒噪!”方天佑抢步上前,一把扯起健壮大汉的左手小指,一运暗劲,只听“咔嚓”一声,随即健壮大汉嘴中传来一声惨呼,却是他那小指被方天佑生生拗断了。

    “我再问你一遍,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杨家。”方天佑逼视着健壮大汉道。

    “我,我是湖阳路建公司黄总的保镖。对付杨家的主意是按墨渊道长的意思做的。”健壮大汉再不敢隐瞒,连忙如实答道。

    “黄总?”方天佑转头看向和墨渊道长一道的另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道,他已经猜到了那西装男子应该就是湖阳路建公司的黄总了。

    “是,是我。这件事上我们确实是在墨渊道长一伙的诱导下进行的。”黄总眼见方天佑瞪向自己,两腿都开始打颤起来。

    他虽然见过风浪,但在领教了墨渊道长的厉害后,对于江湖中的一些奇人异士,心中越发敬畏,见方天佑展现出比墨渊道长更强的实力,他不免有些害怕起来,哪里还敢理会墨渊道长之前的告诫。“墨渊道人是吧,听口气,你还不是单枪匹马跑来湖阳。说,你什么背景,来湖阳做什么?”方天佑又转身走向墨渊道长道。

    “我们只是想和湖阳的大佬一起,统一湖阳的地下势力。”墨渊道长说道。

    “那这和杨家,还有湖阳路建公司有什么关系?”方天佑冷然道,伸手就要去擒墨渊道长的手。

    墨渊道长想躲开却发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手,偏偏被方天佑给捉牢了,心中吃了一惊,慌忙解释道:“我说的是真的。因为湖阳的大佬楚家豪不肯和我们合作,我们在这里的活动受到影响,所以只好将主意打到君达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和湖阳路建公司,一方面为了筹措更多的活动资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孤立楚家豪,给他施加压力。”

    “楚家豪?”方天佑闻言,脸上一怔,昨天还正好要让楚家豪查一查赖永贞背后的黑手呢,没有想到在这里就碰到了。

    想到这里,方天佑松开墨渊道长,起身掏出手机,走到一边给楚家豪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人过来一下。

    “这位同学啊,我们有话好好说啊。”杨君达从最初的震撼中醒来,却似乎仍然对墨渊道长有所顾忌,有意开口劝导方天佑放手。

    “爸,你不用担心,我这同学方天佑本事可大着呢,有他在,这些什么墨渊道长来多少个都不是他的对手。”杨智全在一边开导道。

    那湖阳路建公司的黄总刚想趁机开溜,却被田富元拦住了去路,“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呢,黄总急着走什么?”

    “把解药拿出来吧!”方天佑朝墨渊道长伸了伸手道。

    “解药,什么解药。”墨渊道长假装疑惑地道,猛然又看到方天佑脸色一沉,顿时面如死灰,“我给,我给。”

    杨君达听方天佑问解药,脸上是惊喜交加,就连黄总也是表情极为复杂。杨智全和田富元等人则是听得一阵疑惑,不知道方天佑好好的要什么解药。

    墨渊道长在身上摸索一阵,掏出了一个药瓶来,递向了方天佑。方天佑并没有急着去接,而是在墨渊道长身上东摸摸西按按,又找出一个药瓶来。

    “这两瓶药,分别是什么功效,你自己给我介绍一下。我对于药理还是精通一些的,说错一句,那就是一根手指头了哦。”方天佑晃了晃手中的药瓶道。

    “我说,我说。”墨渊道长心中着慌,急忙解释道,“你手上的那一瓶是缓性毒药缚肠丸,服下之后,每下腹开始,每隔六个时辰大小肠就会如同被带刺藤条绑缚般疼痛。我手中的这一瓶正是缚肠丸的解药。”

    “是吗?这药倒也阴毒。”方天佑将墨渊道人手中的解药拿下。又将自己手中那一瓶毒药打开,拿出两粒毒药闻了闻,看了看后,给墨渊道人和那保镖各喂下一粒。

    “你,你这是……”墨渊道人惊恐地看着方天佑道。

    “没什么,拿你们俩个试药而已。如果这解药确实是对的,那你们俩就可以活命。”方天佑淡然道。

    “啊……”墨渊道人和保镖服下药丸不一会儿,就觉得腹痛如绞,额头上冷汗直流。

    “给,给我解药。”那保镖挣扎着痛苦呻吟道。墨渊道人也是目光哀求地看向方天佑,同时盘膝坐下,运转着法力,希望能够抵抗一丝痛楚,可是从他头上的冷汗来看,效果显然并不明显。

    方天佑见状又给两人各喂下了一粒墨渊道人所说的解药,解药下腹不久,两人的疼痛渐渐舒缓。

    方天佑上前搭住两人手腕命脉查探了一阵,冷笑道:“你这不是真正的解药,最多能够起到缓解作用罢了。”

    “啊,这……大师饶命,大师饶命,并不是我有意欺瞒,实在是解药只有我师父妄虚大师才有。”墨渊道人见方天佑一眼看出其中玄奥,早已经对方天佑从敬畏到恐惧,生怕方天佑一怒之下会将他的手腕折断。

    “妄虚大师?他人在哪里?”方天佑问道。

    “他已经到了湖阳,现在应该和湖阴的赖永贞在一起。至于具体在什么位置,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或许可以打电话找他拿来真正的解药。”墨渊道人试探着看向方天佑道。

    “这样的低劣毒药在我眼中何足道哉,我只不过是不想浪费一番手脚罢了,哪里用得着找他要解药。”方天佑说着,缓缓地走向了杨君达面前。

    “方同学,你,你能够调理缓解药性症状?”杨君达将信将疑,却又分明有几分期许地问道。

    “爸,怎么了?难道您也中毒了?”杨智全似乎听出些什么,焦急地看向自己父亲道。

    “哎,不但我,就连你妈,也被他们下了这种毒药。”杨君达愤慨地道。

    “什么,混蛋!那妈现在怎么样了?”杨智全一听极为愤怒。

    “暂时没事,他们隔断时间会给药排解痛楚。”杨君达道。

    “这些混蛋!”杨智全火冒三丈,跑向那个黄总就要出手揍他。

    “不,不,我也是受害者,我也被下了毒了啊。”黄总一边撤退着一边摇着双手求饶。

    杨智全见他不像说谎,又转身跑向了墨渊道人。墨渊道人待要反抗,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出法力来,却是方天佑在搭脉之际,封了他几处穴道。

    “啊,嗯!”墨渊道人顿时被一顿暴揍,只剩下了挨打惨呼的份。

    方天佑没有阻止杨智全,更不会同情墨渊道人。他只是默默地扯过杨君达的手,给杨君达号起了脉。

    不过数息之后,方天佑双手出手如电,在杨君达身上一阵猛点,随即就听得杨君达“哇”地吐出一滩黑血来。

    “爸……天佑!”杨智全停下殴打墨渊道人的动作,紧张地看向杨君达和方天佑。

    “没事,杨叔叔吐出来的是淤血和毒素。体内的大部分毒素都被我逼出来了,这几天注意多喝点水,剩下的残毒就能够自然排出来了。”方天佑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