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八章 墨渊道人
    和方冉两人分开后,方天佑没有回教室,既然已经和方家联系上了,也算是对方连城老爷子有了交待了,那上不上课就不重要了。

    身为修仙者,方天佑可不会在乎拿不拿到那湖阳大学的文凭,如何加快修炼,扶植势力,暗中积蓄对抗隐世内宗的力量,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虽然从目前形势来看,隐世内宗要现世并不是那么容易。如今十年之约才过去两年多,还有七年时间隐世内宗的人才可能再次现世。

    隐世内宗,神秘超然,外界对之知之甚少,但肯定是高手如云,七年时间说长不长,方天佑要想在七年时间内拥有可以与隐世内宗对抗的力量,困难不少。

    更何况,并不能排除隐世内宗在督查特使被斩杀的刺激下,会提前派人出来,所以方天佑越发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用。

    可是因为天地灵气太过稀薄,死呆在房中修炼却又进展缓慢,方天佑必须再多寻找机缘。

    方天佑一路思考着来到校门口,准备将小龙送回小院去看守蛇涎草。一来对于蛇涎草不放心,二来,老是这样背着一个大包,太招眼了。

    刚走到校门口,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马达声,方天佑知道是有车子过来,主动地朝路边让了让,谁知道那汽车却响起了两声喇叭。

    方天佑转身看去,车上坐的不是别人,正是杨智全和刘子明、田富元三人。杨智全开车,刘子明在副驾驶室,田富元坐在后排。

    “天佑,你准备去哪里啊?”刘子明在副驾驶室上探出头来问道。

    “没去哪,随便走走,你们呢,不是要上课吗,怎么跑出来了?”方天佑反问道。

    “杨智全爸爸的公司打电话来,说杨智全老爸出了点事情,让他赶紧过去看看呢,你要是有空,就一起去吧。”田富元道。

    “嗯,好吧,一起去看看。”杨智全在方天佑失忆的时段里,对方天佑还是挺照顾的,现在他家里出事,于情于理方天佑应该去看看,更何况,田富元的意思已经挑明了希望自己和他们一起去。

    杨智全听方天佑答应一起去,脸上也是一喜。现在的方天佑已经让杨智全有些看不透,但他相信方天佑是一个自己可以靠得住的人。

    方天佑上了车后,四人一车朝着杨智全爸爸所在的公司进发。

    “孙学方他们本来也想跟去,可是我们一下子不能这么多同时请假,所以只好让我和田富元作代表了。”刘子明解释道。

    “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方天佑却看向正在开车的杨智全道。

    “是我爸的秘书打来的电话,也没有仔细说清楚,就说让我快去看看。”杨智全答道。

    “你先别急,安心开车,到了就知道事情原委了。”刘子明劝道。

    杨智全爸爸杨君达经营的“君达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是路桥修建方面的公司,湖阳市的路桥至少有一半是君达公司修筑的。

    到达君达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办公楼前时,杨智全就发现了不对,因为公司外面似乎多了不少闲杂人等。

    走进办公楼一层的大厅,却发现在大厅正中央位置有着四个担架,每个担架上都躺着一个缠着纱布的伤者。担架附近似乎是伤者的家属,他们在大声辱骂着杨君达,希望君达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尽快做出赔偿。

    杨智全眉头一皱,带着方天佑等人急匆匆地搭电梯来到了杨君达的办公室。

    “赵秘书,下面那些人是怎么回事,我爸他怎么了?”杨智全看着正在董事长办公室前焦急徘徊的一个中青年男子道。

    “你总算来了。一家分公司工地出了事故,不知道怎么地闹到总公司来了,他们要求的赔偿很高,闹得很凶。为了支付赔偿,你爸已经答应将公司刚接的一个大项目转让给我们的死对头——湖阳路建公司了。”赵秘书焦急地道。

    “什么,公司不是买了保险吗?工人受伤,一般都是由保险公司赔付再加点医药费什么的就行了啊。”杨智全疑惑地道。

    “这些人有黑暗背景,纯粹在漫天要价。当然这个并不可怕,其实是可以通过法律程序去解决的。现在我觉得最麻烦的是,我觉得杨总好像出了点什么状况,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威胁,好像有些失去了分寸。”赵秘书疑惑地道。

    “受威胁?我爸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会受到什么威胁?”杨智全不解地道。

    “杨总这次准备转出的项目,是公司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拿下来的,如果这样白白转出,公司的亏损会很大,甚至会严重影响公司的声誉。杨总应该明白这一点,可是他仍然坚持转出,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打电话给你了。”赵秘书着急地道。

    “我爸在哪?”杨智全一听,也是心中暗惊。

    “在办公室里呢,湖阳路建公司的人刚才来了,杨总正和他们谈事,把我都赶了出来站岗,不让外人进去。”赵秘书指了指办公室道。

    “走,我们先进去看看再说。”杨智全朝方天佑等人一挥手,当先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方天佑几个连忙跟上,赵秘书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进去。

    方天佑通过神识早就感应到,办公室内除了和杨智全有些相像的中年男子外,还有另外三个人。和杨智全有些相像的中年男子外应该就是杨智全的父亲杨君达,至于其他三个人应该就是湖阳路建公司的人了。

    让方天佑感到奇怪的是,坐在大办公桌后面沙发椅上的不是杨君达,而是湖阳路建公司一伙人当中的一个又黑又瘦,如同病鬼的中年男子。

    “这家伙竟然是一个达到入道境界的道门人物。”方天佑在这个黑瘦男子身上感应到了一股法力波动。

    “嗯,”听到推门进来的声音,那黑瘦汉子等人都是一惊,就连杨君达也感觉到意外,他已经交待过赵秘书,不可以让任何人进来,不知道谁这么大胆闯进。

    当看清当先闯入的是自己的儿子时,杨君达脸上立马现出紧张神情,随即又变得愤怒起来。

    “你们进来干什么,还不快出去!”杨君达不等杨智全说话,就抢先下了逐客令,“赵秘书,你是怎么办事的,还不快将这三个毛头小子赶走。”

    “”黑瘦男子微眯着双眼看向杨智全道,“这位,想必就是杨总的公子了,既然来了,那就不要急着走了。”

    “你是什么人,竟然大言不惭地坐在我爸的位置上。”杨智全不悦地看了一眼黑瘦男子,,又对杨君达说道,“爸,您这是……”

    “小孩子家的,不好好在学校读书,跑来干什么,这位墨渊道人是你爸的恩人,你不得在他面前无礼。”杨君达指责自己儿子道,语气中透露出一丝焦急。

    “爸,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一向不相信什么鬼神道人术士吗?还有,这次湖阳市的路政项目你在家里也提起过,怎么说放弃……”杨智全不解地看向自己父亲道。

    “小孩子懂什么,快回学校去吧。这是大人们的事情,关乎到公司的生死存亡,我自会决断的,你不要担心。”杨君达劝导道。

    “既然你家这孩子这么懂事,急着让他走干什么,”黑渊道人却似笑非笑地看向杨智全道,“小子,我和你爸是朋友,既然来了,就过来,咱们亲近亲近吧。”

    杨君达听墨渊道人如此一说,脸色顿时煞白,连忙讨好般地看向那黑瘦老者道:“道长,小儿不懂事,还望您大人大量,不要计较。”

    “嗯,我怎么会和这么个小娃娃计较了。”墨渊道人满脸慈祥地说着,慢慢地走向杨智全道,“你叫杨智全是吗,咱们叔侄俩以后可得好好亲近亲近。”

    “墨渊道长,您,您别和小辈计较啊,您这不是答应过我的吗?”杨君达连忙想挡向墨渊道人身前。

    墨渊道人伸手一推,将杨君达轻轻推开,来到杨智全身前道,伸手做出要握手的礼节说道:“年轻人,血气方刚,敢作敢当,我最钦佩的就是你这样的年轻人了。”

    “收起你这一套吧。”方天佑抢身走到杨智全身前,将墨渊道人伸出的手掌轻轻一拂,墨渊道人顿时如遭电击一般全身颤抖着,差点摔倒。

    “你,你……”墨渊道人心中大急,如见鬼神地看向方天佑道。

    “就你这点道行还想出来混。老实交待吧,你们有什么目的,奉了谁的命令来针对杨家的。”方天佑淡然道。

    “我,这……”墨渊道人有些恐慌地道。他本来看不起方天佑,希望能够以一个下马威吓住方天佑等人的,现在却发现方天佑根本不为他的威胁所动,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了。

    “你,你别乱来啊,墨渊道长的师傅也已经到了湖阳了。如果墨渊道人有事,他师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和墨渊道人一起来的一个西装大汉语带威胁地看向方天佑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