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六章 一块接一块的铁板
    “谁敢说我们的方大少出身不好啊。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这时,一道更加嚣张地声音从会议室门外响起,伴随着这嚣张声音,两道人影踏入了会议室大门,却不是别人,正是张建先和阮修明。

    对于两人的出现,在场的人都有些不明究里。吴均林等人认不到阮修明,不知道阮修明为什么敢这么大胆,说出这样的话。

    章校长、梁健远、简主任,包括刘洪周都认识这位阮家大少,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方天佑讲话。

    就连方天佑本人也是大惑不解。要算起来自己和阮修明应该还算是有过节才对,怎么这家伙今天却这么好心,来帮自己讲话了。

    “难道,他和余安然一样,是知道了我的身份,被家族关照来向我示好的?”方天佑只想到了这一种可能。

    “阮修明,这里的人可都是老师和长辈,你讲话要注意一点,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说脏话。”章校长虽然觉得阮修明的话解气,但也不得不站出来指责他的态度。

    “行,那咱们就说理吧。”阮修明很有涵养般地朝章校长点了点头,却又看向刘洪周道,“刘市长,资助湖阳大学的项目可不是你说撤回就能撤回的啊。项目资金有一半是我阮氏集团出的。阮氏集团肯出钱可不是看在你刘市长面子,而是看在我在这里读书的面子上,”

    “阮少啊,那些项目是我和你爸亲自谈妥的,已经签了合同,由市正府负责监督落实了。我当然有权力支配。今天我来是为了公事你还是不要参与了,改天私下我倒是可以请你吃饭。”

    刘洪周虽然忌惮阮氏集团的财力,但毕竟也算是一方父母官,还不至于怕了这个阮家目前还没有当家的大少。

    “好,那我们就论公事。方天佑并没有触犯刑法,从管理上来说似乎用不着刘市长这么兴师动众的。开不开除方天佑,完全是学校要决定的事情……”

    刘洪周刚想要插嘴说一句什么,阮修明却提高了声音,不让他说,“刘市长刚才手里头有不少学生的证人证言,我手里头其实也有证人证言,他们都是在为方天佑报不平的,相反,大家都认识要说校霸,刘市长和吴局长的公子,在学校做的错事、恶事更多一些,这里面都有详细的记载……”

    “你……”阮修明此话一出,刘洪周和吴均林都是老脸一红,他们自己的儿子,他们自己当然知道,这阮修明手里头的证人证词只怕不会有假了。

    “刘阳伟、吴文良,你们俩可以自己来看看,这些材料中可有人冤枉了你们。”阮修明扬了扬手中的资料,对着从后门悄悄溜进来的刘阳伟两人说道。

    刘伟阳两人闻言,脸上有些尴尬,刚要回话,刘洪周已经抢过了话头,“刘阳伟两人的事和今天的事情无关。我今天来湖阳大学,一是希望学校及时处理方天佑在校内的欺凌行为,这事情,我可以交给学校慢慢调查。但方天佑在校外殴打了杨澳却是事实。方天佑已经年满十八岁,这事情可是触犯法律的,省委对这事都高度重视,所以我今天来也是按照省里的意思,将方天佑带走调查。”

    “刘市长这话说得过头了,这样的小事哪里会马上惊动了省里,要说重视,恐怕也只有杨书记一人的高度重视吧。方天佑如果有罪,那我女人被人强行掳掠的事情又该怎么算呢!”

    门外又是一道宏亮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即方天佑就看到欧阳晶晶挽着一个中年男子的手臂走进了会议室。

    “欧阳书记!”见到来人,刘洪周、吴均林等人都一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打招呼道。这一声欧阳书记,让方天佑等人都知道了和欧阳晶晶一起进来的,正是湖阳市的市委书记欧阳尚。

    “欧阳伯伯,我只是想带晶晶出去玩而已。”杨澳见到欧阳尚和欧阳晶晶,气势顿时一矮。毕竟昨天的事情是他不对,他当然有些心虚了。

    “是啊,书记,杨澳和晶晶侄女不是正谈恋爱吗?知道的人都还夸他们俩是一对璧人呢。”刘洪周假装糊涂地说道。

    “我和杨澳一年前就分手了。我之所以要考入湖阳大学教书,就是要躲开他的,没有想到他竟然还纠缠到湖阳来了。”欧阳晶晶厌恶地看向杨澳道。

    “可是不管怎么样,方天佑打了人这是事实,我们如果不调查,杨书记那边不好交待啊。欧阳书记何必为了一个普通的学生,得罪了省委领导呢。”刘洪周暗示着欧阳尚道。

    “刘市长这是要拿打压我们家天佑来讨好领导啊,当真是欺负我方家无人了吗?”一个女人严厉中带着愤怒的声音传来,会议室门外竟然又进来了一男一女。

    “方家的人总算是来了?”方天佑心中暗喜。原来进来的一男一女正是方冉和王伟。这两人他在南坪镇药店见过,后来在方连城住的京城特级医院知道了方冉正是自己的姑姑。

    方家既然派了他们俩人来,那就代表着方连城重新掌控了方家,清理了方家的人员,又重新启派人方冉,并派两人来找自己。

    “方家?哪个方家,口气这么大?”吴均林一脸不屑地说道。来人竟然敢顶撞刘市长,虽然刘市长本人不好反驳,但做为他最忠心的下属,吴均林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站出来为刘市长讲话。

    “吴局长这真是坐井观天啊,以为巴结上了刘市长就可以仕途无虞了,须不知刘洪周的官威也只能在湖阳抖一抖罢了。”

    阮修明嘲讽地看了看吴均林,又恭敬地朝方冉和王伟两人拱手道,“在下汉北阮家阮修明,见过两位长辈。”

    “汉北阮家?嗯,你们消息倒是挺灵通的。看你还能够为方天佑少爷说话,这份心意,我会提醒方家记下了。”王伟朝阮修明点了点头道。

    阮修明听王伟如此一说,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悦,又朝王伟行礼道谢,然后恭敬地退了下去。

    在场众人听了阮修明和王伟的对话都是震惊不已。他们没有想到阮修明身为阮氏集团的内定继承人,竟然会站出来为方天佑说话,而且对于这两个自称是方家的人似乎还挺忌惮。

    由此,大家就又联想到了方天佑的身世不简单,原来以前有传言方天佑是富家弃子,这居然是真的。

    只不过,大家虽然猜出了方天佑身世的不简单,却绝少有人将他与华夏五大巨无霸家族中方家联系起来。

    华夏姓方的人多了去了,而华夏的巨无霸家族对于会议厅中的人来说,太过遥远了。

    最吃惊的莫过于刘洪周了,他为了讨好自己的上司杨书记,特意安排薛副主任到湖阳大学帮忙盯着杨书记的未来儿媳,欧阳晶晶,为杨澳行事提供便利。

    在从杨书记处听到杨澳被方天佑教训了后,又特意亲自跑来为杨澳撑腰,要惩罚一下方天佑。没有想到这样一来却一连踢到了好几块铁板。

    先是章校长不卑不亢的反对处罚方天佑,接着是欧阳尚的指责,然后是阮家的声援,最后是方天佑神秘家族的强硬到场。

    如果说前面三方他身为一市之长还能够勉强应付的话,那最后方家的出场,让他顿时像斗败的公鸡一样,不,准确的说,他连和方家斗的资格都没有了。

    因为他身为体制内人,对于京城的事情多少有些了解,他已经隐约猜到了方天佑或许就是华夏五大家族之一方家的人。

    至于方家的人为什么会躲到这里来上学,那很可能是因为方天佑只是方家的旁系罢了。可就算是旁系,如果想惩罚他这区区一个市长,那也是动动手脚般简单的事情。

    甚至可能不用方家自己出手,只要稍加暗示,自然有人来收拾他刘洪周了。到时,不仅他的仕途,保不保得住命都不一定。

    想到这一层,刘洪周顿时脸色煞白,吴均林虽然没有他想得这么深,但眼见刘洪周脸色煞白,自己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忐忑起来。

    欧阳尚也隐约猜到了方天佑的身世,脸上同样有些不可思议,他本是在欧阳晶晶的撒娇加哀求下,过来帮方天佑说话的,却没有想到原来自己根本就是多余的。

    方冉从出场发出那一声冷喝后,就再没有说话,在人群中搜索了一阵后,就将目光定在了方天佑身上。

    “天佑!”方冉惊喜着带着一丝愧疚地喊道。虽然将方天佑赶出京城,还不许方家出手相助,是方家被迫之下,由方连城亲自下的命令,但方冉仍然觉得对方天佑亏欠许多。

    “姑姑!”方天佑淡定地喊道。在他的记忆中,方冉是方家人当中,除了方连城外,还关系自己的另一个长辈。

    如果不是拥有着另一份记忆,不是身为元婴期高手的强大心性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此时的方天佑只怕早已经扑到姑姑的怀中痛哭一场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