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五章 兴师问罪
    “切,你又算哪根葱啊。你说是训导处派来的就是训导处派来的啊。再说,训导处有事不都是让系里通知的吗,怎么会随便派一些阿猫阿狗来传话!”方天佑说完,不再理会四人,转身就走。

    “嚣张!”其中一个保镖模样的人气不过方天佑的态度,赶上来伸手就要搭上方天佑的肩膀,想将方天佑托住。

    哪知手刚搭到方天佑肩膀,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反弹力从方天佑的肩膀上传来,那力量比他拍向方天佑肩膀的力道还大,直接将这保镖震得朝后跌去,像被人推了一把一样,一跤跌坐在了地上。

    后面的保镖和刘伟阳、吴文良三人都是一愣,再不敢去挡方天佑的路。尤其是刘伟阳和吴文良两人,他们终于知道了张建先为什么说不要惹方天佑,为什么梁健远昨天没有在方天佑手上讨到好,原来方天佑根本就是一个武艺高手。

    梁文婷本来还挺紧张方天佑会不会出事,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报告保安,直到看见那个保镖模样的人没能抓住方天佑,反而自己跌倒,梁文婷才舒了一口气。

    可是随即她又担忧起来,她并不懂得是方天佑将那个人震倒了,她只知道这些人明显是来找方天佑麻烦的,就算刚才那个保镖是自己跌倒,他们肯定也要将帐算在方天佑头上了。

    “梁老师,我进去上课了。你也去忙你的吧。”方天佑冲正在发愣的梁文婷打了声招呼,就要准备走进教室上课。

    “可是,方天佑……”梁文婷有些着急地道。

    “方天佑,你到系里教师会议室来一下。”梁文婷话还没有说完,简主任的声音在走廊的另一头响了起来。

    方天佑只好停下脚步,朝着系里的教师会议室走去。梁文婷也跟了上来。刘伟阳、吴文良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也跟了过去。

    方天佑跟在简主任身后,走进了教师会议室,却发现里面竟然有十多个人,或站或坐的。其中方天佑认识的有章校长、薛副主任、杨澳和梁健远。

    薛副主任、杨澳和梁健远三人平时也算是狠人,这时却都只有站着的份。而坐着的人当中方天佑能够明显看出又以一个大腹便便的西装男子为首,连简校长都只能坐在了一个稍偏角落。

    “刘市长,各位,方天佑来了,有什么话,咱们当面讲清楚吧。”简主任谨慎地说道。

    “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么多人举证,方天佑推打薛副主任,在校内殴打欺凌梁健远等同学,校外还殴打杨澳少爷,这不但是校园欺凌行为,还有涉黑的嫌疑,这样的人,我们学校可是容不下,我建议你们学校,还是尽快将他开除了!”那大腹便便的男子态度坚决地对章校长说道。

    “刘市长,这事实还没有调查清楚呢。现在我们听到的可都是一面之辞。”章校长面色微变地看向大腹便便男子说道。

    方天佑从对话中,知道那坐在正中位置的应该就是刘伟阳的老爸,湖阳市的父母官刘洪周,心中暗自奇怪,堂堂一市之长,竟然还真的跑到学校来过问自己的事情。

    “章校长,你这话什么意思啊。难道说我们刘市长,还有我们这么多人,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诬陷这小子不成?除了这位梁健远同学,我儿子吴文良、还有刘市长的儿子刘伟阳都受到过这小子的威胁,我们还正想问你们湖阳大学到底是怎么教育学生的呢!”

    紧挨刘洪周坐着的一个中年男子插话说道,从话语中方天佑知道了,这人当然就是吴文良的老爸,市林业局局长吴均林了。难怪刘伟阳和吴文良敢带人去找自己麻烦,原来是他们的老子来撑腰了。

    “方天佑原来一直有傻呆病症,这段日子才恢复,哪里又有能耐能够欺负别人了,梁健远、刘伟阳一伙欺负他还差不多。”梁文婷在外面就听到了争吵,忍不住走进会议室说道。

    “这人是谁啊,这里有她说话的份吗?”刘市长听梁文婷讲到自己儿子的坏话,面色更加不悦。

    “这是中文系的辅导员,梁老师。”旁边有位学校领导讨好着向刘市长解释一句,又不耐烦地朝梁文婷挥了挥手道,“去、去、去,你一个辅导员,在这里瞎搅和什么。”

    “刘市长真是好大的官威啊。别人连说话辩解的权力都没有了。你们俩这是自恃身份,以为可以在湖阳市、在湖阳大学只手遮天了是吧。”方天佑早已经知道了他们是来着不善,所以对于刘市长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方天佑这话一出,简主任、梁文婷和章校长都是脸色微变。方天佑这话一说等于是火上烧油吗?

    果然,方天佑话音刚落,刘市长等人都是面色一沉。

    “我就算不能只手遮天,但要求湖阳大学开除你这样一个欺凌同学,推打老师,还在校外打架斗殴的学生,我并不觉得过份。”刘市长一脸愤怒地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凌同学了。”方天佑丝毫不让地冲着刘市长轻喝一声,又指了指梁健远道,“梁健远,昨天你身上哪里受伤了,哪个地方是我打你的?你有医院检查证明吗?或者你当场脱下衣服来让大家检查一下,有没有伤痕也可以!”

    梁健远被方天佑这一指,想起他昨天的英勇,竟然有些害怕起来,支吾着不知怎么回答。

    “还有你,薛副主任,那天我是推了你。可那是你先无故辱骂我在先。”方天佑冲他说完,又转头看向刘洪周道,“如果刘市长认为我做错了,那我们不妨来做个实验,我今天就当着众人的面把你辱骂一场,看你会不会涵养好一点,忍住我的痛骂,不发火打我!”

    刘市长顿时一滞,他可不敢答应真让方天佑在这里骂人。

    方天佑并没有去管他,而是继续指向杨澳说道:“还有你,杨澳是吧。我确实当时出手教训了他。可是我为什么要教训他,他自己应该心里有数!因为他纠缠我们的欧阳晶晶老师,还要强行将欧阳晶晶老师带走!”

    “胡扯!我和晶晶本就是恋人关系,拉她出去玩也很正常,是你自己要多管闲事。”杨澳虽然还有些惧怕方天佑,但当着这众人的面,气势竟然也不弱。

    “是不是我多管闲事,你可以找欧阳老师来当面问清楚情况就行了。”方天佑说道。

    “就算两人有所争执。你将人家拉开就是了,为什么将人家杨少推倒在地,这分明就是暴力行为嘛!薛副主任批评你几句,你就将人家推到垃圾桶,这是学生应该做的吗?同学不听你的话,你就打人家,威胁人家,你这不是学生吗?”刘市长激动得站起身形来,只差指着方天佑的鼻子责骂了。

    “刘市长,方天佑哪里是这样的人啊。”梁文婷又忍不住为方天佑叫起冤来。

    “我们一点都没有冤枉他。我们收集了不少同学的证人证言,这里还有梁同学、薛副主任、杨少的当面指证。如果你们湖阳大学仍然还要包庇方天佑的话,我不介意撤去湖阳市这些年对你们湖阳大学的资助项目。”

    “刘市长这话是不是有些过火了。怎么样教育学生那是湖阳大学自己的事情,你虽然身为一市之长,但也不应该过多干涉,非要定我们学生一个什么处罚。还有,对湖阳大学的资助项目,可是欧阳书记亲自批的文件,刘市长也没有权利说撤回就撤回吧。”

    章校长见刘市长如此咄咄逼人,心中也有些来火。虽然他的实权没有刘洪周这地头蛇大,但单论级别,章校长可是比刘市长还高上半级呢。

    “章校长,别以为和欧阳书记走得近,我就动不了你的项目了,告诉你,我今天来处理这事,可不单是代表市正府,也是代表了省委杨副书记的意思!”刘洪周态度强硬地道。

    “省委杨副书记!”章校长闻言,脸色微变,那可是直接分管教育的省委实权人物啊。

    “没错。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现在就打我爸的电话,让他亲自跟你说!”杨澳这时也嚣张地插话道。

    方天佑等人这才明白,刘洪周所说的杨副书记竟然是杨澳的老爸,而刘洪周要插手这事,急着处份方天佑,完全是为了讨好杨澳的老爸,是来为杨澳出头来了!

    “章校长,开除一个学生对你们来说轻而易举。可是得罪了刘市长和杨副书记,对于你们湖阳大学来说,损失的只怕就不只是几个资助项目了,你可以考虑清楚啊。”吴均林适时提醒章校长道。

    “你们这分明是以权压人,公报私仇嘛!”方天佑不满地道。

    “是又怎么样?谁让你这傻小子出身不好,还想多管闲事。等你滚出校园,后面还有的是麻烦等着你呢!”杨澳见方天佑吃瘪,心中大爽,高声叫嚣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