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四章 玄冰诀
    “我既然提出,当然就有办法了。”方天佑轻笑道。上次见面因为没有机会给萧梦寒号脉,又还没有凝练出神识,所以虽然隐约感觉到她魂力有问题,却并没有发现她连身体都有问题,患的是极少见的九阴玄脉。

    难怪萧梦寒会看起来那样清冷,眼神中会那么忧伤,原来她除了灵魂意识有问题外,还长期承受着阴寒之气的侵袭,而且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没有想到萧梦寒这样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却能够承受住这样的苦楚,这不由得让方天佑另眼相看起来,顿时升起了呵护之心。

    外表柔弱,内心坚强,这性格也是和碧游一样的。想到碧游,方天佑心中总觉得好像又亏欠了什么,因为自己竟然不经意间就接受了姚静初。

    方天佑不自觉地将对碧游的那份愧疚,延伸到了眼前的萧梦寒身上。所以他决定尽自己的力量帮忙萧梦寒。

    如果方天佑现在的修为达到神通境界的话,他完全可以使用法术神通,帮萧梦寒彻底重塑经脉,这样萧梦寒就不用再受这样的苦楚了。可惜,他现在还只是筑基阶段。

    因此,方天佑决定采用第二种方案。那就是由萧梦寒自己来解决自己的九阴玄脉问题。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由萧梦寒自己修炼控制自己的阴寒之气,效果更好。

    其一,是这种方法所消耗的灵药等等各方面资源要少很多;其二,这种方法能够充分发挥萧梦寒体质上的潜力,说不准能够培养出一位绝世高手。

    当然,修炼总有风险,更何况萧梦寒还要每月忍受阴寒之气的侵蚀。自己慢慢修炼,见效不如由方天佑帮忙梳理来得快。

    “你真的有办法?”陈雁冰和萧梦寒闻言都是一喜。如果放在以前方天佑说他有办法,两人一定会认为他在说大话。可是见识了方天佑符篆的效果后,两人对方天佑已经是另眼相看了。

    “我可以传你一道修炼口诀。你如果觉得有效果,相信我,就继续修炼,如果觉得不对,你可以马上停下来。”方天佑说道。

    “我,相信你!”萧梦寒微有些娇羞地道。

    “这部功法叫做《玄冰诀》,我先传你第一层功法,你试着看。”方天佑说着,真的念出一段口诀来。

    “啊,你……”萧梦寒没有想到方天佑真的这么随意地将心法传人。要知道,功法的价值,别说在世俗界,哪怕在萧梦寒的家族都是弥足珍贵的东西,方天佑却这么当众传出,好像他要传授的是大家都知道的乘法口诀一样。

    可是方天佑已经念出,萧梦寒已经来不及细念,排除杂念,仔细聆听起来。陈雁冰也对方天佑的举动感到十分意外,暗道这家伙怎么把自己的功法当成大白菜一样,随便就出品了,难不成这功法太普通,没有什么价值。

    可是她听了几句后,立马发现了方天佑所授功法的不简单,这要是传扬出去,只怕要让人争破脑袋了。

    陈雁冰很紧张地四周看了看,还好没有人在偷听,这才放下心来。她可不想方天佑因为要帮萧梦寒,而暴露了什么秘密,招来大敌。

    《玄冰诀》第一层并不长,萧梦寒又是聪慧之人,所以方天佑只念了两遍,她便全部记下了。

    “你先按照口诀修炼吧。等练熟了,我再传你后面几层。练功中有什么疑惑,尽管来找我。”方天佑交待道。

    “嗯。对了,留下你的手机号码吧。上次分手就后悔忘记问你号码了。后来发现你的符篆有作用,想联系你都联系不上。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萧梦寒黯然道。

    “哈哈,有缘总会相见,这不又见着了吗?”方天佑开导着萧梦寒,又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等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电了。

    三人聊天的这会,第一节课已经下了,方天佑要去上第二节课,不想迟到,所以传完功法后,就和萧梦寒两人告别而去。

    “这个方天佑到底是什么人?他的这一套功法,我虽然没有记全,可是我也明显感觉到应该不输于我所修炼的功法。可是他的功法这才传第一层而已,后面的肯定更加精妙!”陈雁冰望着方天佑的背影震惊地道。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可是我能够感觉得到,他是真心想帮我的。”萧梦寒看向方天佑的背影,眼神复杂,有感激,有崇拜,又有一丝不解。

    方天佑其实也对萧梦寒两人的身份充满着疑惑,不过他却并没有多问。如果两人想让方天佑知道,那她们迟早会说。如果不方便说的话,方天佑问也没有用。

    回到教室后,方天佑果然看到同学们差不多都到了。刘子明八卦地来探听方天佑昨天约会的情况,被方天佑敲了两个板栗。

    杨智全则是从书桌里取出了一个小包,向方天佑递了过来。

    “这可是咱们的平民校花丁燕菲让我转交给你的。她听说你回来了,十分高兴,刚才来找你没看到你,就先去上课了。对了,丁校花说包里是她爷爷亲自做的桂花糕。我看八成是她自己亲自为你做的,又不好意思,所以假托是她爷爷做的。”

    “你还真是脑洞大开啊,比刘子明还八卦了。”方天佑接过小包,没好气地道。

    “方天佑,出来一下。”这时,教室门被推了开来,梁文婷表情复杂地站在门口朝方天佑挥了挥手道。

    “哦,”方天佑只好将小包放下,却仍然背着背包朝着教室门口走去。背包里可是有小龙呆在里面呢,把他放在教室里,方天佑不放心。

    “你昨晚干嘛去了,打电话一直不接。”走到教室走廊上,梁文婷有些哀怨地说道。

    “没干嘛啊,会了个朋友,可能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手机没电了吧。你昨晚找我,有事吗?”方天佑诧异地道。

    “没事就不能找你啊,真是的。”梁文婷白了方天佑一眼道,“也没什么了,就是问问你治病的情况。还有,昨天你是不是教训了训导处的薛副主任啊?”

    “是啊,怎么了?”方天佑很坦白地承认道。

    “还怎么了?你知道不知道这个薛副主任是什么来头啊,那是刘洪周市长亲自安排进来的人物。副主任只是个过渡,很可能下学期就是正主任了。”梁文婷提醒方天佑道。

    “那又怎么样,我推他,是因为他骂我。我威胁他是因为他先带人得罪我的。”方天佑却很平淡地说道。

    “我半个小时前看到薛副主任带着一班人朝校长室走去了,其中有一个人好像就是我们湖阳市的市长大人刘洪周。他们一路走,一路很气愤的样子,我怕他们对你不利啊。要不,你还像以前那样,请假外出?”梁文婷担忧地道。

    “你想多了吧。市长大人会来理会我这样一个普通大学生。放心,有什么事我能够应付得来的。”方天佑反而安慰梁文婷道。

    “在那,就是他,和梁老师在一起的就是方天佑。”这时,对面走廊响起了一道厉喝。方天佑循声望去,却看到刘伟阳、吴文良正指着自己这边,向两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介绍。

    “那两个保镖模样的男子就是刚才和刘市长一起走向校长室的其中两人。看来他们真的要来找你麻烦了,你还是暂时避一避吧,我来想办法拦住他们。”梁文婷推了推方天佑,示意他趁机先走。

    “没事,这里是学校,我相信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方天佑却并没有听她的,反而是朝着刘伟阳四人走了过去。

    “刘伟阳,吴文良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找我有什么事吗?”方天佑远远地冲着刘伟阳、吴文良两人喊道。

    他早和两人打过交道,知道刘伟阳是市长刘洪周的儿子,吴文良则是林业局局长吴均林的公子,两人都是官二代。

    “你就是方天佑?殴打老师,欺凌同学,你把学校当成什么地方了?”刘伟阳、吴文良两人还没有说话,其中一个保镖模样的人已经开口说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老师、欺负同学了,还有,你是什么人啊,凭什么在这里指手划脚的?”方天佑斜眼打量着两人道。

    “我们……”两人被方天佑这一问,一时倒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们反正是能够管得着你的人,你还是乖乖地跟我们走一趟吧。”

    “白痴,就你们这样,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黑社会人员啊。跑到学校来兴风作浪,小心我报警啊。”方天佑轻蔑地道。

    “是训导处让我们来找你的。他们怕一个人找不到你,还特意交待我们四个人一起来找,方天佑你还是乖乖地随我们走一趟吧。”

    吴文良语气中不失傲气,这可是整治方天佑,为自己出气的好机会。上次为了方天佑和丁燕菲在小食堂吃饭的事,他可是没少出丑。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