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三章 第三大校花
    余安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辱,可是迫于家族的命令,她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去接近方天佑。

    方天佑听到余安然主动邀请,心中顿时想到了一些什么。以余安然那高冷的性格,不可能会这么拉下面子来向自己主动示好。

    她今天之所以这样反常,只能说明她遇到了什么压力,带着目的而来的。方天佑能够想到的就是余家可能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派余安然来亲近自己这位方家大少。

    因此,对于余安然的邀请,方天佑断然地拒绝了。别说他真的很忙,没空陪她应酬,就算有空陪人吃饭,也不可能陪余安然。

    离开余安然没多远,方天佑来到人工湖畔,打算找个地方修炼,却又看到了两道熟悉的人影正坐在湖畔草地上。

    一个十**岁脸蛋晶莹如白玉的绝色少女,一个二十三四性感而干练的跟班女人。正是在长白山附近毛坪镇见过的萧梦寒和陈雁冰。

    方天佑看到萧梦寒两人的同时,陈雁冰也看到了方天佑,脸上顿时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方天佑,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陈雁冰“腾”地站起了身形。她这一举动,也惊动了旁边正沉思着的萧梦寒。

    萧梦寒顺着陈雁冰的目光,看了过去。当她看到方天佑时,脸上竟然也是禁不住露出了一阵欣喜。

    “我是湖阳大学的学生啊,不在这里,在哪里?”方天佑一边快步走了过去,一边说道。看到萧梦寒,又让她想起了碧游仙子,有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什么,你也在湖阳大学读书吗?”这一次说话的却是萧梦寒。她缓缓起身,惊喜地看向方天佑道。

    “什么叫我也在,你不会告诉我,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吧?”方天佑意外地道。

    “你新来的嘛?湖阳大学鼎鼎大名的三大校花之一的冷艳校花萧梦寒,你都不认识?”陈雁冰指了指萧梦寒,“自豪”地看向方天佑道。

    “早听说湖阳大学有三大校花,没有想到第三位校花竟然会是你,真是失敬失敬了。”方天佑此时已经走到两人跟前,朝萧梦寒拱手说道。

    “行了,你们俩,什么校花不校花的,尽取笑我。”萧梦寒白了两人一眼道。

    “你这么漂亮,当校花也是实至名归啊。想想我们两个还真是有意思了,上次见面竟然都没有认出对方是校友。”方天佑笑道。

    “我们除了每学期初来学校外,其他时间很少到学校,你没有见过我们俩也很正常。”陈雁冰答道。

    “哦,那就难怪了,原来经常逃课的不只我一个人啊。我因为身体出了点问题,所以也很少正常在校的。”方天佑说道。

    “生病吗?那现在怎么样了?”萧梦寒关切地道。

    “好多了。对了,你的气色似乎比上一次要好上不少啊。”方天佑看了看萧梦寒道。

    “是啊,这还得要多亏了你的符篆呢。”萧梦寒高兴地道,“前段时间我又犯头疼病了,按你的方法使用了醒神符和清心符后,头疼马上就好了,休息了一天后,整个人的精神都好多了。”

    “哦,是吗?我看看!”方天佑说着,伸手就抓向了萧梦寒的玉手。陈雁冰没有想到方天佑会这么大胆,待要阻止,又突然想到了方天佑的神秘,不至于害萧梦寒,所以她索性没有出手。

    萧梦寒见状也有些错愕,不过她却并没有缩手逃避,只是脸色微红。好在方天佑并没有贪婪地握住整只玉手,只是三指搭在了萧梦寒的手腕脉搏处。

    “你魂力基本稳定,暂时不会发作,难怪头不疼了。”方天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突然又皱眉说道,“不过,你的头是不疼了,只怕身体其他部位又出现了一些不适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你难道真是神医不成!”萧梦寒吃惊地道。陈雁冰闻言也是一脸地好奇。萧梦寒发病只有她们俩个人知道,方天佑根本不可能看到。

    “我还知道这病症与她有关?”方天佑松开萧梦寒的手腕,指了指陈雁头道。

    “你胡说,梦寒的病怎么和我有关了?”陈雁冰不满地道,“我难道还会害梦寒?”

    “我的病是天生的,和冰姐没有关系,她还一直不惜耗损内力,给我治疗体疼症呢。”萧梦寒也帮着陈雁冰说话道。

    “我没有说你要害她。你的主观上当然是想帮萧梦寒治病,可是你的方法错了,这样就会导致萧梦寒的病症越来越严重。”方天佑看向陈雁冰说道。

    “我的方法错了?除了用内力缓解梦寒的病症外,我别无它法啊。而且这方法还是老,我的老师教我的。”陈雁冰疑惑地道。

    “你的方法,一般情况下是可行的。可是放在你们俩身上却不行了。”方天佑说道。

    “啊,这又是为什么?”萧梦寒也被方天佑的话勾起了兴趣。

    “你的身体之所以会出现不适,是因为你的身体极为阴寒。这种天生自带的阴寒之气,无法排除,淤积到体内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导致你身体不适。本来用内力引导将阴寒之气驱除也算是一种治标之法。只可惜,陈雁冰修炼的功法却是阳刚类型的。

    她的内力固然可以暂时驱散你体内的寒气,可惜这样一来,她的阳刚内力也将你本属阴寒的经脉给破坏了,这就会导致你体内寒气更加无法驱散,更快地阻塞与淤积在体内。”方天佑解释道。

    “啊,照你这么说,那我不是反而害了梦寒。”陈雁冰不安地道。

    “也说不上害。至少你当时不是缓解了萧梦寒的疼痛。只是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以后就再不能用这种无异于饮鸩止渴的方法来为她治疗了。”方天佑摇了摇头安慰道。

    “那,按你的意思,下次体痛时,我应该怎么办?”萧梦寒想到自己发作时的痛楚,不觉有些后怕,如果陈雁冰不给自己治疗的话,那自己怎么熬过那没日没夜的痛楚。

    方天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慢条斯理地道:“你体内如此阴寒,若不是被人后天下了阴寒之毒,就是天生的阴寒之脉,在我的师门传承中,将你这样的阴寒经脉称之为九阴玄脉。

    身具九阴玄脉的人,体内会不停地产生阴寒之气。尤其是每到月圆之夜,阴寒之气更甚,往往使患者如坠冰窟,痛苦不堪,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发作的几率也会越来越大,阴寒之气越来越强,患者往往承受不了痛苦而选择轻生,就算有坚强者,最终也活不过二十岁,就因为体内阴寒之气完全暴发而死。”

    萧梦寒听到方天佑说出活不过二十岁,不由脸上一阵凄楚。她现在已经十九岁,体内阴寒之气已经很强了,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

    “嗯,你说的虽然和我们家族所说有点出入,但大体上也是这个道理了。你的师承中既然有介绍,那有提到什么解救之法吗?”陈雁冰急切地说道。

    她这几年来,陪着萧梦寒四处闯荡,就是想帮萧梦寒找到解除体质问题的办法。虽然家族都已经宣布萧梦寒的病症无法医治,可是她并不甘心,她知道萧梦寒也并不甘心。

    “办法倒也提到了一些。你可以带萧梦寒多泡温泉,对排除她的体质阴寒之气有帮助。”方天佑说道。

    “这一点,我们也知道,所以我们才很少呆到学校,基本上都在温泉附近住了。上次你在毛坪镇碰到我们,我们就是刚听说那附近有一处药浴温泉才赶过去的。”陈雁冰说道。

    “除此之外,我还可以帮萧梦寒你炼制一种丹药,服用后可以帮你调理经脉,对于舒缓阴寒之气也有帮助。当然,最好的方法,我建议你自己修炼一套阴寒属性的功法,因势利导,自己控制自己体内的阴寒之气。”方天佑说道。

    “修炼?可是我们家族的长辈却教导我们,生就这样阴寒体质的人不能修炼,越是修炼越容易加速死亡。而且我们家族书籍中有记载,曾经有阴寒体质的人修炼了家族功法,结果没过十六岁就阴寒发作死了!”陈雁冰惊讶地道。

    “那应该是他修炼的功法不对。九阴玄脉的人不能修炼你那种阳刚的功法,如果能够修炼阴柔功法,则刚好能够控制体内的阴寒之气,因势利导,化阴寒之气为自己的内力。

    那样一来,不但可以解除痛苦,还可以练就一身极强的阴寒神功。”方天佑解释道。

    “功法还分什么阴寒属性,阳刚属性吗?”萧梦寒惊讶地道。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可是方天佑说的似乎也有道理。我们家族最强的功法就是我修炼的这一身功法。所以那位先祖肯定也是修炼的这一门功法,这才导致他速死。”陈雁冰说道。

    “那什么样的功法才能练就引导阴寒之气呢,还有,我现在修炼是不是太迟了!”萧梦寒叹息着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