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二章 公交奇遇
    “那谢谢阿姨了。”方天佑将手中的百元大钞递给大妈,又接过大妈手中的零钱。

    “不用谢,在外打工不容易。”老大妈念叨着接过了方天佑的纸币,放入了自己钱包,又将钱包放进了背包中。

    “往后面去,下面几站还要上人呢。”盯着方天佑取出两块钱放入了投币箱,司机又不耐烦地提醒了一句。

    方天佑再次对那老大妈表示感谢后,一路抓着扶手,朝着车厢后走去。

    座位是早已经坐满了的。车厢中也稀稀落落地站了好几个人。方天佑走到后门位置,本想再往里走走,好给下一站上车的人腾出位置。

    却发现已经没法再往后了,因为后面车厢地面上摆了两个大大的胶皮桶。胶皮桶中随意地插摆着铁锨、抹泥刀、手锯等工具。一个建筑工人模样的男子,站在两个胶皮桶后,有些谦意地看了看方天佑。

    这两个胶皮桶显然是这男子的了。方天佑倒并不在意,抓着扶手,稳稳地站住了身形。

    公交车司机说得没有错,接下来的几站都有人上上下下的。快开出市区时,走上来一位有点姿色的白领丽人。

    这白领丽人本来就穿着恨天高,脚下不稳,又在车子晃动中朝着后排走来,惯性作用下,美女一不小心失去了重心,一声惊慌的尖叫中,身体猛然朝前栽去。

    方天佑左手抓住扶手,正思索着接下来的行动。突然闻到一阵香风扑面,一道倩影扑了过来,方天佑猛然意识到,照这扑倒的趋势,来人只怕要倒在后面的胶皮桶上。

    那胶皮桶可是插着各种尖利的建筑工具的!方天佑来不及多想,闲着的右手一招,快速准确地将那道倩影托住!

    “真险啊!”附近的乘客看着离白领丽人漂亮的脸蛋不足十厘米的铁锯,暗自庆幸道。

    “谢谢!”白领丽人和那个建筑工人同时说道。建筑工人知道要是刚才那美女倒到自己的钢锯上,那自己怎么也脱不了干系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将两只胶皮桶又朝后托了托,自己挡在了桶皮桶前。

    “不用谢,举手之劳!”方天佑轻笑一声,将白领丽人扶正,然后才松开了搂着人家的右手。

    公交车走过了一站又一站,或许是因为救命之恩,那白领丽人似乎对方天佑很有好感,一路欢欣地和方天佑交谈着。

    方天佑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她交谈着,眼睛却盯住了车前方,那位刚才给他换了零钱的老大妈那里。

    不久,白领丽人要下车了。方天佑竟然很客气地和白领丽人一起来到后车门边,将白领丽人送下了车。车上顿时有不少人鄙夷起方天佑来,原来这小伙子是一个泡妞高手。

    “站住!”方天佑并没有理会别人的想法,伸手挡住了一个全身牛仔服饰,正准备下车的小青年。

    “干,干什么,我要下车!”牛仔青年见方天佑拦住自己的去路,神色微变。

    “要下车可以,把前面大妈的钱包留下!”方天佑冷冷地盯着牛仔青年道。

    “你说什么,还是少管闲事的好!”牛仔青年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在手中把玩着道。

    “是你自己交,还是我打断你的手脚,然后自己从你身上翻出来!”方天佑手一伸,就将牛仔青年握刀的手给箍住了。

    “交,我交出来。”牛仔青年手上吃痛,终于知道方天佑的厉害,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从怀里取出一只钱包递了过去,“大哥饶命,我这是第一次,你……”

    方天佑取过牛仔青年手中的钱包,也懒得再理他,直接朝着前面的大妈走去。牛仔青年如获大赦般,跑下车去。

    众人这才明白,这牛仔青年竟然是一个小偷,方天佑跟着白领丽人到车门前,原来是为了拦住这个牛仔青年。

    “哎呀,真是我的钱包,谢谢你了,小伙子!”之前给方天佑换零钱的老大妈,看着方天佑手中的钱包,这才知道自己钱包被那牛仔青年偷了。

    “没事的,大妈,好人有好报!”方天佑将钱包还给大妈,微笑着冲她摆了摆手,又走回了原来的位置。

    原来大妈拿出钱包给方天佑换零钱时,那个牛仔青年就坐在大妈不远处,看到钱包里十多张红色大钞,眼中顿时显出贪婪神色。

    虽然这种表情一闪而过,但以方天佑灵敏的感知,还是捕捉到了,他当即明白这牛仔青年肯定有问题,所以特别关注着。

    果然发现这牛仔青年在偷了一位中年妇女的钱包后,又朝着老大妈走了过去。方天佑正要有所行动,白领丽人等人刚好上了车来,使得方天佑一时无法走上前门处,只好暗中将那牛仔青年锁定,准备伺机下手。

    直到牛仔青年偷窃几人得手后,正准备见好就收,下车逃走,方天佑才顺势将他拦下来。

    “哎呀,我的包!”这时,那名中年妇女也终于发现自己的包被偷了,大声惊呼道。

    “肯定也是被刚才的牛仔青年给偷了。”旁边有人提醒道。

    “是的,我说小伙子,你刚才怎么不抓住那个小偷啊。”那中年妇女埋怨方天佑道。

    “我又不是警察没有义务帮你抓小偷,再说,我不是怕耽误您宝贵的时间吗?”方天佑淡淡地道。

    他确实看到了牛仔青年对中年妇女下手,可是他发现刚才自己上车不知道如何买票时,就是这中年妇女起哄责骂自己:“没钱坐什么车!别浪费大家时间了!”

    这种人,让她买点教训也好。这样想着,所以方天佑也就懒得帮她了。

    那中年妇女想起自己之前嘲讽方天佑的话,老脸一红,明白方天佑是因为自己之前的无礼,才不想管她的事情。

    “我要下车,我要报警!”中年妇女又羞又气,当即冲着前方司机喊道。司机没有办法,只好打开车门,让她下车离去。

    公交汽车驶达湖阳大学的站点,方天佑下了车就匆匆地朝着学校跑去。来到本班常用的教室,却发现里面只有两三个人在自习。其中一个,方天佑知道名字,那是文体委员,李爽。

    “方天佑,难得啊,你也跑到教室来自习吗?”李爽意外地道。

    “自习?今天不上课吗?”方天佑奇怪地问道。

    “你没看课表啊,今天第一节没有课,第二节才有。”李爽笑道。其他几个同学见方天佑这样子,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课啊,害得我急匆匆地赶来呢。那,你们忙,我先撤了。”方天佑尴尬地说道,转身出了教室。

    出了教室后,没有地方可去,方天佑就走出了中文系教学楼,打算随意地在四周逛逛,同时暗自埋怨,这方家的人消息也太落后了,自己昨天就现身了,今天还没有人来和自己接洽。如果能够早点和他们碰头,自己就用不着天天来上什么课了。

    “方天佑!你真的回来了!”方天佑刚走出教学楼没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轻柔中略带点惊喜与意外的呼唤声。

    方天佑回头一看,说话的竟然是湖阳大学的大校花——余安然,这让方天佑感到十分的意外。

    他记得自己和余安然应该没有什么交集,反而有点矛盾摩擦才对,怎么看余安然现在的态度,见了自己却像是见了老朋友一样,而且这一次余安然都没有和她的闺蜜们到一起,显然这是单独一个人早就在这里守候自己了。

    方天佑想看看余安然到底要干什么,所以停下脚步,淡定地看向余安然道:“是啊,前段时间出去治病了,现在病好了,就回来上课了。”

    “看病?是失忆病症吗?那现在怎么样,你觉得好些了吗?”余安然关切地问道。

    “好多了,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方天佑不想和她耽误时间,索性直截了当地问道。

    余安然见方天佑的态度并不恶劣,语气也不是那么生硬,心中暗舒了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说道:“以前的事,是张建先、周雪梅他们不对,我这次找你,就是想请你吃个饭,算是代他们向你道歉了。”

    余安然觉得,自己说出这个话来,应该是给方天佑天大的面子了。要知道余安然可是出了名的高冷,想请她的人已经排队排出湖阳了,可是她却几乎不和男人一起吃饭,更别说要她主动请别人吃饭了。

    如果换作别人,听说余大校花请自己吃饭,一定要受惊若宠,兴奋得热泪盈眶了。

    让余安然大出意料的是,方天佑连想都没想就断然拒绝了,“你没有必要道歉,反正我也没有吃亏,至于吃饭,我没空。”

    方天佑说完就没有再理会余安然,而是转身继续朝前走去,留下余安然一个,呆呆地站在原地,眼中竟然有着泪花闪现。

    这是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如此果敢地拒绝,而且她分明感觉到方天佑最后看向她的眼神中,有着一丝厌恶和不屑!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