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一章 小别胜新婚
    经过一番谈话,方天佑对于楚家豪有了新的认识。他觉得楚家豪的想法倒也没有错。彭怀安已经是军方高层,他的后代再怎么努力,估计也很难超过他了。

    楚家豪有着被军方开除的污点,无论是参军还是从政,都不合适,当然楚家豪自己对此也没有兴趣。

    所以身为彭怀安的女婿,楚家豪倒不如靠着彭家的关系,白手起家从商。这样既利用了彭家的资源,又可以少受体制约束。

    “我可以答应帮你。不过,我的目标可不仅仅是湖阳,我至少要扶持你做整个汉南省的江湖大佬。”方天佑自信看向楚家豪道。

    “汉南大佬!”楚家豪闻言,有些吃惊,不过随即又满脸狂热起来。说到底,他内心还是充满血性激情的。

    “目前我们先要应付了那个找你的赖永贞,你让人去调查一下他们的行踪。或者开门见山地提出要和他们见面谈判,到时我和你一起去。”方天佑说道。

    “真的,那太好了,我马上吩咐人去办,明天应该就有结果!”楚家豪高兴地道。

    两人没聊多久,姚静初从卧室内走了出来。彭香菱已经睡去,而且因为这几天都没睡得安稳,所以睡得很香。

    “这项链是从哪里来的?”方天佑把玩着手中的那根纯金镶钻项链说道。

    “是我送给香菱的结婚纪念礼物。怎么?问题出在这根项链上吗?可是这已经戴了十多年了,以前都没有事啊?”楚家豪不解地道。

    “项链本身没有问题,只是最近才被人施了咒术。而且这咒术不能隔空施展,施术者必须接触过项链才能在它上面下咒,所以一会,她,呃”说到这里,方天佑语气不由一滞,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彭香菱了。

    如果以与姚静初的关系,自己也应该称呼她一声姨了,可是楚家豪和自己却又是平辈论交,以兄弟相称,自己完全可以叫她一声嫂子了。

    “那个,等你夫人醒来,你问问她,最近有什么人碰过她的项链,或许由着这一点,就能够顺藤摸瓜,找出你身边的内奸来。”方天佑说着,将项链递到了楚家豪手中。他最后想到的称呼就是楚家豪的夫人,这样就回避了直接称呼彭香菱的问题了。

    “内奸!”楚家豪微一错愕,“是了,能够接触到项链的肯定不是外人,这说明我身边真的有内奸!”

    “处理这些事情,你应该比我更加得心应手,你自己处理吧。今天也不早了,我和静初就先回去了。”方天佑起身说道。

    “啊,那个。”楚家豪听方天佑将姚静初称呼得很亲腻,又想到两人之前就认识,而且刚才也是一起来的,隐约猜到了两人之间的关系,连忙欢喜地道,“是,你们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那我明天再来看小姨。”姚静初知道隐瞒不过,也不想隐瞒,当即也就拉着方天佑的手,一起走了出去。出了楚家豪的家中,两人上了车,方天佑很自然地坐到了驾驶座位。

    “你在学校还住得惯吗?我的别墅反正也宽敞,要不,你搬过来住吧?”姚静初很自然地坐在了副驾驶室上,看向方天佑,脸色微红地说道。

    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感觉到很惊讶,甚至有一丝懊恼和后悔。可是她分明觉得自己这话是很真诚自然地讲出口的,仿佛和方天佑在一起,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姚静初觉得方天佑这一次回到湖阳市后,整个人似乎又有了大变化,让她觉得自己更加欣赏他,更加离不开他了。

    姚静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她猜测这或许是久别胜新婚的原因吧。她当然不知道这又是方天佑先天道基小成的缘故。

    “其实我在冬江湖附近买了一家小农院,只不过这段时间没在,里面有点乱,哪天收拾收拾一下,你也可以一起住过去。那里没有城市的喧嚣,应该是另一番情趣了。”方天佑说道。

    “真的嘛,没收拾不要紧啊,我和你一起收拾。”姚静初热切地道。全然忘记了,如果她住过去,那两人这就算是同居了。

    “好,等哪天周末你有时间再说吧。今天也晚了,那就去你别墅好了。”方天佑道。

    “哦,那好吧。”姚静初低了低头,有些羞涩,又有些期待地答道。

    奥迪车一起开到了别墅,家里的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佣也在,见到姚静初带了个男人回家,十分惊讶,随即又有些欣喜,高兴地为两人开门。

    姚静初开始还有些不自然,后面也就坦然面对了。反正是迟早的事情,让女佣知道有什么关系,连自己父母都已经默许了自己和方天佑在一起的,虽然那时方天佑的身份是“司游”。

    “那个,我是楼下吗?”方天佑记得自己上次住的就是一楼。

    “佣人阿姨回来了,你住楼下合适吗?”姚静初嗔怪道。可是随即她的脸上便又是一红,不住楼下,那就只有住二楼了,可是二楼只有一间卧室呢!

    “也对,反正在京城我们就已经同居了,今晚小别胜新婚,我们俩更加应该同床共枕了。”方天佑笑道。

    “要死啊你,说得多难听。”姚静初锤了方天佑胸口,逃也似地跑上了二楼。

    如果说在京城的同床共枕是表妹张克柔有意促成的话,那这一次的同居则是两人自己自然而然的选择。对此,姚静初倒也能够坦然接受,甚至还有一份期待。

    两人洗涮完毕后,一起来到了床上。方天佑却并没有流露出爱欲的情绪。而是检测起了姚静初**真经的修炼情况。

    方天佑发现姚静初对于**真经的修炼已经极为熟练,差的只是火候和修炼境界了。服用了淬体丹后,又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姚静初的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了后天末期,处于即将突然到先天的阶段。

    方天佑纠正了姚静初修炼当中的几个问题,又和她交流了一些心得,然后两人就相拥而眠,直到天亮。虽然没有爱欲和身体的融合,但两人却觉得特别的温馨。

    起床后,女佣早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两人吃完后,姚静初就开车去上班了。她本想送方天佑的,方天佑却觉得暂时不要太招摇,所以在叉路口就下了姚静初的车。

    方天佑背着小龙和昨晚刚买的西装,本想打的士去学校的,哪知道等了半天没有看到有的士,这里离湖阳大学又有一段距离。

    如果方天佑展开身法跑,倒也用不了多久,问题是沿路都是人多的街道,方天佑可不敢太过招摇。最后,没有办法,方天佑只好选择了乘坐公交车。

    方天佑看到有不少人挤上了一辆大公交车,而且方向确实是朝着湖阳大学的,于是也跟在人家后面上了车。

    这是他第一次坐公交车,在修仙界没有公交车,这不用说。在地球上的记忆中,他也没有乘坐公交车的先例。

    堂堂方家大少,出入都是有专车接送的,哪里会去和人家挤公交车。所以上车后,他便有些茫然了。

    前面几个乘坐公交车的人先后都拿着一张卡片往前门边一张读卡机上贴上去,然后那机子上就发了“嘀,刷卡成功!”或是“嘀,老年卡”的声音,然后那些人就很坦然地朝着车厢后面走去,寻找起了座位。

    方天佑没有那样的卡片,不知道用什么刷,正愣神间,公交车司机却有点不耐烦了,“发什么愣,快刷卡投币啊!”司机看方天佑穿着随意,又有些愣头愣脑的,语气中多了几分警告意味。

    “什么卡,什么币啊?”方天佑摸了摸脑袋问道。

    “磨蹭什么,没卡没币就下车!”司机以为方天佑装傻充愣,更加不耐烦起来,嗓门也提高了几分。

    “还开不开啊……”

    “那小子,没钱坐什么车!别浪费大家时间了!”

    “我可是赶时间的,耽误了我的生意,你赔得起吗?”

    看到方天佑穿着普通,连公交钱都想赖掉,车厢中不少人开始不耐烦地催促起来。

    “我,我没有卡,你带我一程吧,我要去湖阳大学,我可以给你钱……”方天佑不知道怎么解释,有些不好意思说到。

    “有钱!有钱你就投钱啊!”司机不耐烦地吼道。

    “小伙子,你第一次坐公交吗?没有卡可以投钱到投币机里啊,两块钱你不会没有吧?”一位坐在前门附近的大妈耐心提醒道。

    “钱?我有钱啊?”方天佑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可以多投吗?我没有两块钱的零钱!”

    “白痴啊,有钱故意装什么傻啊。”公交司机小声嘀咕一声,也不等方天佑投币就开动了车子。

    “年轻人,一百块钱也可以,不过太浪费了,我帮你换零钱吧。”那位热心的大妈又对方天佑说道。

    方天佑本想拒绝,反正一百块钱对于他来说现在真的是九牛一毛。可是又不好拒绝大妈的好意。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