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零章 汉南黑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别说湖阳地盘,就是放眼汉南汉北,只怕也没有人能够破大师的道法啊。这楚家豪从哪里请来这么厉害的人物!”那高大身影难以置信地道。

    “若不是请到了厉害的道法大师,那就是求得了厉害的法器、符篆,这次真是大意了,让人伤了我的心神。”妄虚大师懊恼地道。

    “大师安心修养,我这就派人去查探楚家豪那边的情况。”那高大身影闻言,安慰道。

    这边的楚家豪刚刚安抚好自己老婆,留下姚静初在里面照顾,自己走出卧室要来感谢方天佑,却看到了方天佑焚烧项链,项链中传来惨呼声的情景。

    楚家豪脸上先是惊奇,随即想到了什么,变得愤怒起来,“香菱根本就不是生病,是被人施了手脚对吗?”

    “是的,是一种类似于民间所说扎小人的诅咒之术。不过我已经将它破去,而且那施展诅咒的人只怕也已经受到了反噬。”方天佑点头答道。

    “这些混蛋,还真的出手了!”楚家豪握紧拳头,恨声说道。

    “在湖阳地界上,还有人敢对你出手吗?”方天佑笑道。

    “他们不是湖阳地界的人,而且来头不小。”楚家豪摇头说着,又目光热切地看向了方天佑道,“方先生,既然你能够破去道法,那你可一定要帮我?”

    “你先说来听听,如果我感兴趣的话,或许可以帮你。”方天佑说着率先走向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楚家豪听方天佑没有立即拒绝,脸上一喜,当即走到方天佑身边,也不落座,直接站在方天佑身边讲述起自己碰到的事情来。

    “你也知道我虽然明面上做着一些正当生意,但这些生意背地里总免不了一些灰色的角落。不但湖阳如此,汉南省、汉北省等都是如此。

    一般情况下,各地大佬都有着各自的灰色势力范围。比如,湖阳,就是我楚家豪的天下。虽然这避免不了,人家想侵占我势力的心思,但是我凭着阿虎等几个勇武的手下,加上我岳父的影响力,稳稳地站实了湖阳这块地盘。

    谁知道两个月前,湖阴市的黑道大佬赖永贞却突然跑来跟我谈合作,声称要和我一起合作,投奔一个更大的大佬,一起吞并汉南省的所有黑道势力。

    我当然不服气,没有答应他们。可是没过多长时间,汉南省不少的黑道大佬们竟然真的一个个和赖永贞上了一条贼船,他们似乎都归随了某股势力,并且还打电话来劝我一起合作。

    我觉得自己稳住了湖阳的势力就算很好了,而且我那个岳父彭老爷子,向来对我插手灰色地带不满意,我哪里还有兴趣去插手赖永贞他们的事务,所以我再次拒绝了他们。

    没有想到,两个星期前赖永贞竟然带人找上门来了,当时一起来找我的,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高大男子和一个身穿旧道袍的老道。

    三人一起规劝我合作,在被我拒绝后,那老道竟然威胁我,说会弄得我鸡犬不宁。果然没过多久,我的几个佣人就相继生病。

    从前几天开始,香菱也渐渐开始觉得身体不适,而且越来越严重。直到昨天已经是疼痛难忍了。现在想来,一定是那个老道搞的鬼了,他们是想通过这样的手段让我屈服!这些王八糕子!”楚家豪气愤地道。

    “统一黑道?”方天佑思索着道。

    “不错。虽然正府现在对于涉黑打击得很严厉。但是灰色势力不可能完全杜绝,因为这里面牵涉到不小的产业利益纷争,尤其是像ktv、娱乐行业,多少都有点灰色背景。

    当然现在的灰色势力做得越来越隐蔽,一般人是觉察不出来,就好像方先生这样的强者虽然存在,但一般人碰不到而已。”楚家豪解释道。

    方天佑思考的却不是这些,他想到的是如果能够利用黑道力量,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从京城回来后,方天佑就一直在思考着建立自己势力的问题。

    方家和正府的力量虽然强大,可是毕竟不能够随意动用,而且还受着隐世内宗的监视,要想拥有自己的势力,那就必须要在方家和正府力量之外培养。

    在收拾朱卫时,听到姚静初讲了公安对于灰色势力的无奈时,方天佑就若有所思。如今听楚家豪这样解释,方天佑就更加坚定了利用黑道,为自己做事的想法。

    刺探情报、网罗人才、收集药材,正府虽然可以做,但毕竟受到一些约束,也不可能按照方天佑的意愿开展,而且很多事情不好正府名义出面。

    但是如果能够收服一些黑道势力,与方家和正府的力量互补有无,则对于方天佑的计划必然很有帮助。

    “你了解对方的实力吗?”方天佑问道。

    “多少了解一些,据阿虎说,他都不是那个高大男子的对手。至于那个老道,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曾经联手和他对敌,却被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还只是他们目前已经展现的力量。从他们能够短时间就收服了汉南各股黑道势力来看,他们背后应该还有其他力量。”楚家豪有些忧虑地说道。

    “势力大倒是不怕,就怕他们实力太弱了。”方天佑像在对楚家豪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楚家豪却连忙接话说道:“这是当然,我知道方先生是有本事的人,不会怕他们。我的野心也不大,如果方先生能够帮我抵抗住他们的吞并,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的野心确实也太小了。”方天佑抬头看了看楚家豪道,“我要么就不帮你,要帮你,我就要帮你好好教训他们,甚至让你统一整个汉南的灰色势力。”

    “啊,方先生的意思是,要和他们对着干嘛?”楚家豪有点意外地道。

    “怎么,你怕啊?”方天佑道。

    “我怕什么,所谓富贵险中求,只要方先生有此胆识,我当然奉陪到底。”楚家豪当即被方天佑激起了豪情。

    “其实你完全可以借助于彭家的声望和人脉,为什么不用呢?”方天佑好奇地道。

    “彭家所有人都是体制内的人,凡事讲究规则,不可能帮我这个灰色势力小老大的。”

    楚家豪叹息着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点燃了一支雪茄,吸上了一口,才又接着说道,“你知道不知道我以前是野战兵?”

    方天佑点了点头,“听静初提起过。”

    “不过,我是一个被军队开除了的,不称职的野战兵。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开除吗?就是因为我帮自己的战友讨回公道……

    我在野战兵服兵役的时候,有一天一个战友省亲归队时,碰到几个地痞欺负商贩,那战友在赶跑地痞时不小心伤到了其中一个人。他当时也没在意,后来归队后,却被人找上门来,说他蓄意伤人。

    战友百口莫辩,带着前来调查的公安人员前去找当时的商贩,可是那些商贩们却一个个害怕地痞们的报复,不敢出来指认地痞欺负他们。这样,我战友就被落实了扰民、伤人的罪名,被拘留了三天。

    我实在气不过,就和另几个战友一起找到那些商贩,像地痞一样威胁要砸他们的摊,揍他们的人,他们这才一个个跑到了公安局去说了实话。

    然后我们又将那几个地痞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并让他们写了供状,承认自己的罪行。威胁他们再敢乱说就杀了他们。

    经过我们的武力威胁,那些人竟然都变乖了,我那战友也被无罪放了出来。可是我却因为利用了逼供手段,有损军人形象,被部队开除了。”

    楚家豪说到这里,猛吸了一口雪茄,很显然对于当年的事情,他还是耿耿于怀,这应该是他心中的一个结吧。

    “那你现在是恨部队还是怀念部队啊?”方天佑试探着问道。

    “当然是怀念。我并不恨军队,甚至站在组织的立场,我也能够理解军队对我的处罚决定。因为军队毕竟是国家体制内机构,它有它的规则和纪律,我身为军人,就必须服从。”楚家豪道。

    “那你后悔当时的冲动吗?”方天佑道。

    “后悔,我并不后悔以逼供的手段去对付那些人,他们受点苦是他们活该,我甚至有种替天行道的感觉……只是,有些可惜了我的军旅生涯。”楚家豪黯然道。

    “替天行道?”方天佑笑道,“这多少有点江湖的意味。所以离开部队后,你就索性跑到了湖阳,建立起了自己的灰色势力?”

    “没错,我觉得在体制内,束缚太多,一些事情办起来,反而没有体制外那么灵活。至于选择在湖阳,则是香菱的意思。我刚才提到的那个战友,是香菱的同学,她听说了我的事情后,反而觉得我有血性,所以慢慢开始接触我这个穷小子,最后两人就走到了一起了。”

    楚家豪讲到彭香菱,眼中满是柔情,让方天佑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楚家豪就是湖阳地界,甚至整个汉南省都颇有威名的大佬。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