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九章 破道法
    “你,你有种。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不能买得起这样的衣服!”贾老板恨声说道。他这时彻底清醒了过来,自己明明是上了那小子的当。

    原本十二万的衣服,自己却花了四十万,而且这衣服还很明显不合自己的身。可是当着小情人的面,自己已经付款了,现在反悔都来不及了,所以他只有希望方天佑出丑,以此来挽回一点面子。

    “算了,我还是试另外一件吧,人家贾老板可是花了四十万买的这款衣服,如果我穿出去跟人家说这是卖价只要十二万的货,别人不知道是会笑贾老板阔绰,还是笑江老板傻帽呢。”

    方天佑叹息着说道,将与贾老板同款的西装退回给女服务员,却拿起了另一身朝试衣间走去。

    贾老板差点被气得嘴都歪了,他真恨不得冲上来给方天佑两拳,可是想到方天佑刚才拉扯自己的力道,贾老板断定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只好忍了下来。

    这时,他突然又看到了姚静初,眼中顿时泛起了光芒。很明显这位美女是和那个穷吊丝模样的家伙一起来的。

    没有想到那小子看起来不起眼,却能够傍上这么漂亮的美人儿。和她相比,自己的小情人简直就是丑八怪了。

    贾老板不由自主地移动了脚步,朝着姚静初走去,装出一副绅士的样子和姚静初打着招呼道:“这位美女……”

    哪知姚静初却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一眼。

    贾老板自觉有点尴尬,却仍然不甘心地说道:“这么美的人儿,何必跟着那样的穷吊丝呢,要是跟着我……”

    “什么,贾老板你……”那贾老板的小情人,见他这副德性,也是气得不轻。

    “你什么你,你先到一边呆着去。”贾老板将自己小情人朝边上一推,就要朝着姚静初走去。

    “我没兴趣和傻帽说话!”姚静初冷声说道。对于这样有了几个钱就自以为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的暴发户,她肯定是看不惯的了。

    “什么,你说我……”贾老板碰了一鼻子灰,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十二万的衣服,非得要四十万买,还自以为得意,不是傻帽是什么?”姚静初挖苦道。

    “我,我愿意!看你这样子,这辈子也只能跟着那穷小子受苦了!”贾老板脸色微红,嘴中却仍然争辩道。

    这时,方天佑从试衣间出来了,姚静初懒得再去理会贾老板,走向试衣间前的镜子前,和方天佑一起摆弄起衣服来。

    “外形看挺合身的,如果穿起来舒服就买下了吧。你这穿上正装还是帅多了,不然老是被狗眼看低。”姚静初有意无意地说道。

    “你说行就行,那就这一身吧。”方天佑活动了一下手脚,觉得也挺好的,转身对女服务员说道,“这一套多少钱?”

    “十万!”女服务员还没有开口,那女店长已经开口说话了。对于让他们白嫌了二十八万的方天佑,她也是挺感激的,故意在报价时少了三四万。

    “行,那就买他了。”方天佑也挺干脆的,直接穿了就去结帐台结帐。贾老板仍然还想看方天佑出丑,悄悄地跟了过去查探。

    当他看到方天佑拿出一张普通储|蓄卡时,脸上掠过一丝嘲弄,“连银行金卡都没有,能刷出十万才怪。”

    可是收银员很快打出单子让方天佑签字,很显然那张看似普通的储|蓄卡里,真的有十万华夏币。

    “这怎么可能,服务员,就他那个破卡里面会有十万?”贾老板不服气地道。

    “服务员,你帮我查一下卡中的余额。”方天佑故意想气气贾老板,又对那服务员说道。

    “好的……”收银的服务员答应一声,示意方天佑再一次输入密码。

    收银员敲了几下键盘,又打出一张单子来。“喔……”看着那张单子,收银员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卡上还有多少钱?”方天佑并没有去接单子,只是微笑地问收银员道。

    “还有,三,三百万!”收银员结巴地说道。她显然也没有想到方天佑竟然会将五百多万存在这样一张普通的储|蓄卡里面。

    “什么!”贾老板难以置信地看向方天佑,又伸手抢过收银员手中的单子,“个,十,百,……百万!”

    看到单子上真的显示的是三百万余额,贾老板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了,甩下单子夺门而出。他的那个小情人,犹豫了一会,还是跟着跑了出去。

    店长和所有女服务员听说方天佑随便拿出的一张卡都是三百万,也瞬时对方天佑另眼相看。他们却不知道,这只是“司游”钱财的一部分,早就挖掘古墓前就被方天佑悄悄地转移到了方天佑的户头上。

    买完方天佑的衣服,两人又逛了一会女装店,方天佑也帮姚静初买了一身衣服。正准备继续逛时,姚静初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电话是楚家豪打来的,说是彭香君的病情加重了,让姚静初过去看看。姚静初听说,当即拉着方天佑就朝车上跑去。

    两人赶到楚家豪家门口时,两个私人医生正灰溜溜地从楚家豪家大门走出,院中传来楚家豪愤怒的吼声:“真是废物,这点小病都治不好!”

    姚静初在前推开院门走了进去,方天佑跟在后面进去,果然看到楚家豪正站在院中,焦急地拍着额头。

    “小姨怎么了?”姚静初见状,焦急地问道。

    “你小姨她……方先生?”楚家豪正要回答,猛然见方天佑,先是一愣,随即又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握住方天佑地手道,“方先生,我正准备厚着脸皮找您来救人呢。没有想到你和静初在一起。”

    “哎哟……哎哟”这时,房中传来一道女人的痛呼声。“小姨!”姚静初听出了彭香君的声音,立马朝着二楼卧室方向赶去。

    “方先生跟我来!”楚家豪面色一紧,朝方天佑招呼一声,地快速走向房中。

    来到二楼主卧中时,方天佑看到一个穿着睡衣,和彭香菱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正在床上一边喊痛,一边打着滚。

    “小姨,你怎么样啊?哪里痛啊!”姚静初紧张地扑上去,抱着彭香菱,关切地道。

    “说不上,哪里疼,又好像全身,都疼!”彭香君弓缩着身体喘息说道。从那表情可以看出她应该在经历着钻心的疼痛,痛得她的眉毛都拧成了一团,原本精致的五官显得有些狰狞,额头上更是满布了汗珠。

    “吃止痛药都没有用,又查不出症状!方先生,你精通武功和道法,你快帮忙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楚家豪担忧地道。

    方天佑并没有急着说话,伸手按住了彭香菱的手腕,感应了一下她的脉搏,又趁机放出神识进行查探。

    “疼啊……好疼”彭香菱身躯扭动着,一直劲地喊疼。

    “天佑……”姚静初见心疼自己小姨,连忙看向方天佑,催他快点想办法。

    哪知她话音未落,方天佑突然伸手探向了彭香菱的脖颈处。在姚静初和楚家豪诧异的目光中,一把将彭香菱脖子上戴的纯金镶钻项链给扯了下来。

    说也奇怪,那项链一被扯下来,彭香菱的痛楚就像减轻了一些,虽然脸色仍然苍白,但眉头却舒展了开来,方天佑又随手打出了一张“清心符”,彭香菱顿时觉得有一股暖流渗入自己额头,全身都是一阵舒坦。

    “香菱!”

    “小姨!”姚静初和楚家豪都是惊奇地看向了彭香菱。

    方天佑在打出了“清心符”后,却没有再管彭香菱,而是拿起那条纯金镶钻项链走出了卧室,来到了外面客厅。

    站在客厅宽敞地方,方天佑左手拿着项链一端,让它自然垂下,右手打出一张火球符,“笃”的一声,一团炙热的火焰顿时将项链包围起来。火焰在方天佑真元的控制下凝而不散,仅仅维持着团绕项链大小。

    “兹……”火焰焚烧不久,项链中便有着丝丝黑烟冒出,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烧毁一般,不久,项链中还传来一道像人痛楚哀号的疾呼。不过在疾呼过后,项链中也就没有再有黑烟冒起。

    在项链被焚烧的同时,湖阳市某个阴暗的地下室中,一个身着旧道袍的老者,突然睁开眼来,惊愕地盯着眼前被扎了好几根银针的布娃娃。

    这布娃娃与彭香菱竟然有几分相似,只是此时布娃娃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凭空冒出烟雾来。道袍老者眼见布娃娃冒烟,脸上顿时大急,一咬中指便是几滴精血滴向了银针之上。

    可是仍然没有效果,那烟雾瞬息转浓,不久,整个布娃娃便开始燃烧起来。

    布娃娃一经烧燃,道袍老者便“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人也像突然间苍老了一般,萎靡倒地。

    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从推门走了进来,惊讶地扶起地上的道袍老者说道:“妄虚大师!你怎么了!”

    “咳,有人,破了我的道法。”道袍老者虚弱地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