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二章 诧异小院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而江湖总是鱼龙混杂。梁上君子就是其中一个长久不衰的群体。湖阳市尽管位于风景秀丽的冬江湖畔,却也免不了有梁上君子的存在。

    最近两个月,却有一段诧异秘闻在这些梁上君子们中传开。那就是在冬江湖畔有一座独立的小院,充满着诡异。

    有两伙梁上君子进去过那间独立小院,都被吓出来了。第一伙一共两人,翻墙进入小院后,却突然感应有人在后背吹冷风,回头看又不见人影。两人麻着胆子靠近小院中的楼房,想透过窗户看看房中情况,却发现窗户里竟然也有一个人影在看着自己两人。

    那人影披头散发,满脸血迹,双眼空洞无物,分明就是传说中的厉鬼,吓得两人赶紧逃离了小院。

    第二伙人,是因为不相信前一伙人的所见所闻,所以选择在白天翻身进去了小院。这一次是三个人,而且都是梁上君子圈中着名的胆大人。

    可是三人同样被吓得屁滚尿流。因为三个在落脚地方二十米开外,发现了一条水桶粗的大蟒蛇。大蟒蛇还吐了吐蛇信看向三人。三人当即就吓晕了过去。

    醒来时,却发现自己三人不知道怎么的,已经到了院外了。从这以后,梁上君子们别说进这小院了,连小院所在的这一片区域都不敢靠近了。

    这其实都是小幻影天龙弄出来的幻影。他接受了方天佑布置的任务要看好房中的那一株蛇涎草,可是方天佑又不准他伤人,所以他只好利用自己的迷幻术来将那些人吓住了。

    方天佑这一走就是几个月,幻影天龙已经将蛋壳,还有方天佑留下的淬体丹和地龙乳都吃光了。

    虽然现在已经成长了,体质也比方天佑走前强壮了许多。可是他现在的食欲也开始增强了。方天佑不在幻影天龙得每天自己找食物吃了。

    这让他很怀念方天佑在的日子,可以不用为吃的发愁。这天,幻影天龙又一次慵懒地趴在蛇涎草旁边,盯着蛇涎草流口水,要不是有方天佑的交待,他早就将这蛇涎草给吃了。

    “嗖!”突然幻影天龙机警地站起身来,翅膀也张开了,警惕地看向客厅地面,随即那兽脸上又露出了人性地微笑,仿佛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一般。

    “还不错嘛,这么机警了。”方天佑突然地出现在房中,刚才是他想和幻影天龙开个玩笑。

    自从和陈浪平交待完京城里的事情后,方天佑就利用偷来的那张身份证买了飞机票直飞湖阳。

    他打算恢复原来的方天佑这个身份,留在湖阳市继续修炼,一方面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隐世内宗或许有超过宗师境界的高人存在,不过那样的高手肯定也受到某种限制,根本不可能现世,至于其他宗师境界高手,方天佑现在倒也不惧。

    不说斩杀宗师境界,但至少能够有把握在他们手下逃跑。况且隐世内宗两年多前才派人出世,短时间内应该不可能再派人出来。

    这就给了方天佑一定的时间让自己尽快成长起来。至于那些隐世内宗的眼线,督查特使死后,滕家又受到华夏高层的怀疑,相信那些人不敢再轻举妄动。

    虽然他们的监查特使死了,可死因成迷。很可能是与古墓中药兽同归于尽,也可能是不小心触动了古墓机关。

    他们不可能真的就因此而怪罪“司游”!因为“司游”仅仅是先天修为而已,哪里是虚才道人的对手。

    而且就算他们怪罪“司游”也没有用,因为“司游”也死了。而且在死之前还宣布退出了“龙盾”组织,所以这事,也怪不对“龙盾”头上,怪不到华夏头上。

    因此,隐世内宗哪怕派人出来,也是没有用处的。抓不到华夏把柄,更找不到“司游”的麻烦。

    “天佑,我们京城这边会抓紧培养可靠的人。而且也会监视好滕家,并利用滕家向隐世内宗传递一些误导性的消息,让他们觉得一切在他们掌控,没有必要提前派人现世。”这是陈浪平对方天佑做出的承诺。

    “你这一去湖阳,希望你能够如龙归大海,虎入山林,放手一搏,我们全力支持你!”这是陈浪平对方天佑提出的期望。

    方天佑带着这一份承诺,这一份期望,信心满满地回到了湖阳,他要利用手中资源,利用隐世内宗未现世前的这段时间,让自己拥有足够的实力。

    却说小幻影天龙在方天佑开口前,就已经认出了来人是方天佑。方天佑身形一现,他便扑到了方天佑身上。

    “小龙,你长大了不少啊。现在还挺沉的了。”方天佑双手托住小幻影天龙说道。原来的小龙不过一篮球大小。

    现在足足成大了三分之一。体魄更加强健,威武了许多,连那双翅膀羽毛也完全长齐了,变成更加有力。

    “那是当然,我可是转世异兽,蛋壳和你给的丹药都是补充天地灵气的好东西,我能成长不快嘛。上次那个害你的老头,要是现在让我遇上,我绝对能够杀了他。”小龙一直为几个月前方天佑被人刺杀,而他没有能力阻止而耿耿于怀。

    “如果仅仅只是那个先天境界的老头,我自己就可以秒杀他了。”方天佑笑道。

    小龙闻言从方天佑手中跃到地面,仔细地打量着方天佑惊讶地道:“咦,老大,你的修为境界也突破得很快啊。不愧是我的老大。这一番京城之行,想必有不少奇遇吧。”

    “是得到了一些好处。不过,我可没有忘记你这一份。”方天佑说着,掏出了那一只药兽的妖核。

    “这是妖核!金丹期妖兽,天哪,老大,你竟然能够在一只金丹期妖兽上活命?”小龙盯着方天佑手中的妖核,却并没有急着去接,而且担忧又好奇地道。

    “是一只已经要奄奄一息的药兽,我帮他打跑了抢他东西的恶人,他自愿将妖核送你。他还说他曾经受到过你的指点。”方天佑说道。

    “药兽?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只是时间太久,具体情况我也记不清了。好像是一个药师带着它到天池来采药,我就随便指点了一下他的修炼。”小龙回忆着说道。

    “这也算是好兽有好报吧。你吞噬了这妖核,可以达到金丹期修为吗?”方天佑摇了摇手中的妖核问道。

    “这妖核中的妖元流失很严重,我就算全部吸引,也不可能达到金丹期修为,能够达到神通境界就不错了。不过我现在使用妖核太浪费了。等我完全消化掉了这段时间吞噬的蛋壳中的能量,再看情况吞噬妖核。”小龙张嘴一吸,便将那妖核吞吸到自己嘴中。

    “行,随便你吧。反正给了你就是你的了。”方天佑说着。他利用神识感应到小龙只是以妖元之力将妖核给罩住,存放在腹中并没有急着吸收其中的能量。

    心中明白小龙外表看似少不更事,但毕竟有着以前的修炼经验在那里,对于自己的修炼还是挺有计划,有分寸的。

    小院中的一切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唯一不同的是那株蛇涎草也成长了不少,估计再过几天就要成熟了。

    到时,加上从陈浪平、石棺中、玄阴真神那里得到的药材,方天佑又可以炼一批药材了。

    方天佑给姚静初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回到了湖阳,到时会公开再以方天佑的身份现身。

    姚静初听说方天佑回来了,十分高兴,就要丢下手中工作跑来见方天佑。方天佑劝说自己得先回学校,她才打消了念头。

    “上次的冬江湖仇杀案已经结案。就是那先天老者和那个枪手之间的江湖仇杀,两伙人同归于尽,没有人存活。至于那辆摩托车,与仇杀案无关。是有些呆傻失忆的方天佑碰巧停放在那边的。至于现身后,你怎么解释这段时间的消失,我都给你想好了,就说是去张立国的医院诊治失忆症去了呗。”姚静初在电话中说道。

    “这样也行啊?”方天佑故做惊讶地道。

    “别忘了有我这个副局长在啊。至于病历啊什么的,只要你打电话,张立国肯定会安排得妥妥地。再则案件凶犯已经伏法,只要确定你没死就行了,谁会查你查得那么细啊。”姚静初说道。

    “行,我都听咱们姚警花的。”方天佑道。

    “那你快去学校吧,晚上一起吃饭啊。还有,记得先给张立国打电话安排好说辞。”姚静初说道。

    “行,你先安心工作吧。”方天佑劝导几句,挂了电话。然后又给张立国打了一个电话进行了交待,就准备去学校了。

    小龙见方天佑要去学校,非得要跟去。这一段时间以来,他几乎天天呆在小院附近,呆腻了。一来他要守着蛇涎草,二来方天佑怕他惹事,又交待过他不准乱跑,所以小龙很听话地没有乱跑。

    方天佑见他讲得可怜的样子,也就答应带他去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