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一章 商量好的背叛
    出了滕家后,方天佑又再一次准备到路边搭乘的士。好不容易等来了一辆的士,这时突然从旁边窜出一道身影,提前打开了的士车门,就要一屁股坐上去。

    “朋友,这是我先招手叫来的的士。”方天佑一把拉住了他说道。

    “路边挥手来的的士,谁先坐上去就算谁的!”那身影凶猛地道。他仗着自己块头比方天佑大,很是嚣张。

    “是吗?你的意思这是要靠抢了?”方天佑笑道。

    “是又怎么样?”那人说着,一屁股就要朝副驾驶室坐去。

    “下来吧你!”方天佑一只手将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丢到了路边上,然后很淡定地坐上了的士,示意师傅开车。

    的士师傅也被方天佑露的这一手给惊给了,不敢违背,一踏油门,开车走了。只留下刚才那插队抢车的身影在路边呻吟。

    方天佑本不想惹事。但那人既然找上来,方天佑就不但教训了他,还偷了他的身份证,然后当即以那那人的身份证,预订了飞往湖阳的飞机票。

    陈浪平的家中,陈浪平独自一人在家,却有些坐立不安,一会儿坐着,一会儿站起。他和方天佑之间其实是有一个秘密约定的,这个约定在那一次长谈中就已经说好。

    方天佑和陈浪平都早已经料定,古墓一旦开启,隐世门派内宗的人肯定就会来抢东西。所以他们拟定的计划是由“司游”叛出“龙盾”后,将古墓中的东西抢走。

    为了使“司游”的背叛更合情理,陈浪平还和慕容冲特意配合方天佑演了一出求婚的戏。也就是说,那一天方天佑向慕容紫烟求婚的事,是慕容冲和陈浪平故意安排的。

    出于保密考虑,连慕容紫烟都不知道他的“司大哥”这是假求婚。方天佑本不肯答应这事的,毕竟这对于慕容紫烟来讲不公平,她本就是一个受过伤害的女孩,如果再经受打击的话,怕她承受不了。

    是慕容冲和陈浪平多次劝说,还说越是这样,才越容易让人意想不到,尤其是让那些隐世门派内宗的眼线看不出破绽。

    所以说方天佑退出“龙盾”组织其实是两个人,甚至说是和慕容冲三人已经商量好了的。“司游”叛出“龙盾”不但可以争抢古墓中的东西,还可以从此隐藏起身份,暗中修炼,积蓄力量。

    这计划本来不错,只是没有想到,隐世内宗在古墓内就已经动手,而且派出的竟然会是一位天师境界的高手。本来华夏这边已经叫了静空禅师暗中坐镇的。

    可是对方挑明身份后,静空禅师就不好再出手了。否则一旦传出去,就会直接挑起华夏与隐世内宗全面开战。

    陈浪平现在的心情是十分沉痛的,原本还算完整的计划,就这样失败了。虽然不知道古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想到“司游”和那个天师境界的虚才道人都没能够走出古墓,陈浪平不难想到“司游”已经尽了全力了,或许说是“司游”选择和虚才道人同归于尽了。

    对于“司游”或者说方天佑,陈浪平其实是很看重的。如果方天佑真的出事了,陈浪平真不知道如何向方连城交待。

    他已经在房内坐了三个小时了,这是他和方天佑约定的,事后方天佑会悄悄到他家里来找他。

    陈浪平知道方天佑不可能回来,古墓塌方后,他命令手下四处搜索过,没有人逃出来的痕迹。

    可是除了在家等待外,他已经别无他法。而且在内心深处,他似乎对方天佑有着一种深切的信任,他希望奇迹的发生。

    “陈将军,久等了!”方天佑突兀地出现在了陈浪平面前。

    “你……天佑,你真的没事!”陈浪平先是吓了一跳,直到看清是方天佑后,脸上顿时露出一片狂喜。

    “怎么?陈将军希望我有事?”方天佑笑道。

    “呸,说什么话呢。快,快坐下,你,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我找遍了整个古墓四周,都没有发现有人逃离的痕迹呢。还有,那个虚才道人……”陈浪平高兴地拉着方天佑坐下,嘴中问个不停。

    “我是用道术符篆逃出来的。虚才道人和那只药兽同归于尽,埋在古墓中了。”方天佑说道。

    “太好了。这一次干得漂亮,让隐世内宗白白损失了一个监查特使。当然,最重要的是,你还活着,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爷爷交待。”陈浪平庆幸道。

    “我就是司游的事情,暂时不要让爷爷知道,我不久后,就会以方天佑的身份现身的。”方天佑说道。

    “天佑,你和我说实话,你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我是担心隐世内宗的事。他们每隔十年出来一趟。上次出来已经过去两年多,还有七年时间,咱们能够有对付他们的资本吗?”陈浪平说道。

    “我的修为境界不好说,应该可以与宗师一战吧。”方天佑说道。

    “与宗师一战?”陈浪平惊讶地道。他记得几个月前的“龙盾”考核,方天佑还只是能够勉强与杜鹏战个平手,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能够与宗师一战了。

    “七年时间应该足够了。你不是说隐世内宗也受到限制,一次顶多出来几人,不可能倾巢而出吗?如果真的是几个宗师高手,我七年内肯定有把握能够对付!”方天佑自信地道。

    他现在就能够与宗师一战,如果再给他七年时间,他当然有自信斩杀宗师!如果隐世内宗只是几个宗师高手,他当然不会怕。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们也会暗中准备的,到时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孤军奋战。”陈浪平眼光炙热地道。

    “这是这一次古墓中得到的东西。”方天佑说着,拿出了那四瓶丹药和那两份竹简。

    “这些是抱朴子的东西?”陈浪平脸上更加惊喜。他没有想到方天佑不但逃出了古墓,还把抱扑子的东西给带了出来。

    “没错。四瓶丹药中,我要拿去两瓶,其他两瓶和竹简归你们处理。”方天佑说道。四瓶丹药都没有写药名。方天佑也仅仅能凭自己对于丹药的知识判断出丹药的用途。

    这些丹药的品质虽然没法与方天佑用真元炼制的丹药相比,但比起现在修真者们疯抢的淬体丹和什么养气丸要高级得多。

    其中两瓶天地灵气浓郁,比普通修炼者恢复内力或法力时所用的养气丸要好很多,却又比方天佑的补元丹差上一大截,方天佑称之为小补元丹。

    另两瓶中,有一瓶药效和淬体丹相似,却又赶不上通脉丸的效果,方天佑便称之为“小通脉丸”。最后一瓶却是疗伤药,虽然说不上活死人肉白骨,却也是难得的疗伤药了。

    方天佑拿了一瓶小补元丹和那瓶疗伤药。如果能够拥有足够的药材,方天佑肯定要自己炼制丹药,看不上这些有着不少杂质的丹药。可惜现在的方天佑却是一穷二白。

    “如果你需要,这些丹药和竹简都归你。反正也是你拼了命抢来的。”陈浪平说道。对于方天佑拿两瓶丹药,他是完全没有意见。毕竟现在方天佑已经是自己人,而且可以说是他们对付隐世内宗的最大底牌了。

    “多的丹药我也用不着。我本来可以自己炼制更好的丹药,只是目前暂时没有药材,所以暂时拿这两瓶用着。至于那竹简,无论是丹方或是炼药心得,对于我来讲,都用不上。”方天佑摇了摇头道。

    “对了,说对药材,最近又收到几样药材,我昨天就给你拿来准备好了。”陈浪平说着取出一下真空包装袋来。方天佑也不客气,将药材拿了。

    随后,方天佑又交出了一瓶淬体丹。这是他从长白山之行中获得的,还剩下两瓶,方天佑自己留了一瓶。

    方天佑不知道自己今后的修炼还会不会这么好运,一路修炼有奇遇。对抗隐世内宗的时候,他不想孤军奋战,还是希望能够有些帮手的,所以他要留下一些东西给军方。

    竹简上的丹方和修炼心得,由于文字上的古今差异,要破译出来不是一时半回能够完成。而且就算破译出来,要真的炼制这些丹药,只怕也很难做到了。

    不说炼制方法很难掌握火候,单是那些药材就不是那么容易找到了。要想通过抱扑子的炼丹术培养出高手来,只怕很难,所以方天佑要留下现成的丹药。

    一颗淬体丹可能让后天末期的武者突破到先天,一颗小通脉丸则完全可以培养出一个先天高手,而且对于先天后期突破到宗师也很有帮助。

    如果能够多培养出一批亲信的先天高手,甚至是几位宗师级别高手,对抗起隐世内宗来,那就更加有把握了。

    现在方天佑担忧的是隐世内宗肯定有其他办法知道外界的事情,他们会不会在得知监查特使死后,等不及七年,就提前出现发难!而且方天佑隐约猜测隐世内宗是不是还有宗师境界以上的高人存在!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