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零章 墙头草
    “石棺盖上我的石像就是一个开关,只要移动那个石像,石室就会倒塌,你出去之前,先把石门打开,再移动石像,然后马上逃出去。”药兽又交待道。

    “好,我答应你,这些我都知道了。”方天佑保证道。

    “扶,扶我回到主人身边去吧。”药兽虚弱地道。方天佑依言将药兽抱到了石棺,放到了抱扑子的脚下。

    “丹药和,和竹简你。你都拿走吧,希望你能够将主人的丹药术发挥光,光大。还有,石棺中剩下的虽然都是些残叶枯枝,可是这些,都是当时难得的药材,你将这些,药渣也带走吧,炼药,应该用得着,很多,药材,估计现在,已经绝种了。”药兽静静地趴在抱朴子脚下,心境更加平和,又慢条斯理地指挥着方天佑道。

    方天佑也不和药兽客气,将四个药瓶和竹简都收了起来。又小心地捡拾着石棺内的残叶枯枝。诚如药兽所说,这里面确实有不少良药材。

    上次炼药,他已经用光了几乎所有的药材,而为了突破到筑基境界,他吃光了所有的补元丹和通脉丸。

    现在方天佑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从长白山一行中得到的两瓶淬体丹了。所以这些药材对于方天佑来说,也是挺重要的。

    等一切收拾停当,药兽也渐渐没有了气息。方天佑却并没有急着离开。因为阴鬼正继续吞噬着虚才道人刚刚散去的生魂,以期突破鬼修境界。

    要知道虚才道人是以摄魂术见长,其魂力也是不弱,所以阴鬼正好利用他的强大魂力进行突破。

    方天佑也不催他,闲来无事,并自己也在墓室中利用养魂玉吞噬起游散魂力来进行修炼。虚才道士的那只摄魂铃中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的阴魂,虽然多数被炸得魂飞掀散,但仍然有不少的残余魂力留在了墓室内,正好被方天佑吸收利用。

    除了这些游离残魂,方天佑竟然还找到了一只剩下阴魂,这样吞噬下来,方天佑的神识又再一次得到了稳固。

    当然受益最大的,还是阴鬼,他现在不用依靠方天佑,也完全可以自己控制好寒铁针,、刺杀一般的先天高手不在话下了。

    阴鬼已经从修炼状态中醒来,方天佑就取了药兽的妖核,然后按动了石棺上的那一只药兽石像。

    果然,轰隆隆,整个坟墓开始崩塌。方天佑却并没有去开石门,而是直接祭出了一张“土遁符”,身体在土石间穿行,一路朝着远处的地面遁去。

    如今突破到了筑基境界,一些以前无法刻画的符篆,现在也可以刻画了,像这个“土遁符”,就特别实用,以前不能画,是知道要探墓时,这几天方天佑特意准备的东西之一。

    借着土遁之力,方天佑很快就遁出了军队外围的防护区,找了个偏僻地方,换了身衣服,又变化了一下容貌。

    移形换骨可以改变容貌,可并不仅仅局限于改变成司游的样子。以前之所以每次变成司游的样子,是因为要靠那个身份,现在他当然不能再变幻成司游的样子了。

    走到马路上后,方天佑随意地趴了一辆货车,进入五环区后才打了的士进城。他打算到滕家去看看,既然虚才道人是滕家推荐的,那应该和滕家有所关联才对。

    利用“土遁符”方天佑很容易地混进了滕家。滕子安和滕达康竟然都在书房中。父子俩人看来神色都极为凝重。

    “父亲,监查特使是由我们推荐前去帮忙的,国家会不会因此怀疑上我们滕家?”滕达康有些紧张地问道。

    “虚才道人本是阴鬼门的门主,是隐世外宗的人。我们推荐他相助根本没错,至于他是不是监查特使,其他四大家族是今天才知道,我们滕家同样也是今天才知道,他们凭什么怀疑我们滕家!”滕子安肯定地说道。

    “这倒是,他们找不出直接的证据证明我们和隐世内宗的联系,不可能凭借这个理由就责怪我们滕家,如果真是这样,以后谁还敢向国家推荐人才啊。”滕达康说道。

    “我现在担心的,倒是这一次那监查特使的行动失败,隐门内宗会不会因此而怪罪我们。”滕子安皱眉说道。

    “应该不会吧,毕竟咱们滕家身为五大家族之一,能够做他们的眼线,那对他们来说,也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啊。”滕达康说道。

    “算了,既然已经选择了亲近隐世内宗,也回不了头了。那个司游的来历调查清楚了吗?”滕子安问道。

    “户籍是长白山一个少数民族小镇,那里人员复杂,想要调查清楚几乎很难,我估计应该是随便办的一个户口,所以根本无从查起。”滕达康说道。

    “尽量查一查吧,毕竟那家伙已经和监查特使一起死在了古墓之中。虽然不知道两人在古墓中发生了什么,但这家伙早就已经展现了不简单的技能,而且他似乎和方家走得较近。到时一点线索都没有的话,就更加不好给隐世内宗交代了。”滕子安道。

    “是,我会让手下接着调查的。不过提到方家,方天佑仍然没有消息。死不见人,活不见尸,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滕达康道。

    “我们还是低估了他,不管他是生是死,能够斩杀我们派出的十多个杀手,尤其是能够杀死一个先天武者,足以说明他的强大了。如果他真的还活着,只怕又是一个方振南!难怪监查特使要让我们杀了他。”滕子安叹惜了一声。

    “以他的年纪要杀死一个先天,这很难让人想象。我倒是觉得当晚是不是另有高人救了他,只不过一直查不到证据。”滕达康说道。

    “查不到就算了,这段时间让手下都收敛一点,虽说慕容他们几个老家伙找不到证据,但肯定也会有所怀疑的,别让知情的人露了马脚。还有那个李阳,你确定杀他之前,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过当年的事情?”

    “这点爹你放心,李阳的为人我清楚,他是绝对不会出卖我们的,不可能对外乱说的。再说现在慕容青云都已经承认了当年的事情,他是主谋,谁还会追查李阳这背后推波助澜的小角色啊。”滕达康保证道。

    “小心使得万年船,你还是将与他有过接触的人都赶出京城去吧,如果有知道内幕嫌疑的,千万别心软。”滕子安交待道。

    “我知道,该杀的我已经杀了,剩下的也已经遣散了。”滕达康说道。

    “国家与隐世内宗的明争暗斗,已经越演越烈。我现在也不知道,我们滕家这样做墙头草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滕子安感慨地道。

    “我觉得父亲的办法最英明,咱们在两边都留有余地,不管国家和隐世内宗哪个赢了,都影响不了我们滕家的利益啊。”滕达康拍着马屁说道。

    “哎,将来的事,谁又说得清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滕子安拍了拍脑门道。

    方天佑听到这里,已经断定滕家是已经投靠了隐世内宗的,不过又害怕被其他家族发现,所以并不敢完全投靠他们。而且方天佑也知道了在冬江湖畔要杀自己的那些杀手,正是滕家派出去的。

    方天佑很想现在就现身,直接杀了这一对阴狠虚伪的父子。可是想一想,就算杀了他们,隐世内宗还可以选择别的眼线。

    而且一个特使死了,现在一个顶好用的眼线家族又垮了的话,隐世内宗不可能会不知道,到时震怒之下,只怕要派人提前现世,来报仇了。

    自己倒是可以躲起来,可是华夏怎么办?方家怎么办?

    想到这里,方天佑决定在实力还不足以对抗隐世内宗前,还是暂时不要除去滕家的好。滕家可以帮隐世内宗监测华夏动静,如果运用得当,其他四大家族,照样可以利用滕家来推测隐世内宗的动向,甚至可以利用一些假消息,来误导隐世内宗。

    书房中的隐蔽对话很快结束。滕达康走出书房,方天佑也遁出了滕家。

    “滕家父子果然阴险啊。滕子安不说,那滕达康在一众晚辈中颇有威望,被长辈认为是最有本事的后辈,却没有想到如此狠毒。

    难道我找不到李阳,原来早就被他给杀了,而且听他口气,他还不只杀了李阳,可能连李阳的朋友或是家人也杀了。那李阳跟了这样的主子,也真是一种悲哀了。”方天佑暗叹道。

    不过,现在一切其实已经真相大白,找不找到李阳其实都无所谓了。

    如今京城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方天佑决定离开京城,恢复方天佑的身份继续修炼。至于司游这个身份,如果可能,那就让他从此消失吧。

    毕竟按知情人的说法,司游是已经死在了古墓当中的。这样,对于国家也好,对于隐世内宗也好,也算是有个交待了。

    当然,在离开之前,他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去办。那就是找陈浪平,这是方天佑和陈浪平之间的约定。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