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九章 意想不到的联手
    方天佑闻言,没有急着回答,脸上显出一丝犹豫。虚才道人见状又劝道,“如果你肯帮我,我甚至还可以将你引荐给隐世内宗!”

    “引荐给隐世内宗?”方天佑疑惑地道。

    “没错,隐世内宗其实每隔十年左右都会挑选一批优秀的人才进入他们的秘境修炼的。只要你答应帮我,出去后我就可以先带你去他们为候选者留下的基地内修炼。以你这样的天资,到时他们一定会重用你的,他们的支持,那可比‘龙盾’的支持强上不知道多少倍!”虚才道人继续诱惑道。

    “这个条件我可以考虑,不过我现在处在即将突破的关键时期,急需要的是丹药,我希望得手后,我可以先分到一些丹药。”方天佑说道。

    “这个……好吧。对付了这只药兽后,我们各取所需。”虚才道人思索着说道。他其实很恨方天佑的贪心,只不过为了稳住方天佑,他不得不先答应下来。

    刚才的交战中,他其实就感应到了方天佑的非同寻常,所以对方天佑也是充满着顾忌,他可不希望方天佑帮着药兽来对付自己。

    他之所以答应方天佑的条件,是想到只要药兽一除,虚才道人自信要拿下眼前的这小子,那还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到那时,方天佑的任何条件不都是白提了吗。

    “你可别糊弄我,你有你的法器,我也自有我的手段,你敢后悔,我可不介意与你来个玉石俱焚,反正我是光脚不怕穿鞋的!”方天佑不放心地威胁道。

    “我堂堂一门之主,会欺辱你这小辈?快快出手,那药兽科要将整瓶丹药的药效发挥出来了,到时就更加难以对付了!”虚才道人催促道。

    “我们一左一右,逼上去动手!”方天佑说着,取出了“天雷杖”,走到虚才道人右边十米处,和他一起与药兽对峙起来。

    “好!”虚才道人感应到了方天佑手中天雷杖的不凡,眼中闪现一抹贪婪,但转瞬即逝,一咬牙,右手再次将摄魂铃急摇,一时之间摄魂铃音大作。

    方天佑催动真元,天雷杖上顿时又有天雷浮现,而且这一次的电弧比上一次对抗玄阴真神时要强上许多。

    虚才道人也是看得暗暗心惊。方天佑不动声色和他互视一眼,两人一起朝着药兽逼去。

    药兽早在两人起初对话之时,就极力地调整着身体状态,此时见两人联手,当即运转全身妖元,四肢微压,作势欲扑。

    方天佑两人夷然不惧,仍然步步紧逼着。药兽似乎有些慌乱,看看方天佑,又看看虚才道人,似乎在犹豫着对谁先下手,又似乎在防范着,看谁的威胁更大。

    最后,或许是因为恼怒虚才道人刚才的无礼,所以药兽嚎叫一声,选择扑向了虚才道人。

    它的身体本是强弩之末,刚才却得到了丹药的补充,这一扑咬之势,便比刚才更多了不少的威势。

    虚才道人见他来势不少,便又是一口精血吐到了铃中,顿时摄魂铃中泛起一道强大的能量涟漪,撞向了药兽。

    而方天佑也在这时,舞动着手中的天雷杖,将一道蛇形电弧甩往正扑向虚才道人的药兽身上。

    “嗷!”药兽似乎感应到了危机,头颅中的妖核再次一闪,周身光芒大作,他的身体竟然再次加速,撞破了虚才道人的摄魂铃散发出来的能量涟漪,去势稍缓后,就又紧接着扑向了虚才道人。

    与此同时,方天佑发出的本应该扫向药兽的天雷,也猛然转了个弯,抢在药兽之前,先扫向了虚才道人!

    “司游,尔敢!”虚才道人顿时明白上了方天佑的当,但天雷来势极快,他的法力刚才已经祭出,来不及再次运转。

    眼看就要被天雷击中,虚才道人心中一狠,手中摄魂铃脱手飞出,“嘭”的一声爆炸开来,一股形如铃铛的能量随即射出,撞向了方天佑发出的天雷。

    自爆法器,这应该是他的压箱底技能了。不过这技能也确实挺有效的,只听“霹砰”一声,铃铛能量与天雷撞在一起,顿时爆炸一开,将整个墓室都震得摇荡了起来。

    墓室内一时尘雾四起,而药兽并破开尘雾撕咬向了虚才道人的喉咙!

    眼看就要咬中虚才道人喉咙时,虚才道人胸前却又猛然泛起一道更强的能量,“嘭”的一声将药兽给撞得倒跌飞回。

    “哈哈……”虚才道人得意的狂笑,发出那一股能量的不是别的,正是隐门内宗交给他的那一块令牌。

    隐世内宗“监查特使”的令牌,这块令牌除了是身份的象征外,还能够帮忙聚集一定的天地灵气,更能够在危急关头自主护主,是一件了不起的法器!

    虚才道人感应到,药兽受了这猝不及防的一击之后,是吐血倒跌的,显然已经受重伤,不死也要失去 战斗力了。

    而他自己虽然失去了摄魂铃,但还有令牌在手,要对付方天佑,那还是有把握的。刚才只不过是被方天佑阴了一手,如果正面战斗,虚才道人有信心十招之内,将他拿下!

    “啊,是谁!”只可惜虚才道人的笑声只进发出了一半,并化为了一声惨呼和一道不甘厉吼,随即他的身形便缓缓地倒了下去。

    杀死他的不是别人,正是阴鬼控制下的寒铁针!

    进入墓室遇到阴魂之后,虚才道人首先收拾了两只阴魂。阴鬼一时技痒,突然想起了以吞噬这些阴鬼进行修炼。

    他自从得到方天佑的鬼修秘技后,一直在寒铁针中勤加修炼,却因为游离魂力不够而进展不快。虽然上次吞噬了向仕星摄魂鼓中的残魂,却也是进展缓慢。

    如今感应到墓室中这些数百上千年的阴魂,他哪里会放过这大好机会。所以他要让方天佑答应放自己去吞噬阴魂。

    方天佑也明白他的心思,就答应了。在墓室中众人交锋之时,方天佑也没有让阴鬼现身帮忙,一直让他继续吞噬阴魂,然后暗中潜伏着。直到最后关头,要对战虚才道人时,方天佑才让阴鬼悄悄靠近,配合自己的行动。

    “果然不出我所料,监查特使并不会这么简单。如果仅仅只是一个天师初期境界高手,怎么可能让人信服。”

    经过两次交手,方天佑早感应到这个虚才道人的修为只比玄阴真神强上一筹而已。如果说玄阴真神因为身体的原因,只能算是半步天师的话,这个虚才道人的修为,也不过是刚刚步入天师境界而已。

    凭着那只摄魂铃,他当然能够发挥出天师初期战力,可是隐世内宗怎么会放心将令牌交给这种战力的人呢。

    方天佑现在明白,那个“监查特使”令牌本身就是一件可以护主的法器。有令牌在手,哪怕是天师中期甚至后期的高手,都无法伤到“监查特使”。

    这样一来,隐世内宗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只要“监查特使”能够对隐世内宗忠心就行了。

    而阴鬼门因为没落了数百年,好不容易找到隐世内宗这个靠山,可以重开山门,在隐世外宗中崛起,当然会对隐世内宗感恩戴德,忠心耿耿了。

    方天佑走到虚才道人身边,在他身上一阵摸索,将那一块令牌取出,又搜到了另一块写着“阴鬼”两字的令牌。

    来不及细看两块令牌,就将它们收起,然后转身来到药兽身边。

    “你能挺住吗?”方天佑挥手打出一张“醒神符”,一股符力涌向药兽,药兽原本迷糊欲散的魂力,便又恢复了一线清明。

    “我寿元已经尽,无力回天了。不过这样也好,能够早日转生,说不定还能和主人再续前缘。”药兽以极为虚弱的声音答道。

    不过这声音并不是真的响彻在墓室,而是在方天佑的脑海。因为方天佑是用的神识在和他交流。

    方天佑早就知道,修炼出妖核后的妖兽是可以凭借神识进行交流的。自从收服了小龙以后,方天佑又从他那里懂得了一些妖兽之间的语言。

    所以方天佑自从见到药兽醒来后,就一直在试图以神识和他进行交流。药兽最开始并不相信方天佑,后来逐渐明白墓室中的情形。

    药兽知道以自己的残年余力是不可能守得住主人的这石棺了,他终于开始慢慢接受现实。又因为感应到方天佑体内真元的不凡,对比虚才道人的阴毒,药兽才开始慢慢相信了方天佑的诚意,最终决定合力杀了虚才道人。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方天佑哀伤地看向药兽道。

    “你说的那一只幻影天龙,我和他有些源缘。那时我还没有达到金丹期,是他主动教导我修炼之法的,算来,他应该是我的半个师父。

    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脱困而出,也算是一场造化了。我这颗妖核,就赠给幻影天龙前辈吧,也算是对他的一点回报吧。

    另外,我死后,请你这坟墓毁去,让我和主人安息在这里吧。”药兽平静地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