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八章 虚才道人的阴谋
    按照修仙界的等级划分,修炼出了妖核的妖兽最少也是相当于修仙者金丹期修为了。而且因为妖兽体质生来比人类强大,所以一般情况下同境界下的妖兽要比人族战力更强。

    当然,这只是一般情况下,不依靠外物的情况下。事实上,人类修仙者大多数是拥有相应的法器的,凭借着这些法器,不少人类修仙者战力反而能够反超妖兽。

    “没有想到地球上还有这么强大的妖兽存在。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厉害的修真者存在,现代社会虽然天地灵气稀薄,但古代修炼者真是不能小瞧啊。”方天佑感叹道。

    来到地球后,他已经碰到过两只强大妖兽了,除了这只药兽,另一只就是在长白山天池收服的幻影天龙。

    幻影天龙能够化蛋转生,其境界应该在元婴期左右了,只不过因为被长年累月的封印,所以一身妖元被磨得差不多了。

    不过,方天佑却还没有见过强大的人类修炼者。最强的也就是武者的宗师境界,道门中的天师境界而已。

    只是这两种境界,最多只能相当于修仙者中的神通境界。而且这只是方天佑刚了解武者境界时,做出的一个大体的类比而已,真正要打起来,修仙者手段层出不穷,一个神通境界修仙者,完全有可能碾压宗师境界武者。

    方天佑就曾经以养气境界打败过,甚至杀过先天境界的高手,靠的不是境界上的优势,靠的是真元比内力更强,靠的是修仙者的辅助手段。

    照此推算药兽应该可以完全碾压身为天师境界的虚才道人才对。可是方天佑却知道,这只药兽只怕不是这虚才道人的对手。

    虽然药兽妖核还在,但其实寿元早尽,身体各部位都已经退化衰老,只不过可能因为长年服食草药的缘故,它的身体还能够在冬眠般的状态中,和自己的灵魂一样,苟延残喘罢了。

    更何况药兽的特长本来就并不在战斗上,而是在寻找草药,查探病情,医病救人上。

    以他现在这种状态对付天师境界以下的一般人还可以。要从一个天师境界强者手中逃跑,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很明显,药兽要守护石棺,不可能逃跑。

    所以它不得不和以摄魂见长的虚才道人硬碰硬地战斗,刚开始或许没问题,但时间长了,无论它的**,还是灵魂都会支撑不住了。

    方天佑决定,还是先找到出路比较好。于是,趁着药兽和虚才道人战斗的空隙,撤退到了石门边,和勿言和尚三人汇合到了一起。

    “你没事吧?”安岩和龚禧见方天佑改变主意,都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关切地问道。

    “没事,快找到出口吧。”方天佑答道。虽然他退出了“龙盾”组织,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能和安岩、龚禧做朋友,并不意味着他一定要和“龙盾”对抗。

    药兽冲破虚才道人的两道法力,一口咬向虚才道人。虚才道人眼见摄魂术不能立竿见影,一发狠,一口精血吐在了摄魂铃上。

    “呤……”铃声顿时急促,一股强大的能量自摄魂铃中泛起,将药兽再次击退。而虚才道人也连退了三四步才站稳身形,摄魂铃音也便停了下来。

    药兽落回石棺,这一次却并没有急着出击,而是凝重地戒备着看向虚才道人,虚才道人见药兽没有主动攻击,也没有急着动手。

    “你们四个,还不快过来帮忙!”虚才道人转头看向方天佑四人道。

    “你刚才的摄魂铃音分明想将我们也一起杀了,现在却又要我们帮你?你做梦。”龚禧刚才受到的摄魂影响最大,对这虚才道人没有半点好感。

    “你想瞒报石棺中的宝藏,又怕我们将石棺中的宝藏说出去,所以要杀我们灭口。我们不会这么傻,还去援手帮你的。”勿言和尚戒备地看向虚才道人道。

    “哼,既然你们不肯帮忙,我就先杀了你们!”虚才道人冷喝声中,突然转身双手朝着四人凌空虚按。

    方天佑四人顿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如山岳般朝自己头顶压来。

    “喝!”四人同时轻喝一声,各自朝头顶方向轰出一击。虽然顶住了威压,却也被压得身形一矮。

    方天佑也是身形微晃,龚禧却更加不堪,“咚”的一声直接脆在了地上,口中渗出一丝血渍,竟然已经受伤。

    这还只是虚才道人想给四人一个下马威而已,并没有全力出击。四人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

    这时,石棺中“嘣”的响起一声脆响,虚才道人掉头看去时,脸上顿时露出怒容,“畜生尔敢!”

    原来药兽趁着虚才道人对付方天佑四人,一抓拍开一只药瓶,吞下了里面的所有丹药。虚才道人本来确实有对隐世内宗瞒报石棺中宝藏的打算。

    竹简他可以先研究,然后再交给内宗,至于丹药,五瓶他完全可以说只有三瓶、四瓶,自己就可以留下一两了,反正如果方天佑四人死了,只剩下他虚才道人一个人的话,他说几瓶就是几瓶了。

    现在药兽吞了一瓶丹药,他一是怕药兽吞了丹药后实力大涨,到时自己对付起来更加麻烦;二是心疼丹药,毕竟他不敢对内宗隐瞒太多,拿到的丹药越多,自己才能有机会私藏。

    要是有五瓶他或许可以瞒报说只有三瓶,那他就可以私藏两瓶了。现在只剩下四瓶,他要是留下两瓶,只给内宗两瓶,那风险就有点大了。

    想到方天佑四人一时半找不到石门出路,虚才道人打定主意,还是先对付药兽要紧,同时要设法先将石棺中的东西取到手。

    这样想着,虚才道人并没有再继续对方天佑四人出手,而是再次摇起了摄魂铃,转身朝着石棺逼去。药兽感应到了虚才道人的靠近,一边极力的运转妖元,消化刚才的丹药,一边警惕地看向虚才道人。

    “嗷!”眼见虚才道人越走越近,摄魂铃音越来越急,药兽轻吼一声,紧接着就见到它的一双耳朵竟然耸拉了下来。

    耳廊部分刚好将整只耳朵给盖了下来,似乎在阻止摄魂铃音的传入。当然,这是不可能完全阻止的,但确实能够减弱摄魂铃音的影响。

    虚才道人见这药兽越来越机警,脸上越发的凝重。

    方天佑四人却在抓紧着搜索出路。有了方天佑的加入,大家的搜索范围又扩大了一些。勿言和尚三人将石门附近仔细搜索了好几遍,却仍然毫无所获。

    方天佑却依靠神识探测到了一丝线索,一直走到了离石门十多米的地方。这里又有一块突出的石块。

    方天佑试着按了按,却没有反应,他猜想这应该和进来时的第一道石门开关一样,不但要找准开关,还得要你有足够的手上力道,能够按得动这石头机关。

    方天佑运转真元,右手猛然按了下去。果然,听到石门处一阵轰响,随即石门缓缓打了开来。龚禧等人都是心中一喜。

    “走!”勿言和尚再顾不得许多,朝着安岩一挥手,就要当先朝石门外走去。

    “司游,快点!”安岩一边扶起地上的龚禧,一边朝司游挥手道。

    “你们先走吧。告诉陈将军,我帮了你们脱脸后,就算是还了‘龙盾’的恩情了,以后我是我,‘龙盾’是‘龙盾’。”司游却朝安岩摇了摇头道。

    “哎,先出去再说吧,不然石门又要关上了。”勿言和尚扯了扯安岩道。安岩见状,只好扶着龚禧一起朝着石门外走去。

    三人刚出石门没多久,石门便又轰地关了上来,洞中只剩下了方天佑,虚才道人和那一只药兽。

    虚才道人在和药兽打斗中偷瞥到这边的动静,他刚方天佑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石门边朝这里窥伺,心中一阵不爽,全力逼退药兽,朝方天佑冷哼道:“小子,你不出去,难道想要趁着我们打斗,从中渔利,捞到点什么好处?”

    “所谓富贵险中求,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要试一试!”方天佑直截了当地坦然说道。

    这时的石棺已经在药兽和虚才道人的交战中,遭到了一些破坏,好在石棺中的东西并没有受到影响。

    虚才道人出身阴鬼门,以摄魂术见长,擅长远攻,药兽却只会以身体撕咬,又怕打斗中影响到自己主人,此时已经跃出了石棺,落在地面,不时地主动扑咬虚才道人。

    “好,只要你和我一起杀了这药兽,我可以不追究你之前对隐世内宗的无礼,还可以让你研究那两份竹简,甚至留下一本拓印件。”虚才道人引诱着方天佑道。

    “我怎么敢相信你说的是真是假。”方天佑道。

    “我堂堂一门之主,怎么会言而无信。况且就算你不和我合力,我迟早也能杀了这只药兽,到时,你可是什么都拿不到。而且只要我以内宗‘监查特使’发布命令,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找出来处死!”虚才道人见引诱不成,又威胁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