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七章 药兽妖核
    “司游,你这是干什么,这可不是儿戏!快拿回去!”安岩要将证件等东西塞回。方天佑却闪身避开了。

    “这不是儿戏,是我实在看不到加入‘龙盾’的好处。”方天佑摇了摇头道,“我本以为加入‘龙盾’后,身份会有所改变,可是元首却仍然只是把我们当成旗子,他根本就看不起我们。”

    “你,你难道因为元首不把孙女嫁给你,你就这样自曝自弃,不肯为国家效力了吗?”龚禧难以置信地看向方天佑道。

    “我们‘龙盾’成员都是要誓死效国的,怎么能够因为个人得失就放弃了自己的理想,退出组织!”安岩厉害劝导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达不到你们那种舍身为国,绝对服从的境界。”方天佑却挥了挥手道。

    “我可没时间听你们的争辩。总之,今天石棺中的东西我拿定了。”虚才道人说完,伸手一招,就要去拿里面的那两份竹简。

    方天佑正要抢身阻止,却又猛然停下了手。只见石棺中猛然窜起一道黑影,张嘴朝着虚才道人伸出的右手咬去。

    “孽畜你敢!”虚才道人也是被吓了一跳,好在他的反应也不慢,右手轻拂,一股法力透体而出,将那黑影挡回石棺内。

    勿言和尚和安岩、龚禧顿时被眼前的场景所惊到了。因为那黑影不是别的,正是匍匐在抱扑子脚边的长毛狮兽。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躺在石棺中同样如死尸一般的长毛狮兽,竟然会突然活过来,还出手伤人,难怪它的尸身没有像抱朴子一般腐掉,原来它根本就还没有死!

    方天佑之前也没有发现长毛狮兽有什么异常。不过是刚刚才感应到了长毛狮兽头颅中泛起了一股强大的魂力波动,而且有一股愤怒的情绪升起,这才没有出手去挡虚才道人。

    除了长毛狮兽让四人吃惊外,虚才道人刚才显露的法力透体而出,也让四人感到极为震惊,这一手充分暴露了他的实力,竟然不止大师境界,分明就是已经到了天师境界!

    “你是抱扑子的药兽!应该给抱扑子陪葬的吧。如果你真活着倒是寻找药材的好帮手!可惜现在不过是几道残魂在控制着身体,苟延残喘罢了,竟然还想挡我的路。”虚才道人说着,右手虚按,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向长毛狮兽。

    “嗷!”长毛狮兽似乎极有感应,一个纵跃轻巧的避开虚才道人的力量,又迅疾的一蹬腿朝着虚才道人咬来。

    “真有药兽吗?传闻神农时,有白民进药兽。人有患病就用白民所传的不明语言告之。药兽就会到野外衔草回来,以此草药服之,病就痊愈。难道还真有药兽这回事?”勿言和尚诧异地道。

    “药兽?”方天佑心中也是一惊,“原来这不起眼的和狮子有几分相像的小兽,竟然是一只药兽!方天佑在修仙界也听说过药兽,传说药兽天生以草药为食,石棺中的众多药材应该就是为它准备的吧。又说它常年懒惰好睡,有它在的地方,草药生长就非常快速且药力十足。这样瞌睡,就好像冬眠一般,能够活这么长时间也是有可能的。”

    “氧气快用完了,我们快去找出口吧!”勿言和尚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安岩说了一声,转身朝着来时的那一扇石门走去。

    既然虚才道人已经是天师境界,那就算他没有隐世内宗的令牌,想要拿走石棺中的东西,只怕也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了,既然如此,勿言和尚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是毫无意义了。

    安岩当然也想到了这一层,知道这一次只怕要白忙活一趟了。朝着龚禧挥了挥手,他准备离开,只是看向方天佑时,眼神闪过一丝犹豫,他知道应该不应该带走方天佑。

    “走吧,今后,你们是你们,我是我!”方天佑却抢先表态道。安岩和龚禧只好转身朝着石门那边探去。

    虚才道人再次挥袖将药兽挡回石棺,见到勿言三人的举动,也猜到了他们的心思。不过他并没有阻止三人,只是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从怀中掏出了一只铃铛。

    “叮呤……”虚才道人一边嘴中念念有辞,一边摇晃着手中的铃铛。

    铃声响处,勿言和尚三人的行动都是缓了一缓。方天佑也立马感应到了那铃铛的异样,似乎有一种要将人的灵魂抽走一般的魔力。

    这铃铛应该和自己在冬江湖湖心岛对战过的向仕星的摄魂鼓一样,同样拥有着摄人心魂的神奇功效。

    只不过虚才道人的修为远高于向仕星,这只摄魂铃铛威力也远胜向仕星的摄魂鼓,以至于以勿言和尚和安岩的修为境界,都被虚才道人的摄魂铃铛所影响。

    “嗷!”好在这时,石棺中的药兽也感应到了危机,又一次吼叫着扑向虚才道人。这一声吼抵掉了虚才道人摄魂铃的部分威力,勿言和尚三人得到喘息之机,这才摆脱干扰,加快朝着石门走去,尽量离虚才道人远一点。

    正如虚才道人所说,药兽只不过是还有数缕残魂意识在,不容许别人碰石棺中的东西。正因为如此,它对于虚才道人的摄魂才更加敏感,也更加愤怒,所以才会急忙发难。

    虚才道人右手持铃,左手一挥,又打出一道法力,将药兽挡回。同时手中铃铛越摇越急,摄魂力量越来越大。

    “虚才老道,你想干什么?难道还想杀我们不起!”勿言和尚朝着虚才道人大吼道。虚才道人并没有理会,继续加紧着手中口上的动作。

    “吼!”出于自救,勿言和尚狂吸一口气后,以内力发出了一声佛门狮子吼,顿时将虚才道人的铃铛声响震乱,然后和安岩和龚禧三人趁机窜到石门边,开始摸索着石门的开关。

    “司游,快跑吧!”安岩和龚禧都冲方天佑喊道。方天佑只是朝这边摇了摇头,然后就又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被虚才道人的摄魂术所影响。

    虚才道人的摄魂铃声只是扰乱了两三息时间,就又恢复了正常。摄魂的力量再次弥漫整个墓室。

    “先找到出路再说,否则我们自己都要死在这里了!”勿言和尚焦急地道。佛门的狮子吼对于内力的消耗极大,而且并不能克制虚才道人的摄魂铃音,他当然明白情势的危急。

    安岩和龚禧闻言,再顾不上方天佑,一边收摄心神对抗虚才道人的摄魂铃音,一边急切地摸索着出路,如果打不开石门,就算叫醒方天佑也没有用。

    这时,药兽的头颅中,突然有着一道光亮闪现,一道能量涟漪激荡开来,随即药兽的身体仿佛都膨胀了一圈,气息比之前强大了不少。

    “嗷!”又一声吼叫声中,药兽再次扑出,伸出双爪抓向虚才道才。虚才道人似乎也感应到了药兽这一扑的不同寻常。左手连挥,先后打出两道法力拦向药兽。

    药兽双爪齐舞,先后撞破了虚才道人的两道法力,身形虽然稍缓,却仍然朝着虚才道人扑去,张嘴咬向虚才道人。

    虚才道人只好将身形后退两步,同时将摄魂铃铛挡在了身前,鼓动法力,全力对药兽施展起了摄魂。

    药兽的实力显然超出了虚才道人的预料,他现在只能转向全力对付药兽。如此一来,勿言和尚、安岩、龚禧三人受到的魂力影响便弱了下来。

    三人虽然觉得轻松了不少,但也并不敢大意,急切地寻找着出口。药兽实力不弱、虚才道人更是天师级高手,都不是他们三人能够惹得起的,还是早点离开为妙,以免被殃及。

    方天佑也趁机后退了几步。他其实并没有受到摄魂铃音多大的影响,但还不至于被弄得无法动身,更何冲他可是凝聚了神识的人,他的灵魂可不是一般的摄魂术可以影响的。

    刚才之所以不动,是他在暗中观察一人一兽的战斗,看能不能从中渔利,也是为了麻痹虚才道人,让他以为自己已经丧失了战力。

    不过现在摄魂铃音已经停止,如果他还继续留在原地的话,那虚才道人很可能就会看出方天佑是在装的,所以方天佑趁机后退了几步,还装作大口地喘气。

    让方天佑吃惊的不是虚才道人的摄魂铃声,反而是药兽头颅中那一圈能量涟漪的来源。方天佑刚才通过神识发现,发出这一圈能量涟漪的,竟然是药兽的一颗妖核。

    所谓妖核,其实就相当于人类修炼者体所说的内丹。修仙者达到金丹期时,体内真元浓郁到了极致,就会产生一颗金丹。那是修仙者一身真元的结晶。

    妖兽要产生妖核,同样需要达到相当于金丹期的修为境界,才能够凝聚妖元。可以说一颗妖核,便是妖兽全身妖元甚至是生命的结晶。

    这只药兽竟然是一只相当于金丹期修为的妖兽!难怪方天佑心中惊讶不已。刚才药兽正是激发了头颅中的妖核,所以才战力突涨的。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