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六章 石棺开内奸现
    “阴魂已经被我收了,你们可以放心了。”虚才道人自信地看了看手中的铃铛道。方天佑却知道,他只是收了两只弱的阴魂,还有好几只已经见机躲了起来呢。

    方天佑懒得去点破虚才道人,可是衣袖中的寒铁针却颤了颤,紧接着阴鬼的声音从脑海意识中响了起来:“主人,让我去吞噬了那些阴魂吧。”

    方天佑心中一动,确实,这段时间阴鬼开始修炼自己教给他的那一篇“鬼修”功法后,实力大增,只可惜完全依靠吸收外界游离的魂力,速度太慢,不然的话,阴鬼的实力还要比现在强上许多。

    而现在这里正好有不少阴魂,阴鬼这个鬼修却是可以直接吞噬阴魂来进行修炼的,所以这墓室中人阴魂对它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遇!

    方天佑悄悄地将寒铁针放出,任由阴鬼控制着去找寻暗处的阴魂。这边,虚才道人收起了铃铛,又继续提议大家开启石棺。

    众人见阻碍已除,也都想尽快看看石棺中到底有什么,都表示赞同。方天佑更是充满着好奇。他的神识本是可以穿透一般石头的,可是这具石棺,他的神识竟然穿不透。

    石棺盖很重,但五人都不是泛泛之辈,一齐合力之下,很快就将棺盖移开了一角。棺盖打开一角的瞬间,众人各自凝视戒备着,生怕里面窜出什么怪物东西来,虚才道人更是将那只铃铛又拿了出来。

    可是石棺内并没有什么东西窜出,甚至里面都没有什么传出普通棺材的那种腐味,反而传来阵阵药香。

    众人还没来得急探视石棺内,却听得墓室四周传来轰响,随即一条银白色的小渠出现在的四周的墓壁下方,将石棺给围了起来。

    “水银!快戴上面具!”方天佑第一个反应过来,那小渠正是他之前探测到的掩埋在地下的水银小河。肯定是刚才打开棺盖时,触发了机关,上面的掩盖被掀去,露出了地表下的水银。

    水银有剧毒,而且容易挥发,这么多的水银,如果都挥发出来,哪怕是再多的人跑进来,都要被毒死。

    龚禧等人闻言,也是心中一惊,连忙启用防毒面具和氧气设备。

    虽然暂时解除了危险,但大家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着急起来。氧气毕竟有限,如果在氧气消耗完之前,大家不能够出去的话,那就意味着这墓室要成为大家共同的坟墓了。

    戴上防毒面具不太方便说话,五人互相看了看,彼此以手势朝石棺指了指,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将棺盖再推开一点,看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方天佑虽然和大家一起推着棺盖,心中却震撼不已。棺盖掀开一角时,他的神识就已经能够渗进去,所以他其实不用打开棺盖,就已经探测到了里面的情况。

    “轰!”棺盖被打开了过半,借着石棺顶上的鲛人鱼油灯,众人终于看清楚了石棺内的一切。

    在七、八平米的石棺内,正中的地方躺着一具保存还算完好的尸身。只是石棺被打开后,尸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风化,最后只剩下了几块残骸。

    最让大家感到意外的是在尸身的双脚位置匍匐着一只长毛狮兽!和石棺上的那尊石兽,以及壁画上的一模一样。

    在一人一兽的空档处,遍布着许多的残缺药材,都像被什么东西啃咬过了一般。因为有着这些药材在,难怪石棺中会没有腐味,反而有一股药香了。只不过连这些药材都已经风干,全是一些败叶和枯枝了。

    当然,最让大家感到惊喜的不是这些,而是在尸身双手附近的东西。尸身的左手附近摆放着五个药瓶,药瓶全都密封完好;尸身的右手处则摆放着两卷竹简!

    不管是虚才道人和勿言和尚,还是安岩、龚禧,防毒面具下的脸上都现出惊喜的表情。方天佑透过神识更是发现虚才道人眼中都射出贪婪的光芒。

    这是抱扑子的石棺,抱扑子是炼丹大师,可以想见里面这四五个药瓶肯定都是他炼制的丹药了,而那两卷竹简很有可能就是他的炼丹秘籍或是丹方之类的!

    要知道到了现代社会,真正的炼丹术早已经失传,现在所谓的炼丹师都只不过得到一些皮毛传承罢了。

    这样一来,古代炼丹大师留下来的每一颗丹药都是价值连城的,而炼丹师们的丹方及炼丹心得,则更是无价之宝!

    “抱朴子是东晋时期着名的道教领袖,内擅丹道,外习医术。他手写的丹书《抱朴子》一书,讲述了诸多炼丹奥妙,可惜后人效仿却没有成功者。有人推测这可能是因为一是丹书中缺少丹方,二是外界流传的《抱朴子》并非全本,而是被简化了的版本。既然那两卷竹简被放在他的棺木内,很有可能就是抱朴子的丹方和他真正的丹书!”勿言和尚隔着防毒面具,激动地说道。

    “哈哈,看来这一次的收获真是不小啊。我们这就把东西收起来上缴给国家。”安岩说着就要伸手朝石棺中竹简抓去。

    “等一等,这石棺里的东西,恐怕不是你能够拿的。”虚才道人开口说道。

    “不是我个人拿,我是代表‘龙盾’替国家收缴,这一点想必在地面上时,陈将军已经和你们交代过了吧。”安岩耐着性子解释道。

    “‘龙盾’可以代替正府收取这些东西没错。不过,我今天也不是代表阴鬼门来此探宝的,而是代表隐世门派中的内宗来收取这些东西的。”虚才道人高傲地说道。

    “胡说,你们阴鬼门和我普陀寺都只能算是隐世外宗罢了,你凭什么代表隐世内宗了。”勿言和尚当即反驳道。

    “我阴鬼门百多年前遭遇大劫,这些年来能够重开山门,全凭隐世内宗的栽培与关照,所以我阴鬼门也已经发誓要效忠内宗,代他们监视世俗界的一切。你们不信,有令牌为证!”虚才道人说着,往怀里一摸,掏出一块写着“隐世内宗”四字的翡翠令牌来。

    令牌本身是一块泛着天地灵气的翡翠,在令牌中间的那四个字,却是以纯粹的黄金嵌刻上去的。

    这样的金镶玉令牌本就拥有着极高的价值,同时它又是一种尊贵身份的象征。拥有这块令牌的人,意味着是隐世内宗在世俗界的全权代表,隐世内宗称其为自己的“监查特使”。

    这虽然说白了是隐世内宗的走狗,可是对于世俗界,哪怕是对于正府来讲,都是不可轻视,不可得罪的人物。

    “这,你,你真的做了隐世内宗的监查特使!”勿言和尚惊讶地道。安岩和龚禧也是满脸的震惊,他们显然都知道这块令牌,也知道隐世内宗的监查特使这回事。

    “没错,隐世内宗早就查觉这古墓的不简单,所以特别让我多盯着这里。既然现在石棺已经开启,那这些东西自然也都归隐世内宗所有了。”虚才道人得意地道。

    “你胡说,隐世内宗如果早知道这古墓,肯定自己早就来取了,哪里会等到现在。我看是你自己在打这石棺中东西的主意还差不多!”方天佑不平地反驳道。

    “我手持隐世内宗令牌,我的一切言行都是代表隐世内宗,就算是我想取,也是代表隐世内宗来取的,怎么?你们难怪敢违背隐世内宗的意旨?”虚才道人语带威胁地道。

    勿言和尚和安岩、龚禧都是敢怒不敢言。虚才道人这样做明显就是狐假虎威,可是自己这方的人却无法反抗。

    “隐世内宗很了不起吗?今天你休想拿走这里任何一件东西!”方天佑却愤然走上前去说道。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虚才道人恶狠狠地道,“你知道不知道就凭你刚才这句话,我完全可以杀了你。如果招致隐门内宗不悦的话,还可能为你的家族,甚至整个华夏带来一场灾难!”

    “司游,不要冲动。既然隐世内宗已经盯上了这些东西,就算我们今天收缴了去,过几年隐世内宗出山时,我们还是得交上去。”安岩扯了扯方天佑劝阻道。

    “你不用吓唬我,我孤家寡人一个有什么可怕的。你敢从这里拿一件东西试试!”方天佑却并没有管安岩的劝阻。

    “你孤家寡人?你别望了,你现在的身份可是‘龙盾’的教官,代表正府行事,你想引起正府与隐世内宗开战不成?”虚才道人瞪向方天佑说完,又看向安岩道,“他刚才的话难道是代表了‘龙盾’的态度?”

    “监查特使见谅,司游刚刚加入‘龙盾’,对于很多情况还不了解。”安岩朝虚才道人一拱手,又对方天佑说道,“司游,你快让开,此事全凭监查特使作主,这是命令!”

    “哼,堂堂‘龙盾’,国之利器,却要受制于这样的小人,真是可笑。这样的组织还不如不加!”方天佑说着从身上掏出了自己在“龙盾”的教官证等证件,连带小区那所房间的钥匙都一起丢给了安岩。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