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五章 墓室阴魂
    方天佑三人试戴设备的同时,那一道一僧也才开始穿戴。通过特警的介绍,一道一僧和方天佑三人算是互相了解了。

    那道士道号“虚才”是阴鬼门的掌门,一位难得的道法大师,这次是被滕家推荐前来帮忙发掘古墓的;

    和尚法号“勿言”,同样大有来头,是普陀寺的武道高手,普陀寺一直为国家效力。据三位特警介绍,这古墓的入口就是由两人合力探寻到的。

    “阴鬼门和普陀寺同为隐世门派外宗,在世俗界很有影响力。”安岩向方天佑介绍道。那一僧一道听安岩这么一说,脸上也不无得色。

    方天佑礼貌性地朝两个拱了拱手。心中却暗叹真是巧得狠,竟然在这里碰到阴鬼门的人,难道感觉那道人身上有一股阴冷的气息呢。

    在长白山归隐宗秘境,方天佑曾经碰到了同为阴鬼门的厉学海、张文德师徒,对阴鬼门的功法有一些了解,所以见了这个虚才道人后,会感到一丝熟识。

    因为厉学海的原因,方天佑对于阴鬼门的印象不是很好,所以对这虚才道人也自然而然地升起一股警惕。

    关于杀厉学海的事情,方天佑倒是挺坦然的,想谋害自己的人,杀了就杀了,如果这个虚才道人敢找自己麻烦,他同样不介意将他给杀了。

    要杀区区一个道法大师,对于现在的方天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难事了。

    当然,方天佑虽然这么说,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五人就这样一边互相介绍打招呼,一边试戴着防毒面具和氧气。

    “如果真的有毒气,这些防毒面具是没有用的,不过,带上防毒面具总比不戴要好些。”虚才道人一边穿戴着一边嘀咕着。

    方天佑却发现他嘴上这么说,手上却将防毒面具和氧气检查尝试了好几遍。等五人都准备好后,方天佑正准备推开石门走了进去。

    “等一下!”虚才道人却一把挡在了方天佑身前。

    “怎么了?”方天佑疑惑地道。

    “你,你年纪尚小,经验不够,我看还是靠后一点的好。”虚才道人说道。

    “那好,你先来吧。”方天佑也不和他争辩,朝这边闪了闪,给他让出道来。

    “呵咳,”虚才道人轻咳一声,走上前去就要推门,可是手刚伸出去,就停到了半空,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回过头来,看向那“勿言”和尚道,“大师身为先天武者,力道惊人,还是你来推吧。”

    “人家司先生要打头阵,你不让?是怕这位司先生先走进去,拿了什么好处吧。那你让我打头阵,就不怕我先得好处了?”勿言和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瞧你这说的哪里话,咱们都是正府邀请来帮忙的,我哪能有那份心思啊。我是担心这位小哥太年轻了,先进去的话会碰坏了什么东西。”虚才道人一脸正气地说道。

    “算了,咱们还是先抓紧进去吧。两位既然是能人,那就在前面开路吧。”安岩朝一僧一道拱了拱手,不待两人回话,又回头对三个特警交待道,“这里没有信号,你们退出那道石门外,在外面接应,有情况随时向外面汇报,不要冒然跑进去。”

    “是!”三个特警知道安岩等人的身份,当即应命退去。

    勿言和尚见此,也不便再多说什么,走上石门前,双手朝石门一推,然后渐渐加大力道。数息过后,那石门便轰的一声打开。

    勿言和尚正要进去,龚禧却将他拦了下来,然后熟练地将一只表状仪器伸到了打开的石门处,停了约数息后,这才让开身形说道:“门边的空气来看,似乎没有问道。”

    五人听说没有问题,这才鱼贯而入,勿言和尚走在最前面,虚才道人紧随其后,方天佑在中间,龚禧在最后。当龚禧进入石门不久,那石门便又轰的一声自己关上了。

    龚禧一惊,连忙返身推了推那道石门,却发现任由他使尽了全力,石门仍然纹丝不动,安岩也跑过去帮忙,还是没有效果。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墓室,只能进不能出?”龚禧有些慌张地道。

    “放心吧,既然能进,就一定可以出,只不过我们暂时没有找到机关而已。先探探墓室再说。”勿言和尚蛮有把握地道。

    众人知道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选择相信勿言和尚了。好在大家虽然惊讶,但都不是普通人,见过风浪,倒也没有过多的害怕,一起打探起墓室里面的空间来。

    虽然说是墓室,但里面却并不昏暗,反而透着点点幽光。顺着那幽光的来源,方天佑发现坟墓顶壁上垂挂下来一个十米来宽的圆形灯盏样的器具,灯盏四周挂的当然不是电灯,而是四颗盏油灯。

    “这是什么油灯!竟然燃烧数千年而不灭吗?这也太诡异了。”龚禧疑惑地道。

    “这是鲛人鱼油。传说在南海深处生活着一种类人生物鲛人,用鲛人脂肪提炼出来的油只需要一滴就能燃烧十年不灭,那上面有满满四小盘鲛人鱼油,足可以燃烧数千上万年了。”勿言和尚解释道。

    “鲛人?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没有想到真的存在!”安岩也惊讶地道。

    “哎呀,咱们先别管这些了,想办法先探探灯下的石棺吧。”虚才道人却指了指灯下的一口大石棺说道。

    “先别急着开棺,四处看看再说。”勿言和尚却谨慎地道。

    四人闻言,并开始分散绕着石棺打量起来。那石棺有五米来长,两米来宽。石棺四壁有壁画,棺顶还盘卧着一尊半人高的长毛石狮兽。

    石棺四壁上雕刻的壁画有十数副,内容各不相同。有采药的,有烧炉的,有试丹的……总之,每一幅壁画,都与制药有关。

    而壁画中人却只有一个,估计应该是这石棺中的主人抱朴子。除此之外,方天佑还发现每一幅壁画当中,都有一只小狗般大小的长毛狮兽!

    从那野兽的样貌上来看,竟然和石棺上盘卧的那一只一模一样!只不过壁画中的那一只温顺一些,而石棺上这一只大了许多,也威武了许多。

    “这应该是抱朴子最忠爱的一只宠物吧。生前陪伴着他,所以死人,埋葬他的人,仍然希望这宠物陪伴着他,所以才又是壁画,又是石尊的。”方天佑猜测道。

    “壁画上的内容全是与炼药有关,看来这石棺中安葬的一定是那位丹药抱朴子了。”龚禧指了指眼前的壁画说道。

    “什么人!”这时,虚才道人猛然转身朝着自己背后喝道。这一声轻喝顿时将所有人惊了一吓。四人纷纷看向虚才道人身后,却见他身后空空如也,根本毫无异状。

    “我感觉到身后有东西,好像一个人,在我脖子上吹了一口气!”虚才道人认真地说道。

    “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啊,难道有鬼魂?可你不是道法大师嘛,还怕什么鬼魂!。”龚禧笑道。

    “小子,你懂什么,有些恶鬼可是比人更强大的。”虚才道人郑重地道。

    “谁!”这回却是安岩猛然一个前扑,然后转身看向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同样的,照样是空空如也。

    “真的感觉有人在我身后吹气!”安岩说道。龚禧等人见虚才道人和安岩都有这样的遭遇,这才知道事情可能真的有些诡异。

    而方天佑却凭借神识分明看到了一道淡淡的虚影确实在安岩后背闪身而过。

    “阴魂?”方天佑不止一次见过阴魂,他自己的寒铁针中还寄居着一只从阴魂中进化而来的阴鬼。

    只是方天佑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真的有阴魂生存。既然石棺完好,里面的那位抱朴子应该是不会有什么怨念才对,怎么会产生阴魂呢。

    “听说这附近还有其他的坟墓,说不定是从其他坟墓中钻过来的也不一定。”时代久远,方天佑也无从考证。

    当然,这其实也并不重要了。就算有阴魂,这个墓室被发掘打开后,它也没有了生存的地方,迟早要消失掉。

    “嗯!”很快龚禧和勿言和尚也感觉到了身后的异常,纷纷转头查探。可是同样一无所获。

    方天佑这次却发现,竟然是两只阴魂,分别扑向了龚禧和勿言。除此之外,还有数只阴魂,看向自己,想要扑过来,却又露出一丝犹豫,那样子似乎有些害怕。

    “哼!区区阴魂,也敢来打扰,看我收了你们!”虚才道人轻哼一声,从身上取出一只铃铛,在身前一阵摇晃,嘴中念念有辞。

    那些阴魂在铃铛一摇的时候,就猛然有所感应,躲离了虚才道人的身边。虚才道人却也了得,将手中铃铛朝着空中一丢,那铃铛便悬在空中急骤地转动着,靠得近的两只阴魂便如同被一股无形力量牵扯一般,朝着他移动过来。

    两只阴魂开始还挣扎,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吸扯之力似乎也越来越大,便渐渐失去了反抗之力,最后被“嗖”的收到了那铃铛之中。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