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三章 相亲被拒
    和陈浪平长谈后的第二天,方天佑以“司游”的身份,在陈浪平、席将军、季首相三人的带领下,来到了慕容家的别墅。

    慕容冲感激“司游”上次的立功,又卖不过陈浪平三人的面子,所以在别墅里亲自接见了“司游”四人。

    “你们四人一起来,应该是有什么大事吧。”慕容冲也不客气,开门见山地问道。

    “当然有大事,而且是大好事。”席将军笑道,又朝方天佑挥了挥手。

    方天佑连忙走上前去,双手托起一个礼物,放在慕容冲面前道:“元首大人,我对慕容紫烟小姐一见倾心,这次来,就是向慕容家提亲的。礼盒中是一颗夜明珠,权当聘礼,还望元首大人成全!”

    “什么?提亲!”慕容冲一听,当即从座位上“腾”地站了起来,“这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嘛,那天宴会上我们都看得出司游是真心维护紫烟小姐的,而且紫烟小姐对司游的印象也不错,这不郎有情,妾有意……”季首相劝道。

    “什么郎有情、妾有意,紫烟和江家还有着联姻呢,她和江浩轩已经订婚了,怎么可能随便更改,再说以司游现在的身份,应该还配不上我家紫烟吧!”慕容冲不悦地道。

    “元首大人,所谓莫欺少年穷,我相信自己将来一定会有一番成就,当时你就会知道我配不配得上紫烟了。”方天佑争辩道。

    “将来?紫烟已经受过一次伤害,我可不敢拿她的一生再去赌给你。”慕容冲道。

    “元首,司游可是个人才,现在的修为战力不下于先天中期,将来的前途无限,一定可以配得上慕容紫烟小姐的。”陈浪平也劝道。

    “是人才就得让我把孙女嫁给他?天底下那么多人才,我却只有一个孙女!”慕容冲挥手反驳道。

    “元首,那个……”席将军还想上前来劝,慕容冲却制止了他。

    “提亲的事就免谈了,如果你们没有其他的事,就回去吧,我想休息了。”这分明是下起了逐客令。

    季首相三人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带着方天佑灰溜溜地出了慕容空的别墅。

    慕容紫烟看到“司游”一行来到别墅,本想和他们打个招呼,但在旁边听到了几人的对话后,她知道自己不方便露面了。

    她没有想到“司游”会来向自己提亲,在这之前,“司游”可是从来没有表露过自己的心迹的。

    “这也太突然了!”慕容紫烟想起来,心中就如同小鹿在撞一下,“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虽然有些害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慕容紫烟心底又有一丝期待和甜蜜。

    可是随后,爷爷慕容冲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司游”!

    “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和江浩轩的联姻还能继续下去吗?司游出身不高,爷爷就这么在意吗?”慕容紫烟有些责怪起爷爷来。

    她很想站出去,帮“司游”说话,说她愿意嫁给“司游”。可是她知道出于礼节和基本的矜持,她是不可能这样跑出去说的,更何况爷爷如果坚持,她说了又有什么用?

    而且她对于“司游”其实并不十分了解,自己和他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毕竟我可是已经**的人,他还这样接近我,是冲着慕容家而来吗?

    慕容紫烟自从经历过波折后,内心一直不自信。现在更是患得患失起来,内心挣扎间慕容冲已经下了逐客令。

    直到“司游”四人走到别墅的大门,慕容紫烟才回过神来,她想跑过去拦下“司游”,可是又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去拦,她很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勇敢站出来,为什么还要怀疑“司游”。

    慕容紫烟冲出来的那一刻,她看到“司游”的身形便是停顿了一下,可是他却并没有回话,和席将军三人一齐离开了慕容家。

    踏出慕容家别墅的那一刻,方天佑情绪有些激动,直言元首慕容冲不应该狗眼看人低,季首相等人连忙劝住。

    陈浪平又提出带着方天佑去江家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劝说江家主动取消江浩轩和慕容紫烟的婚约。

    慕容冲不答应将慕容紫烟嫁给“司游”,其原因之一就是慕容紫烟与江浩轩已经订婚,婚约还在不能改嫁别家。如果能够说服江家主动取消婚约,说不定还有机会再去劝说慕容冲。

    两人来到江家,家主江海涛却以不在家为由,没有接见两人,只是让江浩轩等几个晚辈招待两人。陈浪平委婉地说明了来意,却被江浩轩断然拒绝。

    他表示无论如何也可能放弃与慕容紫烟的婚约,就算自己不取慕容紫烟,也不会便宜了“司游”!

    “司游”差点当场就要教训江浩轩,最后被陈浪平给劝住了。方天佑虽然没有再出手,但却是根本不顾陈浪平,独自一人跑出了江家。

    这事不久就在五大家族及上层人物中传开了。有人说“司游”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有人说“司游”虽然家境低微,但总比那个纨绔江浩轩要好上许多,更有人暗中责怪慕容冲顽固不化。

    方天佑自从那天后,就再没有出过门,甚至连“龙盾”基地都没有再去过。他一直在石台区“龙盾”分派的小屋内修炼。

    除了修炼巩固自己的境界外,闲暇中也抽空继续粹炼着“天雷杖”,完善“养魂玉”中的阵法,刻画一些符篆。

    这一天,方天佑正在修炼,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方天佑起身开门,却看到安岩正站在门口。

    “安队长,什么事?”方天佑好奇地问道。一般没什么事情,平时的“龙盾”成员是很自由的,就算他这些天没去基地,安岩应该也不会怪罪才对。

    “古墓已经开掘了,头儿让我找你,一起去探墓。”安岩也听说了“司游”求亲的事情,怕“司游”心中不爽,不肯开工。

    “哦,那走吧。”没有想到方天佑却爽快地答道。

    京城北郊有一处空军军事基地,里面停放着有几个新型战机的战斗机组!据说在地底深处还布防有不少的防空导弹等高端战略武器,用来防备京城安危。

    因为有军事基地,所以周围十里内都是无人居住区。幸好这里虽然是北郊,却已经在京城六环以外,而且早在连四环都还没有开发起来时,军事基地就已经存在,所以倒也没有造成过多的不便。

    这段时间军事基地的西边却热闹了起来,开来了不少的机器,还来了不少的人。不过早有人和军事基地打过了招呼,所以这一群人并没有被驱逐。

    知情人都明白这是军事基地外,发现了一处古墓。这古墓还很特殊,一般古墓开挖时,也就是多一些科考人员罢了。

    这一处古墓的发掘却请来了部队在四周设防,所用的车辆全是军队越野车,一切开凿机械也全是部队工程兵的装备。

    最奇怪的还是这里来往的人。除了站岗布防的军人将士,还有考古学家,挖掘专家,甚至还有风水师,有身着道袍的术士,有脑袋光光的和尚……

    让人一看就觉得这里绝对不是一处简单的古墓。

    方天佑赶到这里时,也对这里的热闹场面感到十分意外。按道理说,如果真是要挖掘这处古墓,而又要避免被隐世门派干扰的话,那就更加应该秘密进行,越少人知道越好才对啊。

    “头儿陈将军说,闹出这么大动静是想让那些打古墓主意的人知难而退。”安岩似乎看出了方天佑的疑惑,在方天佑耳边解释道。

    “哦,”方天佑稍一思索,并明白了其中的蹊跷。这古墓显然内宗是已经知道了的,就算秘密开挖,内宗肯定也会知道。

    而且如果是私底下进行,而不以国家名义开掘,那些内宗的奸细,甚至是依附于内宗的外宗门派,一定会装作糊涂前来干扰,甚至是掠夺。

    现在索性以国家名义进行开掘,又派出武装力量守护,那些奸细不敢暴露,外宗门派也不敢公然与国家对抗,如此一来,他们反而会畏首畏尾,无论明里暗里都不好出面。

    穿过外围布防封锁区,来到内层有着特警站岗的工作区。陈浪平赫然已经在这里,正和一些人谈论着什么。

    看到方天佑等人走了过来,他便迎了上去。两人虽然因为向慕容紫烟提亲的事情有些尴尬,但方天佑知道那并不是陈浪平的原因,所以还是很客气地和他打了招呼。

    “这果然是一座古代修真者的坟墓。我们已经打通了外层的通道。可是被一道石门挡住了路。石门上留有一些文字,古文字专家破译后,认为这是晋朝时期一位叫抱朴子的丹药师的坟墓,这就更证明了里面东西的可贵。

    只是,我们请了一些风水师、考古专家、甚至是私家盗墓高手,都无法打开这一道石门。”陈浪平指了指那几个穿着各异的道士、和尚等人说道。

    “那为什么不找人用炸药炸开呢?”同来的龚禧不解地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