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二章 杀父之仇
    方天佑见他这么郑重,知道肯定又有非同一般的事情要交待了,也就随意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等着陈浪平发话。

    可是陈浪平却只顾上下打量方天佑,似乎并不急着开口,却又想从方天佑的身上看出些什么。

    “怎么了,陈将军,我身上哪里不对吗?”方天佑打趣着说道。

    “你身上啊,哪里都不对!”陈浪平轻笑一声,又问道,“听说你刚进了十四倍重力空间?”

    “是的,我在十四倍重力空间中完成了所有的训练。”方天佑坦然道。

    “好,很好。”陈浪平连叹几声好,却又猛然正色地看向方天佑道,“只是,我不知道应该叫你司游好呢,还是应该叫你方天佑好?”

    方天佑被他这一问,顿时有些吃惊。不过随即又有点释然。身为“龙盾”主管,他的消息来源渠道一定很广,况且自己虽然极力的隐蔽了两个身份之间的联系,但也并不是没有破绽,只不过一般的人不会去追究,也追究不到罢了。

    但是陈浪平显然不是一般的人!

    “其实叫什么名字又有什么重要的呢?”方天佑淡然地道。他这话并没有拒绝,也不算是承认,因为他还不知道陈浪平的态度。

    “没错,名字不重要,但是身份却很重要。因为那决定你到底是不是可信的人。”陈浪平郑重地道。

    “那陈将军觉得我是不是可信的人呢?”方天佑反问道。

    “之前不敢肯定,所以我特意找到了彭怀安,彭老,又调取了多方的证据信息。终于知道,原来司游就是当年方家被赶到湖阳市的纨绔方天佑!”陈浪平说道。

    “没错,我就是方天佑!”方天佑见他说出彭怀安,知道事情多半是真,当下也不隐瞒,当着陈浪平的面双手在脸上一抹,骨骼一阵轻响中,恢复了方天佑的本来模样。

    “这,真是好手段啊!我之所以调查你,并没有恶意,只是像刚才所说的那样,想确定你可不可信。如今确定你是方天佑,我终于可以肯定你方天佑就是我们可以信赖的人了。”陈浪平高兴地道。

    “既然不相信,陈将军当时还敢将我拉进‘龙盾’组织来?”方天佑疑惑地道。

    陈浪平摆了摆手道:“那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会和你谈谈你就知道了。”

    “看来今天陈将军要和我谈的事情,并不只是开挖古墓那么简单啊。”方天佑道。

    “古墓的事,当然要谈。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说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陈浪平郑重地看向方天佑道,“这事说来话来。你既然真是方天佑,那我希望你如实回话我,你到底是不是隐世门派中人?”

    “我不是隐门中人,不过是机缘巧合下得到了某个神秘门派的修道传承,所以踏入了修真,又渐渐苏醒了记忆。”方天佑答道。

    转世之说太过玄妙,他不可能对陈浪平实说。甚至如实说了后,陈浪平反而有可能认为他在说假话了。

    陈浪平闻言脸上一喜,方天佑甚至听到他似乎暗中吁了一口气。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好办了。既然你已经苏醒了记忆,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会失忆变成傻子了吧。”

    “我虽然苏醒,但一直对自己的身世所知甚少,直到前几天,与玄阴真神一战中,刺激到了我的意识脑海,这才使得我想起了不少以前的事情。我失忆应该是那个什么天璇圣女杨素婵所为,对吗?”方天佑并不敢肯定,既然陈浪平问起,索性向陈浪平问起了答案。

    “没错,就是她。不但你的呆傻,你爷爷方连城的的伤势也是她造成的。方连城老爷子知道了你在湖阳的状况后,当即明白是杨素婵在你额头上那一指的问题,所以去找她理论,谁知道杨素婵不但嚣张地承认是她所为,还说没有当场将你孙儿杀了,已经算给方家面子了,你爷爷气不过,和她争辩最后还和她打了起来,结果被她废了丹田,打成重伤。”陈浪平悲愤地道。

    “果然是她!倚强凌弱,这就是隐世门派所为吗?”方天佑恨声道。如今两者灵魂融合,他已经坦然接受了宿主方天佑的一切,当然也包括方连城这位爷爷了。

    “隐世门派,尤其内宗嚣张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而是例来如此。上次谷村康太说华夏高层想对付隐世门派,其实并不是空穴来风,我们确实早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我们现在的实力还不够,所以不敢挑明,只能暗中积蓄力量而已。”陈浪平道。

    “你以前不是说过隐门内宗一般要十年左右才能出来一探,他们怎么会知道华夏高层在做什么呢?”方天佑问道。

    “没错,通常情况下,他们是每十年派出一位大能者出来游历,比如两年多前的那个天璇圣女,就是隐世内宗派出来的代表。可是除了十年一次的代表,与我们交换物件外,内宗还在世俗间安排得的眼线,有些隐门外宗就是依附他们。

    另外,我们怀疑华夏高层,甚至是五大家族中,也有他们安排的内奸。否则的话,他们十年出来一次,又如何能够知道外界的事情。”陈浪平道。

    “陈将军就不怕我是隐门内宗的眼线?”方天佑笑道。

    “其他家族我不敢保证,但方家一定不会,方家的人也不可能受到隐门内宗的信任。”陈浪平摇头说道。

    “哦,这又是为什么,是因为我爷爷为人耿直、忠正吗?”

    “这当然也是一个方面。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你和隐世内宗也杀父之仇!”陈浪平道。

    “什么,杀父之仇,你的意思,我父亲也是被隐世门派内宗的人杀死的?”方天佑惊讶地道。

    “没错,你的父亲方振东正是被隐世门派内宗的人所杀。这一点,你到时可以当面问问你爷爷。”陈浪平肯定地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天佑问道。

    “你父亲很有修炼天赋。当年他目睹了内宗的嚣张后,立誓要对抗内宗,所以结交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人,秘密积蓄力量,谁知道被内宗的人察觉,将你父亲和另几个为首的人给暗杀了。”陈浪平道。

    “什么!内宗的人竟然敢这么嚣张!”方天佑闻听,更加气愤,双拳捏得紧紧地,恨不能马上去找他们算帐。

    “方家乃至华夏高层其实都知道是内宗的人干的,可是却没法去讨回公道。因为内宗的势力实在太强大了。他们不仅暗杀了你父亲,从此后还加强了对华夏的监督。两年前的事情,天璇圣女要强插上一杠,只怕也是因为恨极了你的父亲,想再次借机打击一下你们方家。”陈浪平又说道。

    “哼,好一个隐世内宗!我方天佑总有一天要毁了你们内宗!”方天佑冷然道。

    “很好,不愧是方家子弟。不过,你有这样的决心就行了,在外面可别表现出来,甚至不能乱说,至少在你实力未够前不要轻举妄动。”陈浪平告诫道。

    “这个我明白,在不足以毁掉内宗前,我会隐忍的。”方天佑点头道。

    “隐世内宗除了暗杀,还会收纳那些天赋高强的人,或是将他们带回内宗,或是委派给外宗的人培养。总之要想办法挖走华夏国可能吸纳的人才。你已经表现出了极强的天赋,我估计内宗的奸细们会开始注意上你了,所以你今后要更加小心。”陈浪平担忧地道。

    “我会注意的。”方天佑点了点头,又看向陈浪平道,“既然隐世内宗笼络人才,那静空禅师为什么没有受到内宗打压,还有龙一……”

    “静空禅师是内宗特许负责保卫国家安全的高手,他并不敢对牵涉到内宗的事情出手。除了静空禅师,还有像龙一,像‘龙盾’教官这些人,都是以保卫国家安全为由,被国家抢先招揽的人,这些人只要不表现出反抗内宗的倾向,内宗也一般是不会对他们出手。你的天赋太高,又是方家的人,所以我才提醒你要注意。”陈浪平道。

    “嗯,忙完古墓的事情后,我就会让‘司游’暂时消失……”方天佑道。

    “提到古墓,其实我们早就收到了线报,说京城北郊有一座古代修真强者的古墓。只不过我们一直没有对外公开,也没有开挖。

    因为我们不敢保证内宗的人不知道此事,一旦开掘后,隐世内宗的人如果知道了,肯定要逼我们交出里面的有用的修炼资源的。到时,我们辛辛苦苦开采,却只能被内宗的人坐享其成。

    可是现在,谷村康太等人将古墓的事公开挑明,如果我们再不去开掘,内宗的人反而会更加怀疑,所以华夏几位大佬们商量之后,才决定开掘古墓。”陈浪平说道。

    “既然开掘,那总会走露风声,万一开掘出来后,内宗的人,或是他们在外界的代表出来强要,怎么办?”方天佑问道。

    “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主要目的!”陈浪平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