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一章 天璇圣女
    方天佑好色,这在整个京城是出了名的,几乎是见到美女就迈不动腿。只要看上对眼的美女,他就会犯花痴般拿钱砸下。

    一来方家是名门望族,势大压人,二来这家伙出手阔绰,花钱如流水,所以那些美女们没有一个能够逃得出他的魔爪。

    方天段现在想起来,都为“自己”以前的“丰功伟绩”感到震惊。

    至于两年多前强上慕容紫烟的事情,方天佑也多少有些印象。他记得当时喝完酒后,“自己”已经醉了,被人带到了一家高档酒店,又似乎有人说安排了漂亮小姐培睡。

    临出门前,阿甘却递了一杯什么茶让“自己”喝下,当时“方天佑”并没有在意,等众人出了门后,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全身躁热、淫邪念丛生。

    只是“方天佑”也没有多在意,反正阿甘等人已经帮“自己”叫了小姐的,有邪火找她发泄也就是了,反正“自己”又不是第一次找小姐。

    哪知当他带着酒意爬上舒适的大床,要拥抱那位培睡小姐时,却猛然发现床上躺着的竟然是慕容家的小姐,慕容紫烟。

    他对于慕容紫烟其实也是从打心底爱慕的,可是爷爷方连城曾经千叮咛万嘱咐五大家族中的女人不能碰,尤其是慕容紫烟。

    别看“方天佑”花天酒地,但在这样重大的是非面前,他还是能够听话的,他知道慕容紫烟的身份,也知道自己绝不能动慕容紫烟。

    只可惜,此时的他已经中了催幻激情的药,淫邪之意涌动之下,哪怕眼前是一位尼姑丑女,他都会上了,更何况是慕容紫烟这样的美人。

    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地进行了。他最终强上了慕容紫烟。这场景在之前的睡梦中经常出现,酒店大房,赤果的美女,殷红的床单,只不过方天佑现在才肯定那美女就是慕容紫烟。

    事情发生后,江浩轩、滕达康等一众其他四大家族的子弟像是事先得到了通知一般,跑到了酒店,将这事抓了个正着。

    牵扯到方家、江家和慕容家,这事情本就严重了,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前来酒店为慕容紫烟讨回公道的,竟然还有来自隐世门派“天璇圣女”的杨素婵,这样事情就更加复杂了!

    慕容家和江家知道了此事,当即并带着人前往方家讨公道,吴家、滕家也一起加入了声讨行列,在暗中推波助澜。

    方天佑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气氛,比前些日子在慕容家别墅二楼审慕容青云三人还要严肃,火药味还足。

    慕容冲、吴世玉、滕子安加上当时还在世的江家家主江别鹤,带着自己的亲信气愤地声讨着方天佑。

    尤其是慕容青云,当时情绪十分愤怒,大有杀了方天佑以消心头恨之势,现在想来,慕容青云倒真会演戏。

    方连城虽然知道自己的孙子有错,可是也不能任由众人摆布,又认为那是酒后失德,被人陷害,所以也是丝毫不让地和众人争辩。

    这就是方天佑以前在梦中出现的一位老者——方连城拍桌子与人争吵的场景。

    “哼,方连城,你家那位纨绔闯下这等滔天大祸,我们要是不来讨回一个公道,人家还真会以为咱们慕容家和江家好欺负呢!”江别鹤当先发难道。

    “江别鹤,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叫滔天大祸了。据我说知,你们江家子弟可没少干这样的事情!要不要我一样样说给你听啊!”方连城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你……”江别鹤顿时语气一滞。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当然也了解江家子弟,在外面也没少玩女人,只不过一般都被摆平了,没有捅大篓子而已。

    “方连城,我不想听你转移话题,我只知道,我孙女的清白不能白白被玷污,我今天一定要将方天佑带走!”慕容冲站起身形,气愤地说道。

    “慕容冲,你孙女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遗憾。可是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好几个知情的关键人物都被杀人灭口,很显然这里面有什么阴谋!所以目前还不能一口咬定就是我孙儿强上了你的孙女。”方连城争辩道。

    “方连城,你孙儿什么品性,你自己心里清楚,而且这件事上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事发宾馆的监控为证,你还想狡辩不成!”江别鹤也激动地道。

    争辩的结果,最后是方连城同意,将方天佑赶出京城,三年内,方家保证不接他回京城,任其在外自生自灭。如果他擅自归京,可以任凭四大家族处置。

    这种惩戒对于过惯了京城纨绔生活的方天佑来讲,并不算轻了。慕容冲本身也察觉到事情的不简单,又身为元首,当然不希望事情闹大,所以他已经基本上接受对方天佑的惩戒,江别鹤等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可是天璇圣女杨素婵却认为这样的处置太轻了。她当然不懂得纨绔的生活,认为只是换个地方而已,根本不算惩戒,而且认为方连城包庇自己孙子。所以她竟然亲自出手,当着大家的面,一指点向方天佑。

    这就是方天佑记忆片段中出现的情景:一个白纱遮面的曼妙女子,面露杀死,伸出柔嫩光洁的玉手,点向了自己额头。

    那一指出手突兀快捷,方连城要拦截已经来不及。好在那一指点完后,方天佑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所以方连城也就没有再追究了。

    可是方天佑现在却知道,杨素婵的那一指并不简单。方天佑清楚的记得,那一指点中“自己”额头后,“自己”的灵魂都为了一颤,意识开始缓慢地模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将自己记忆抽走一般。

    后来的记忆中,他只隐约记得被仆人送到了湖阳。想必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湖阳大学多了一个傻子。

    “天璇圣女?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叫做‘天璇’的门派的圣女。想必那势力门派一定不简单了,不然,也不至于如此嚣张。”方天佑暗叹道。

    对于这个天璇圣女,方天佑还真不知道应该恨他,还是感激他。如果说要恨他,那是因为当年她强插一杠,还暗害了“自己”;可是又恰恰是她使的这些手段,才让宿主方天佑憋屈的死去,成全了从修仙界转世的自己。

    “不管怎么说,主观上她是要杀我的,至于后来的转世,那只是我机缘凑巧而已,可不是她要故意帮我的!哼!好一个天璇圣女,这一指之仇我一定当面回赠!”方天佑暗恨道。

    由此他也推测出爷爷方连城受伤,估计也是这个天璇圣女所为。方天佑猜测,方连城一定是后来知道了自己的傻呆情况,想到了是当时天璇圣女那一指的缘故,所以去找她理论,结果反被天璇圣女所伤的。

    这也就解释了,方连城功力恢复后,仍然那么小心谨慎;为什么在慕容冲的生日宴会上,不找四大家族麻烦了。

    因为伤他的人,根本就不是另四大家族的人,而是五大家族看样子都惹不起的隐世门派!

    “真是嚣张霸气啊,天璇门是吧,我可不管你是隐世外宗还是内宗,既然惹到了我,你就等着被灭门吧!”方天佑心中暗暗打定主意。

    如今先天道基小成,又突破到筑基境界,方天佑有了更多的底气,就算再次面对那个静空禅师,方天佑都有把握从容脱身。

    三天后,方天佑又重新回到了京城。

    离决定开挖古墓的日期还早,所以方天佑又开始了常态化的修炼。当他进入“龙盾”基地,选择十四倍重力空间进行训练时,龚禧和杜鹏都是惊呆了。

    而安岩更是直接拿起电话向陈浪平进行了报喜。要知道龙一在四年前,也是只能承受得了十四倍重力的,现在比他那时更年轻的方天佑却同样做到了!

    虽然方天佑的**重铸了,但并不是说他以前的锻炼就是白费了。因为以前重力空间训练、地下拳场的拼斗,不仅是为了锻炼**,也是为了磨炼意志,加强对自己身体的掌控。

    而这种磨炼,这种对于身体掌控的强化训练,正是转世后的方天佑所缺少的,可以说如果没有之前的磨炼,方天佑这一次先天道基的修筑也不可能这么快成功。

    因此,方天佑回京后,继续选择重力空间中的训练。这一次先天道基小成,又突破到筑基阶段,使他的**更加强悍,完全可以在十四倍空间下运动如常。

    其实如果方天佑愿意的话,他甚至有把握凭**承受住十六甚至是十八倍重力,只不过方天佑不想引起太大的轰动而已。

    方天佑完成重力空间训练出来后,安岩就在重力空间室的门口等着,他告诉方天佑,陈浪平马上要过来,有事找方天佑。方天佑只好留在了“龙盾”基地休息。

    果然,不到十分钟,陈浪平就来到了基地,将方天佑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又关上了门,这才示意方天佑坐下。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