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零章 修复法器
    他们身为特种兵,也练就了一些“飞檐走壁”的本领。但他们的所谓“飞檐走壁”只是全凭锻炼出来的速度和力量,借步于斜坡或缆绳,利用惯性窜上窜下的,哪里能够和方天佑这样凭空翻腾移位相比。

    “‘龙盾’的人,果然不可以按常理来看待啊。”卢队长感叹道。

    方天佑落入下面的洞口后,才发现自己刚才自己急着救人,没有注意隐藏实力。这样展露身法只怕把上面的特种兵给吓道了。

    方天佑却知道自己现在施展这样的身法并不算什么。先天道基之体,本就身轻如燕,更何况现在他又完成了筑基,体内真元充盈,这样的纵跃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展露就展露吧,就算说出去,人家信不信还不一定呢。”方天佑并没有过多在意,跃入洞中后,继续展开“登天步”赶路。

    当他赶到溶洞,看到丁湘和另外三个“龙盾”成员好好地站在溶洞中时,这才松了一口气。丁湘等人看到方天佑同样惊讶。

    “司,司教官!安组长不是说那密室塌方,你被埋在了那个洞里吗?你怎么……”丁湘疑惑中带着点惊喜地看向方天佑道。

    “洞里是塌方了,不过我从另外一个通道跑出来了。”方天佑解释一句,又疑惑地问道“你们,在这溶洞里没有受到蝎群的攻击吗?”

    “什么蝎群,我们没有看到啊。”几个“龙盾”成员面面相觑地道。

    “没有看到就好。你们自己小心点,我去看看他们。”方天佑说着,纵身跃向溶洞壁中的那个密室入口。

    此时的密室入口,已经被推塞了不少的泥土石块。在洞口下方的溶洞地面上,还堆积着更多的新土。

    方天佑踏入密室口,迎面窜来一个人,两人差点撞了。

    “司游!”来人惊呼道,却正是龚禧。他在最外围清理泥土,隐约听到洞外的对话,所以赶过来听个究竟,差点和方天佑撞上。

    “我从另一个通道出来了。”方天佑感激地龚禧以及正砸轰土石,清理洞中通道的安岩、杜鹏以及另两名“龙盾”男队员说道。

    “司游!”安岩等人通过手电筒的光亮,看清来人真的是“司游”,都是一阵狂喜。

    “你这家伙真是的,出来也不快打个招呼。你看把安队长急得!”杜鹏锤了锤方天佑的肩膀笑骂道。

    “我这不刚出来,在外面碰到了卢队长他们,就马上找来了吗?”方天佑歉意地道。

    “出来就好,没事就好。”安岩松了一口气道。

    “这里另有出路,我还在里面找到了一个宝库。”方天佑探测了洞中的土方。

    “宝库?”大家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对,不过那边出口好出,但是不好进,我看这里很快就能打通了,我索性带你们从这里进去吧。”方天佑道。

    安岩等人见方天佑如此有把握,也就同意了下来。于是众人又一起开挖,很快就打通了一条通道,来到了玄阴真神所处的位置,果然见到了另一个通道。

    方天佑在前面带路,引着大家来到了那个宝库中,惊得众人目瞪口呆。

    安岩一边让龚禧等人将宝库内的东西拍照、点数,一边让另两个队员去分别去通知丁湘和外面的卢队长等人。

    一顿忙活下来,终于将里面的宝物都带上了峰顶,天色出暗了下来。大家只好留在峰顶过夜了。

    这深山老林之中,手机信号是肯定不可用的。“龙盾”的后勤联络组成员却带来了卫星通讯设备,所以安岩在他们的帮助下顺利地和外界,和“龙盾”总部取得了联系。

    陈浪平亲自听了他的汇报,并做出了相应的指示。当然这些都不是方天佑关心的了。方天佑现在甚至都暂时不想回京城了。

    在京城诸多事情受到限制,远不如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自由自在,又不用担心暴露秘密,更何况他这个“司游”的身份始终是个假的。

    心里正这样想着,找什么借口离开,安岩却已经结束了和陈浪平的通话。悄悄地将方天佑给拉到了一边。

    “玄阴教这边的事情,头儿会向正府和军方汇报,我们听命行事就行了。另外,他还说国家准备开挖京城郊外的那一座坟墓,希望你早点回去准备。至于是哪座坟墓,他说你应该知道。”安岩好奇地看向方天佑道。

    “哦,我是在上次的元首生日宴上偶尔听到的,没有想到国家真的决定开挖了。”方天佑答道。他其实也很感到意外,没有想到国家会这么快决定开挖,看来自己是不得不回京城了,除了卖不过陈浪平这个人情,方天佑自己也要到那古墓中看一看。

    既然那谷村康太和玄阴教的人都那么看重那个地方,说明以他们的经验,已经知道了那座古墓的不简单,再加上华夏国模棱两可的态度,方天佑更加肯定那古墓非同一般。

    “是这样的啊。看来,你回去后又有得忙了。”安岩笑道。

    “呵呵,拿人钱财,忠人之事。我现在也算是体制内人了。为国家做事是应该的。”方天佑笑道。

    “我原来就看不透你,现在越来越觉得你有点高深莫测了。或许你真的能够赶上甚至超过龙一。”安岩羡慕而又带着些崇拜地道。

    “龙一的修为到底有多强?你见过他吗?”方天佑不由得好奇地道。

    “这个,总之,应该不会在这个玄阴真神之下吧。”安岩以猜测地语气说道。不知道是他本就不知道,还是不敢明确地说。

    对此,方天佑也不好多问什么,只是看了看安岩的手腕说道,“安队长,你的法器护腕似乎都要烂了。”

    “哎,之前在密洞战斗中,我聚积内力太猛,大快,所以把它撑得有些破损了。”安岩低头看了看布满裂纹的护腕,摇头说道。

    “脱下来我看看吧,我以前维修过一些法器,或许能够帮你补补也不一定。”方天佑道。安岩本想拒绝,修补法器,这可不是一般的铁匠能够做到的,更何况他从来没有看过方天佑打铁,不过想到方天佑的神秘,又看到方天佑真诚的眼神,他还是将护腕给脱了下来。

    方天佑也不多说什么,拿了护腕后,直接走到了一边偏僻处,以真元之力化为火焰,熔解重铸着护腕,又把护腕中的符篆进行了加固,并重新刻画了两个符阵。

    这样一来,不断护腕上的细小裂纹被修复,威力也因为方天佑重新刻画的符阵而提升了一倍。

    当方天佑将护腕交到安岩手中时,他先是见到护腕中消失的裂纹而一阵发愣,当他戴上护腕试着灌入内力时,脸上更是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喜。

    “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太谢谢你了!”安岩激动地道。他身为护腕的主人,当然知道它威力的变化。虽然护腕体积小了一圈,但威力却大上了一倍不止。

    “没什么,我说过我会修补一些东西而已。”方天佑却轻松地道。

    “无论怎么说,我欠你这个人情。”安岩郑重地道。对此,方天佑也并不好多说什么,对于他来说这确实是小事,但对于安岩来说,这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方天佑其实也是感动于安岩在自己被埋时那种急切相救的举动,所以才决定帮他修复法器的。

    人家对自己好,方天佑就不想欠人家一份人情。当然,这事他不能和安岩明说,不可能说他看到了安岩当时的举动。

    晚上众人围在篝火旁边时,杜鹏等人都询问方天佑是怎么战胜玄阴真神的。方天佑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玄阴真神其实本就是残废人一个。

    而且当时塌方时自己机灵地躲开了石头土块,而玄阴真神则被落下的石头砸中,又遭受了自己驯养的蛊虫的反噬,所以最终反被方天佑所杀。

    众人见他说得合情合理,倒也没有多少怀疑,真正见识过玄阴真神手段的安岩却并不相信事实真的像方天佑讲得这么轻巧,不过,方天佑不愿多暴露,他也就不便多说什么了。

    大家闲扯一通后,就各自围着篝火睡去。方天佑却全无睡意。一是因为他刚刚突破,精力充沛,二是因为灵魂契合后,他回想起了许多地球上的往事,让他一时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入睡。

    以前的宿主方天佑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因为出生于华夏五大顶级家族之一的方家,所以自小被娇纵惯了。在他当时还不到二十岁的生活经历中,他只热衷于两件事,一是赌,二是色。

    在赌道上,他可以说算是个“全才”,无论是华夏的牌九、麻将、掷骰、斗鸡、斗蟋蟀,还有西洋的转盘、扑克、赛狗、跑马、彩票等等,他是无所不通。

    虽然“赌运”极差,每次都要输个精光,但是他仍然是乐此不疲。如果说还有什么事能够让他暂时忘掉赌博的话,那就是美女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