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五章 地下密室的恶斗
    “我的来头你不必知道。你之所以和我们说这么多话,是想拖延时间,趁机多消化一下刚才吞噬的卡傀基和莫笑狂的食尸蛊吧!”方天佑冷笑道。

    “是又怎么……”玄阴真神冷哼道。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方天佑已经猛然丢出两张火球符,两团炙热的火球朝着老者扑去。

    “走!”火球符出手,方天佑就朝安岩招呼一声,转身朝外窜出。

    哪知两人刚转身迈步,突然一股强者威压袭来,将两人压得一个趔趄。随即又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自己朝着玄阴真神那边拉扯。

    两人心中大骇,这威压加上这一手虚空抓物,分明就是武者宗师级境界,也就是修道者天师境界的手段!

    难道火球符都没有用,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这家伙竟然是一位宗师境界强者,方天佑知道自己的火球符在一位宗师级强者面前,肯定是起不了作用了。

    两人极力想站稳脚跟对抗那股吸扯之力,可是那吸扯之力太大,再怎么努力都身不由已地被扯着缓缓朝玄阴真神靠近。

    “哼,小朋友的手段秘密倒不少,等我拿下你,非得好好拷问不可!”玄阴真神冷哼一声,前伸的双手再次加大力道,身上衣服碎片无风自飞飘出,而方天佑两人被拉扯着倒退的速度又增加了几分。

    眼看距离越来越近,方天佑心中大急,体内真元全力运转,一边抵抗吸扯之力,一边思索着应对之策。

    安岩已经掉转身头,挡住威压,激发法器,强行施展他的掌力,朝着玄阴真神轰去。这样虽然伤不到玄阴真神,可是却抵销了一部分吸扯之力,安岩被迫退向玄阴真神的身形便缓了下来。

    方天佑见这一招有用,一边脚踏“登天步”,一边趁着背向玄阴真神之机,悄悄取出了雷杖。

    雷杖上光芒大涨,方天佑便“嗬”的一声,奋力一个转身,将雷杖上的青蛇般的雷电朝着玄阴真神挥去。

    “嗯?”玄阴真神冷哼一声,却知道雷电之力的威胁,也不敢大意,虚空抓向安岩的手索性一松,随手挥出一道法力挡在了身前。

    “兹!”看似强劲的电弧,刚冲到玄阴真神身前,就仿佛被一个无形的气罩所挡住,电流顺着气罩四散分开,由粗而细,很快消失不见。

    方天佑被气罩的反弹之力震得后退数步。

    “司游你先走!”安岩却不退反进大呼一声,朝着玄阴真神又是一掌推去。这一掌威力却是不同,方天佑看到他的两只手臂都澎涨了一大圈,应该是利用刚才玄阴真神忙于挡住雷电的空隙,以秘法聚集了不少的内力在手臂,此时突然向玄阴真神发难!

    “哼!”面对安岩的狂暴掌力,玄阴真神却是夷然不惧,冷哼一声,右掌在空中一划便打出一团黑灰色的法力,直接迎向上安岩的掌力。

    两股能量在空中相交,僵持了一两个呼吸时间后,“轰”的一声炸裂开来,震得洞壁都抖动起来,洞顶和洞壁落下不少尘石。

    “噗!”安岩吐血倒退,手中的法器护腕也产生了不少细密的裂纹,可是玄阴真神却只是身形摇晃,好像没事人一般。

    当然,如果有人到玄阴真神身后,就会注意到,他的背后处,三只已经萎缩大半的食尸蛊被震死。

    虽说绝大部分精血已经被玄阴真神吞食了,但毕竟是与一个先天境界交手,却损失了三只食尸蛊,这对玄阴真神来说,也是极大的损失与屈辱。

    安岩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心中不免有些绝望,刚才那一招耗去了他大半的内力,还因为过度地凭借法器催动内力,让护腕几乎要碎裂开来。

    他知道自己这一招不可能伤得到玄阴真神,只是希望阻一阻对方,好让方天佑有机会逃出洞去。

    他说让方天佑先走,暗含有自己随后就走的意思,这是怕方天佑不肯丢下自己,其实安岩是早已经打定主意,不做生还的打算的。

    可是方天佑却并没有走。方天佑当然知道安岩的打算,可是他不可能丢下安岩不管。身为修仙者,他自有自己的傲气和自信。

    安岩刚才没有趁自己牵制住玄阴真神而逃,他方天佑又怎么可能丢下同伴逃跑呢。安岩有拼命的绝招,他方天佑照样有!

    双手握持着雷杖,全身真元疯狂地涌向雷杖中,一道婴儿手臂大小的雷电,在安岩被击退的瞬间,从雷杖上升起,整个密室内都仿佛充满了游离的电能。

    安岩吐血倒地,却惊讶地看到了方天佑雷杖上的变化。玄阴真神看到方天佑手中的雷电,眼中也闪过一丝忌惮,只是他被堵在室中,此时是不可能逃避的。

    无奈之下玄阴真神只好一咬牙,全身法力汹涌,双手一撑在自己面前布下了一道比刚才更厚实的法力防罩。

    “天雷闪!”方天佑奋力将雷杖中的天雷甩去,砸向玄阴真神。

    “轰隆隆!”真的宛如雷霆震怒,那道婴儿手臂大小的天雷,猛然霹向了玄阴真神,撞在对方的法力防罩上,密室内顿时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

    “砰!”安岩被巨大的气浪推得又跌出了四五米,差点从密室洞中掉入下面溶洞中。如果真是那样,等待他的可是整个蝎群!

    “哗啦!”巨大的爆炸,震得洞壁欲塌,大块大块的石土被震落下来。而洞中交战的两人却仍然保持着交战的姿势。

    “天雷闪”与法力防罩仍然在僵持着,巨大的冲击力,带着微弱的电弧朝着四周继续扩散,落向这边的碎石土块被瞬息撞成齑粉。

    只是数息之后,“天雷闪”的威力逐渐转弱。这毕竟是起码要筑基境界才能够使用的道法,方天佑能够以养气三阶使用出来,已经是越阶使用了。

    一记“天雷闪”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真元!好在玄阴真神的防护罩也到了极限,没有顺势朝着方天佑轰来。毕竟天雷是克制他们这些邪术的,在属性上占了优势。

    “过来吧!”天雷闪散尽,玄阴真神冷喝一声,也撤去法力护罩,又虚空一抓,将方天佑朝自己身边扯去。

    之前在安岩的掌力下,玄阴真神就被打得已经气血翻腾,差点受伤。现在又受到方天佑全力一击,后背三个食尸蛊吞吐生命精华时留下的伤口,这时使汩汩地流出鲜血来,迅速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小滩血渍!

    玄阴真神显然在方天佑的“天雷闪”之下,也受了伤!

    可惜方天佑此时真元尽失,全凭**的力量,如何能够抵挡!被吸扯之下,身不由已地朝着玄阴真神靠了过去。

    “轰轰!”密室内的继续有石头土块落下,石室几乎崩塌,唯独玄阴真神所处的位置,似乎极为稳固,虽然有震动,却并不见土石塌下来,只是因为外面被堵,这里的光线还是昏暗了下来。

    “什么!浑蛋!我要抽干你的精血与生机!”黑暗中,传来玄阴真神愤怒的喝骂,随即又转为一丝惊喜,“唔,你的这一身精血足以弥补我刚才的损失了!”

    原来,方天佑趁着玄阴真神将自己拉到身前时,猛然以神识使出了寒铁针。虽然方天佑真元耗尽,但神识却没有消耗多少。

    他的神识,再加上阴鬼之力,寒铁针疾飞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破了玄阴真神的身体,刺中了他心脏处的食尸蛊王,又从他的后背穿出,没入墙内。

    食尸蛊王可是玄阴真神的本命蛊,食尸蛊王被重创,玄阴真神当然也跟着受了重伤了,难怪玄阴真神要这么愤怒,他没有想到方天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施展暗算招术。

    可是随即,玄阴真神又感应到了方天佑的特殊体质,他虽然不懂方天佑已经是先天道基入门,但长年吸食精血和生机,他也懂得方天佑这一身血肉的珍贵,所以他才打算吸食掉方天佑一身血肉来弥补自己的损失。

    玄阴真神虽然已经受伤,但毕竟已经是天师境界修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受伤,余威仍然不是方天佑能够抗拒的。更何况方天佑几乎已经耗尽了真元。

    方天佑身不由已地被玄阴真神扯到了身边。由于他是挣扎中背向玄阴真神坐于地上,所以玄阴真神干枯的双手成爪抓向了方天佑后背。

    “啵!”方天佑身上的养魂玉符,猛然发出一道防护力撞向玄阴真神的双手。将玄阴真神的双手打得一顿。

    可惜养魂玉符符力虽强,但还不足以伤到玄阴真神这样一位天师。被玄阴真神双手一按,便将符力给压制了下去。

    “秘密还真不少啊,等我吸食了你的精血,这玉符照样又是我的了!”玄阴真神冷笑一声双手抓在了方天佑的后背上,嵌入肉中。

    “咝!”方天佑后背顿时巨痛如绞,奋力挣扎却徒劳无功。不仅如此,在玄阴真神双爪抓入的同时,他还感觉到自身体内的精血和生机就开始被抽离。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