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四章 玄阴真神
    当时得到玄阴珠时,因为有种心悸的感觉,方天佑有所忌惮,所以并没有敢多研究就丢进了储物戒指中。

    现在拿出来以神识探测,果然隐然看到灰色的玄阴珠中有一只拇指大小的虱子状虫子,虽然大小不同,但却和刚才逃跑的食尸虫一模一样!

    “这是食尸蛊无疑了,而且这食尸虫应该和那什么玄阴真神有某种奇妙的联系。难怪玄阴教的人将这珠子当成法器,说玄阴珠中被玄阴真神注入了一道魂力,危机时刻可以得到玄阴真神的庇护,我看这关键就在这食尸虫上面吧!

    食尸蛊对于普通人来说,本来就具有极大的威胁,更何况这只食尸蛊应该还与所谓的玄阴真神有某种联系!”方天佑打量着手中的玄阴珠,心念急转。

    “里面并没有魂力波动,被注入魂力只怕是玄阴教讹传的,但是蛊师与蛊虫之间有着神秘联系倒是有可能的。相反的,蛊虫对于蛊师也会有一种特殊的感应。”

    想到这里,方天佑嘴角一笑,取出刚才发出雷电的小棍,将玄阴珠放在了小棍末端,然后冲小棍中灌注真元,立马又有电弧出现,朝着玄阴珠闪去。

    这小棍当然不一是根普通的棍子,而是方天佑自己锻造的第一件法器,方天佑称其为:“天雷杖”!

    自从上次与莫笑疯还有那个莫长老一战后,方天佑更加体会到了雷击木的功效,同时也意识到仅凭雷击木中残余的天雷之力,震慑力不够,所以他早就打算要将雷击木炼化。

    这次听说要来对付的是玄阴教和蛊巫教这样的邪派教会,更知道他们有远比莫长老还强大的人物存在,所以方天佑特意将雷击木炼化成了一件法器。

    雷击木本就蕴含了一定的上天雷电之力,具有先天镇煞避邪的功效,后来方天佑又在极珍阁中得到了雷砂石。雷砂石也是自带一丝雷电之力,两者合在一起,正是炼制雷属性的法器的绝配。

    方天佑足足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才炼制成功。虽然损耗不小,但从刚才与莫笑狂一战来看,雷杖的威力倒是不小。

    当然,这也是因为天雷本就是这些邪术的克星,所以才能取到这样的效果,如果换一个实力与莫笑疯相当的正派中人,方天佑只怕要对付不了了。

    因为这个莫笑狂和卡傀基从方天佑的判断来看,到少有着大师境界中期、甚至是后期修为,那就相当于武者的先天中期、后期境界了!

    如果是一般的先天初期高手,方天佑有把握能胜,碰到先天中期高手,他虽然有把握从对方手中逃脱,却并没有把握能胜对方了。

    却说方天佑驱动雷杖,使出雷电之力劈向玄阴珠。那玄阴珠中的食尸蛊仿佛有所感应一般,“嗖”地从玄阴珠中窜了出来,跳到地面后,没命地朝着之前两只食尸蛊消失的那一道石缝跑去,转眼就钻了进去。

    方天佑并没有阻拦它,只是随着它一起来到了石缝边,以神识探测这只食尸蛊的行踪,却发现这食尸蛊进入石缝中后,先是朝着里面走出了四五米,然后就朝着上方的空隙钻了过去。

    眼见它朝着上方越爬越高,就要脱离自己神识的范围,方天佑正有些焦急时,却突然探测到了头顶上方有异。

    原来,在离地面五六米的地方,有一个朝洞壁凹陷的坑洞。坑洞的最里面一块一个大小的石头。

    从外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怪,这样天然的溶洞,洞壁难免会有些不平。可是方天佑通过神识却发现石头并不是天然就镶嵌在这里的。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在石头后面还有一个空的洞穴或者说是密室,至于密室有多大,方天佑的神识有限,无法探测到。更主要的是,那只食尸蛊就是顺着石缝爬到了那个密室后,就消失不见了的!

    “安队!”方天佑朝着安岩招了招手。安岩这时正被蝎群搞得手忙脚乱,见到方天佑招手,知道他有发现,连忙跑了过来。

    “有发现对吗?”

    “那凹陷处的石头应该有问题,我刚才看到食尸蛊跑到石头后面去了。”

    “不管有没有问题,我们先试一试,蝎群很快过来了,砸出来洞来暂时躲开蝎子群也好。”安岩说着,跃身而起,到达石头位置时,右掌猛然击出,只听轰的一声,碎石崩飞,那块大石头已经被安岩的掌力击裂,露出了石头后一个坑洞密室。

    两人正要上去,猛然一股腐臭味从密室中传来,比之前闻到的腐臭味浓烈数倍。两人生怕这样的腐臭味中带有什么腐毒之气,坑洞密室中空气不新鲜,便又止住了身形。

    “沙、沙、沙”方天佑的火球已经燃烧完毕,蝎群朝着方天佑两人这边蜂涌而来。密室洞中传出的腐臭味也渐渐变淡,方天佑两人终于决定入洞一探。

    这一次却是安岩先进的洞,方天佑也没有再和他抢。

    进入洞穴密室后,发现里面竟然有光,而且并不像想像的那么潮湿,反而有点干燥。密室足有两米高,三米来宽,长度却一时看不到,因为这密到洞穴竟然是像虫洞一样,曲折的。

    两人警惕地朝前走了二三十米,终于看到了密室的尽头。在那尽头处盘坐着一个全身落满灰尘的老者。

    这老者须发皆白,只不过因为落满灰尘的缘故,头发胡须看起来倒像是泛土黄色了。脸色蜡黄,衣裳已经破损不堪,几乎不能遮体。

    “难道是已经坐化的玄阴教老者?”安岩疑惑地道。

    “没有坐化,他还活着!”方天佑却如临大敌地看向面前眼帘低垂,一动不动的老者。

    “什么!”安岩闻言在吃一惊,全身内力涌动,双掌已经蓄势待发。

    原本一动不动的老者,却在这时突然睁开了双眼,眼中精芒毕现,惊讶地看向方天佑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我的诸般布置竟然都无法逃过你的双眼!”

    “那你呢,究竟又是何方神圣?”方天佑不答反问道。他已经感应到这老者的可怕,一边说话,一边想着脱身之计。他宁愿面对外面的蝎群,也不愿意面对这个老者!

    “我?我的姓名早已经忘记,不过,信仰我的人,都叫我玄阴真神!”那老者答道。

    “你就是玄阴真神?可是看样子你是长期躲在这里的,以这幅模样如何让人信服膜拜。”安岩嘲讽道。

    “哼,信不信服不是靠外表和真人,而是要靠手段。我的手段可以让他们生不如死,也可以让他们一步踏入先天,甚至有机会突破到宗师境界!”玄阴真神傲然道。

    “你说的是食尸蛊吧。这种修炼方法不觉得太残忍了吗?”方天佑说道。

    “一将功成万古骨,要成大事者,哪一个不是沾满血腥的。”玄阴真神摇了摇头道,“更何况这食尸蛊可是我偶尔从门派古籍残卷中获得,然后费尽千辛万苦,花费数十年光阴,多次反复实验才培养成功的,他们能够成为食尸蛊的第一批受益者,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受益?外面数百条人命说没就没了,你说他们受益!”方天佑激动地道。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们!”玄阴真神恨声道,“如果你们不来,他们就可以去发展其他的教徒,将食尸蛊传播出去,形成一个庞大的网络。谁肯努力发展下线,就能够站在顶端,享受下线提供的精血生机。”

    “发展下线?就像传|销一样是吗?靠吃下线养肥自己。可是站在金字塔上的最后受益者,只怕是你一个人吧!”安岩冷声道。

    “那又怎么样,我传他们功法技能,许诺让他们在外面活得风风光光,他们就应该给我提供精血!你不知道利用精血生机修炼是多少让人享受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够活了将近两百岁而不死!精血,全是精血的作用!”玄阴真神挥舞着双手,状若疯狂地道。

    “那又怎么样,你现在这样活得人不像人,虫不像虫,我到底应该称你是人呢,还是视你如蛊虫!”方天佑冷笑着反驳道。

    他通过神识已经看到了玄阴真神的身体极为怪异,心脏外竟然叮着一只半个拳头大的食尸蛊。那是一只食尸蛊王,很显然,玄阴真神竟然将那只食尸蛊王当成了本命蛊。

    难怪他要不断地吸食精血。因为他要维持身体不衰竭,必须要依仗心脏处的食尸蛊给他提供精血和生机,而食尸蛊的精血从哪里来,当然要从别人或者别的食尸蛊中吞噬而来。

    除了那只本命食尸蛊,在玄阴真神背部还有两大一小三只食尸蛊。三只食尸蛊如水蛭一般挂吸在他的后背,可是却并不是像水蛭一样吸食他的血液,而是相反的,朝着玄阴真神输送着自己体内的精血生机。

    “嗯!你竟然看穿了我!到底是什么来头!”玄阴真神闻言,脸色一变。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