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九章 躲猫猫
    原本以为有了两次纵跃就能够跑出毒物的包围圈,正要落下时,神识又猛然探测到脚下还有稀稀落落不少毒物在朝着篝火处蠕动,而附近却已经没有了树木可供借力!

    眼看要落入蛇和蜈蚣群中,方天佑双脚在空中连踢,身形再次拔起,提气一纵,这才终于落在了蛇和蜈蚣群之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脚踏树枝,让暗中的人知道了有人靠近,那呜鸣声在方天佑落地时,竟然停了下来。但是方天佑却敢肯定这个家伙肯定还藏在某处。

    今晚夜色不明,以方天佑的目力也只能勉强看到最多六七米之内的物体轮廓。通过神识探测,方天佑也只可能探测到八、九米内的东西。

    要想在黑夜之中找出那人来,有一定的难度。用手电光照倒是可以,但那样同样的暴露自己,敌暗我明更便于对方躲藏了。

    “要和我玩躲猫猫是吧,我就陪你玩玩吧。”方天佑心中暗笑一声,悄悄将寒铁针释放了出去,让阴鬼帮忙查探敌踪。阴鬼本就是鬼魂一类,适合黑暗环境下行动的。

    同时,方天佑又随手拿出了一张阴遁符,暗念口诀祭了出去。然后在暗影树阴下窜行,查探着敌踪。

    “砰、砰”篝火处,已经开始响起了枪声,很显然驱虫符的符力开始减弱,那些蛇和蜈蚣已经冲了进去。

    “大家围成一个圈,枪打蛇,火把则对付蜈蚣!”龚禧在指挥着与毒物的战斗。看来情况还不算糟,方天佑原本焦急的心稍稍平静下来,继续寻找着潜在暗处的敌人。

    不久,终于让他找到了。那是一个同样装着天南北部山民服饰的男子。正潜伏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一边了望着篝火处的情况,一边侧目倾听查控着附近的动静,应该是在防备着有人靠近。

    方天佑探测到他时,只见他眉头微皱,似乎对篝火边的战斗并不满意,又没有附近有动静,于是再次将一只牛角一般东西放到嘴边,准备吹奏那种呜鸣声催动蛇和蜈蚣的进攻。

    “那是一只牛角号!”方天佑认出了那乐器。这一次既然已经发现了他,方天佑哪里还会容他出手。心念一动,寒铁针已经飞快地射出,朝着那人射过去。

    那人却也了得,似乎有所感应,将那牛角号朝后一格,只听“锵”的一声,牛角乐器顿时被寒铁针击碎。

    那人大惊,再不敢停留,从树上一跃而下。方天佑自然不会放过他,“登天步”极力施展,两个纵跃已经赶了上去,拦在了那人身前。

    那人见有人阻挡,随手一挥,并打出一道灰色蛇影。这蛇影色彩本就淡,在夜色的隐护下更加不易觉察,如果换作一般人还真的不一定躲得掉。

    可惜他面对的是有着神识的方天佑。神识探测之下,一切无所遁形。方天佑早已经“看”到了那灰色蛇影,并判断出他和莫笑疯打出的“玄阴蛇”一样。

    方天佑身形一退,抬手就是两张“火球符”一前一后丢了过去。这人虽然会驱使毒物,但是“玄阴蛇”的威力却似乎并不比莫笑疯强。

    两团火球过后,那“玄阴蛇”就被烧掉了。那人神情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方天佑能够破去他的绝招。右手再挥,还要再使用绝招,却被随后赶来的寒铁针,一下子射穿了右手腕。

    这家伙惨呼一声,脸上终于现出惊慌神色,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方天佑是如何攻击的,甚至都没有看到方天佑出手。

    “你在玄阴教是什么身份?”方天佑上前几步,逼视着那人道。

    “哼,”那人却闷哼一声,脸上抹过一缕狠色,不顾右手的伤势,左手又不知道从何处摸出一把刀,朝着方天佑刺来。

    方天佑挑起一脚将刀踢飞,却突然发现不对劲,刀被踢飞后,这家伙反而有一种解脱的神情。方天佑正自奇怪,却发现这人的脸色开始发青,嘴角开始有着乌黑的水渍流出。

    “这是服毒自杀了!”方天佑想到在修仙界也有这样的狠人。为了怕自己被人抓到后受辱或是暴露什么秘密,而将毒药含在口中,危急时只要咬破外层蜡丸,就能毒药自杀。

    方天佑本倒是有办法救这个。不过他不想在这样的人身上浪费药丸和真元。既然这家伙要为他的教派殉职,那就随他去吧。

    解决掉敌人,又顺便搜索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什么线索后,方天佑就匆匆赶回了篝火区域。

    地上,躺着大大小小数十近百条毒蛇的尸体,以及一时数不清的蜈蚣尸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又夹杂着一股蜈蚣被烧后的臭味。

    龚禧等人已经退缩到了篝火边上,蛇虽然被射杀得没有剩下几条,但蜈蚣却越来越集中,黑压压地在他们面前积了一层。火枪已经不管用,一颗子弹还打不死一两只,只能用火。

    正中间的篝火已经只剩下火星了,所有能够用得上的明火和干柴,已经被他们举在身前,对抗着蜈蚣。

    好在没有了那些呜鸣声,这些蜈蚣的进攻并没有之前那么急促了。但是就算如此,毒物大军仍在悍不畏死般朝前缓缓推进。

    再这样下去,不出几分钟,蜈蚣大军就将逼到脚下,到时他们就将没有立脚的地方了。

    正当大家考虑要不要冒险突围时,猛然听到南边方向一阵脚步声,随即就看到一团大的火球“呼”的一声落在了南边的蜈蚣群的正中间,迅速散了开来,朝着四周蔓延。

    “噼啵……”火焰过处,蜈蚣纷纷被烧,发出像炒豆子一样的轻微爆裂声。其他没有被烧到的蜈蚣似乎感到了威胁,连忙躲避着火焰,原本还算有规律的队伍并开始混乱。

    这火球当然是来自于方天佑的“火球术”了,他解决完那个吹号角的怪人后,赶了过来,正好碰到这边形势不妙,当即使用了火球符。

    见火球符有用,方天佑又接连发了七、八张火球符,在篝火的四面八方都点了火焰,毒物们立时死伤惨重,溃不成军,幸存下来的蛇啊蜈蚣都开始朝着来路撤退。众人又一齐配合丢出火把追赶,毒物就逃得更快了。

    杜鹏和丁湘并在这个时候先后回来,差点被逃窜的蜈蚣所伤,连忙跃到树上躲避,等毒物逃窜得差不多了,才跳了过来,说他们在东西两处并没有发现敌踪。

    大家见毒物被赶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对付这些数量众多毒物的围攻,让他们觉得比与犯罪份子交战都要辛苦得多。

    “有谁中毒的,快清理伤口,幸好带了一些血清和解毒药。”卢队长招呼着手下道。这一统计,才发现在对抗中,由于毒物太多,有近十名特种兵被咬伤,需要处理伤口。

    当下有人帮忙着处理伤口,有人驱杀脚下伤受还没有死去,或被火焰堵截来不及逃跑的毒蛇和蜈蚣,有的则忙着重新烧旺篝火,以防万一。

    没过多久,安岩也赶了回来。看到篝火边已经没有活着的毒物,有的只是场中的毒物尸体和火焰烧下的残灰,紧张的表情这才松弛了下来。

    “这又是你那火球的功劳吧?”安岩微笑着问道。他听说过方天佑的火球符,当时打败杜鹏就用了这个。所以猜到地面上这样大面积的火焰焚烧痕迹肯定是方天佑弄的。

    “那还用说,司兄弟的火焰,那叫一个厉害啊,简单和电影里那些神仙的三昧真火一样,‘扑’的一声就凭空窜了出来,将毒物一烧一大片。”卢队长佩服地道。

    “没什么,从朋友那得到的火球符而已。”方天佑谦虚地道。安岩当然知道方天佑的符其实是自己画的,不过方天佑既然这么说,就是不想暴露,安岩也就没去戳穿他了。

    “对了,我这边驱使毒物的人找到了,可惜他服毒自杀了,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安岩问道。

    “我们俩都没有发现。”杜鹏和丁湘说道。

    “我也找到一个,不过同样服毒自杀了。但是我见过他的招术,应该是玄阴教的人。”方天佑说道。

    “情报中有说玄阴教和蛊巫教会以音律控制动物为自己作战,我们当时还觉得不可思议,认为有人讹传,现在看来是真的了。”卢队长惊讶地道。

    “我们华夏能人众多,他们有这样的技能并不奇怪,只可惜用在了歪道上。不过他们的控兽能力应该有限。像这一次发动这么多的毒物,他们一个人拿不下,所以才会派两个人来。”丁湘分析道。

    “不仅如此,他们还动用了法器,这牛角一样的乐器,应该是一件可以协助他们发挥控兽能力的法器,拿回去后,你们可以研究一下。”安岩说着,将一只牛角号丢给了同行的一位后勤联络组成员。

    方天佑暗道这安岩看来是也真是不简单啊,他没有神识,却能够在黑夜中抓人,还有所缴获。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