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八章 毒物围袭
    ,

    在小药童仰面跌飞,倒落地面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猛然发出一声巨响,随即小药童的身体被炸成一股血雾,洒向四周。

    巨大的冲击波将离得较近的几个特种兵炸得身形摇晃,踉跄倒地。离得较远的倒是来得及反应,出于本能自己扑倒地面。

    “这是,怎么回事!”巨响过后,众人看着地面炸出来的土坑,以及周围的炸得飞溅的尘土和斑斑血点,都是一脸惊骇。

    尤其是卢队长几人,更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们因为离得较近,被炸弹碎片在身上炸出了伤口,虽然不至于致命,也有着丝缕鲜血流出。

    “这是人体炸弹!”龚禧最新从惊骇中醒来,气氛地道。

    “难道这个药童是自己要与我们同归于尽的?”有人疑惑地问道。

    “这小孩根本不是什么药童,药篓里的不过是些普通的树叶和野草而已。”方天佑挑了挑药篓中的东西说道。

    “哪有小孩会一个人跑到这么远来采药草的。这里只怕已经接近玄阴教的地盘,大家要进一步提高警惕。”安岩提醒道。

    “不知道这小孩子是自己被洗脑了,还是中了蛊。竟然这么悍不畏死。”杜鹏感慨道。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既然已经被控制,那就无药可救了的。这就是邪教的可怕和可耻之处!”卢队长这时也缓过神来,气愤地道。

    “你们的伤势怎么样?”随行的“龙盾”人员中有医疗专长的,对几个中了弹片的特种兵问道。

    “没事,只是一点皮肉伤。”卢队长等人嘴中答话,心中却还是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方天佑提醒,不是安岩果断将小男孩子击飞,他们可就不只是受这一点伤了。

    “幸好小孩身上绑的炸弹用的不是烈性炸药,很可能是他们自购材料制作的土1炸弹,否则的话,我们可能就要出现伤亡了,大家看来要更加小心了。”龚禧查探完暴炸后的情况,说道。

    “简单处理一下伤口,然后继续前进,一定要彻底铲除‘玄阴教’和‘蛊巫教’!”安岩严肃地道。

    众人心中也对“玄阴教”和“蛊巫教”的所作所为充满了愤怒,恨不得马上找上对方老巢。只是玄阴教老巢藏得实在够深,一直走到天黑,前方的山路仍然还是不见尽头。

    深山毒蛇猛兽多,夜间赶路光线不好,容易被偷袭,大家商议后决定停下来夜宿。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一行人并没有在山路边休息,而是选择了远离山路的一块树林休息。

    因为从之前小药童的事件来看,“玄阴教”和“蛊巫教”很可能已经探知了这一次清剿行动。如果靠近山路的地方休息,容易被“玄阴教”和“蛊巫教”暗算,只有远离山路,在他们想不到的地方休息才更安全一些。

    行动前,早预计到了路程,所以准备得有手电筒等简单的夜宿工具。大家清理了一下地面后,就围坐在了一起,一边吃着东西,一边休息。虽然各人都是体质过硬的,但由于一路上都是快跑前进,大家的体力消耗也是巨大的。况且现在离敌人的巢穴越来越近,还得随时准备与敌人的遭遇战。

    因此吃点东西,抓紧休息,恢复体力是很有必要的。

    鉴于急行军的需要,大家是不可能背上帐篷之类的东西上路,为了避免山中露寒,安岩最后还是决定大家就近取柴,生一堆篝火取暖。

    方天佑的储物戒指里面其实是有帐篷和睡袋的,可惜现在他不能拿出来,不然还真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因为“龙盾”这边的人军衔比比卢队长他们那一伙特种兵高,实力也普遍比他们强,所以卢队长像对待上级长官一样,主动将夜间站岗放哨的任务给承担了下来。

    夜深后,众人渐渐睡去,而特种兵们,则挑选出了十二个人负责夜间放哨,每三人一组,各值两个小时,刚好就要到天亮了。

    方天佑假装散步,围着众人休息的区域转了一圈,不着痕迹地在四方树枝或灌林中各挂上了一张驱虫符。

    如今深处深山老林,又随时要面对邪恶教成员的骚扰活动,可比上次在长白山过夜要凶险的多,所以方天佑不得不小心。

    其实早在听说是来剿玄阴教老巢时,方天佑就早有心理准备,他知道这肯定会是一场有点麻烦的战斗。因为他曾经碰到了玄阴教的人,也知道了玄阴教的诡异与神秘。

    莫笑疯、还有那个莫长老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尤其是从莫笑疯心中得到的那一颗“玄阴珠”,让方天佑都有种心悸的感觉,仿佛被什么阴狠的东西给盯上了一般。

    还有那莫笑疯的哥哥,玄阴教的掌教莫笑狂,以及由玄阴珠而牵扯出的玄阴教的守护神——“玄阴真神”。

    在审讯莫笑疯的随从黑衣人时,他们原本是以为玄阴教的总部应该在天南省的省会滇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调查的结果却显示在这莽莽群山之中。

    不过想想也正常,玄阴教行事诡异,怎么可能将老巢摆在省会,至多是在省会有相当于办事处一样的分部罢了。

    放完符篆,方天佑就回到了刚才的地方,坐了下来,靠在一棵树干上准备休息。安岩是注意到了方天佑的动作的,不过他知道方天佑会画符,既然他肯利用纸符为大家保平安,不管信不信符篆之术,安岩都不可能反对方天佑的行动。

    随着大家的入睡,林中渐渐安静了下来,除了篝火中传来柴木燃烧的“吡啵”声和偶尔从远处传来的鸟鸣虫叫。

    到了凌晨三四点钟,山中越发寒冷,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也是人正瞌睡,容易疲劳的时刻。哪怕以特种兵的过硬体质,守夜放哨时,仍然不免有些松懈。

    一个特种兵起来小解,为了不影响大家,本想远离队伍去方便,哪知手电筒一照之下,却发现身前不远处,有着不少的东西在蠕动。

    仔细看时,立马吓得大叫起来:“哇,好多蛇,还有蜈蚣!”

    这一声大叫立马将所有人惊醒。三个值班的特种兵,急忙也提起手电朝外围照了照。

    “这边也有!”

    “我这边也有!”三个几乎同时惊呼出声。

    “大家小心,有情况!”安岩马上意识到不对劲。山中确实有毒物,但不可能这些毒物这么无巧不巧地都跑到这里来,将众人围困,一定是有人在暗中驱使。

    方天佑以手电筒扫了扫,果然发现四周都有蛇和蜈蚣,因为林中夜色不明,它们又都低伏在地面,所以放哨的特种兵都一时没有发现。

    “远处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中,可能还有更多的蛇和蜈蚣朝这边赶来!”有人紧张地道。

    “咦,他们怎么都停在了那一株树附近,不敢靠过来,难道是怕了这里的篝火?”有人看着那些毒物在不远处徘徊不前,惊讶地道。

    安岩却看向了方天佑:“有把握撑住吗?”他问的当然是方天佑的符篆能不能够挡住那些毒物。

    “暂时可以,可是符力有尽时,而且我怀疑背后驱使的人肯定还另有手段。”方天佑面色凝重地道。

    他倒不是为自己担心,如果是他一个人,他完全可以突围出去。他现在担忧的是大家的安危。

    “怎么会突然跑出这么多毒物来,这下情况不妙啊。”不少特种兵都脸色沉重,纷纷将目光看向安岩等“龙盾”成员。

    要是对付人类,哪怕是对手比他们强大,这些特种兵也不会退却,可是面对这些毒物,他们真的感觉无从下手。

    “先不要慌,那些毒物暂时不会冲过来,大家围住篝火戒备。”方天佑朝众人说完,又轻声地对安岩说道,“这些毒物不可能远程控制,对方既然驱动,那肯定就在附近,我们要想办法找出驱使毒物的人,然后将他擒下,这样蛇和蜈蚣就会自然散去了。”

    “蛇和蜈蚣都在地上,我们可以纵跃从树上跑出蛇和蜈蚣的包围圈,然后探索那暗中驱使的人。这样,我、司游、杜鹏、丁湘四人分四个方向探索。龚禧带着其他人准备侧应,同时防范毒物的攻击。”安岩迅速分析了一下情况,分派任务道。

    “呜、呜、呜”正当四人要分头行动时。树林的北面方向传来了一阵类似于笛声,又像号角的声音,随即南面也响起了相同的声音。

    那些蛇和蜈蚣听到号角的声音,渐渐激动起来,开始试探着继续朝篝火的方向前进。

    “戒备!”卢队长一声令下,特种兵们一组掏出了手枪,另一组则回到篝火边取烧起了火棒、火把,准备以火驱赶毒物。

    这边方天佑和安岩几乎是同时抢身而出,方天佑向南、安岩向北分别朝着呜鸣声传来的方向扑去。杜鹏和丁湘略一迟疑,也分别朝着东西两边跑去。

    方天佑施展“登天步”,双脚在地上一蹬,身形拔空跳起,跃上了蛇和蜈蚣群中的一棵杂树,双脚在一截树枝上一蹬,便再次窜起,朝着更远处飘去。

    (本章完)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