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六章 审讯
    静空禅师的出现,让方天佑再次升起了危机感。x23us.更新最快现在还只是养气阶段,对付后天武者那是绌绌有余,碰到先天武者也有一战之力,至少先天中期,方天佑是有把握击败的。先天后期就难说了。

    至于像静空禅师这样的,貌似宗师境界高手,方天佑则是毫无胜算了。这也提醒了方天佑,应该加快修炼,或许应该将自己提升到筑基阶段了。

    同时,也让方天佑知道以后要更加谨慎,没有足够实力之情,要尽量少暴露自己的秘密。否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来图谋自己,抢夺自己的东西。

    “浪平,对今晚事情的追查,就交给你们‘龙盾’了。”慕容冲说道。

    “职责所在,我们一定追查到底。除了谷村康太和卡巴弄,刚才静空禅师还配合警卫抓住了谷村康太和卡巴弄的几个同伙,相信通过分离审讯,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陈浪平蛮有信心地道。

    方天佑听得心中一震,刚才警卫处警告说有人闯别墅,估计就是这几个谷村康太的同党了。他们之所以要闯别墅应该是故意制造混乱,引开诸如静空禅师这样的暗中警卫,好为谷村康太待人的行动争取时间。

    而静空禅师之所以后面才赶到,应该是去帮忙追拿谷村康太的余党了。

    慕容冲点了点头,又说道:“这一次司游平定叛乱有功,就给他提升到中校军衔吧。”

    大家当然没有意见。方天佑却知道这不仅因为他收服了控心蛊,更多的怕是因为静空禅师的话,让慕容冲等人看到了方天佑的潜质。

    如果单论平定叛乱,其实有静空禅师在,这叛乱也是不可能成功的。看来还真不能小看了国家的力量,拥有着静空禅师这样的高手不说,那些警卫也是身手不凡,再加上他们身上的新式现代化装备,一般的先天高手在他们群攻下,是绝对讨不到好。

    当然,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方天佑都没有拒绝给他升官的善意举动,虽然他打心眼里就看不到区区一个中校,但毕竟有了身份好办事。

    “多谢元首提拨。”方天佑谢道。

    “行了,浪平,你们几个先下去。我们五个族长留下来,索性趁着今天,把一些事情说开,免得五家的恩怨越来越深。”慕容冲对方天佑、陈浪平等人说道。

    陈浪平和季首相、席将军还有方天佑一起走下了楼去。

    下到二楼时,方天佑发现这里的晚宴虽然结束,但是人却都还没有离开。原来是警卫处为了大家的安全,让客人暂时留下,等肃清了谷村康太等人的余党,确保别墅安全后再离开。

    慕容紫烟正和张淑琴默默地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张淑琴的表情,应该还哭过了。看到方天佑平安无事地下楼来,慕容紫烟朝他招了招手。方天佑只好走了过去。

    “刚才紫烟他爸被押走时,给我和紫烟道歉了。我心中虽然恨他,可是想到他这一次很可能面临重罪处法,我心底仍然不是滋味。”张淑琴叹息着道。

    “毕竟夫妻一场,您会伤心也正常。但慕容青云是成年人,成年人犯错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责罚。希望他经过这一次的事件,能够彻底从权利的泥淖中醒悟吧。”方天佑说道。

    “对啊,妈,您还是先保重自己的身体吧。至于爸那边,刚才警卫队长邹叔叔也说了,如果爸爸一切坦白的话,可以减罪的。”慕容紫烟也安慰道。

    “哎,但愿如此吧……对了,你们年轻人去玩吧,我静一会就好了。”张淑琴对慕容紫烟和方天佑道。

    “妈,现在警卫处正查案呢,我们能到哪里去玩啊,我还是陪着你吧。”慕容紫烟红了脸道。她虽然喜欢和方天佑到一起,可此时确实不方便,更何况不放心自己母亲呢。

    “我正好去帮一帮陈将军那边,等哪天有空,我们再聚吧。”方天佑趁机说道。

    离开慕容紫烟母女俩后,方天佑设法分别找了江浩文和慕容庆,以审案的名义问了几个和今天有关的问题后,又不着痕迹地逼问了两人是不是曾经想过暗害方天佑。

    两人见方天佑和大佬们坐一席,还参与了楼上看样子阵仗很大的大事件,对于“司游”有着极大的畏惧,深信方天佑是受了命令来查案的。

    又想到方天佑被方连城器重,帮人家方连城打听一下孙子的遭遇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两人本来不敢承认自己对付过方天佑,但是在“司游”讲出了湖阳的余阳辉和潘家等情况后,两人不得不如实招供了。

    事实如方天佑之前从情报中推断的一样,暗中整方天佑的果然是江东慕容和江浩文。江浩文是为了给自己亲哥哥出气,江东慕容则是为了讨好京城慕容,才主动出头的。

    方天佑本想就地废了两人,但想一想这样蝼蚁般的人物,对自己根本再没有威胁,也就没有再多追责了。

    不久,所有的审查结束,别墅已经可以确定安全了,警卫处通知客人们可以离开,但不准将今晚的事情说出去。

    “龙盾”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就查清了谷村康太和卡巴弄的老底。谷村康太来自岛国三大氏族大家之一谷村家族。

    这是岛国有名的武道家族,可是遭到了另外两家,即藤原家族和麻生家族的联合抵制,在岛国渐渐失势,于是想借助华夏武道者的力量,对付自己的仇家。

    因为华夏人对于阴狠虚伪的岛国人并没有好印象,所以没有武道者愿意帮他们。

    至于卡巴弄,则是苗疆“蛊巫”教的骨干之下。“蛊巫”教因为修炼手段血腥残忍,被华夏官方认定为邪|教组织。

    华夏曾经派出特警围剿抓捕“蛊巫”教徒,将其三大骨干当中的两人抓捕归案,而这个卡巴弄因为当时不在教派,所以侥幸逃脱。

    随后他带领一部分露网之鱼隐秘活跃在蜀东苗疆一带,从事非法的宗教活动,暗中与官方作对。

    因为是慕容冲下令剿了他的教派,所以他们对慕容家始终是耿耿于怀,一直想伺机报复,

    后来,一个无意间的机会,这两股势力碰到一起后,立马臭味相投,狡猾为奸。“蛊巫”教余孽为了报复慕容家族,反正勾搭上了岛国人,至不济可以东渡去岛国发展。

    谷村家庭则是好不容易得到华夏势力的支持,为了取得取得“蛊巫”教的信任并从中谋利。于是两者策划了这一次的惊天行动。

    至于他们所说的古墓,那倒是确有其事。他们本想要挖掘古墓,好凭借里面的宝藏,提升自己家族的实力,只可惜古墓的位置靠近中国的军事重地。

    他们想偷偷挖掘几乎不可能,于是将主意打到了华夏高层,希望通过控制这些大佬来迫使他们签署文件,允许他们挖掘古墓。

    可以说,如果他们今晚的行动成功的话,那就真是一举两得的事:不但为卡巴弄报了仇,还可以获得古墓开采权,甚至掌控华夏政权。

    只可惜他们太高看了自己,太低估了华夏国的能力。

    “今天的晚宴算是参加对了。”回家的路上,方天佑暗暗高兴。这一次他不但揪出了在湖阳时要暗害自己的江浩文等人,还为自己彻底地洗刷了冤屈。

    方天佑甚至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可以离开京城了。因为自己以“司游”的身份进京城的目的,就是要查清楚当年的事情,现在当年事情已经明朗,而“重力空间”修炼的效果又越来越低,所以方天佑想着是不是可以离开京城,让“司游”这一身份暂时消失。

    当然,事情还有疑点,那就是自己当年为什么会失去记忆,变成傻子。这一点方天佑也审过江浩文和慕容庆等人,可是他们都并不知情。

    还有方连城到底是被谁所伤,方连城自己或许知道,慕容冲搞不好也知道,可是他们都没有说出来。

    方天佑原本以为是慕容冲等人所为,现在看来,似乎并不像。如果真是其他四大家族的人所为,以方连城的性格,在晚宴上就会找人家算账了。

    可是除了五大家族,还有谁有那么大的势力,不但重伤了方连城,还让他醒来后仍然有所顾忌,不敢立即展开报复呢?

    “难道是隐世门派?”方天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在和陈浪平第一次见面时,就听他谈过隐世门派与国家的关系。

    刚才谷村康太也提到华夏要对付隐世门派,从众人的表情来看,这似乎是事实了,由此可见华夏与隐世门派的关系似乎并不那么和谐。

    还有一点,就是前段时间在冬江湖岸袭击自己的人,方天佑仍然没有问出是谁来。

    方天佑偷听过方振东父子的对话,他们根本不知道冬江湖的事情,甚至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拥有了不小的战力。

    江浩文和慕容庆也是毫不知情,唯一能够算是线索的,就是当时那神秘老者说了一句方天佑迟早是个祸害,所以他们要杀方天佑。

    除此之外,方天佑是暂时找不到什么线索,看来只能留待以后慢慢查探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