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五章 护国法师
    方天佑甚至觉得,如果这老和尚要对自己不利的话,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就算绝招尽展,只怕也很难逃脱。

    “这,难道是一个宗师境界的高手!”方天佑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宗师境高手,只是觉得这老和尚比之前见过的先天高手要强上许多,所以不由得这样推测道。

    “只能逃,不可硬战!”方天佑立马有了这个判断,可是就此逃跑也不是个办法,因为他发现这和尚虽然是站在那里,却仿佛已经将他所有的出路都给封死了。

    不管自己从哪里方向逃跑,都会将自己的弱点摆在对方的面前,那样只能让自己败得更快。而且就算自己可以逃跑,那爷爷呢,他可不能将爷爷置身于危险的境地!

    “只有先硬拼再说了!”方天佑将全身真元调转,又偷偷地将寒铁针给拿了出来,凝神戒备着,只等老和尚一出手,他并可以见机而动。

    “呵呵,临危不乱,小友果然好毅力!”老和尚轻笑一声,突然赞许地说道。这一声笑,身上的威压并瞬间消逝,让方天佑感觉如同从冰窖中回到了暖阳之下。

    “静空禅师!”慕容冲、方连城、吴世玉和滕子安四人都是恭敬地向这老和尚行礼道。显然他们是认识这个老和尚的,难道四人并没有对老和尚的出现感到诧异。

    江海涛和季首相、席将军、陈浪平虽然没有见过这个静空禅师和尚,只怕也听说过了,所以听到四人的称呼后,也连忙恭敬行礼。

    只有方天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他不知道这个和尚对自己或敌是友,或许他看出了自己的一些小秘密呢?

    “司先生,这是我华夏护国法师——静空禅师!”方连城见状连忙向方天佑介绍道。

    “小友无需介意,刚才老纳不过一时技痒,想试探一下小友而已,没想到小友竟然能够避开。这份身手和机警真是难得。”静空禅师赞道。

    “见过静空禅师!”方天佑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朝着老和尚行礼道。

    “小友似乎深谙蛊虫之术,既然如此,何不帮慕容青云也解了身上的蛊呢?”静空禅师说道。

    “什么,慕容青云身上也有蛊虫?”在场众人都是面色微变。只有方天佑,已经知道了慕容青云身上确实有蛊虫。

    “不可能,他们在我身上下了蛊虫?他们怎么敢?”慕容青云闻言,面如死灰。

    “在静空禅师面前,我不敢献丑。”方天佑没有去管众人的表情,而是谦虚地道,心中却暗叹这老和尚真是法眼如炬。

    方天佑也是刚才利用神识才探测到慕容青云身上也有蛊虫的,却不知道这个静空禅师又是以什么看到了慕容青云身上的蛊虫的呢。

    “要除去他身上的蛊虫,老纳还得花费不小的功夫,决不像小友这般轻松。所谓术业有专攻,在对付蛊虫方面,老纳自问不如你。”静空禅师道。

    对方既然如此说了,方天佑哪里还好推辞,当即说道:“那我就献丑了。”随即,走上前去,在慕容青云身上连点了几下,又割破他的右手中指,然后将一只蛊虫给逼了出来。

    这正是一只控心蛊,而且已经成年!方天佑将这只控心蛊也装入了瓷瓶之中。

    控心蛊一除,慕容青云表情极剧变幻,他渐渐想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内心极为痛苦与震惊。

    “小友果然好手段。”静空禅师看着方天佑动作,却没有感应到他身上有多大的能量波动,蛊虫就已经取出,所以禁不住对方天佑大加赞许。

    “大师过奖了。”方天佑客气地道。

    “我说慕容青云怎么会这样不知轻重,原来也是中了控心蛊的原因,这才导致做下今天这样的大错。”季首相思索着道。

    “是啊,是啊,我想慕容青云应该是知道轻重的人,今天的一切都是那个岛国人和蛊师搞的鬼。”席将军连忙附和道。其他几人也都点了点头。

    “不,无论是什么原因,我犯下叛乱大错,就应该承担律法制裁。而且我是半年前才和谷村康太和卡马弄接触的。在这之前为了争权夺利,我已经做了许多错事了。”慕容青云双手捧捂着脸庞,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

    “你的悔悟虽然有点迟了,但能有这份担当,总算还是良心未泯。你自己将自己所做的错事坦白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吧,至于如何定罪,由司法处到时认定。陈将军,找人将他带下去吧。”慕容冲朝着慕容青云指了指,神情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上来两个人。”陈浪平朝着窗户外一声喊,顿时有两人应声而上。将慕容青云带了下去。

    “有劳禅师了,又打扰到了您的清修,真是过意不去。”慕容冲歉意地对静空禅师说道。

    “哎,谈不上什么清修,修炼这么久,一直没有长进。”静空禅师叹息一声,又看向方天佑道:“这一次出来,能够碰到小友,倒也是一场不小的缘分,不知道小友可否告之师承何处?”

    “静空禅师,我师门有严令,不得对外泄露师门讯息,还望静空禅师和各位见谅。”方天佑说道。他当然不能告诉对方,自己是修仙界强者转世,自己的老师其实就是自己,所以只能以师门严令来推辞。

    “既是如此,老纳也不便追问了。能够教出小友这样年青有为的弟子,想必师门一定来头不小,只不过一直隐世,所以不被我们所知道吧。”静空禅师看似感慨,实则在试探方天佑是不是属于隐世门派。

    “其实我的师门说起来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因为我是在长白山某处洞府中得到师门传承的,我连我师父都没有见过,只在他的洞府中见过他的尸骨。”为了不增加大家的怀疑,表明自己并非隐世门派一伙,方天佑只好编了谎言说道。

    “哦,那小友可真是福缘深厚了。”静空禅师闻言脸上一喜,就连慕容冲、方连城等人脸上也是惊喜交加,看向方天佑的目光有如看到一座宝藏一样。

    “司游确实出身于长白山地区,现在是我们‘龙盾’教官,这一次利用他和慕容紫烟小姐的关系,混进来参加元首的生日宴,做安保工作的。”陈浪平解释道。

    “小友进了‘龙盾’,好,真是太好了!以我的判断,司游将来的成就只怕还要在龙一之上。”静空禅师微笑地看向陈浪平和慕容冲两人道。

    “什么?”陈浪平和慕容冲两人闻言都是一惊,随即升起一阵狂喜,甚至让慕容冲暂时忘掉了儿子慕容青云被捕的事情。

    陈浪平心中反复将这个“司游”和龙一进行了对比,更加相信了静空禅师的话,因为“司游”比龙一更加年轻,而且方天佑是武道和符篆双修!

    “不知道小友有没有兴趣随老纳一起修行呢?”静空禅师微笑地看向方天佑道。在场的人闻言,又是一惊。

    这分明是静空禅师起了爱才之心,虽然没有明说,却是要带携方天佑一起修炼,这无异于要收方天佑为徒了。

    只不过,因为方天佑有了师承,静空禅师不好直接将话说出口而已,但只要方天佑不介意,顺势说一句,这师徒之名肯定就能定下来了。

    “多谢静空禅师美意了,只是我师门的修行方式更重个人摸索,当然如果修炼中碰到什么瓶颈,我会向静空禅师请教的。”方天佑委宛地说道。

    他当然明白这个静空禅师的意思,只是他身为修仙者,在修炼方面又哪里需要静空禅师的指点呢。

    跟着静空禅师修炼当然肯定也是会有一些好处的,比如,他可能有一些修炼资源。但不好的地方就在于,长期相处自己许多手段不好施展,还可能暴露自己许多秘密。两相对比之下,方天佑还是决定不是跟着这个静空禅师。

    静空禅师的话已经够让众人吃惊了,没有想到方天佑的回答却更加让他们吃惊。如果换了是别人,能够被静空禅师亲自指点,那是多么荣幸,求之不得的事情。

    然而,这个年青人却这样轻易的拒绝了。就连陈浪平也差点要插话提醒方天佑静空禅师的本事和地位了。

    不过,在想到了方天佑身上的神秘,以及他刚才说的神秘师承手,陈浪平和大家一样,打消了这个念头。

    “也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应该遵行。”静空禅师说道,“以后有事,可以直接到玉泉台来找我。”

    静空禅师说完,朝慕容冲等人微微欠身,然后,整个身形就突兀地消失不见。

    这一次方天佑却通过神识捕捉到,静空禅师并不是像术法一样的身形凭空传送走,而是腾身从窗户走了,因为太快,所以看起来像突然消失一般。

    静空禅师方天佑才算彻底松了一口气。毕竟他身上的秘密挺多,无论是修炼功法,还是丹药法器,哪一样拿出去都是稀世之珍,他可不敢保证静空禅师不会起贪念邪心。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