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四章 危机
    慕容冲等人已然惊呼出声,但事发突然,来不及救援,而此时的方天佑,就像是吓傻了一样,愣在原地一动不动,根本没有进行任何的闪避。

    卡巴弄心里暗自庆幸,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年轻人,终究还是嫩了点!”

    他顾不得细看方天佑被自己的本命蛊咬伤毒发,当场毙命的画面,朝着与谷村康太相反的一扇窗户跑去。

    哪知,卡巴弄刚跑出两步,身形便立刻僵住了,随即“噗”地当场喷出一口鲜血来。他惊恐地转过身来,却发现自己的竹叶青蛇蛊已经瘫死在地面,而那个年轻人正招手接过一枚锈花针,一枚会飞的绣花针!

    卡巴弄与本命蛇蛊互有感应,他此时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正是以这一根飞针刺穿了自己竹叶青蛇蛊。那飞针速度之快,他的竹叶青蛇蛊刚要闪避时,七寸部位已经被刺穿了。

    他当然不知道,寒铁针可是方天佑以神识和阴鬼一起控制的,这么近的距离下攻击,远比子弹还要快。

    见到竹叶青蛇蛊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地,在场众人才放下心来,可是随即看向方天佑的眼神,又多了一分忌惮,刚才那枚绣花针的速度和力量,在场只怕没有人有把握躲开。

    慕容青云眼见竹叶青蛇蛊被制,却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他竟然举起右手,朝身前的方天佑脑袋砸去,从后面偷袭方天佑!

    “畜生!”慕容冲见状大怒,抓起案桌上的茶杯就朝着慕容青云砸去,正中慕容青云的手腕,攻向方天佑的一拳,自然也落空了。

    方天佑却是猛然转身,一把扣住了慕容青云的双手命脉,又在他脚上一踢,并将他踢得跪在了当场。

    其实方天佑已经拿下卡巴弄,没有慕容冲帮忙,慕容青云也伤不到他,不过如果慕容冲不出手,他也不好教训慕容青云罢了。如今慕容冲出手,他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

    “嘶、嘶”竹叶青蛇蛊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没有了生息,可是它身上的体液沾到地毯上,那厚实的地毯竟然像被什么东西烧融一样,迅速破开一个洞。

    “噗、噗”卡巴弄又连吐几口鲜血,本命蛊的死亡,给他带来的影响绝对是致命的!此时的他,已经身受重伤。

    另一边,方连城与那岛国人谷村康太此时也已经接近尾声。

    方连城已经是先天后期,内力雄浑,根本不准滕子安和吴世玉援手,全凭一双肉掌对抗谷村康太。

    谷村康太的刀法虽然诡异,却根本无法破开他内力凝聚下的双掌,被方连城打得节节败退。

    猛然瞥见卡巴弄受伤吐血后,谷村康太更是陷入了绝望,大惊之下,破绽更大,被方连城一掌击中胸口,恰好扑倒在那条竹叶青蛇蛊旁。

    右手被竹叶青蛇蛊的蛇牙划到,有一股黑色的毒素,顺着手臂迅速朝着身体蔓延。谷村康太知道不妙,倒也绝决,左手持刀一挥,将自己的右手臂齐肩给斩了下来。

    毒性虽然被止住,但断臂之痛,也让谷村康太疼得闷哼不已,鲜血喷涌之下,整个人迅速地颓唐下来,再没有刚才的狠劲。

    “咚、咚、咚”这时,十来个警卫加上杜鹏、丁湘在陈浪平的带领下从大厅里跑上楼来,看到楼上的情形先是一愣,随即松了一口气。

    “将这两个人押下去吧。”陈浪平指了指地上的谷村康太和卡巴弄道。警卫们顿时应声而出,就要上前押人。

    “等一下,小心他身上的蛊!”方天佑提醒一声,顺手将慕容青云朝沙发上一扔,然后就不再管他,俯身在卡巴弄身上一阵摸索后,翻出了一个竹筒状铜管,以及一只小盒子。

    “行了!”方天佑朝那几个警卫道。然后他又从桌上花瓶中取来一截花枝,小心地将竹叶青蛇蛊挑起了小盒子里,也同样收了起来。

    陈浪平挥了挥手,杜鹏、丁湘一行押着谷村康太两人下楼,二楼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慕容家的事情现在多半已经允许你做主,而且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整个慕容家族迟早都是你的,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慕容冲看着慕容青云,表情既痛苦又愤怒。

    “哈哈,我做主,那也只能在您容许的范围内。还有,你都没有想过自己是多少偏心吗,自己的儿子都不扶,却要帮着外人当元首?”慕容青云惨笑一声道。

    “混帐,事到如今你都还不知悔改?你别以为你背着我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我一直在给你机会,可我是今天……咳,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慕容冲气得脸上涨红。

    “当年扶持江海涛的话,只不过是我和你爹,还有已故的江家老头江别鹤酒后的一句戏言而已,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竟然当真。”方连城哀叹道。

    “戏言?”慕容青云愣神道。

    “没错,当年江别鹤知道自己身患绝症,命不久矣,所以特意将我和你爸叫到了一块喝酒,隐隐有托孤之意。我酒后失言,就随口说了一句‘索性让江涛做个元首,你就放心了’,不知道被谁听到了,就以讹传讹地说了出去,哎!”方连城感慨道。

    “可是你们后来明明多有偏袒江海涛!”慕容青云仍然怀疑地道。

    “后来江别鹤过世了,为了稳固江家,稳固五大家族的格局,我们暗中帮助了他,可那也只是限于在江家的家族事宜上,你什么时候见江海涛插手国家政事了!”慕容冲恨铁不成铁地道。

    “如果没有元首相助,我江家的产业不知道会被人吞并多少呢?”江海涛意有所指地看向滕子安、吴世玉两人道。

    “江世侄,你这话什么意思?生意场上公平竞争,我们可是没偷没抢,你江家自己做生意砸了工厂,我们想出资收购也是正常的嘛。”滕子安看向江海涛道。

    “造成今天的局面,你们两个老不死的敢说你们没有暗中推波助澜?”方连城气愤地道。

    “我们是有暗中与青云合作,不过那都是经济上的。像今天这样的大动作,我们俩可真是完全不知情的。”吴世玉争辩道。

    “算了,多争无异,是我教子无方,以至于造成今天的错。”慕容冲似乎有些意兴索然,愣了会,又语气坚定地道:“让人把他带下去,和谷村康太、卡巴弄一起关起来吧。另外对于谷村康太、卡巴弄的身份和背景一定要彻查!相关势力一定要剪除!”

    慕容青云听着几人的对话,表情变幻不定,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地上。

    “慕容青云,两年前天佑的事情,是不是你设的局?”方连城有些激动地看向慕容青云道。事关自己孙儿的清白,事关两年前的屈辱,他当然不想放过这个洗刷清白的机会。

    “方天佑本来就是纨绔一个,怎么对他都是活该,只是可惜了我的女儿。”慕容青云凄然道。

    “为了权势,你可真是处心积虑啊!”陈浪平叹息着说道,“两年前的事,张淑琴和慕容紫烟刚才都和我说过了。她们还希望我可以尽量帮你减罪呢!”

    “什么,紫烟也已经知道了!”慕容青云喃喃着,脸上一片死寂,“没错,当年是我为了离间慕容与江家、方家的关系,则设局让方天佑强上了紫烟!”

    “你!畜生啊!”慕容冲破口大骂,一脚踢在了慕容青云身上,将他踢得撞在墙壁上,又弹回了地面。

    慕容青云并没有挣扎,也没有起身,就那样呆呆地瘫坐在地上,嘴中低声念叨着,“我活该,我不是人……”

    方连城本也有气,但见慕容冲出手,他也就没有再出手了,想想这两年方家的遭遇,方连城一脸的凝重。

    在场的季首相、席将军等人都是一脸的惊愕。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吴世玉和滕子安则是面露惭色,当年的事,他们也没少从中兴风作浪。

    见慕容青云招供,当年的冤屈终于得以洗清,方天佑也是松了一口气。可是随即,他又蓦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身形猛然朝着斜后方飘出数米!

    在众人的惊异间,一个面容慈祥,白眉低垂的老和尚很突兀地出现在了方天佑刚才立足的地方。

    “阿弥托佛,小施主真是机警过人,手段过人啊。”老僧双手合什,低宣了一声佛号,诧异地看向方天佑,脸上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怒,可是他身上却分明散发出一股如山岳一般的压力。

    “法师才是好手段,不知道有何见教!”方天佑一边运力相抗,一边警惕地道。

    他心中极为惊骇,因为这个老和尚看起来与普通僧人无异,还有点老态龙钟,可是从他刚才突兀的现身,可以看出他绝对不简单。

    更让方天佑惊骇的是,他竟然看不清这个老和尚的修为。可是他却很清楚,这个和尚的本事绝对在他之上。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