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三章 战蛊师
    慕容家别墅内,一楼的宴会仍然在继续进行着。虽然有些人看出了一些不对劲,但大多数人都是没有去管几大家主和军政大佬的离去的,反正他们也管不上。

    陈浪平脸色有些担忧,悄悄离开了席位,拨打起了手机。慕容紫烟和张淑琴看着“司游”等人上楼,脸上表情也复杂。

    她们俩为楼上的斗争担忧,更不知道应该如何对待慕容青云。虽然他做错了事,应该承担后果,可是毕竟慕容青云和她们俩关系匪浅。

    然而,两人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已经由不得她们俩人了。后面来的两个陌生男子,应该是慕容青云请来的帮手,他们上楼后,一定是一番龙争虎斗了。

    张淑琴正好看见陈浪平悄悄拿起了手机在打电话,于是带着慕容紫烟走了过去。

    二楼,慕容冲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江海涛与两位军政代表也是一脸不虞地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吴世玉和滕子安随意地站在沙发边上,却没有入座,脸上表情平静,看不出是喜是怒。

    慕容青云看着这阵仗,心里有些发毛,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带着那高瘦男子和矮个男子走向了众人面前。

    方天佑和方连城随后走上了楼梯。见着这情景,方天佑蓦然有种熟悉的感觉,自己好像经历过这种场景一样,同样的气氛凝重,同样的审讯一般的环境,只不过,记忆中的那一次,比这一次的人数还要多!

    “你们俩是什么身份,竟然口出狂言。说有事关华夏国家利益的重要讯息,要马上详谈。”慕容冲铁青着脸说道。

    “我是岛国谷村家族的族长,谷村康太,此次冒昧前来,是想和华夏谈谈关于京城北郊一座神奇古墓的合作开发计划。”矮个子男人自我介绍道。

    高瘦男子则是站在矮个男子和慕容青云中间,低垂着脑袋,嘴巴位置仍然在张合着,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方天佑却知道他又在念动他的咒语了。

    “京城北郊?那是华夏的地盘,那里就算有古墓,也不关你岛国人什么事吧,你拿什么和我们合作?”江海涛皱眉问道。

    “因为是我们首先发现的古墓,而且没有我们的技术,你们很难发现和打开那座古墓?”谷村康太说道。

    “你今天要说的事情,就是这个?华夏古墓众多,这根本与什么国家利益扯不上关系。”发话的是军政代表中的政务院季首相。季首相面相温和,处事说话间却是充满着睿智、直切要害。

    “季首相有所不知。这座古墓非比寻常,里面很可能是一个古代修真强者的埋葬之所。如果能够在里面发现修真者的法器、丹药等宝藏,则贵国对付隐世门派,则又多了几分把握!”谷村康太狡黠地说道。

    “胡说,我们和隐世门派相处融洽,什么时候要对付隐世门派了!”滕子安喝道。但他的表情却显得有些欲盖弥彰。

    不但是他,在场所有的大人物们,都是脸色微变,显然这个谷村康太说到了华夏高层一个不公开的秘密。

    “我们不知道你所指的隐世门派是什么样的组织,如果是我华夏内部势力,那根本用不着你们岛国人参与。至于你所说的古墓,那是属于我们华夏之物,更用不着你来参合!”军方代表,一脸严正的席将军怒骂道。

    “慕容青云,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慕容冲冷着脸,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爸,谷村康太先生确实是为了咱们华夏国着想……”慕容青云硬着头皮上前答道。话语中仍然在维护着谷村康太一方。

    “闭嘴!”慕容冲朝着慕容青云怒吼一声,又转头对席将军道,“通知下面,把这三个人抓起来,好好审查!”

    “等等,您不能这样,爸……”慕容青云着了慌,哀求着。

    谷村康太则是满脸焦急地看向高瘦男子,“卡巴弄,你快点啊!”

    “咕噜咪吧吗……醒来!”高瘦男子嘴中念叨得更急,已经大声念出声来,可是控心蛊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用白费心机了,你是不是想催动控心蛊啊,很不好意思,都被我抓在手里呢?”方天佑走到高瘦男子卡巴弄身前,将右手伸了伸,露出里面的控心蛊来。

    “你,这,这怎么可能!”卡巴弄马上被震骇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有人能够像这样抓玩具一般,将控心蛊攥在手中玩!

    “巴嘎!”谷村康太眼见事情不成,喝骂一声,就要朝着二楼窗户窜去。

    “跑得了吗?”哪知他脚下刚动,一直警惕着他的方连城已经快步挡在了他身前。滕子安和吴世玉两人则一左一右挡在了他身后。

    “锵!”谷村康太抽出了他藏在袖中的短刀,朝着方连城扑去,他要想撤退,最好的办法就是打退方连城,从窗户中跳下逃跑。

    可是方连城却并没有退缩,反而是鼓动内力迎了上来。他如今刚刚突破到先天后期,正想找人试试战力了,这样的机会哪里会放过。

    而房间正中的位置,方天佑则是一边“把玩”着手上的控心蛊,一边笑着朝着蛊师卡巴弄走去,“是不是感到很意外?你没有想到,你的蛊对我一点作用也没有吧?”

    卡巴弄连连后退,惊惧地看着方天佑。此时,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看天下人,尤其小看了这个一开始最不看重的年轻人。

    面对这样一个年轻人,他竟然感到忐忑不安,不过,他知道要想离开,必须要尽快将这个年轻人拿下。

    想到这里,卡巴弄眼中闪过一道凶芒,忽然挥动右手,向方天佑奋力一甩。蓦然间,一道筷子大小的青色身影,闪电般地从他袖口窜射而出,朝着方天佑电射而来。

    方天佑早防着他有变,凭借过人的眼力和神识,已经发现,这闪电其实是一条青色的毒蛇——竹叶青!而且他敢肯定,这不是普通的竹叶青毒蛇。

    这应该是蛊师的本命蛊——蛇蛊。

    提起放蛊,人们总是会以为,为了便于投放,蛊肯定是如跳蚤蚂蚁般细小。可是方天佑却知道,所谓的蛊并不是特指某种虫蚁,而是指被蛊师以特殊法门喂养的动物,无论昆虫、鸟兽,则可以成蛊,只不过,体积越大,越容易暴露,越不容易培养罢了。

    初级的蛊师,往往用多种带有剧毒的毒虫,如毒蝎、蜥蜴、蜈蚣、蟾蜍等等置于同一器皿内,让它们在里面互相吞食残杀,最后剩下一种唯一存活的毒虫便培养成蛊。

    如果养蛊之人看到合适的强大的蛊,就会用自身精血常年喂养,甚至让这种蛊在他身上栖息生养,这样一来,这种蛊便成了他的本命蛊,与他生命休戚相关,下蛊时,也更方便。

    只是这样一来,因为身受本命蛊的噬咬,也会将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所以一般放蛊的人,都喜欢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地,一方面增加神秘感,另一方面那是自己太丑怕还没有放蛊就把人吓跑了。

    当然,这还只是低级的蛊术,方天佑在修仙界,还见过更加高级的蛊术,那些蛊师不会用这么血腥残忍的手段。

    他们往往直接找到一种厉害的飞虫,然后用珍贵的药材甚至元气矿石等喂养它,让它不停进化,进化到一定程度,这些蛊就会自行吸取天地灵气,就不用再特意喂食了。

    不仅如此,那些高级蛊师还会每天用神识与蛊交流,就像人养狗一样,每天跟它说话交流。久而久之,蛊便与蛊师之间有了神识上的联系,比起这本命蛊还要好使,却不会那般危险和血腥。

    当然用神识交流,首先得你要修炼出神识才行,没有一定修为和术法的人是根本施展不来的,所以这种养蛊方式也只有一些强大点的巫门中人才会。

    卡巴弄现在放出的这一条竹叶青蛇蛊,是他采取了数十种蛇蝎虫蚁之毒喂养而成的,不但毒性剧烈,远超五步蛇和眼镜王蛇,还可以随时放出来伤人,杀人。

    只是对于蛊师们来说,本命蛊称得上是他们的第二生命。如果本命蛊受到什么损伤,也会对他们自身造成危害。

    因此,一般情况下,蛊师们都不会轻易的亮出自己的本命蛊,只有在遇到危险的情况下,才会将本命蛊召唤出来并肩作战,当作秘密武器来使用。

    这一次,被方天佑逼急了,他知道寻常的蛊虫,对方天佑根本没用,所以才会这么快就将本命蛊——竹叶青蛇蛊给祭了出来。

    而且他很有把握,能够以竹叶青蛇蛊杀了这个年轻人,至少是重伤眼前的年轻人。就算这年轻人能制服一般的蛊,卡巴弄还真的不相信方天佑能够受得了这竹叶青蛇蛊上的毒性!

    竹叶青蛇蛊朝着方天佑迎面袭来。速度快若闪电!两人离得又近,可谓转瞬即至。眼看方天佑就避无可避!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