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一章 一壹毒酒
    ,

    “那是当然,只可惜那位高人救了我之后,就走了,要不然我把他带来啊,你们身上的那些小伤小病,一针下去就得给你们治愈了。”方连城兴奋地讲述着,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了正朝着右边席位走去的方天佑。

    “司先生!”方连城惊讶得当即站起身形,快步地朝着方天佑走来。

    “方老爷子好啊!”方天佑见已经被爷爷发现,索性大方地打起了招呼。

    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爷爷会选择这个时候,在这种场合高调复出。本来并不打算和爷爷打招呼的,没想到慕容青云要赶自己去右边,刚好暴露了身形,被爷爷发现了。

    “真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了司先生。司先生你这是……”方连城不知道方天佑何以这个时候才入席,不由有些奇怪。

    “我受慕容紫烟小姐之约前来诊病,顺便讨口饭吃。她父亲认为我坐那里不合适,所以要我给人让座,坐到右边去。”方天佑如实答道。

    “什么?竟然将司先生你呼来喝去!”方连城闻言,脸色微变,朝着慕容青云那一桌看去。

    只见那里果然在调换位置,方天佑原来的座位做了另外一个人,而慕容青云则和方振东并排坐到了一起。见方连城看过来,两人都有些尴尬地又重新站起了身来。

    “也对,司先生坐那里确实不太合适。这样吧,司先生随我来!”方连城说着,在方天佑肩膀上一搭,就拉着方天佑朝着自己那一桌走去。

    “冲老哥,今天我就作主了,向你讨一个位置。”方连城看向慕容冲道。

    慕容冲当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况且看这方连城的架势,如果不答应,只怕他会和这年轻人一起去坐下席也不一定。慕容冲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来,司先生请上坐。”方连城将原本自己靠近慕容冲的位置让了出来,请方天佑坐,而自己则打算在方天佑旁边又一次位置坐了下来。

    “这不行……”方天佑连忙谦让拒绝。本来在他的心中,自己身为曾经的“符皇”,就算是世俗的皇位宝座,他都敢坦然入座。不过现在身份环境不同,又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得不谦让一下。

    “没什么不行的,快坐下吧,司先生!”方连城却按着方天佑的双肩,硬要他坐下。

    “能够得到连城老弟这么看重,司先生想必是高人吧,那就快坐下吧。”慕容冲淡然说道。

    “是的,让来让去,客人们看了反而笑话。”滕子安也劝道。方天佑这才无奈地在这一桌坐了下来。

    方连城又很热情地向方天佑介绍起了在座的几位大人物。在介绍方天佑时,方连城老爷子只说了方天佑名为“司游”,是一位高人,其他的就没有多说了。

    因为方连城不敢肯定这位“司游”先生愿不愿意暴露自己更多的信息。虽然如此,但在座的人都隐约猜到,方连城能够康复醒来,只怕与眼前的这位年轻人有着密切的联系了,大家看向方天佑的目光顿时有些复杂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高人,那他们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家族利益都像好好查探一下这个“司游”的身份背景,要考虑一下能不能与他拉上关系了。

    如此大的动静,其他席位的人,当然也看到了。大家对于方天佑的身份更加充满着疑惑,看向方天佑的目光多了几分敬畏和仰慕。

    不管怎么样,能够引得方连城老爷子如此推崇,能够与元首和几位大佬一起坐上席,足以让他的地位抬高一大截了。

    江浩文、江浩轩、慕容庆等得罪过方天佑的人,此时面如死灰,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一副穷吊丝模样的普通小子,竟然成为了座上宾,而自己刚才还想欺负他,回去后,肯定又少不了家族长者的责罚了。

    慕容青云、方振东则是面色阴沉,又大感尴尬。方振东没有位置坐,方连城根本是不管不顾,好像理所当然方振东就不应该坐那上席一样,可是老爷子却把方天佑请上了上席。

    慕容青云更尴尬,他将方天佑赶走,本是看不起这个年轻小辈,想借机扫他面子的。谁知道方连城却将这个自己看不起的小子,请上了更尊贵的上席,这不是赤果果地打了慕容青云的脸吗?

    慕容紫烟看着“司游”被请到上席,惊讶中带着几分窃喜,只是看到方连城时,又不由得想起两年前的伤心事,眼神又有些伤感起来。

    “酒菜都已经摆齐,老爷,可以开始了。”这时,慕容家的总管走过来,到慕容冲身边提醒道。

    “好,那宴会就开始吧……”慕容冲应答一起,端起桌上的酒杯,站起身来,环视了一围后,朗声说道,“感谢各位捧场,我们一切从简,不要太拘礼,大家随便吃吧。”

    众人一齐起身,齐祝慕容冲老爷子生辰快乐,长命百岁。然后就各自坐下开始吃喝起来。开始还有些沉闷,后来气氛就渐渐热闹起来,话语也多了起来。

    “来,慕容冲,我先敬你!一是给你祝寿,二来,也感谢你没有在我住院的这段时间里,给我下黑手,不枉我年轻时叫了你好些年‘冲哥’。”方连城端起酒杯向慕容冲道。

    “咱们几个老不死的,都折腾不了几年了,谁也没必要对谁下黑手,我还希望多个陪酒的呢。就是不知道你这身体,能不能喝啊。要是不能就惩强,谁的酒量怎么样,谁还不清楚啊。”慕容冲似乎意有所指地道,那神情没有了一丝元首的威严,仿佛真是一个普通的过大寿,又有点调皮的老头子。

    “切,好几年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呢,那次要不是有滕子安这个老小子帮你,你能喝赢我?”方连城不服气地瞪了滕子安一眼道。

    “别扯远了,先干了再讲。”滕子安有些怕和方连城争辩,连忙扯开话题。“干,干!”慕容冲也豪爽地道。两人当即喝了一杯。随后,滕子安、吴世玉等人也轮番向慕容冲敬酒,慕容冲倒也豪爽,全部一口干。

    接着,大家又开始向方连城敬酒,庆祝他康复,这看来是一团和气,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争斗的痕迹。方天佑猜想这应该是当着众人的面,也算公共场合,谁都不想**份吧。

    而且这些老狐狸们似乎都有默契,对于两年前的事情是只字不提,对于方连城受伤晕迷的事情也没有人问及,不知道是有所顾虑,还是不想揭开当年的伤疤。

    出于礼节,方天佑也向慕容冲敬了酒。慕容冲见方天佑像极了情报上说的那个神秘人,方连城又对他这么推崇,心中便已经了然了,所以对于方天佑,他也不由得另眼相看起来,豪爽地和方天佑干了一杯。

    滕子安等人见状,也都纷纷向方天佑敬酒。桌上的气氛就开始活跃了起来。

    “爸,我和淑琴还有紫烟,给您敬酒了,祝您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慕容青山带着张淑琴和慕容紫烟走了过来说道。

    “爷爷,祝您生日快乐!”慕容紫烟也大方地走到了慕容冲身边说道。

    “好,好,你们有心了。”慕容冲宠溺地摸了摸慕容紫烟的脑袋瓜,说道。

    敬完慕容冲,慕容青云却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又端起了酒杯,敬起了这一桌的其他人,当然也包括了方天佑。

    “感谢各位的捧场,我作为老爸唯一的子女,向各位表示真诚的感谢,来,干了这一杯。”慕容青云说完,一饮而尽。

    “不错,有担当,这才像慕容家的男儿。”滕子安和吴世玉很爽快的一饮而尽。方连城和江海涛虽然面无表情,有些不情愿,但终于还是将酒给干了。剩下的军政大员和方天佑这也才把酒给喝了。

    “今晚大家都要喝尽兴。淑琴,你亲自给各位倒酒,要一个个倒满杯,可别让他们耍赖!”慕容青云心情似乎很好,和大家开着玩笑。

    “我来吧!在座的我最小,各位都是长辈,我还没有给各位倒过酒呢。”方天佑说着站起身来,接过了张淑琴的手中的酒壶。

    这酒壶是张淑琴从他们那一桌带过来的。按理说,为了方便倒酒,慕容青云让张淑琴带着酒壶过来也正常。

    但方天佑却注意到,那一壶酒是慕容青云从一个刚刚从门外进来的服务员手中接过来的。虽然慕容青云从服务员手中接过酒壶时,是进行地那么自然,当方天佑仍然注意到了两人其实有过眼神交流的。

    原来慕容青云不时扫向门边,等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女服务员。不仅如此,方天佑还注意到慕容青云从女服务员那里接过酒壹后,并没有拿这酒壶给他们自己那一桌的倒过酒,直接就让张淑琴带到这一桌来了。

    因此,方天佑断定那服务员不简单,这壶酒绝不简单!

    (本章完)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