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九章 阴谋初现
    “我们?哼,我们不是慕容家的亲戚,就是京城有名望的家族子弟,我们的身份没有什么可疑的,只有你一个人面生!”那位疑似江家阔少说道。

    “对啊,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众人起哄道。

    “我再说一遍,我是慕容家请来的客人,你们快让开!”方天佑说完,身形朝那疑似江家阔少和花俏领结男子两人中间撞了过去,将两人撞得一个踉跄。

    “胆子不小,竟然敢到这里撒野,大家一起把他抓起来!”其他几人见自己同伴吃亏,当即呼喊着要跑下来抓方天佑。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方天佑摇了摇头。他本不想惹事,只是现在看来不出手怕是不行了。

    “住手,你们干什么!”这时,一道愤怒的娇喝声从楼梯口响了起来,却是慕容紫烟从二楼走了下来。这一声娇喝,将原本并不想理这边事情的另一批公子哥儿们的注意力也吸收了过来。

    “慕容小姐,这人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我们正要查他的来历呢。”一位公子哥儿讨好般地向慕容紫烟汇报道。

    “紫烟姐,这人在咱们家的地盘撒野呢!”那花俏领结男子也告状道。

    “胡说,司游是我请来的客人,你们凭什么查他?”慕容紫烟本来性格温婉,此时见这些人如此对待方天佑,心中当然有气,语气也就不客气了。

    这一帮公子哥儿,见慕容紫烟发脾气,又听方天佑是她请来的客人,虽然有些好奇,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慕容紫烟却又看向那花领结男子道:“还有你,慕容庆!什么叫咱们家的地盘?这里可不是你江东慕容,京城慕容的事关你什么事!”

    “这个,那个,京城慕容与江东慕容也算是同宗嘛。再说,我这么做,也完全是一副好心,为慕容爷爷的安全着想啊。”花俏领结男子慕容庆小声地辩解道。

    “我看是你自己想仗着我爷爷的名声出风头吧。”慕容紫烟厌恶地看了慕容庆一眼,轻盈地走到方天佑面前,轻声说道:“司大哥,不好意思,让你为难了。”

    “没事,一场误会罢了。”方天佑轻松笑道。

    “紫烟,你今天可真漂亮。”自从慕容紫烟现身,就一直盯着这边形势的江浩轩,这时也微笑着走了过来,很绅士地向慕容紫烟打着招呼。

    慕容紫烟却仿佛没有看到他一样,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对方天佑说道:“我们先坐一会吧,爷爷他们马上下来,就要开始入席了。”

    “好啊。”方天佑应答一声,就要和慕容紫烟朝着沙发走去。

    江浩轩见慕容紫烟如此态度,脸上一阵抽搐,一咬牙,又拦在了方天佑面前说道:“司游是吧,上次救了紫烟的就是你吧。真是多谢你救了我的未婚妻啊。”

    慕容紫烟见江浩轩死皮赖脸跟了上来,脸上更加厌恶,可是又无法反驳,因为自己现在名义上,确实还是他的未婚妻。

    “未婚妻?可是我听说那一次将船弄翻,让紫烟差一点淹死的,好像就是你啊?如果我是法官,完全可以控告你杀人未遂了?你还好意思说什么未婚妻?”方天佑冷笑道。

    江浩轩听着方天佑讽刺的话语,脸上表情更加难堪,双手握了握拳头,又悄然释开,换上一脸淡然地说道:“当时是因为有人违规将快艇开到了我们的脚踏船边,才会将我们的船打翻的,也因此而造成了我们小夫妻俩的误会……”

    “江浩轩,你说够了没有。什么小夫妻啊,未婚妻的,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和你已经不可能了。我会向爷爷说明,尽快解除我们的婚约的。”慕容紫烟气恼地道。自从上一次的事件后,她是彻底地认清了江浩轩的为人。

    “紫烟,你说什么!你要解除婚约,是因为这个小子吗?”江浩轩脸色终于大变。虽然他对于两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对于和慕容紫烟的这段婚姻并不再热心,但是现在由慕容紫烟亲自说出要解除婚姻的话来,他还是接受不了。

    “不管是不是因为司游,你认为,我们还能继续下去吗?”慕容紫烟反唇相讥一句,再不理他,朝着沙发走去。

    “哟嗬,有人被甩了啊。”不远处,看热闹的方天雄等人起哄道。江浩轩脸色顿时变得一阵红一阵白。

    “方天雄,你干的好事,还在那里说风凉话!”江浩轩转身朝着方天雄吼道。

    “干嘛,是慕容小姐不要你的,你想拿我出气啊,来啊,谁怕谁啊?”方天雄闻言,也毫不相让,朝着江浩轩怒道。

    “今天是什么场合啊,你们都少说几句吧,万一惹恼了楼上的长辈,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这时,一个年纪稍长的男子发话说道。

    众人这才醒悟,一个个安分了不少,就连方天雄和江浩轩都没有再争,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

    他们俩都知道虽然楼下都是一些小辈,但楼上可都是些大人物。今天的宴会可不比平时在会所的酒会。

    要是换在平时,其他人肯定是要起哄,巴不得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可是今天这样的场合,谁都不敢太过分。否则别说自己遭殃,自己背后的家族都要受到影响,那以后自己在家族里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哼!”江浩轩朝方天雄冷哼一声,又歹毒地看了方天佑一眼,重新回到了自己刚才的位置。那里,有几个和他玩得来同伴正轻声安慰着,或是怨恨地看向方天佑这边说着什么。

    方天佑懒得去理会,既然已经说开,他想服软或是和慕容紫烟保持距离都不行了,所有人肯定都认定慕容紫烟甩掉江浩轩和自己有关了,索性大方地走到了慕容紫烟身边坐下。

    “没想到,你发起脾气来,还挺酷的。”方天佑笑道。

    “菩萨也有三把火不是吗,看不惯他们的嘴脸。”慕容紫烟嘟了嘟嘴道。

    “呵呵,他们出身好,有着先天的优越感吧。对了,楼上的情况怎么样了?”方天佑问道。

    “你猜得没有错,我们上去后,父亲就来了,他让我妈送上礼物后,还当面给爷爷点了烟,这分明是要让控心蛊醒来!我爸他到底想干什么啊,连自己亲爹都算计,难道权利对他真的那么重要吗!”慕容紫烟气愤地道。

    “没事,我既然已经知道,就不会让他阴谋得惩的,现在我们要保持镇定,见机行事找出其他的帮凶。”方天佑劝慰道。

    “好,我都听你的。只是心里真的好难过啊。”慕容紫烟叹息道。

    “想开点,我们聊点别的吧,那花俏领结的人,是你们同宗吗?”方天佑试探着问道。

    因为慕容紫烟刚才说过他们是什么江东慕容家的人,而方天佑记得当时在湖阳时,找自己麻烦的人当中就有江东慕容的人。他们唆使潘志华一家来对付自己,后来甚至是要不惜杀死自己。

    “是的,江东慕容和我们慕容家是同宗。不过爷爷不喜欢他们打着他元首或是京城慕容家的旗号到处招摇,早就已经警告过他们了。他们表面上答应,暗地里估计仍然是以元首家族自居,到处炫耀,这次爷爷大寿,估计也是他们死缠着要来蹭热度的。”慕容紫烟说道。

    “呵呵,能够有一门元首家族的亲戚,办起事来当然会方便得多了。”方天佑笑道,心中却已经猜到,对付自己的行动,估计也是江东慕容要故意讨好京城慕容自作主张地进行的。

    “刚才围着我的人当中,有一个带头的与江浩轩长得有几分相像,那应该是江家的人吧?”方天佑又问道。

    “他叫江浩文,江家的四少爷,是江浩轩的亲弟弟,也是个纨绔子弟,好学无术,上不得台面的人物。”慕容紫烟鄙夷地道。

    “江浩文?”方天佑心中一动,据余阳辉招供,当年指使他来对付自己的,正是江家的四少爷江浩文,这家伙想必是要给他哥哥报仇的了。

    方天佑想不到在这一场宴会当中,竟然能够一下见到了当年要针对自己的三股势力。方家不用是方天雄等人暗中指使的了,目的肯定是不想我和他们争方家产业。

    方天佑心中惊讶,嘴上却仍然不忘和慕容紫烟继续闲聊:“这样看来五大家族应该是都到齐了啊?”

    “当然,五大家族虽然互相有争斗,但大人物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的。这样的大寿其他四大家族肯定是要来人捧场的。”

    “刚才那个年青稍长的,说话提醒大家的,就是滕家的滕达康,坐在他旁边的是吴家的吴志新。这两个人在五大家庭子弟里算是比较务正业的人,在大人们中也勉强能够说得上话,所以同辈人大多还听他们的话……”

    反正闲来无事,慕容紫烟索性给方天佑介绍起了在场的子弟们的情况。

    没过多久,宴席已经铺开,楼上传来一阵脚步声,那一群大人们纷纷下楼,来到了大厅中。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