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八章 惊人内幕
    “伯母虽然与菩萨为伴,看来心却看得通透,没错。我并不是普通人,而是‘龙盾’组织的成员。”方天佑说着,拿出了自己的“龙盾”证件,递了过去。

    “龙盾,教官?”张淑琴惊讶地看着证件,凑过来看的慕容紫烟同样震惊不已。只是慕容紫烟看向方天佑的目光充满崇拜,而张淑琴看向方天佑的目光则更加警惕。

    “你潜入别墅,不会是为了追查当年的事情吗?”张淑琴问道。

    “当年的事情,龙盾虽然有所怀疑,但毕竟是五大家族的事情,不便插手。我这次来除了应紫烟之约,也是奉了陈浪平将军的命令来负责晚宴的安全保卫的。至于刚才听到的事情,纯属意外,不过,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方天佑保证道。

    “陈浪平,陈将军吗?其实你对他说说也好,让他有所准备。”张淑琴显然听过陈浪平之名,而且对于他还挺信任的。

    “无凭无据,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说。”方天佑道。

    “不需要证据,你只要讲给他听,他自己心中会有数的。你就说,两年前的那件事情上,方天佑和紫烟都是受害者,幕后主使,就是我丈夫慕容青云。而且我还觉得今晚慕容青云一定有大动作。”张淑琴痛苦地道。

    “好,我会提醒他的。可是还是不明白,慕容青云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尤其是两年前的事情,他分明是把自己女儿往火炕里推啊?”方天佑不解地道。这事确实是他心里最大的困惑。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权利!”慕容紫烟悲苦地道。

    “可是你爷爷,也就是他的父亲已经是元首了,他还需要什么权利!更何况虎毒不食子,他就这么狠心,为了权利,赔上自己女儿的清白?”方天佑更加疑惑。

    “老爷子的权利是老爷子的,慕容青云需要的是自己亲自掌控的权利,他要继续老爷子的位置!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张淑琴恨声道。

    “争元首位置!”方天佑心中一惊,“这在如今华夏的体制下,可是有点难度的啊。毕竟现在是民主时代,不可能再来个什么世袭啊。”

    经过张淑琴和慕容紫烟的讲述,方天佑渐渐明白了两年前事情的一些真相。原来慕容冲和方家、江家似乎有意培养江家的江海涛接任下一任的元首。

    而慕容青云一直在觊觎着元首之位,他不愿看到三家联手扶持江海涛,所以设置了两年前的局,让方天佑强上了慕容冲宠爱的孙女慕容紫烟,而慕容紫烟又是江家的未来儿媳,这样一来,就成功地挑拨了慕容冲和方家、江家的关系!

    张淑琴之所以会知道这事,是因为她无意间听到了慕容青云与别人的手机通话。而慕容紫烟之所以会知道这事,是无意间听到了慕容青云和张淑琴的争吵。

    张淑琴不愿意将事情闹出来,是怕本来就受到伤害,自闭了好一阵的慕容紫烟听到后,会更加伤心。

    而慕容紫烟之所以假装不知道,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父亲,一旦闹翻会更让母亲张淑琴为难。更何况她知道自己没有证据,说出来也没有用,别人只会当她是因为自闭所以说胡话。

    “司游,我觉得你应该马上去将控心蛊的事情和两年前的事情都向陈将军汇报一下?”想到方天佑的“龙盾”成员身份,张淑琴也莫名地对他多了一份信任。

    “一切有我,你们暂且什么都不要做,好好保重好自己就行了。控心蛊的事情,我刚才说了一会晚宴再见机。至于当年旧案,方家的老爷子已经醒来,我会想办法把事情真相告诉他,相信他会有所行动的。”方天佑说道。

    “什么,方连城老爷子还活着吗?”张淑琴惊讶地道。

    “当然,很快他就会现身了。”方天佑肯定地道。

    瓦房外,客人陆续地到场。有佣人来催促张淑琴母女二人出去会客。张淑琴、慕容紫烟母女连忙调整情绪。

    方天佑将事先准备好的手链送给了慕容紫烟。慕容紫烟虽然还不了解手链是自带防御功能的法器,但见是方天佑亲手做的,心中一甜,马上将它戴在了手中。

    “你最好一直戴着它,不要取下来。”方天佑说道。方天佑的本意是担心好怕安危,时时带着才能主动防御。慕容紫烟却听成了让她好好珍惜他送的东西,当即脸上微红,轻轻点头表示答应。

    “哎,有你疼她,我也就放心了。”张淑琴看着听着两人的言行,会心地笑了笑道。

    “妈……”慕容紫烟有些害羞地嗔怪了一声。方天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给张淑琴使用了一张清心符,使她的意识一阵清爽,表情都变得轻松起来。加上心中郁结已经哭出来,打开了心结,相信调整一段时间,抑郁症就会好了。

    忙完一切后,方天佑才和慕容紫烟母女一起走到了主楼。

    张淑琴和慕容紫烟一起去二楼向慕容冲请安祝寿,方天佑则在大厅中寻找起了丁湘的影子。丁湘早就在等他了。

    方天佑假装去洗手间,丁湘会意地跟了上去。两人在洗手间外简单地交换了一下情报。方天佑知道虽然慕容冲尽量要求简单,但警卫处背不住压力,最后还是答应了一些重要人物进来贺寿。

    而方天佑也将有人放蛊,可能会在宴会上有所行动的事情告诉了丁湘,让她想办法联系一下相得过的警卫处人员。方天佑虽然也有蓝牙,但现在敌人难分,方天佑担心有内奸,那样就会打草惊蛇了。

    为了不引起怀疑,方天佑两人匆匆交淡后,就又先后回到了大厅中。大厅中,或站或坐的全是一些年青一辈,其中方天佑认识的赫然有方天雄和江浩轩。

    不过引起方天佑注意的,还是朝大厅楼梯朝二楼走去的慕容青云,方天佑很想冲上去狠揍他一顿。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就算揍他一顿也不能洗清自己两年前的冤屈,反而会落人口实,他必须要找到证据才行。

    张淑敏出来做证的话固然有份量,可是她们手里同样没有证据,慕容青云完全可以不认帐,甚至反诬张淑琴是抑郁症胡思乱想。

    虽然方天佑刚才利用催眠,让张淑琴发出了心中的郁结,又以清心符调整了她的情绪魂力,可是别人是不知道的,仍然还会当张淑琴得了抑郁症。

    至于慕容紫烟,事关自己当年的伤心事,又怎么好出来挑自己的伤疤,更何况在外人眼中,慕容紫烟是同样自闭许久了的。

    “揍你也只能惩一时之快,打乱你的计划,让你阴谋不能得惩,劣行败露,也是最好的报仇,先让你嚣张一阵吧。”方天佑暗道。

    “你是谁?怎么跑进这里来的?”方天佑正思考着,一道冷傲中带着一点轻蔑和疑惑地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方天佑回过神来,却看到一个头发梳得油光发亮,阔少打扮的人正盯着自己,那神情,好像是抓到了一个前来偷东西的贼一般。

    “我?当然是来做客的了?”方天佑淡然道。他看对方和那江浩轩长得有几分相像,猜测这家伙估计也是江家的某位少爷。方天佑对于江浩轩没有好印象,对于这个疑似江家人,当然也不怎么待见了。

    至于这家伙要针对自己,方天佑猜到肯定又是自己的休闲打扮被人家给看轻了。再则,上层的这些公子哥们肯定也像湖阳一样,都有了自己的圈子,彼此之间也认识,只是方天佑却是面生的。

    “切,就你这打扮,一看就是穷吊丝一个,会被邀请来参加今天这么重要的宴会?”阔少见方天佑态度冷淡,更加气愤,冷哼着道,“老实交待,你是不是混进来骗吃骗喝的!”

    附近有几个年青一辈的公子哥儿,听到了这边的争执,都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打着花俏领结的公子哥儿,以主人家的口吻训斥道:“骗吃骗喝是小事,就怕他是混进来图谋不轨的,我看他准是偷偷跑进来,意欲对我爷爷不利的,快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今晚的守备这么森严,你们认为还有不被邀请的人,能够混得进来吗?”方天佑说完,转身准备绕过他们随便找个地方坐坐,他还真懒得理会这群无聊无脑的公子哥儿。

    “站住,想溜啊,没这么简单,不说清楚不许走!”花俏领结青年见方天佑对自己几个爱理不理,更加气愤,抢前几步,挡住了方天佑的去路。

    “防范再森严也有漏洞,谁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我们从来不知道慕容家还有你这一号亲戚。”其他几人显然也是站在他那一边的,都围拢过来,几乎是将方天佑给围了起来。

    “难道你们就全部是慕容家的亲戚,全都受了慕容家的邀请而来的不成?”方天佑抱起双手扫视着这一群脑残青年,淡定地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