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六章 控心蛊
    “没事,既然不想说,那就别说了。x23us.更新最快只是你们母女俩,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你们在这件事上又没有过错,那不应该再耿耿于怀,应该放下过往,重新生活啊。”方天佑真诚地劝道。

    “重新生活,”慕容紫烟惊异地看向方天佑道,“我真的可以嘛?”

    “当然可以,人总有不愉快的过去,如果总是纠结于过去的话,会活得很累的。你妈应该就是知道你被欺负后,心疼你,所以才这样忧郁的吧?”方天佑一边劝道,一边将话题又引导到张淑琴身上。

    “我妈,她,一方面是心疼我,另一方面,也应该是因为知道了阴谋的内幕,却长期无处诉苦,所以才会抑郁的吧。”慕容紫烟道。

    “哎,看来她心里和你一样苦。所以你更加应该放下,只有你过得好,或许才能减轻她内心的苦楚。”方天佑劝导道。

    “嗯,我会听你的,尽量忘记过往,好好生活,谢谢你,司大哥,我真的觉得和你在一起很轻松,很有安全感。”慕容紫烟边擦着眼泪,边说道,神情真的已经轻松了不少。

    “你妈应该差不多要念完了,我们进去看看她吧,既然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我想,我或许可以帮一帮她,只是能不能走出心中的阴霾,最终还是要看她自己。”方天佑道。

    “我知道的,我妈就是将事情憋在心里头,所以两年多了,一直走不出忧郁。”慕容紫烟点了点头道。

    “嗯,得想办法打开她的心扉,排遣一下心中的郁结,哪怕是大哭一场也好。”方天佑思索着道。

    “你上次的符篆就很有用,不然你再比画两张符篆试试。”慕容紫烟天真地道。

    “符篆也不一定是万能的,要看情况而定。”方天佑笑道。

    “哦,我反正不懂,应该怎么做,你一会看着办吧。”慕容紫烟道。

    两人正准备返回瓦房,却听到瓦房内传来“乓当”一道玻璃碎裂的声音。慕容紫烟与方天佑互视一眼,转身朝着瓦房跑去。

    走进瓦房,却发现有一道身影跌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脸上很痛苦的样子,旁边摔落了一只碎裂的陶瓷茶壶。

    乍一看,居然没有认出来是张淑琴。因为她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刚才应该是要念经,所以穿的是素雅的衣服,此时估计是想到要出席宴会,居然已经换上了一身华丽的旗袍。

    那夹杂着丝丝银发的头发,原本随意披散,此时已经挽了个发型,以一只精致的银白色发簪盘在头上。

    “妈,你怎么了?”慕容紫烟认出是自己老妈后大惊,赶忙走上前去,就要搀扶张淑琴,却被方天佑一把拉住。

    慕容紫烟错愕地看了看方天佑,显然对方天佑阻止自己搀扶自己母亲十分不解。

    “你妈现在的状态有点问题!”方天佑皱眉说道。慕容紫烟这才注意到自己母亲跌坐在地上,神情有些恍惚,身体轻轻地颤抖,仿佛在挣扎着什么,又像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方天佑以神识查探立马发现了其中的不妥,伸手在张淑琴身上点了几下,然后右手抓起张淑琴的一只手,左手拿出小刀,在她那只手拇指上一划,随即一滴血液射出,方天佑右手一伸将那一点暗黑的鲜血捏在了手中。

    “司游你……”慕容紫烟见方天佑拿出刀来割伤自己母亲,被吓了一跳,正要质疑时,却又听到张淑琴咳嗽两声,眼神恢复了清明。

    “妈,你怎么样?”慕容紫烟扶住张淑琴,紧张地道。

    “没事,刚刚好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脑海里乱窜,我差点没法控制自己,好可怕!”张淑琴喘息着道。

    “司游,这是怎么回事?”慕容紫烟这时已经猜出了方天佑刚才的动作帮了自己的母亲,疑惑地问道。

    “对了,你割伤我手指后,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血液被逼了出来。然后我身体就轻松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张淑琴也惊讶地道。

    “伯母,应该是有人想在你身上下蛊。”方天佑将右手摊开,掌心中除了一小团血渍外,还有一只跳蚤般的黑色虫子。

    “这真是蛊?我在网络上看过听说过,却从来没有见过?”慕容紫烟困惑地道。

    “刚才让我神志恍惚,头痛不止的东西,就是这个丑恶的小虫子?”张淑琴有些不敢相信地道。

    “我们先扶伯母起来,到凳子上休息吧。”方天佑说着,伸出左手,和慕容紫烟一起将张淑琴扶到了一边的凳子上坐好。

    “我只听说过苗疆有放蛊之说,以为是人们故作神秘,难道真有这样的秘术?”张淑琴叹息着道。

    “放蛊之术,确有其事。这只小虫子确实就是一只蛊虫,而且是属于极少见的控心蛊。”方天佑解释说道。

    “控心蛊?”张淑琴和慕容紫烟闻言都是一惊,听这名字就令人感觉诡异无比。

    “控心蛊是一种极其狠毒的蛊虫,中蛊之人被下了这种蛊后,心魂便会完全受到驯养这蛊虫之人的控制。不管下蛊之人下达什么命令,中蛊之人都会言听计从。

    如果下蛊之人手段高明的话,还可以让控心蛊吸食中蛊者的精血成长。之后下蛊之人不用一直向中蛊者下达命令,只需要向中蛊者提前灌输一道意识命令,中蛊者就会听命行事,完成下蛊之人的意愿。

    这样一来,被蛊控制的人,看上去和正常人无异,很难引起别人的怀疑。

    “那你还不快点扔了它,小心它钻到你体内去啊。”张淑琴对这控心蛊仍然心有余悸,好意提醒方天佑道。

    “司游有办法捉住它,肯定就是不怕它了。只是这蛊虫想一想都叫人恶人,你怎么不捏死它算了呢?”慕容紫烟道。

    “放心吧,这样的控心蛊还逃不出我的手掌。我不杀它,只是暂时不想惊动驯养它的蛊师,和下这蛊的人。”方天佑道。

    他的右手可是按照先天道基的标准重铸的,可柔可刚,刚时坚比钢铁,更何况肉掌中还有着真元流转。真元是可以专门克制住蛊虫的,就好比蜘蛛网绑住小虫子一样。

    所以控心蛊在方天佑掌心,虽然不断挣扎发威,却始终无法撕破方天佑的皮肉,钻入他的身体。

    刚才方天佑在张淑琴身上点戳,其实也是动用了真元。他以点空手法,输入真元后将控心蛊逼到了张淑琴的手指,然后割破皮肉,挑了出来。

    “真没有想到,司大哥不但会画符,还会除蛊。这次可真是幸亏有你了。对了,我妈怎么会突然中了蛊呢……”慕容紫烟不解地道。

    “这个,我也不敢肯定这蛊是从哪里来的。伯母可以回想一下,这段时间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可疑的人呢?”方天佑问道。

    “可疑的人,我好几个月都没有出门了,一直独居这间瓦房内,除了给我送饭食的女佣,没有见过其他任何人……除了刚才紫烟的爸爸来过……难道会是他!”张淑琴说话间,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掠过一抹惊骇。

    “我爸?他应该不会蛊术才对啊?”慕容紫烟同样惊讶,却有着疑惑。

    “并不一定要会蛊术的蛊师亲自下蛊,通过一定的器具传播,同样可以下蛊……”方天佑解释着,上下打量了一会张淑琴,忽然出手摘下了她头上的发簪。

    发簪一抽出,张淑琴的头发便散乱地披散了下来。如果是放在之前,慕容紫烟和张淑琴一定会怪方天佑无礼,可是现在她们俩对方天佑多了一份信任,知道他这么做必有深意。

    “这只发簪上有蛊虫的气息,而且看起来这发簪还挺新的,是才买不久的吗?”方天佑打量着发簪道。

    “这,这是慕容青云刚才送给我的,说是今晚的宴会十分重要,必须要穿得隆重一点!除了发簪,他还送了我这身新旗袍。我刚才念完经,不见你们,以为你们到外面玩去了,所以就把衣服给换上了。难道真的是他!”张淑琴面无血色地道。

    “我现在还不敢肯定是谁要对您下蛊。按说他是你丈夫,不至于对你下蛊才对,或许他其实也并不知情,是别人将蛊放在了发簪,他碰巧送来了给你而已。”方天佑说道。

    “碰巧,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一定是他,他想在这一次宴会上有什么行动!对了,除了给我的发簪和衣服,他还为我准备了给紫烟爷爷的礼物。说是让我送出去,老爷子一定喜欢。你帮我看看,这礼物有没有什么问题?”

    张淑琴突然想到什么,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转身朝里间走去。慕容紫烟和方天佑也一起跟了上去。

    走入里间,果然看到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慕容青云说,这是他帮我精心挑选的一只烟斗。是紫烟爷爷喜欢的品牌,让我今天送给老爷子。”张淑琴指了指礼盒道,“我还没有来得及打开看的。”

    “咦,”方天佑以神识探测,脸上顿时更加惊讶。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