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九章 卑劣的岛国人
    以方天佑的眼光,当然已经看出要想破加藤树生的招式,除了使用绝对力量外,就只有两条捷径,要么就是动作比他快,找到他的破绽制住他;要么就是和他一样,硬拼对攻。

    方天佑手上只有一根绣花针,当然没法与他对攻,只好另想它法了。方天佑倒也不急,正好借此磨练一下自己**的反应。

    “顶住啊,面具人!”

    “还击啊,面具人,打死那个嚣张的岛国人。”不少观众都是从远方赶来捧场的,见到方天佑只有招架之功,当然着急起来。

    哪知他们越紧张,方天佑就似乎越忙乱。“兹”的一声,一边衣角被加藤树生的剑割破,虽然没有伤及身体,但躲闪之间,步法也开始凌乱。

    加藤树生就趁着方天佑身形不稳之际,挥舞着长剑劈下。这一剑如果劈实,方天佑就会像劈柴一样,被劈成两半,底下看客已经有人忍不住惊慌出声了。

    可就在这时,方天佑手中的绣花针突然脱手飞出,直取加藤树生的左眼,而他原本不稳的身形,在他左腿一蹬之下,便由后退之势,改为前扑,迎向了加藤树生。

    这就是“登天步”的妙用,可以灵活变幻身形。方天佑刚才衣角被割,身形不稳,都是有预谋的,要引加藤树生露出破绽。

    果然,加藤树生见方天佑有落败的痕迹,再不疑有他,一剑全力劈下,却不料猛然见方天佑手一抖,紧接着一道细小的光芒直射自己的左眼。

    那光芒速度之快,竟然不下于自己的剑,加上自己此时身形朝前猛扑,这一来就等于自己迎上这记光芒了。

    好在加藤树生也是经历过许多生死鏖战的老手,对敌经验老道,见方天佑手中光芒扑面而来,手中剑势一改,由劈向方天佑改为撩向绣花针。

    他的剑势是一往无前,但并不代表他就不怕死,更何况,方天佑的绣花针出手突然,来势迅疾,如果他不止住绣花针,只怕自己剑还没有斩到方天佑,眼睛就要被钉瞎,甚至脑袋都要被钉穿了。

    “叮”的一声金属交击之声中,绣花针被打飞,而加藤树生的剑势一缓之下,竟然借着余势朝方天佑斩来。毕竟加藤树生的剑可是全力施展出来的,而方天佑的绣花针再厉害,毕竟轻巧不好着力,而且方天佑并没有使用真元,所以两者碰撞之下,绣花针当然不敌了。

    方天佑也没有想过要以绣花针立功杀敌,他只是利用绣花针刹住加藤树生一往无前的气势,使用加藤树生身形一缓。

    加藤树生的钢剑顺势再次斩下,只是刚斩到一半,就斩不下去了。原来方天佑已经趁着这一空档,迎了上来,贴近了加藤树生,抬手一格就将加藤树生的手肘托住。

    加藤树生的剑道,乃是集合了全身之力或斩或刺,手肘被制,就好比蛇被压了七寸,力道当然就施展不出来了。

    加藤树生心中一惊,左手一记手刀朝着方天佑劈来,方天佑一记“擒龙手”将他的左手钳住。加藤树生更加慌乱,又出脚踢踹,方天佑不慌不忙也出脚相迎。

    “加油!面具人,揍他娘的!”

    “抢了他的剑,再慢慢收拾他!”

    台下观众见方天佑已经开始逆袭,和加藤树生胶着在了一起,暗暗为方天佑解除了剑芒威胁而高兴,不过他们也知道此时情势更加紧急,起哄得也更加起劲了。

    台上两人很快贴身对搏了数招,加藤树生虽然疯狂地进攻,但方天佑却总能准确地截住加藤树生的手肘,使他的剑势始终无法发出。

    不仅如此,方天佑还渐渐发现这个加藤树生居然开始下盘不稳了。

    仔细一想,就明白,这个加藤树生的拳脚功夫,原来并不怎么样。方天佑甚至觉得和他肉搏起来,有点像大人欺负小孩子了。

    “原来你身材矮小,身体太弱,所以只能靠剑吗?”方天佑嘲笑地看向加藤树生道。

    “巴噶!”加藤树生似乎听懂了方天佑的嘲弄,脸上表情极为愤怒,手脚动作更加凶猛。

    方天佑的话,刺中了他的痛处。加藤树生的一身功夫确实全在剑道上,他之所以要提出以冷兵器对决,并不是像他吹嘘的那样,什么冷兵器对战才更刺激,更具挑战性实战性,而是因为他的拳腿功夫根本就不行!

    现在剑招被制,加藤树生就捉襟见肘,穷无应付了。仅仅和方天佑以硬碰硬的接了几腿后,就开始手脚发麻下盘不稳了。

    “就这点功夫也敢到台上来耀武扬威,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难道因为国小,就连人的眼界也变得短视了!”方天佑一边轻松还击,一边嘲讽道。

    “去死!”加藤树生被嘲讽得出奇地愤怒,身形猛退,双手握剑高高举起,全力劈下。方天佑不急不忙,继续贴身跟上,双手左右开弓,再次托住了他一双手肘。

    加藤树生剑势又被阻,只是这一次他的眼中却猛然射出歹毒阴狠的神采。方天佑心中暗道不妙。

    果然,加藤树生手肘被制后,这一次却并没有及时收手,右手手腕一翻,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亮了出来,狠毒地朝着方天佑的脖子上抹去。原来这家伙除了手中的钢剑外,手中衣袖中还暗藏着一把匕首。

    虽然比赛中没有规定只能带一件冷兵器,可是他这样暗中藏着的冷兵器,其行径也足可以用卑鄙来形容了。

    台下有人看清了加藤树生的动作,想开口骂都已经来不及了,匕首带着寒芒抹向了方天佑的脖子,加藤树生脸上露出了阴谋得惩的狞笑。

    可是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因为他发现面前的方天佑突然消失了,他原本可以一招夺命的匕首便即落了空,不仅如此,他一愣神间,持匕首的右手也好像被一把铁钳给钳给了。

    原来方天佑在千钧一发之际,使出了一个“铁板桥”的招势,双脚牢牢钉在地上,身体上半身却猛然向后仰天斜倚,所以加藤树生看到方天佑好像突然消失一样。

    等匕首刺过刚才脖子的位置时,方天佑左手一抬,就抓住了加藤树生的手腕,同时上半身便又猛然抬起,重新面对着加藤树生。

    “你,你……”加藤树生惊恐地说不出话来,左手的剑再顾不得章法,直接朝方天佑砍来。方天佑此时早有防备,抓起加藤树生的右手就朝着他自己的剑迎了上去。

    加藤树生怕砍到自己,就要缩手,方天佑手中的力道却猛然加大,抓起加藤树生的右手连带匕首一起朝加藤树生的左手刺去。

    “啊……”只听得加藤树生惨呼一声,随即双手血流如注,匕首和剑一起落在了地上,而方天佑早已经抽身退开。

    台下众人看清擂台上的场景后,一片哗然。

    “面具先生威猛!”

    “真他琅的解气,对待这些卑劣的岛国人,就应该这么干!”

    原来,在方天佑的钳持下,加藤树生上演了一处左右手互搏的表演。左手的剑砍中了他自己的右手,右手的匕首又刺穿了他自己的左手。

    “你们只不过学过一些细枝末节的雕虫小技而已,没有本事还到处嚣张,就是找死!”方天佑以脚踢着加藤树生的脸,教训道。

    加藤树生眼中满是屈辱却又不敢反抗,他终于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神秘面具人的对手,毕竟人家可是只拿一根绣花针与自己对敌的,而自己机关算尽,都没有伤到对方。

    “我不杀你,因为你不值得我动手!”方天佑轻蔑地说道,然后从加藤树生的头上跨了过去,向着擂台边缘走去。

    “砰!”就在这时,一道枪声猛然响了起来。方天佑脸色微变,真元和神识同时释放,一颗子弹破空而来。

    方天佑身形疾退,同时右手在虚空中轻握,一枚子弹头便被他的右掌像抓苍蝇一般的捏住,然后手掌一翻,并将子弹头给抛在了擂台上!

    “空手接子弹!”一些看清了方天佑动作的人顿时心中一颤,看向方天佑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恐惧与敬畏!

    “还要不要再开一枪试试!”方天佑看向东面正中位置的,冷然说道。大家这才意识到,刚才是东面位置上有人要开枪杀面具先生。

    潜在暗中的杀手,显然没有想到方天佑能够空手接住子弹,他对于自己的枪法很自信,所以一枪打响后,就准备趁乱转身溜走。

    可是他刚刚起身,方天佑就接住了子弹,还很镇定地看向了他。而这时,地下球馆的保卫也已经从监控上发现了这个杀手,当即就有六名持枪的保卫朝着这边追来。

    “杀了他,肯定是岛国人输不起,比武输了就动用热武器暗杀!”

    “岛国人真是卑劣啊!竟敢打面具人的主意,捉住他,活剥了他!”

    擂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愤,高声呼喊着。

    “放我走,不然我就杀了他!”杀手眼看要陷入包围,慌乱中随手抓起一位观众,以枪指向了那人的脑袋,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