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八章 剑道高手
    姚静初在京城呆了两晚,然后就回湖阳去了。她知道方天佑有很多事情要做,她在这里难免让他分心。

    而且她也独立惯了,有自己的事业,她不想做个全职太太,所以暂时还得按时到湖阳市公安局去上班,更何况现在交通、通讯那么发达,想方天佑时随时可以视频,也可以飞到京城来见。

    姚静初走后,方天佑又继续起了他的修炼生活,他要充分利用好重力空间的作用,加紧完成**的磨砺,为先天道基打下坚实基础。

    转眼到了金爷约定的与那岛国剑道高手对战日期,方天佑这一次却并没有再开着“奥迪”去,也没有戴上“龙盾”的手表和墨镜。

    而是打了的士过去,又戴着自己原来的宽边墨镜和口罩,直接找到了地下拳赛馆的办公室。

    金爷看到方天佑前来,很是高兴,连忙拿出了一叠资料,交给方天佑。这里有那个岛国的介绍,有他的相片,还有这几天他与人交战的视频。

    “这个岛国人叫做加藤树生是岛国的剑道高手,凭借一把三尺长剑,曾击败岛国多位知名的剑道高手,是岛国年青一代剑道的领军人物之一。据我们的资料显示,这家伙已经在华夏其它几个大的地下拳场进行了挑战,无一败例!”金爷介绍道。

    “无一败例?”方天佑冷笑道,“恐怕不是没有人能够打败他,而是我们华夏限于国情,地下拳场很少使用冷兵器交战,所以不习惯于刀剑相见。而真正的华夏剑道高手,又一般被各种势力限制,不得进入地下拳馆打黑拳,所以才让这个加藤树生如此嚣张吧。”

    “当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所以今晚的比赛更加引人关切。几个被加藤树生挑战过的城市,都有不少人赶来观看今天的比赛,他们希望你今天能够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岛国人,为华夏争得荣誉。”金爷道。

    “嗯,我既然答应,就一定会尽力的。不管是为了华夏,还是为了他的那一千万块钱。”方天佑自信地道。

    “据说岛国的剑道,只不过偷鉴了华夏的刀法和剑术,然后在一些细枝末节之处进行改进和创新,因此学不到华夏武道中的大气磅礴,就变成了专以刁钻取巧的剑道了。游思先生对战时,要防他使诈啊。”金爷好意提醒道。

    “多谢金爷提醒,我会注意的。”方天佑拱了拱手道。

    “好,那我就不打扰游思先生休息了。”金爷说完,告辞出了方天佑的休息室。

    方天佑很随意地观看着资料和视频。从照片上,加藤树生凌厉得如宝剑出鞘的眼神,方天佑就猜到这个家伙绝不是简单人物,实力恐怕还在颂帕善之上,加上他使用长剑,对战起来肯定比与颂帕善一战要难一些。

    从加藤树生与别人对战的视频来看,这个家伙果然狡诈多变,手中钢剑神出鬼没,攻击刁钻凶狠,的确让人防不胜防。

    “先生们、女士们,接下来的比赛将是我们盼望已经久的一场空前对绝。因为这是一场更加精彩、更加刺激的冷兵器对决。大家都知道,冷兵器的对决可不比搏击,往往一刀下去就能取人性命。

    而进行冷兵器对决的两人,都可谓是高手中的高手。一个是来自岛国,挑战了华夏数处地下拳场的加藤树生;另一个则是本地下拳馆的第一高手,前几天刚刚打败了溙国拳王的面具先生。让我们为他们欢呼、呐喊吧……”

    主持人煽动着气氛,拉长着声线喊道:“有请来自岛国的加藤树生,和我们的面具先生!”

    方天佑戴着面具,不急不忙踏着碎步走上了擂台。对面位置,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双手交错于胸前,怀中抱着一把武士剑,脚下踏着一双木板鞋不疾不缓地走进了擂台边,然后脱了鞋摆好,才走光着脚到了擂台中央。

    方天佑仔细打量着这个岛国人,和资料上显示的一样冷酷。一头短发,沉着脸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看着方天佑,眼中竟然流转着一丝不屑。

    “好了,还有最后五分钟的投注时间,大家抓紧了!”主持人说完,就匆匆地走下了擂台。场中的方天佑和加藤树生只是静静地对立着,谁也没有动。

    “支那人,你的兵器是什么?为什么还不带上来?”加藤树生疑惑地看着两手空空的方天佑道。

    “我的兵器吗?罗,在这里呢?”方天佑从口袋中摸出一根绣花针,在加藤树生面前晃了晃道。

    “你……你……”看到方天佑手里的绣花针,加藤树生差点气昏过去,怒喝道:“你,你在侮辱我……”

    “华夏武道博大精深,万物皆可为兵器,这一点,你们岛国人永远不会懂的。你们偷学到了华夏武道一点皮毛,就自以为是,天高地厚,竟然敢跑到华夏来撒野,今天我就用这一枚绣花针彻底将你们打醒。”方天佑傲然道。他现在身为华夏人,对于华夏与岛国的历史当然有所了解。

    “巴嘎,你胡说!我们岛国剑道是我们前辈以大智慧感悟衍生出来的伟大结晶,远不是你们支那的武术可以比拟的,前段时间我与支那人的几战对决,已经说明了问题。今天,我同样会让你见识到我们岛国剑道的真谛!”

    加藤树生仿佛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狗一样,急切地叫唤着。其实这正说明了他的心虚,因为他们岛国是从来不承认对他们不利的历史的。

    “之前的交战,只不过是华夏真正的武道者没有出手而已,今天,我将终结你的挑战,让你灰溜溜地爬回岛国去。”方天佑冷然道。

    五分钟的时间转瞬即过,随着主持人在场下宣布比赛开始后,地下拳场内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观战的众人不管有没有下注,一个个都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因为冷兵器对决,往往一招就能定生死,一招便可以夺去一条鲜活的生命,他们生怕自己一眨眼,就错过了好戏。

    虽然有开场前的争执,加藤树生却仍然按照岛国剑道对决前的礼节,彬彬有礼地向方天佑欠了欠身,然后又说道:“支那人,你在兵器上占了劣势,这不公平,我不想占你便宜,我让你一招!”

    他话虽然说得好听,但凌厉的目光却如一把尖刀般刺在方天佑身上。只是他的目光如何能够影响方天佑的心绪,方天佑傲然摇头道,“不……”

    哪知他话还没有说完,原本放言要让招的加藤树生突然欺身而上,手中钢剑一斩,一抹寒光应声划出,在空中形成一道美丽的弧线,攻向了方天佑的咽喉之处。

    “靠!好卑鄙。”所有人观众心中都冒出这个想法,只是都没喊出声来,眼睛仍然一眨不眨的盯着台上,生怕自己一不注意,台上就已经分出了胜负。

    方天佑也没有想到看来彬彬有礼,讲究什么武士道的岛国人会如此卑鄙,好在自己目前的**已经得到了相当的锻炼,各种感观也强大了许多。

    在加藤树生刚一发动时,方天佑立马有所察觉,在那剑光快要切中咽喉处的时候,方天佑施展“登天步”飘后了半尺,刚好躲过加藤树生的剑芒。

    加藤树生一招失手,颇感意外,但身形却并没有停留,而是以更加迅疾的速度,将剑一横,拦腰斩向方天佑。

    方天佑不想动用真元,那自然不敢以手硬接这一剑了,所以他只好继续闪避后退。加藤树生偷袭之下占尽了先机,手中钢剑变幻着角度,舞出凌厉的剑芒,不停地攻向方天佑。

    这剑芒不但角度刁钻,而且招招攻向方天佑的要害。方天佑一时也摸不清楚对方的套数,只能连续退避。

    “面具人这一次有点托大了吧,人家拿剑,他却拿根绣花针对敌,虽然这样挖苦那岛国人很解气,可是也让他自己陷入了不良的境地了啊。”

    “就是,这是装逼有点过头了,也太把对决当儿戏了。”

    看台下,有人开始担忧方天佑,甚至埋怨起他来。

    “你们不懂,面具人这叫先示敌以弱,然后一招制敌的,你没看他虽然在退避,但是什么加藤树生连他衣角都没有碰到吗?

    “就是,你们前几天是没见他和那个溙国佬的对决,开始时那个溙国佬也是凶狠得紧,将面具人打得节节后退,最后却被面具人一招搞定了!”

    也有面具人的忠实粉丝认为担忧是多余的,虽然他们自己内心其实也有点紧张。

    台上,作为当事人的方天佑也暗暗惊讶于这个加藤树生剑法上的造诣,虽谈不上博大精深,但在机变、凌厉上没少下功夫,所以才能够剑法凌厉刁钻,出手间却如行云流水,轻盈灵巧,一招紧接一招,毫不停滞。

    方天佑一边退让,一边仔细观测着对方的动作,发现这家伙之所以有这么凌厉的气势,是因为他的每一招都全力攻击,不顾防守,因此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逼人气势。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