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七章 幸福的相拥
    “颂帕善是溙国人,怎么就成了这岛国人的朋友了?”方天佑不解地道。

    “我们也是这样怀疑的,我估计这家伙就是想蹭个热度,借着你刚败了颂帕善,是地下拳王人选之际,挑战你以出名。”金爷分析道。

    “切,他挑战,我就一定要接受吗?”方天佑不屑地道。

    “你当然可以不接受。不过这家伙连败我拳场几大高手,也真是挺嚣张的。而且他还说,他愿意自己拿一千万来做为赌注,如果你赢了,一千万拿去。如果输了,游思先生只需要向他磕三个响头就行了。”金爷又道。

    “一千万,三个响头?这家伙倒真是嚣张啊。”方天佑冷笑道。

    “我猜他不是个武痴就是个挑战狂,或许是想借此试探华夏武者。”金爷分析道。

    “哦,他还有其它要求吗?”方天佑又问道。

    “因为他是个岛国剑道高手,所以他希望可以在比斗中使用刀剑等冷兵器。当然,关于这一点,游思先生是可以拒绝的。”金爷说道。

    “地下拳场可以使用冷兵器吗?”方天佑不解地道。

    “如果双方达成协议,都同意的话,拳场方面也会默许的,毕竟地下拳赛本就是几乎没有规矩的,充满了血腥暴力。”金爷解释道。

    “嗯,地点就在你们拳场,时间呢?”

    “游思先生的意思是答应和他的比斗吗?”

    “当然,人家送上门来的一千万我还有不要的道理吗?”方天佑冷笑道。虽然安岩曾经说过“龙盾”组织的人不能够以打黑拳赚钱,但这次人家指名挑战自己的,可不是自己主动打黑拳的。

    “游思先生有这份信心,那真是太好了,到时替我们好好教训那岛国高手。至于时间,因为我们前期的宣传发动广告需要几天时间,我看就定在三天后吧。”金爷说道。

    他打电话来,当然是希望方天佑出山的,可是又不好明言,现在听方天佑同意,他和拳场自然要好好运作一下了。

    挂了手机后,方天佑就开车直接回家了。对于和岛国高手的比赛,方天佑倒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实在不行,到时自己大不了动用真元,除非对方是宗师级武者,否则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第二天,姚静初要和母亲彭香菱逛街,方天佑当然主动充当起了司机。后来张克柔也加入了,于是这一天就成了三个女人的专职司机和提东西的保镖了。

    方天佑本来还想为三个刷卡付钱的,彭香菱怎么都不肯,还说要方天佑留着钱以后结婚时用,弄得方天佑和姚静初都脸红了好一阵。

    逛完街吃了饭,三人又一起参观方天佑的房子。彭香菱见到单位送方天佑这么大的房子,笑得合不拢嘴,真心为自己女儿高兴。

    夜深时,彭香菱要走。张可柔却觉得方天佑这房子不错,而且环境好,非要在这里过夜。彭香菱没办法,只好让姚静初一起留了下来。总不能留下张可柔一个人和方天佑孤男寡女睡在这里吧,虽然她相信方天佑,可事情传出去总是不好的。

    最后方天佑开车只送了彭香菱一个人回家。

    等方天佑回到家中时,姚静初已经铺好了主卧和小卧室两张床铺。张可柔甚至已经洗好了澡准备睡觉了。

    “姐夫,你可得好好感谢我啊,要不是我要留下来,表姐今天可就又得回家睡了。你们俩只好继续分居了。”张可柔眨巴着眼睛道。

    “看不出,你还真是人小鬼大啊。行,承你情了,要怎么奖励你啊?”方天佑笑道。她这才知道张可柔原来是为了成全姚静初和自己,特意留下来的。

    “暂时想不到要什么奖励,算了,看在你今天白天提东西还挺卖力的份上,这次的奖励就算了。我去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一刻值千金呢。”张可柔轻笑一起,转身走进小卧室去了。

    留下姚静初和方天佑两人有些尴尬地互看了一眼。

    “行,那咱们就洞房吧!”方天佑调笑道。

    “谁和你洞房了!”姚静初娇嗔一声,羞红着脸跑进了主卧室,“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只是却并没有听到反锁的声音。

    姚静初红着脸关上了房门,想到今天晚上真的要和他再次睡一张床上,心中就怦怦直跳,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跑到浴室洗了澡,她就躺在了床上。虽然逛街累了一天,但她却怎么也睡不着。

    “天佑这是怎么了?怎么还不进来,门我明明没有反锁啊。是我关门让他不高兴了?还是他真的害羞不敢进来了?”心中忐忑了许久,她甚至想去将门打开。

    幸好没过多久,方天佑终于推门走了进来。原来方天佑知道姚静初面子薄,而且女人的洗涮总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所以他索性在外面修炼了一阵才进来的。

    看着姚静初的被窝轻微地动了动,方天佑就知道她肯定还没有睡着,只不过面皮薄这时不敢和自己打招呼而已。

    方天佑笑了笑就走向了浴室冲澡了。床上的姚静初听到浴室里“稀里哗啦”的水声,却更加慌乱起来。方天佑洗完澡后肯定很快就要上到床上来,自己应该怎么样面对呢?

    虽然那一天晚上和方天佑赤果地压着睡了一晚上,但那毕竟是被迫无奈的情况下,而且两人都很快地睡着了。

    在别墅的接下来几天里,方天佑可是规规矩矩地睡在楼下的,没有再闯过她的闺房。正因此,姚静初才觉得方天佑是一个可靠的人。

    现在要她真的和方天佑睡一张床上,她虽然并不排斥,甚至还有些期待,但说到底心情总是忐忑的,这毕竟是她的第一次。

    方天佑很快就洗完了澡,果然朝着床边走来了。姚静初的心头怦跳得更加厉害了。当方天佑掀开被窝的那一刻,她甚至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咦,床上怎么有只小鹿在怦怦地跳啊。”方天佑钻入被中,故意说道。

    “什么啊……”原本背对着方天佑这边睡着的姚静初疑惑地侧过了身体,却猛然想到方天佑这分明是在调笑自己的心跳,脸上顿时转为气恼,挥舞着粉拳就要朝方天佑砸去,却被方天佑贴身过来,顺势抱住,那拳头也就被成了无力的轻锤了。

    “唔,”被方天佑抱住,一股男人的气息传来,姚静初身子一阵酥软,娇羞地将头埋在方天佑怀中,再不敢抬起。

    此时的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被方天佑贴身抱住,柔软清香的身体,加上这份娇羞的表情,顿时让方天佑心中一片火热,某部位便起了难以克制的反应。感应到了方天佑的反应,姚静初的脸色更红了,将头埋得更低。

    她并不厌恶方天佑的这种反应,相反她还有一些期待方天佑进一步的侵犯,谁知道方天佑却只是温柔地亲吻了她的额头,又在她耳边温柔地说了一句,“等我们结婚那一天,我再要你!”,然后就紧拥着她,任由下面坚而挺反应,都没有再进一步行动。

    “为什么?”姚静初开始时有些错愕,以为是自己哪里不对,让方天佑讨厌了。要知道现在未婚先洞房几乎是年轻夫妻的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我想给你一个按部就班的圆满婚姻,还有,你修炼的那套《**真经》心法,不修炼到入门,不可以破了元阴,否则,以后的修炼就难有成就了。”方天佑宠溺地抚着姚静初的秀发说道。

    看着方天佑真挚热切的眼神,宠溺的动作,姚静初终于明白方天佑并不是不想要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将来,在克制着他的冲动。

    姚静初不由得大胆抱住了方天佑,将自己的香唇朝着方天佑的嘴印了上去,有夫如此,夫复可求!这一刻姚静初的心是彻底被方天佑融化了。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睡了一晚。方天佑真的没敢破了姚静初的元阴。修仙境界低的女人元阴被破后,将来的修炼突破就都不容易了,更何况姚静初修炼的还是对这方面要求更苛刻的《**真经》。

    既然接受了姚静初是自己的女人,方天佑当然希望她能够和自己一样修仙有成。如今姚静初的《**真经》才刚刚修炼,一旦元阴破了,以后的修炼将更难。今天一夜之欢娱,今后将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资源来弥补,这样的事情可不划算。

    姚静初这一夜睡得很香很踏实,嘴角一直挂着笑意,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东西。

    第二天一早,方天佑按时早起修炼。不久,姚静初也醒了,看到方天佑这么用功,她也默默地在一旁边修炼,她想争取早日将《**真经》修炼入门,那样方天佑就不用想昨晚那样强忍着了。

    方天佑感应到了姚静初的动静后,停下了修炼,专门查看着姚静初的修炼,并在一盘进行了指点。

    张可柔见两人快到九点才出卧室门,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却不知道两人并不是如她想象的一晚贪欢,而是修炼了一早上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