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六章 未来女婿
    “瞧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女儿每次打电话来可都记挂着你的颈椎呢,是你自己顽固要和自己女儿闹脾气。”彭香菱埋怨着自己的丈夫帮自己女儿说话。

    她虽然也怪姚静初不听话非要跑到湖阳那样的远离京城之地去,但知女莫若母,她很了解姚静初的脾气,如果不是被姚学军逼得无奈,不可能跑这么远去。

    “爸,我还给你买了颈椎按摩仪呢,您以后每晚睡觉前按摩上个十来分钟,对您的颈椎病有好处。”姚静初也赶忙接话道。

    她虽然气恼姚学军要为自己包办婚姻,所以逃去了湖阳,但骨子里可并不是不懂得孝顺,不体贴父亲的人。

    “看你爸现在舒服的,你以后只要带小司到家里来不就行了。有了小司这按摩手艺还要什么颈椎按摩仪啊。”彭香菱笑道。

    她这话其实也是试探姚学军的,虽然方天佑的诊疗神奇有效,可彭香菱也吃不准姚学军的态度,不知道他会不会因此就接受了方天佑。

    “瞎说,就算你女儿有空,小司现在学业未成,要是三天两头往京城跑,还不耽误了学习啊。我啊,平时还是自己用颈椎按摩仪按着,逢年过节什么的再让小司给诊诊吧。”姚学军说道。

    “听到没有,你们俩个,以后可得经常回家看看你老爸呢。”彭香菱听姚学军这样一说,心中顿时一喜,连忙朝方天佑两人使眼色道。

    “一定,那是肯定的!”方天佑和姚静初也齐声答应。如果不是关系亲密,谁逢年过节往你家里跑,所以姚学军话中的意思,显然是已经承认了“司游”这个未来女婿了。

    姚静初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向方天佑的眼神更加温柔。原本以为要经历一番争吵,甚至可能会得罪父母亲戚,谁知道被方天佑这样轻松化解了。

    “行了,行了,你这享受也够了吧。一连给五六个人治病,也不怕小司累着。”彭香菱笑着拍了拍姚学军道。

    “都说岳母娘疼女婿,看来一点都不假。他一个年轻人,给老姚按按哪里就能累着了呢。”一个在场在亲戚打趣着说道。包厢内就传来一阵笑声,气氛顿时又愉快了几分。

    “是轻松不少了,今天就按到这吧。”姚学军说道,又用手撑了撑身体,准备起身。方天佑这才停了下来,扶着他起来。

    方天佑立竿见影的神奇医术,获得了所有亲戚的认同,使得他终于融入到了这一个亲友团体,之前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接下来的包厢里的气氛当然就更加融洽了。

    张克柔进来查探情况,见到包厢里的气氛,也是惊讶起来。她虽然相信方天佑或许能够有办法改善与亲戚们的关系,但也没有想到会改善到这么亲如一家的程度。

    在包厢中聊了一会后,张克柔就拉着姚静初和方天佑两人到大厅中玩了。方天佑正好借机摆脱三姑六婆们的盘问,这才松了一口气。

    当然,最高兴的还是姚静初了,她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圆满地解决了。开心的姚静初开了一瓶红酒,要和方天佑庆祝,又借着酒劲教起了方天佑跳交际舞。

    方天佑还从来没有跳过舞,好在他有着神识相助,记忆惊人,手脚又灵活,所以在姚静初讲了一遍基本知识后,就可以慢慢跟着姚静初跳了。

    开始时动作还有点生硬,手忙脚乱中几次差点踩到姚静初的脚,后来渐渐熟练,跳起来才挥洒自如了,让姚静初等人怀疑他刚才是不是故意假装不会,其实早就学过的。

    派对进行到九点多钟的时候,姚学军等长辈决定先走了,他们毕竟不是年轻人,没有那么玩得欢,再说,有长辈们在,这些年轻人多少要受到拘束,玩不开。

    方天佑自然充当起了司机的角色,和姚静初一起送姚学军、彭香菱回家。张克柔很想留姚静初一起继续玩,但想到她们家的关系刚刚改善,需要更多的沟通,也就没有强留她了。

    “小司啊,你这车是怎么来的?”姚学军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疑惑地问道。他看到方天佑开车时,本来早就想问了。

    只是当时人多,他怕方天佑这车是租或借来的,那么当众问的话会扫了方天佑的面子,所以一直忍到开出了会所才问。

    “我帮一个老人家治好了病,人家承情送我的。而且他还答应给我介绍一份国家安全顾问委员会助理的工作。”方天佑半编着谎说道。

    “国家安全顾问委员会?如果是真的话,那人来头可不小。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姚学军思索着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他似乎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方天佑答道。

    “哦,是这样啊。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要来京城发展吗?”姚学军又说道。

    “有机会的话,应该会到京城做事吧。不过不急,我现在的医术境界还有待提高,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呢。”方天佑答道。

    “医术?你不想从政吗?你知不知道国家安全顾问委员会这可是很多人想往里面钻的好单位啊?”姚学军疑惑地看向方天佑道。

    “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从政,只想做点技术活,像医生啊这样的。”方天佑道。

    “呵呵,小司啊,你应该知道你伯父在红墙内工作,如果再加上这位神秘长者的推荐,你要是从政,可是有很多便利啊。”彭香菱笑道。

    “我知道,我还知道静初的外公彭老爷子还是在军方很有影响力的人物呢。不过,我真的不想从政。”方天佑答道。

    “你难道在湖阳时见过我父亲?对了,静初,你外公身体有旧伤,你这次回去后,记得带小司给你外公去看看病。”彭香菱突然想到了自己父亲身上的伤。

    “这还用得着您提醒,我早就带司游给外公治过病了。外公现在身体啊,好得狠呢。”姚静初笑道。

    “是吗?那太好了。”彭香菱脸上十分高兴,又问道,“这么说你外公也知道你们俩的关系了?”

    “嗯,外公那么精明的人,应该能够猜到了。”姚静初点了点头道。

    “臭丫头,还没带小司见过父母,就带着见外公了,这是要取得外公的支持,然后给我来个先斩后奏是吧?”姚学军埋怨道。

    “哪有啊,我这不是带来了吗?”姚静初娇羞地道。

    “这还不是被你逼的,怕你了呗。”彭香菱斜了姚学军一眼道。

    “以前的事了,不提了。前几年,爸爸单位受到一些阻力,又不想向你外公求援,所以就想着自己找盟友。周开欣的父亲也不如意,于是我们一拍即合想到两家联姻。现在想来,还真是荒诞。你们不从政也好,不用费心去处理人际关系了。”姚学军感慨地道。

    “那周开欣人品很差,玩弄了好些女孩。周家想找我们做靠山,才会让周开欣收敛德性,死缠烂打,追求姚静初,当时也就你看不透而已,或者说是明明看透了却还让女儿往火炕上推。”彭香菱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自己那时糊涂。不过也好,如果静初不去湖阳,又怎么碰得到小司呢,从这点来看,静初和小司还得感谢我的糊涂呢。”姚学军自我解嘲道。

    方天佑两人连忙附和着点头。

    汽车驶入姚学军家住的高档小区后,彭香菱热情地邀请方天佑到家中坐坐。方天佑盛情难却,也就随着姚静初上楼。

    这是双层带自带花园和阳台的小洋房,虽然没有别墅面积大,但在这寸土寸金的地带,能够拥有这样的居室也是挺奢华的事情了,毕竟姚学军的身份可是公务员呢。

    至于房中的装修则是极为淡雅,精致的高仿大青花瓷瓶,金丝楠木打造的名贵桌椅,墙壁上挂着的书法国画,不显得屠华,却也大方而且不落俗套。

    姚静初带着方天佑参观了一圈,尤其是仔细地介绍了自己的闺房,发现里面的一切都没有变,而且没有一丝灰尘,应该是母亲交待了保姆天天打扫。姚静初心中十分感动。

    回到大厅又聊了一阵,方天佑看看天色不早,就提出告辞回家了。当听说方天佑在京城竟然有了自己的房产时姚学军夫妇都感到很惊讶,如果不是天晚,他们都想过去看看的。

    姚静初本想和方天佑一起。可是想到和父母多日不见,应该好好陪陪他们,况且虽然已经和方天佑确定了关系,但是毕竟两人还没有结婚。不在家里住,跑去和方天佑同居,多少有些说不过去。至少姚静初还拉不下这个面子。

    方天佑刚开车走出姚家所在的小区,手机响了起来。方天佑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金爷打来的。

    “游思先生,有一位岛国武士想要挑战你。他自称是上次那个溙国拳王颂帕善的朋友,听说溙国佬出事后,连夜赶来,想为朋友报仇,要我们联系你。”电话接通后,金爷就开门见山地说,语气中有些担扰。

    (本章完)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