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五章 神医
    “哎,这还真是神了啊。”有人惊奇道。

    “碰巧而已吧,哪有这么神的事情?”一个干瘦的老人不屑地道。

    方天佑瞥了他一眼,轻笑道:“这个老人家腿脚上风湿很严重吧,我可以用针灸帮你将腿上的湿寒之气排出。”

    “咱们国医的针灸虽然好,但我还没有听说过能够以针灸治风湿的。而且以针扎入体内,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拿捏得了分寸,你年纪轻轻……”又一个脸上长着小斑点的中年妇人说道。

    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方天佑就打断了她的话,说道:“这位大婶,从你脸上的斑点来看,这是排毒不及时的症状,只怕经常便秘吗?”

    “你……怎么可能知……”长斑妇女惊讶出口,随即又是脸上一红,毕竟便秘这病症可不是什么雅事。

    “人食五谷杂粮,又不太注意养身,生病或身体出现不适是难免的,只要及时治疗就好了。”方天佑笑着给她解围道。

    “听你的口气,刚才指出的这些病,你都能治?”姚学军轻哼一声道。他虽然很奇怪方天佑怎么就把那哭闹不止的小孩哄睡了,但也和之前的干瘦老人一样以为这只是巧合。

    “当然能治,而且伯父的颈椎病我也可以诊治。”方天佑答完,将那小孩子交给了他妈妈。刚才方天佑已经动用神识,又以养魂玉的宁神功能帮这小孩子稳定了灵魂意识,如果不再受惊吓,静养几天就会好了。

    “那你先给我治治看,我这风湿病已经是困扰我多年的顽疾了,怎么都治不好,正好让你做个实验吧,就算治不好,也不要紧,只是记得以后别瞎吹牛就行了。”那干瘦老人说道。

    一方面他希望方天佑能够真的将自己的风湿病治好,另一方面又不相信方天佑,所以他主动请缨。

    能够治好当然好,就算治不好,对他也没有什么损失,还可以当面为亲友们证明这小子纯粹在吹牛,以免大家上当,更可以借此说服姚静初离开这个不被大家看好的小伙子。

    “没问题,您先坐好。”方天佑指了指旁边一张软沙发道,“这过程会有些许疼痛,忍一忍就好了。”

    “风湿疼痛惯了,哪里还在乎针灸的那点疼痛,如果真有把握,你就放心的用针就好了。”干瘦老者依言靠坐在沙发上。

    方天佑将他两只裤脚都卷起来,露出了膝盖。然后才装作从口袋里取出银针来。在场的人见他的针竟然是从口袋中取出来的,而且不见有什么隔离消毒包装,都感觉像是不讲卫生的赤脚医生一样,眼中的不屑更加明显了。

    方天佑并不理会他们的目光,提起一根银针就要朝着干瘦老人的膝盖骨处扎去。

    “喂,你的针都还没有消毒呢,你怎么就这样随便给扎到肉里去了。”有人终于是忍不住阻止了方天佑下针道。

    “你放心,我这针是消过毒的了。”方天佑蛮有把握地道。他们哪里知道方天佑的本事,有着真元之力在手,哪里用得着普通的消毒方式,真元灌注之下,什么灰尘细菌全都清除的干干净净了。

    “算了,随他吧。”干瘦老人发话道。其它人也就不再做声了。方天佑这才起针,扎入了老人的膝盖关节处。

    “嘶……”一股麻痛的感觉随即升起,干瘦老人促不及防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了?”姚学军等围观的人紧张地道。

    “没,没事,”干瘦老人摇了摇头道,因为在那股麻痛感升起的同时,他又感觉到方天佑扎入的银针中有着一股暖流渗入,让他因风湿而长得涨痛的膝关节,感觉到暖和舒适。

    姚学军等人听干瘦老人嘴上说没事,又见他脸上的表情痛苦中似乎又露出了一丝快意,知道他应该没事,也就任由方天佑继续施为了。

    随着方天佑一针针落下,干瘦老人脚上传来的麻痛越来越强烈,可是针上传来的那种暖和舒适的快意感,也越来越强,此时的他,可以说是处于痛并舒服着状态了。

    不一会儿,方天佑已经在干瘦老人双脚上各扎下了四针。又一根根轮流捻动了数次,然后就站起了身形,与其它人一起在旁观测着。

    干瘦老人的表情不断地变幻,看不出是痛苦还是舒爽,没过两分钟,那银针上渐渐有细微的水渍渗出。

    “这是什么?”有人疑惑地问道。

    “这是老人关节中的湿寒之气,被我用银针引渡了出来。”方天佑淡定地答道。

    “湿寒之气都能够用银针引出来,真的有这么神奇吗?”有人难以置信地嘀咕道,可是看着那干瘦老人脸色越来越红润,痛楚表情越来越淡,又让人不得不相信方天佑的话。

    “那,我这便秘也能用银针治好吗?”那脸上长斑的中年妇人,见方天佑似乎真有一手,加上自己确实被便秘困扰,所以再顾不得面子,小声问道。

    “当然可以,只要在你,手臂上扎两针就行了?”方天佑爽快地答道。

    “手臂,便秘和手臂有关吗?”中年妇人疑惑地道。

    “人体穴脉都是相通的,扎手臂当然也能够治肠胃。”方天佑答道。其实当然是扎肚脐小腹等部位的穴道最直接了,可是他毕竟不是真医生,总不能随便让这中年妇女松了裤子露出肚子和小腹再扎针吧。

    再说了,针扎穴位治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方天佑还暗中动用了真元震撼了她的肠胃。果然不过片刻,她的肚子就咕咕响了起来。妇人脸上抽搐了一阵,随即红着脸高兴地跑去了洗手间。

    姚静初在门口呆了好一会,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她虽然不惜和父母闹翻跑到湖阳去,可是毕竟没有那么绝情到可以不顾父母的感受。

    可是她也很清楚,方天佑已经在自己心中有了很重要的地位。自从知道方天佑是先天强者后,她就平生第一次对一个男人产生了仰慕,后来的交往,尤其是那一晚的生死患难后,方天佑彻底进驻了她的心灵。

    这时要她放弃方天佑是不可能的。而且她知道方天佑的本事和能力,绝对不是配不上自己,而是自己很可能要配不上他。

    这样的心理下,让姚静初心中更加忐忑,如果父母真的不认方天佑这个未来女婿的话,她会真的有点无所适从。

    虽然可以像以前一样,继续跑回湖阳市去,不管父母的感受,不管他们的反对,但姚静初打心眼底是不愿意那样做的,她希望得到自己父母的祝福。

    正想着出神之间,张克柔远远看到了发呆中的姚静初,连忙走了过来劝慰。

    “反正你在外面干着急也没用,不如到大厅里坐坐,解解闷吧。而且我相信未来姐夫有能力摆平里面那几位的。他刚才就不动声色地赶走了周开欣三人呢。”张克柔劝道。

    姚静初想想,今天本就是来参加生日派对的,不能只顾着自己的事,而且现在她是想顾也顾不过,所以在张克柔的劝说下,两人一边聊一边走到了大厅。

    不过张克柔可是今天的主角,回到大厅没讲多久,张克柔的那些同学、朋友就纷纷找来了,姚静初虽然也应酬地攀谈了一阵,但终究不是同龄人,和她们玩不到一块。

    又呆了一会,姚静初实在不放心,还是决定进包厢看看。然后,当她推开包厢门时,看到的场面,却让她愤怒无比。

    原来,方天佑正将她的父亲姚学军按到沙发上,还一只手扼住他的后颈,另一只手锤打着他的后背,打得姚学军闷哼不已。

    “住手!方,司游你这是干什么?”姚静初气愤地赶到沙发边,伸手就要掀开方天佑,气恼之下,差点叫出了“方天佑”之名

    “静初,你吼啥呢,司游正给你父亲治病呢。”彭香菱见状,连忙将女儿挡下说道。

    “治病?”姚静初这才感应到包厢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惊讶中带着赞许地看向方天佑和床上的姚学军。

    如果方天佑真的在行凶的话,这么多人怎么可能锈手旁观,而且房内根本没有打斗的痕迹。

    “静初啊,小司有这么好的一手治病本领,你怎么不早说啊,也好让他帮我治治这风湿,免受这么多年的苦啊!”干瘦老人说道。

    听到这里姚静初哪还有不明白状况的。她早就知道自己父亲有颈椎病,方天佑估计是在以什么特殊手法帮自己父亲调理颈椎了。难怪父亲那闷哼声中,听起来根本不像是遭罪,倒有几分享受。

    “对不起啊,司游。”姚静初为自己刚才的冲动小声道歉道。

    “没事,你本来就是紧张中闯进包厢了,乍一看到这场景肯定更加紧张,难免会判断失误。”方天佑笑道。

    “死丫头,原来你还是紧张你老爸的啊,我还以为你翅膀硬了,尤其是有了男人后就忘了你还有个老爸了呢!”姚学军见姚静初这么关切自己,脸上倒是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本章完)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