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四章 配不上我女儿
    小说网..,最快更新都市狂仙最新章节!

    方天德田杰要走,也向方天佑赔笑几声,告辞而去。周开欣知道事情败露,而包厢里半天不见动静,知道自己利用姚静初父母逼婚的事情只怕了没戏了,便也灰溜溜地走了。

    会所中大厅玩乐的年轻人,有不少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脸上都极为诧异。不过看着周开欣三人离开后,厅中的气氛似乎缓和了不少。

    “未来的表姐夫,你还真是厉害啊,这么轻松就搞定了那三个刺儿头。”张克柔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端着红酒杯走了过来,笑道。

    “哦,没什么,这些家伙只会欺软怕硬罢了。”方天佑却轻松地说道。

    “是吗?不管怎么说,我是越来越相信表姐的眼光了。”张克柔眼中泛起一丝崇拜的目光。要知道不管是方天德还是周开欣都是让人头疼的纨绔,虽然张克柔和他们不熟。

    除了张克柔这个主人外,还有几个人这时也一同来到了方天佑身边,和他攀起了关系,拐弯抹角地打探起了他的底细。

    敷衍地答了几句,就看到姚静初神色有些紧张地从包厢里走了出来,方天佑连忙趁机脱身,迎了上去。

    “我爸妈,还有几个长辈亲戚要见你。”姚静初红着脸道。

    “几个?这是要三堂会审,正儿八经的考验未来女婿了?”方天佑皱了皱眉头道。

    “我也没有想到亲戚们会一起要求见你!”姚静初有些为难地道。

    “哈哈,怕什么,他们还能吃了我啊。大不了就是寒碜我几句了。”见姚静初这样子,方天佑反而是笑了笑道。

    “我担心他们会小瞧你,因为我不好和他们讲你是先天武者的事情,即使讲了他们估计也不懂。当然,我也不想你真以先天武者的能力和手段欺负他们。”姚静初担心地道。

    “放心吧,为了娶得美人归,我知道怎么做的。”方天佑故作轻松地道。他其实也是有些紧张的,他紧张倒不是怕了姚静初父母和那些三姑六婆,只是担心自己哪里没做对的话,为给姚静初带来麻烦和难堪,他不想姚静初为难。

    “也是,你应该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相信你可以应付得来,记着不要太和他们计较哦,你可是先天武者。”姚静初说着挽着方天佑的手,一起朝着包厢走去。

    进入包厢之后,里面原本有说有笑的气氛顿时沉寂了下来。方天佑迅速地扫了一眼包厢内,亲戚还真不少。

    四五个年长的亲戚坐成一排,围了小半个圈。他们身后,是几个年轻人,估计与姚静初平平辈的。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小孩子,两个读小学的样子,还有一个则只有两三岁,正被人抱在怀中,睡着了。

    年长亲戚围成的小半圈对面,放着一张板凳,那显然是给方天佑准备的了。这让方天佑有一种审犯人的感觉。

    “爸、妈,司游来了,你们这是……”姚静初松开了挽住方天佑的手,脸色有些不好看地对正中位置的一对中年夫妇说道。

    那中年夫妇中,男的带着眼镜,斯文儒雅,一头短发加上明亮的眼神又使他整个人显得沉稳干练,这应该与他多年红墙内的工作经历有关吧,不用说,这人肯定就是姚静初的父亲,姚学军了。

    而紧靠着他坐着的中年女人,面容与姚静初有六七分相似,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黑色套裙,显得大方得体,方天佑猜到这应该就是姚静初的母亲彭香菱了。

    “静初啊,你就先别管了,出去一下吧,我们又不会吃了他。”说话的正是姚静初的母亲彭香菱,她语气温婉平和,看得出对姚静初有几分宠溺。

    “没事,你先出去和克柔他们玩会吧。”方天佑也拍了拍姚静初的手,劝道。姚静初这才缓缓地走出了包厢,却又不敢走远,在包厢门口等待着。

    “各位长辈好!”方天佑对着姚学军等人微微欠身,算是行礼了。

    “坐!”姚学军微微额首,朝身前的板凳上指了指,脸上表情严肃,那一个“坐”字好像吐出一个枣核一样冷淡。

    他和其它亲戚一样,对于方天佑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好。个头不高,一米七左右,相貌也不怎么样,路人级别,最多算清秀,谈不上帅气。

    “司游是吗?你是哪里人啊,现在做什么工作?”姚学军不咸不淡地问道。

    “我是京城人,现在还在湖阳读书呢。”方天佑说道。这是他和姚静初商量后,决定这么说的。以方天佑这个身份来说,这话其实是没有骗人的。

    “啊,你还是学生,那比静初要小好几岁了?”其中一个亲戚摇头叹息道。

    “是的,静初是比我大三四岁,不过我们俩兴趣相投,所以并不介意年龄上的差距。”方天佑解释道。

    “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又一个亲戚问道。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我是被爷爷带大的。”方天佑说道。他曾经了解过自己的身世,现在当然已经知道自己父母已经过世。

    “孤儿?”姚学军夫妇和在场的亲戚都是脸色一变。这也相差太远了。一个毫无背景的孤儿,目前都还是个学生,又比姚静初大几岁,这怎么配得上姚静初啊。

    大家完全看不出姚静初喜欢上方天佑的理由。相比起周开欣来,眼前这个司游可是差太远了。无论长相、年龄、家世背景,这方天佑都和周开欣没法比啊。虽然那个周开欣名声不怎么样。

    “你知不知道静初的家势,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本娶姚静初呢?”沉默了一阵,姚学军终于直截了当地问道。

    “我当然知道伯父您是在红墙内工作的大官,而且静初的外公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并不是想沾你们的光,我保证有自己的本事,能够让静初过上幸福的日子……”方天佑当然不好明说自己是修仙者了,但是他确实有这个自信。

    “切,吹牛倒是有一套!”最左手边的一个梳着发髻中老年妇人小声嘀咕道。

    “哇、哇、哇……”这时,那个被人抱在怀中的两三岁孩子,不知道怎么的醒了过来,大声的哭着。

    “这是怎么了?才刚睡着就又醒了。他可是这样闹了两天两夜了呢。”梳着发髻的中老年妇人连忙起身,走到了哭泣的小孩子身边。其它人也都露出了关切之意,几个已经对方天佑没有了兴趣的亲戚,也都随后起身围到了那小孩子身边。

    “说说看,你都有些什么本事?”彭香菱似乎不想放弃最后的希望,仍然端坐着问道。

    “这个……”方天佑一时倒真不知道怎么展示自己的本事。展示过头了会吓到人,不展示的话,看来和姚静初的事要受到这一众亲戚的抵制了。

    “哇、哇、哇”小孩子似乎越哭越厉害了。

    “还是再上医院看看吧?”一个亲戚建议道。

    “没用的,请了大夫,都说孩子一切正常。”那抱着小孩子的,应该是孩子的妈妈,一边拍哄着孩子,一边无奈地说道。

    “我的本事,其实就是医术,我可以治好这孩子的病。”方天佑突然灵激一动,站起身来,走向那孩子道。

    “什么,你会治病?你学的是中医还是西医?”

    “别听他的,这孩子的病,儿科专家都看不出问题来,只教让孩子多休息,他一个学生能够治得了?”

    “让他看看也无妨,至少我们这里除了他,没有人是学医的。”

    大家一阵七嘴八舌,终于还是决定让方天佑试试。

    方天佑也不客气,一只手将小孩子轻轻托在自己的怀中,另一只手却朝着他的额头摸去。

    “没有发烧,我都给他量过好几次体温了。”那孩子的妈妈以为方天佑是想用手探视自己孩子的体温,当然解释道。

    她当然不知道方天佑可不是在探测体温,而是暗中将养魂玉托在手中,贴在了小孩子的额头上,又暗中以神识牵引安抚着小孩子的灵魂意识。

    “你们这几天是不是带小孩到什么特别的地方玩耍了?”方天佑一边给小孩子诊疗着,一边问道。他早已经看出,这小孩子的魂力有些混乱,应该是受了什么惊扰所致。

    “没去什么特别的地方啊……就是去了一下游乐场。当时他对那转马感兴趣,我就抱着他去坐了。谁知道坐到一半,屁股下的硬塑料马断了,差点没把我们母子俩给摔倒。这之后,他就一直哭着要下来了。”那小孩妈妈回忆着说道。

    “应该就是在转马上被吓着了,以后要注意一点。”方天佑说道。

    “什么,你的意思,难道我孙子像是农村讲的丢了魂,那是不是还要我们学农村土方法满大街招魂?你到底是学医的,还是神棍啊?”梳着发髻的中老年妇人原来是孩子的奶奶。

    “这倒不用,我已经将他哄睡了,你们不要吵到他。让他睡上一两个小时,应该就没事了。”方天佑笑了笑道。

    众人这才发现那小孩子此时真的没有再哭,反而在方天佑手中闭着眼睡去了,似乎还睡得很香,细听之下竟然还小声地打着酣呢。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