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三章 洗手间的逼供
    ,

    晚上六点,方天佑驾着那辆奥迪车,载着姚静初一起来到了一家名叫“江枫渔火”的私人会所。姚静初表妹张克柔的生日是派对,就在这里举行。

    “欢迎、欢迎。”一个身白色的修身束腰连衣短裙,花着精致淡妆的少女正站在会所门口,笑靥如花的迎接来宾。

    方天佑知道这少女肯定就是姚静初的表妹张克柔了。听说还刚上大一,不过看她今晚的打扮,却并不像学生,倒像是冷艳的都市白领丽人。

    “今天是成人礼,打扮得成人化点,倒也没有什么错。”方天佑心中想道。

    “静初姐,没有想到你真的来了!”张克柔看到姚静初,脸上的笑容更盛,一双大眼睛都快笑成了弯月。

    “当然啦,我答应了你的,要是不来,以后不被你天天吵死啊。”姚静初宠溺地抱了抱张克柔,又送上了和方天佑一起买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

    “还有礼物啊,谢谢了……”张克柔惊喜地道,连忙伸手接过,却又看了看姚静初身后的方天佑道,“这位是……哦,是你男朋友吧,难怪舅舅好像不太高兴了,原来你真的把周开欣给甩了啊!”

    “什么甩了啊,说得好像我和他谈过一样……”姚静初轻轻锤了张克柔的肩膀,这才给方天佑和张克柔两人互相了一下。

    “你很不错啊,竟然能够夺得我表姐的欢心。”张克柔上下打量着方天佑说道,“嗯,虽然长相不如周开欣俊美,但却比那家伙阳刚多了,那家伙简直有点娘娘腔。”

    因为参加派对,本就是要一起玩乐的,所以方天佑不好戴墨镜和口罩,而是直接幻化成了“司游”的模样。面容不是很俊俏,但也还带得过去。

    “行了,你先招呼客人吧,我们一会再好好聊。”姚静初注意到又有客人来了,所以知趣地要带着方天佑进会所去给人让路。

    “舅舅和舅妈都来了,在最里面的亲友包间呢。还有那个周开欣,我本来没有邀请他的,他却像跟屁虫一样,跟在舅舅和舅妈后面就进去了。你们俩要小心点应付哦。”张克柔小声提醒道。

    “知道!”姚静初点了点头,挽着方天佑的手臂,走了进去。

    会所内早有许多人或坐或站,都是一些年轻男女,三五成群的热聊着,应该是张克柔的同学和玩伴了。

    至于那些长辈和亲属应该是照张克柔所说的,被单独安排在了里面的包间里。这样的安排倒也周全,两边可以互不干涉各玩各的。

    当然如果长辈们愿意出来和年轻人疯狂那自然好,就算不习惯热闹的长辈和亲戚也可以在包厢内自得其乐了。

    方天佑两人踏入会所,立刻吸引了不少的目光,当然大家更多的是看向刻意化了淡妆打扮的姚静初。至于方天佑虽然也被姚静安要求穿了正装,但仍然显得很普通。

    不少人脸上的表情都有点疑惑,疑惑姚静初这么漂亮的一个人,怎么会看了方天佑这样长相普通的人,难道这家伙很有钱吗?

    看到姚静初挽着方天佑进来,最气恼的,要算周开欣了。他本来一直注意着门口,等待着姚静初的,没有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一副场景。

    本想上前和姚静初打招呼,和她缠一会的,现在他也根本提不起兴趣了。

    “我先进去和爸妈还有亲戚们打个招呼,你先在外面呆一会吧。”姚静初轻声在方天佑耳边交待一声,朝着里面的包厢走去。毕竟不是正式的见面,总不好这么大大方方地带着方天佑去见亲戚长辈。

    姚静初走后,方天佑就随意地找了一张沙发坐了下来。他早就注意到了周开欣,不过只要那家伙不来招惹自己,方天佑也懒得去搭理他。

    外面仍然有客人赶来,看来今晚的场面不小。在后来的客人当中,方天佑竟然又看到了两个熟人,方天德和田杰。

    方天佑只见过田杰一次,那是在南坪镇,当地他和一伙人要抢王伟和一个中青年妇人的药。方天佑现在已经知道那个中青年妇人正是方连城认的义女,自己的姑姑——方冉。

    “田杰怎么会和方天德在一起,难道当年阻止田杰买药的事是方天德在背后唆使的?”方天佑心中疑惑道,“按理说,方天德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才是啊。”

    田杰和方天德刚踏入会所,周开欣脸上马上一喜,随即朝两人迎了上去,同时面色阴险地朝方天佑这边扫了一眼。方天佑隐约猜到这家伙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

    周开欣迎上田杰和方天德后,立马在两人耳边嘀咕起来,又指了指方天佑的位置,却发现方天佑已经起身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了。

    “就是那个穿深蓝色西装的家伙,正好他上洗手间,田杰,就看你的了。”周开欣指了指方天佑的背影对田杰说道。

    “没问题,这家伙要是识相也就罢了,如果不识相,哼!”田杰阴沉着脸道。

    “动静小一点,别让人发现了。”方天德提醒道。

    “知道了,等我的消息吧!”田杰拍了拍胸脯,朝着洗手间走去。

    哪知他推开洗手间的门,刚要四下搜索,就被人一把按在后脑勺上,将左脸按贴在了墙上。同时,一把冰冷的小刀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你要干什么?”田杰哆嗦着问道,他虽然没有看到方天佑的面容,但看到了深蓝色的衣角,已经知道自己的行动只怕已经暴露了。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跟着我干什么,说实话,你每说一句假话,我就割下你一块肉!”方天佑低声喝道。

    “我,我来小便……”田杰结巴着说道。

    “嗯!”方天佑轻哼一声,手中小刀稍一用力,哧的一直划入了肉中,一小股鲜血顺着刀锋流了下来。

    “我说,我说,是方天德带我进来,帮周开欣教训你的!”田杰见方天佑真动手,顿时吓白了脸。

    “周开欣和方家的人很熟吗?”方天佑疑惑地道。“周开欣的爷爷就是方家的大总管。”田杰老实说道。

    “方家总管,祥叔,周顺祥?”方天佑惊讶地道。这就难怪了,原来周开欣这家伙是凭借着他爷爷周顺祥的关系,才这么耀武扬威的。

    “没错。不过,一年前周顺祥已经和周开欣的父亲周亮瑜断绝了父子关系。”田杰又主动地说道。

    “哦,这又是为什么?”

    “具体原因我不太清楚。我只是有一次听周开欣和方天德喝多酒的时候,提到过,是因为周亮瑜父子受方振东的指使,阻碍为方家老爷子寻药治病的事。”

    “你也参与了阻碍方家大小姐方冉寻药的行动吧?是受了谁的指使?”

    “啊,”田杰没有想到方天佑竟然了解这个内幕,再不敢说谎,老实交待道,“是周开欣和方天雄一起出资,命令我们跟踪方冉和王伟的。”

    方天佑又询问了几个问题,这才闪身出了洗手间,留下田杰在洗手间自己处理伤口。

    外面的派对已经开始,大家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开始了频频碰杯,吃货们则狂扫着自助餐上的美食。

    方天德和周开欣原本很轻松惬意地坐在沙发上喝着红酒,对于田杰的功夫和手段,他们俩是很了解的,所以他很放心,方天佑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可是当他们看到方天佑像没事人一样走出洗手间时,两人都禁不住惊讶地一起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尤其是方天德,他已经认出了方天佑正是上次的酒吧街教训过他的人,脸上不但惊讶,简直就是惊骇了。

    “他、他、他,你,你,你”方天德指了指方天佑,又指了指周开欣。他本来是想告诉周开欣方天佑是个高手,自己都被方天佑教训过,责怪周开欣不应该坑人让自己一起来对付这个煞星的,可是由于惊骇,他支吾着一句话都讲不清楚了。

    “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啊,方大少爷!”方天佑已经走到了他们俩面前,朝着方天德伸出了手。

    方天德颤抖地伸出手和方天佑握了握,愁苦着脸道,“那个,我真不知道他要对付的是你。要是早知道,我肯定不敢了,这不关我的事,都是他安排的。”

    “对付?你是说刚才进洗手间的那位朋友吗?他没有对付我啊。不过他上厕所的时候好像不小心划到了脖子,你们或许应该进去看看他。”方天佑却微笑着道。

    周开欣见到方天德的表情,听着方天佑的话,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只怕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脸上表情顿时精彩起来,一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洗手间的门打开,田杰一手捂着右边脖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周开欣连忙装作关心的样子,迎了上去。

    田杰抬眼看方天佑还在,而一旁的方天德也是诚惶诚恐的样子,周开欣脸上表情也不自然,立马知道不妙,哪里还敢在停留,丢下一句,自己脖子摔倒受伤后,就匆匆离开了会所。

    (本章完)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