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零章 双簧戏
    “毒?”老板闻言,脸上一惊,但随即就掩饰过去了,陪笑着说道,“小兄弟可真会开玩笑,这茶我喝过好几壶了,确实是纯天然的好茶,怎么可能会有毒呢?”

    “茶本身虽然无毒,只怕有人会从中做手脚下毒啊。”方天佑笑道。

    “小兄弟,这话可不能乱说。咱们远不怨,近无仇,我好意请你喝茶谈生意,又怎么会下毒呢。要知道我们永安玉器店可是百年老字号,我们视店中声誉如生命,我作为店老板,这声誉信用,但凡打过交道的人可是全都赞誉有嘉的!”店老板黑沉着脸道。

    “宝物动人心啊,毕竟我现在可是身怀着千万家产——帝王绿在身上呢,难免遭人觊觎,不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是谁惹上我,可别怪我手下无情了。”方天佑面无表情地道。

    “这,小兄弟还真是谨慎,既然小兄弟怀疑茶有问题,那我们就不喝茶,直接谈正题吧。小兄弟这帝王绿打算多少钱出手呢?”店老板见方天佑如此说,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却也并不发怒,只是转换主题说道。

    “我不太懂这价格,既然老板说永安玉器店声誉信用有嘉,那就请你开个实价吧。”方天佑说道。

    “这个,那就三千万成交,小兄弟你看怎么样啊?”店老板伸出了三个手指头道。

    “两千万?老板倒也是爽快人。行,我卖给你。咱们现在就可以交易。”方天佑很大方地说道。

    “真的?那太好了。”店老板见方天佑答应,脸上露出高兴的神采,可是马上又换了一副愁脸说道,“只是,不瞒小兄弟说,您虽然看我这店面这么大,但是一下子也拿不出两千万流动资金来。不如,您先在这稍等,我出去打几个电话,向银行的几个朋友借贷一点,凑齐了咱们马上就交易!”

    “行,没问题!”方天佑爽快地答应道。

    “那行,您稍等,我出去打几个电话就好了。”店老板说完,向方天佑陪笑一声,朝着办公室门外走去。

    走出办公室后,店老板把门随手带上,又落了锁,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意。随即掏出手机,走向一边低吼起来:“你们能不能快点!这么大的买卖还拖拖拉拉的!”

    “是,是,是,我们已经到街口了!”电话那头传来诚惶诚恐的应答声。店老板这才满意的挂了电话。

    这时,店老板猛然听到脚步声似乎要朝这边走来,连忙迎了上去,却看到是自己的店员丽丽正要走过来,“丽丽,你跑这里来干什么,快走开!”

    “我只是来找那位先生,想退他的钱!”丽丽解释道。

    “他的钱不用你退了,你别耽误我谈生意,快走,快走!”店老板一边赶着丽丽,一边伸长了脖子透过玻璃朝外张望。

    方天佑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店老板的一些小动作。比如他眼中的贪婪,比如他退后在人群中悄悄发短信息。

    所以当店老板以想收购帝王绿为借口,将自己拦下,又避开众人,将自己邀请到办公室来商谈时,方天佑就断定了这店老板要耍花招。

    只是,方天佑现在是艺高人胆大,他想看看这店老板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果然一进办公室这店老板的表现就更加让方天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店老板泡的茶当然是深山黄金茶,可问题是他在倒水的时候顺便丢了一粒药丸在水中,这当然没能逃过方天佑的眼力。

    因此,方天佑才会意有所指的提醒店老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惜,现在看来,方天佑的提醒对于店老板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这一点,从店老板反锁办公室门就可以看得出了来。当然,店老板不知道,如果方天佑要走,这间办公室根本关不住他。方天佑不走,只是想继续见识一下店老板的花招罢了。

    果然,没过多久,方天佑就听到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似乎来的人还不少。方天佑知道好戏就要上演了。

    “嘟!”的一声办公室的锁被打开,随即六七个警查推开门,在店老板的带领下闯了进来。

    “就是这个小子偷了我的镇店之宝,幸好被我关在了办公室里,不然我这次的损失可就大了!”店老板一副深恶痛疾的样子,指着方天佑道。

    “好小子,够胆啊,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偷人家的镇店之宝!还不交出来!”一个带头模样的警查拍了拍手中的警、棍说道。

    “什么镇店之宝,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方天佑装作疑惑的样子说道。

    “少装蒜,就是你手里的那块‘帝王绿’,你敢说不是从我店里偷的!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然做这种事情!”店老板指着方天佑声色俱厉地骂道。

    “胡说,这‘帝王绿’明明是我在你店里赌石的时候赌出来的!你刚才还在这里和我谈价,要收购它呢,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你们店里的镇店之宝了。”方天佑说着,将“帝王绿”拿出来,在手上掂了掂。

    这店老板和警查们看到方天佑手中的“帝王绿”,顿时眼睛都绿了,闪烁起像狼一般的贪婪的光芒。

    店老板除了贪婪,更是伸出了双手,他是生怕方天佑这么掂啊掂的,不小心掉到地上把这块“帝王绿”给摔坏了。很显然,在他眼中,这一块上千万的翡翠已经是自己囊中之物了。

    “赌,赌石能赌出价值上千万的‘帝王绿’,你当是自己是赌神呢?别狡辩了,看你又是墨镜又是口罩的,就不像好人,快点将‘帝王绿’交出来!”一个警查咽了一把口水,急切地说道。

    “当时有不少店员和顾客都在场,你们可以去问问他们啊!你们总不能相信店老板的一面之辞,就认定是我偷了人家东西吧。再说,你们什么时候见这永安玉器店里,展出过这样一件镇定之宝了?”方天佑争辩道。

    “行了,既然你们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就一起带到局里去审查吧。至于那块‘帝王绿’,你先交出来,等审明了情况,我自然会退给真正的主人的!”那带头的警查朝着方天佑逼近了一步说道。

    他的话似乎说得公允,但方天佑却知道如果自己将“帝王绿”将出去,那肯定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因为这一伙警查和这店老板分明就是一伙的。不仅如此,方天佑还猜到,这几个人根本不是真的警查,而是店老板请人假伴来演双簧的。

    自从他们一进门,方天佑就看出了一些端倪。这几个人虽然身穿警、服,却都没有警、号,而且不是戴歪了帽子,就是扣错了扣子,或是没有穿警靴,随便穿了一双跑鞋。

    “我要是不交呢?”方天佑“倏”的将手一翻,好像是将“帝王绿”笼到袖中,其实却已经将它收到了储物戒指当中。

    “你,你别乱丢啊,要是把‘帝王绿’砸碎了,你就是倾家荡场也赔不起的啊!”店老板生怕“帝王绿”有损,肉疼地说道。

    “你还是识相点吧,咱们这么多人,你不主动交出来,这是要带我们动手抢吗?”带头的警查,见方天佑这架势,终于撕破了脸皮。

    “咚!”走在最后的一个警查将办公室的房门给关了起来。然后,一伙警查一起朝着方天佑逼了过来。

    “原来,你们根本就不是警查,是冒牌的劫匪吧!”方天佑故作恍然大悟,害怕地朝墙角缩了缩身体。

    “不管我们是不是真警查,你今天是休想带着‘帝王绿’走出这办公室了。乖乖交出来,我们还可以保证让你毫发无损地离开,否则的话,我们不但要翡翠,还会要了你的命!”带头警查面色狰狞地威胁道。

    “是吗?你大可试试!”方天佑冷笑道。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明白了。这根本就是店老板见财起歹心,要强夺“帝王绿”。

    为了“帝王绿”,店老板可谓是煞费苦心,精心准备了不少的算计。先是打电话传唤这些假警查,以见本行事。

    然后是给方天佑茶中下安眠药。被方天佑的谨慎识破后,又和假警查一起唱起了双簧。先以调解为由要暂时没收“帝王绿”,被方天佑拒绝后,他们终于凶相毕露,改为明抢了。

    “找打!弟兄们上!”带头“警查”一挥手中的警、棍,带着几个“警查”一起朝着方天佑扑了过来。

    “小心着点,别弄坏了那翡翠!”店老板在一边提醒道。

    可是他话还没有落音,却看到眼前人影闪烁,紧接着是几道重物落地的声音。店老板惊愕的发现,原本扑向方天佑的“警查”竟然全都躺在了地上呻吟惨呼不已。

    “你,你……”店老板像看怪物一般地看着方天佑,嘴中结巴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你”了半天都没有说出下文。

    “我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你惹到了我,那你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方天佑一把抓起店老板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