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六章 阴狠的暗招
    金爷等希望方天佑赢的人,则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屏息观看着擂台上的战斗,暗暗祈祷奇迹出现,面具人逆袭。

    “这个面具人似乎不简单啊,每次都能够险象环生当中躲过颂帕善的凌厉一击。”金爷虽然不是武者,但看多了地下拳场的赌斗,眼力自然比一般观众要精明。

    “那又怎么样,面具人又一次被逼到擂台边缘了,看他这一次还躲不躲得过吧。”一旁的主管却有些底气不足地道。他当然也希望面具人赢,可是擂台上的形势不容乐观啊。

    擂台上,颂帕善在观众的起哄声中,渐渐有些不耐烦,恨不能马上扭断了方天佑的脖子。眼见已经再次将方天佑逼到擂台边缘的钢丝护绳上,颂帕善手中动作更加生猛疯狂。

    方天佑似乎也预感到了危机,硬接颂帕善一击猛踢后,竟然转身拔腿就跑,颂帕善来不及细想,脚一蹬,就要趁胜追击。

    一追一逐,擂台上的形式有些奇怪,观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片愕然。尤其是面具人的支持者,他们搞不懂刚才还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全力抵抗着的面具人,怎么突然就临阵脱逃了呢,而且你逃得掉了,身后就是铁丝绳,整个擂台都以钱丝绳隔离了的。

    正当观众们准备起哄骂娘的时候,方天佑突然一个提速,身子一跃而起,在空中猛然一个转身,接着双脚重重的踏在擂台边缘的钢丝护绳上面。

    这些钢丝护绳,承重力强,弹性也是极佳的。方天佑双脚猛的踏上去后,身体略一停顿,随即在钢丝反弹力之下,如出膛的子弹一般,向着颂帕善扑来。

    颂帕善追击的速度本就不慢,而借力后的方天佑速度更快,两人的直接碰撞根本无法避免。颂帕善根本没有想到方天佑会来这样出其不意的一招,好在多年的溙拳训练,以及擂台赌斗,练就了他敏锐的神经反应,几乎是出于本能,颂帕善对着方天佑就是一击直拳。

    “砰砰……咔嚓!”

    两个人激烈相撞后,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随即各自向身后飞了出去。只不过这一次是颂帕善倒跌飞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方天佑则是在空中一个翻跃后就站稳了身形。

    “这是怎么回事?”台下的观众顿时看呆了,明明是方天佑被追击着狼狈逃跑,怎么转眼间就被成了颂帕善站击得倒跌飞出了。

    只有几个厉害的拳击手,看出了方天佑刚才根本就不是逃跑,而是引诱颂帕善上当来追,然后借钢丝护绳的反弹之力给了颂帕善一击重击。

    这一过程说来简单,但是对于时机的把握,对于自身力道的掌握,身体的协调都要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顺利完成。

    “起来啊,颂帕善,这家伙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起来,再打过!”

    “玛的,溙国佬,你长着个猪脑袋啊,穷寇莫追都不知道,上人家这么大一个当!”

    擂台下,买颂帕善赢的观众更加不淡定了,纷纷起哄诅咒着。颂帕善却全然没有反应,仍然坐在擂台上,满眼惊骇地看着方天佑。

    “磕三个响头,我就饶你不死!”方天佑一步一步地朝着颂帕善逼近。身为当事人,方天佑知道颂帕善现在可不好受,他的右手已经被自己打得骨裂!

    刚才两人都是右手出击,可是结果却和刚才截然不同。要知道方天佑的右手可是已经以先天道基的标准重铸了的。

    之前方天佑右手被震得微麻,那是因为颂帕善有准备地攻击,每一次出击都集合了全身之力。而方天佑却没有运用真元之力。

    可是刚才不同,方天佑借助钢丝绳的反弹之力,加上自己的力道,全力以右手使出“擒龙手”,而颂帕善却是仓促之间,凭本能出拳,又哪里会是方天佑的对手。所以两人右手相击之下,颂帕善被方天佑一举击裂了右手掌骨。

    看着方天佑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一步步地朝自己逼近,颂帕善感到从未有过的屈辱。一直以来,在这个擂台上都是他以胜利者的姿态藐视对手的。

    而且为了吸收更多的目光,为了刺激华夏更多的高手来参赛,他甚至表现得比在自己国内更加凶残。

    可是今天,他却被眼前的面具人藐视了,他自己终于尝到了屈辱的滋味!他当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屈辱,所以他选择了再次出手!

    就在方天佑逼近跟前一米,正要停下脚步的时候,颂帕善出手了。他左手一撑地面,原本蜷缩的左脚也一蹬,所以的力道便都集中在了右脚上。

    右脚一弹,在观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化为一道气势十足的鞭影,抽向了方天佑!

    方天佑其实等的就是颂帕善出手。他刚才之所以要羞辱颂帕善,一方面当然是为那些被他凶残杀害的人出气,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刺激颂帕善继续出手。

    如果颂帕善右手受伤之下,马上投降,那方天佑就不好继续再出手,否则就变成和颂帕善一样凶残,不顾规则了。

    可是现在颂帕善出手,方天佑当然就正好再次下重手了。方天佑早防备着颂帕善,已经暗中戒备,此时见颂帕善的腿鞭袭来,方天佑双手齐出,“擒龙手”稳稳地架住了颂帕善的腿鞭,随即不顾手上的麻痛,顺势抓牢了颂帕善的右腿,朝身后一扯一甩。

    颂帕善被方天佑这大力一扯,魁梧的身形顿时失去了重心,身不由已朝着方天佑身后的钢丝护绳撞去。

    “咣锵”颂帕善的脑袋和肩膀重重地砸在钢丝护绳上,脑袋一阵晕眩,身体却又被护绳的反弹力弹起,跌向擂台。

    方天佑却趁着颂帕善身形倒向擂台的空隙,再次出手。一脚踢在了身在空中,身形不稳的颂帕善下巴上。

    “噗!”骨头碎裂的声音夹杂着吐血的声音响起,颂帕善嘴中喷出的鲜血在空中带出一道长长的血雾。“叭”,魁梧的身体重重地摔在擂台上,手脚还在微微挣动几下,然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方天佑知道,这家伙就算不死,今后生活能不能自理都难说,更别想再上擂台了。这对于颂帕善来说,应该是最严厉的惩罚了吧。

    这样精彩的逆袭结局,使得台下一片哗然。

    “面具人胜!”主持了愣了数秒,才反应过来,宣布了比赛结果。

    “面具人好样的!”

    “真涨咱们华夏人的脸啊!”买面具人胜的观众欣喜若狂!

    “玛的,前面赌赢的钱都赔进去了!”

    “又看走眼了,原来这溙国人也就这熊样!”

    赌颂帕善赢的观众则后悔不已。

    “成了!”原本在沙发上坐着的金爷,腾身站起,激动地左手成掌,右手成拳,重重地互击了一下。

    “咣!”封闭擂台的铁门打开,方天佑看都懒得看地上躺着的颂帕善,走出了擂台,来到了拳场的后台。

    “游先生,真是高人啊!”金爷和主管一起迎了上来,这次一起过来的还有两个后天武者。方天佑透过神识查探到,这两个后天武者是手枪和防弹衣,全副武装的。

    看来,刚才自己在擂台上的表现,也引起了地下拳馆的忌惮,所以才会派出这样的保镖人员同来。

    只是,这样的保镖,方天佑并不看在眼里,就算他们佩有枪支,在他们还没有拨枪之钱,寒铁针就能够刺穿他们的脑袋。

    “小意思,以后有这样的好生意,记得再叫上我啊。”方天佑此时已经摘下了面具,又恢复了宽边墨镜加口罩的装扮。

    “真的吗?那是求之不得啊,不知道游先生肯不肯留下联系方式呢?”金爷一听,顿时眼中泛出光芒。

    精于商道的他,当然看到了方天佑身上的商机。借着击败颂帕善的威望,如果稍加利用,就可以掀起一轮地下拳赛的狂潮。

    “没问题……”方天佑也很配合地将“司游”的手机号码报了出来。打打地下拳赛,既可以磨炼**,又可以带来可观的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三百万的拳场悬赏,加上擂台上获胜的两百万奖励,还有方天佑自己押了自己一百五十万,最后翻了两倍,净赚三百万,这三样加起来,方天佑一下子就净赚了八百万。

    加上自己一百五十万的本金,方天佑现在差不多有了近千万资产了!

    出了地下拳场,方天佑开车直接回家了。刚进家门就收到了安岩打来的电话。

    “司游,你今天是不是去了地下黑拳场馆了?”安岩开门见山地问道。

    “是啊,怎么了?”方天佑一直戴着手表的,也没有故意去隐瞒什么,虽然很奇怪安岩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坦白地回答了。

    “一般情况下,作为‘龙盾’的成员,我们是不能够进地下拳馆的,尤其如果纯粹是为了赚钱获利。”安岩严肃地说道。

    “我是为了磨炼自己的**协调能力,教训那个溙国佬,赚钱只是顺带为之。”方天佑争辩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