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五章 擂台争霸
    “下面我们有请溙国拳王——颂帕善和神秘面具人出场,呐喊声,尖叫声,在哪里……”随着主持人拉长的声调,颂帕善和戴上了面具的方天佑走上了擂台。

    方天佑看着面前的颂帕善,这家伙个子并不高,但全身如铁铸一般的肌肉和钢筋般的凸出经脉,让方天佑啧啧称奇。

    从上台到现在,他一直颔首低头,时不时地双手合十置于额前,似乎在祈祷着什么,方天佑想起溙国笃信佛教,看来这个家伙也不例外。

    只不过联想起他在擂台上的凶残,方天佑怎么也不相信这个颂帕善会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而且方天佑通过神识,已经看到他低垂的目光。

    那是如同狼一样的目光,凶狠残暴。全身更是散发出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寒意,那是一身杀气,显然手底下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条人命。

    方天佑明白这样凌厉的杀气,必定是经过无数鲜血淬炼后才能形成的,然而这‘血的考验’正是一般武者所缺少的,也是目前的自己所缺少的。

    “这什么神秘人啊,看这小身板,哪里是那溙国佬的对手,不会拳场故弄玄虚,随便找个人糊弄我们的吧。”

    “糊弄,这溙国佬可是血腥残暴的,就算拳场故弄玄虚,那也要有人敢上去给这溙国佬揍啊。我就看好这神秘人,这一次压他了!”

    底下的观众开始议论纷纷,当然更多的人是买溙国拳王赢,也有不少人不管出于爱自己同胞还是其它原因,选择了买方天佑赢。

    “朋友们,下注时间只有最后五分钟了,大家抓紧时间下注吧!”主持人不断地煽动大家下注。

    方天佑可不管他们下不下注,买谁赢,反正他在上台前是花了一百五十万买自己赢的。

    方天佑打量着颂帕善时,对面的颂帕善却仍然是低头默诵着什么,仿佛连眼皮都懒得抬起,也根本不关心自己的对手是什么样子。

    方天佑知道这个颂帕善打心眼里是看轻了自己。不过方天佑也很清楚,在不使用真元的情况下,自己仅凭力量、速度、爆发力,要想取胜,只怕有一定的难度。

    因为这个颂帕善虽然经脉中并没有内力的存在,可是他的每一寸肌肉里面,都好像蓄藏着一股丝毫不弱于内力的莫名的能量。

    方天佑虽然不知道这个颂帕善算什么修为境界,但初步判断如果按华夏武者的战力等级划分的话,应该是后天末期,甚至有可能是先天初期武者了。

    华夏武者到了后天末期,尤其是先天初期后,往往已经被一些势力所收买,哪里还用得着来靠打黑拳谋生,这就难怪这个颂帕善可以在这地下拳馆横行。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随着“哐当”一声,锣响,这一场挑战胜正式开始了。

    颂帕善仍旧如以前的开场一样十分虔诚合十对着方天佰鞠了一躬。为了磨砺自己,方天佑已经将神识收回,却仍然能够感觉到颂帕善身上的杀气,知道他这样的鞠躬根本只是做做样子罢了,下起手来,是没有丝毫怜悯的。

    “让你一招,你尽管打来!”颂帕善终究还是看不起方天佑,他在方天佑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强者的气息和气质。

    他当然不知道,方天佑先天道基初成后,气息更加内敛,一般人哪里能够感应到方天佑的气息。

    “多谢了!”方天佑也懒得和他罗索,上前一步,一脚踢向了颂帕善胸口。颂帕善没有想到方天佑会这么果断出脚,而且出脚动作还这么快,胸口处正着。

    “咚、咚、咚”颂帕善连退三步,脸上表情变得尴尬,再不敢小瞧方天佑,因为刚才方天佑的一脚力道极大,要不是他借着后退卸去力量,刚才一脚他就已经受伤了!

    “好!打得好!踢死这个溙国佬!”

    “打死他!面具人,打死他!”

    擂台四周的看客不明就里,以为方天佑先招得手,都狂呼起来,气氛极具高涨。

    颂帕善的脸上却显出了怒意,左脚在地上一蹬,发出“嘟”的一声轻响仿佛要将擂台上的青石板踩裂,整个身体便如一只突然爆发的凶猛野兽,瞬间就扑到了方天佑身前。

    “去死!”颂帕善暴喝一声,右脚膝盖猛烈提起,如炮弹般轰向方天佑的小腹处,速度之快,劲大之大,带起烈烈劲风。

    见颂帕善这一记低膝硬撞如此威猛,方天佑也是微感惊讶,铁膝攻到,他不及细想,右手一记“擒龙手”按在了颂帕善如炮弹般射来的铁膝之上。

    手掌与膝盖撞击,发出一声轻响,两人随即分开。颂帕善前冲之势被阻,而方天佑则是被震得后退了两步,两人都是微感错愕。

    颂帕善没有想到方天佑能够接下自己这绝强的一击,他本以为可以一击奏效,谁知道对方竟然不偏不倚,拦截了自己的攻击,而且看样子,自己的这一铁膝,甚至都没有伤到对方的手掌。

    要知道,他们溙拳高手全身最强的就是双手双脚,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溙拳高手八般武器:双拳、双腿、双膝、双肘。

    可是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面具人,却凭手掌硬接了自己的一记膝攻。颂帕善看向对方的目光再次升起一股警惕。

    方天佑同样有些惊讶。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可是已经经历过重力空间的训练,可是却仍然被对方的一踢之下,后退了两步。

    尤其是右手,那是已经脱胎换胎,血肉重铸的。可是在颂帕善的一膝之下,竟然感觉手掌微麻。虽然说是自己没有运用真元的结果,但也足见这颂帕善力道的惊人了。

    “追击啊,颂帕善!”

    “继续打,怎么还没有见血啊,我要看到血腥!”

    见两人暂时不动对峙着,观众开始不干了,尤其是一些买了颂帕善赢的人,更是催促着颂帕善趁早下手。

    颂帕善活动了一下手脚,身体发出“噼里啪啦”炒蚕豆的声响,然后身形猛然动了起来。

    只见他抢先一个跨步,左手护胸,右手上来就是一肘。

    方天佑又是一记“擒龙手”迎了上去,不过这一次却是虚多实少,明里招架,更多的是却借势闪身。

    颂帕善只道方天佑力弱,一招击出,毫不停留,拳击膝撞,招法珠连,带攻猛进,气势磅礴,犹如疾风怒涛一泻千里。

    方天佑被打得节节败退,左晃右避,找不到主动进攻的机会,看上去狼狈不堪,不过每每险象环生中,还是能堪堪躲过对方的攻击。

    “面具人,加油!”

    “加个屁的油啊,没看他只有招架之攻,毫无还手之力了。”

    “哎,老子还以为可以靠赌面具人这一把扳本呢,看来又是竹篮提水一场空了!”

    观众们见到擂台上的战况,已经无法淡定了。就连在暗中观战的金爷和那个主管也是暗暗摇起了头。

    “如果正面再战胜不了这个溙国佬,那就可以在台下弄死他了!”金爷面色一寒道。

    “可是那样,就怕事情传出去啊?”主管有些担忧的道。

    “两百万,足够请到一流杀手了,虽然有人会怀疑我们,但他们抓不到证据!”金爷说道。他何偿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地下拳场的声誉。

    可是,如果让这个溙国佬一直连胜下去,按照地下拳场规则,他场场到场,那就场场要出场费,那得赔多少钱进去,背后的老板肯定不乐意了。

    擂台上颂帕善步步紧逼,看似一往无前,威风凛凛,心中却是越打越惊,渐渐开始发现不对头。眼前的面具人虽然步步后退,看似狼狈却步伐灵活。

    而且这么多招式下来,自己竟然没有伤到他什么。每次拳脚相撞,自己虽然占了上风能够打退面具人,可是并没有给对方造成实际性的伤害。而自己反而因为大合大开,猛起硬落,这一顿猛攻下来有些气短息促。

    更麻烦的是,这个面具人的手脚配合似乎越来越协调,应对起来更加从容淡定!

    颂帕善的感应没有错。方天佑一开始确实被他打得手忙脚乱,而且硬碰之下,手脚发麻,可是不久,方天佑就镇定下来。

    凭借着修仙者独到的眼光开始查找两人之间的差距,他发现颂帕善这个家伙除了身体肌肉间隐藏着一股莫名的能量外,还很会身体的协调配合,每一记拳击膝撞,都以特定的体位,调集了全身之力,所以才会使得他的攻击那么威猛有力。

    颂帕善动用身体中类似于内力的力量,又将所有力道集中,而方天佑却坚持不使用真元,两相对比之下,方天佑当然吃亏了,所以才会被打得手脚发麻。

    有了这个发现后,方天佑开始改变策略,闪避之间和颂帕善展开游斗,利用颂帕善给的压力来熟悉自身的力道、速度和反应力,提高被改造后的身体的协调性。

    随着对身体掌控的增强,方天佑的应对自然也越来越从容。

    “溙国,你吃屎的啊,使劲啊!”“踢他脖子!”

    颂帕善的支持者们,见他迟迟打不倒方天佑,又开始心急起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