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二章 碰瓷
    “我有个玩得好的表妹,二十岁生日,开派对呢,非要我来参加。我也好久没见到我妈了,所以决定回京城看看,顺便看看你。对了,到时的派对,你也要一起去啊。”姚静初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啊,派对,我可从来没有参加过。”方天佑为难地道。

    “就是因为你没有参加过,才带你见见世面啊。”姚静初却不依不挠地道。

    “那,好吧。等你来了京城再说。”方天佑答道。

    “好的,这几天电话别乱关机啊,省得联系不到你。”姚静初叮嘱一番,这才挂了电话。

    “司大哥,是你女朋友来查岗了吗?”慕容紫烟有些紧张地问道。

    “不是……”方天佑含糊地答道。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对外宣扬姚静初是自己女朋友。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司游,而且两人关系确实还没有确定。

    不过他只答“不是”两个字,这样既可以理解为姚静初不是自己女朋友,也可以理解为是女朋友,但“不是”来查岗的。

    “哦,”慕容紫烟听到方天佑说不是,当然理解为不是女朋友了,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点小庆幸,“是个女孩子吧,刚才你答应陪她去参加一个生日party是吗?”

    “是啊。我可从来没有参加过呢。”方天佑答道。

    “那,你可不可以也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啊,就在下下个星期。”慕容紫烟期待地看向方天佑道。

    “你的家势不错,要你参加的宴会一定是很高大上的吧,我怕我会给你丢面子啊。”方天佑有意推辞,却又不忍心直接拒绝。

    “没什么的,就是我一位亲人长辈过生日。到时当然会有一些人来庆祝。不过我们年轻一辈可以自己玩自己的,不用理会他们的。”慕容紫烟劝解道。

    “那,我得看我有没有时间了。”方天佑说道,心中却是更加惊讶,慕容紫烟的爷爷,那不就是国家元首慕容冲吗?元首过大寿,他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啊,自己该不该去趟这一滩浑水呢。

    “下下个星期六,是休息日啊。”慕容紫烟肯定地道。

    “好吧,到时联系。”方天佑招架不住慕容紫烟的一再请求,只好勉强先应承下来,准备到时再说。

    “对了,司大哥,你画的符篆还挺灵验的,我带着它们睡觉,现在真的睡得很踏实了。”慕容紫烟欣喜地说道。

    “你妈不是有抑郁症吗?我这里还有一张符,你也给她枕头下放一张吧,应该也会对她有一点帮助。”方天佑说着,又拿出了一张宁神符交到慕容紫烟手中。

    “真的吗?那太谢谢司大哥了。”慕容紫烟高兴地道。

    吃完饭,已经是接近九点钟了。为了安全起见,方天佑决定开车送两人回去。慕容紫烟和桃花见方天佑才参加工作就买了奥迪轿车,十分惊讶。

    方天佑解释说是为了方便工作,单位给配的,还告诉了两人自己的工作是国家安全顾问委员会助理。

    “这工作不错啊!”慕容紫烟真心替方天佑感到高兴。

    方天佑按照慕容紫烟的指引,将车开到了一处别墅群中,这才知道原来慕容家的人并不是住在红墙内,大约只有慕容冲在办公的时候才呆在那里。

    车到了别墅群门口就被拦了下来,不准许外来车辆开进去了。慕容紫烟和桃红似乎也不便多向保安介绍自己,反过来安慰方天佑,反正已经到家了,进门就有内部环保车接送。

    方天佑见此,也没有多说什么和两人道别而去。慕容紫烟又一再提醒方天佑别忘记安排好下下周星期六的时间。

    返程的路上,方天佑想到慕容紫烟今天差点遇险,又怜惜她被自己强上后,或许遭受到不少白眼,于是决定送她一些玉符。

    她手上虽然现在有金刚符,可那是画在一般黄纸上的,不会自动防御,只有在有灵气的玉石等上面刻上阵法,才能够自动发动。

    “今天有点晚了,明天找个玉器店看看能不能看到几块玉石吧。”方天佑决定明天抽时间去看看玉器。

    反正现在先天道基已经算是入门了,身体在重力空间下的磨砺效果不像前期那么明显了,所以训练也就不差那一会半会了,休息半天也无所谓。

    车子转过一条正街,方天佑决定按导航上的走近路,于是转入了一条较窄而偏僻的马路,谁知道没走多久,就见前面围了一小圈人,把马路都给堵了。

    方天佑按了几下喇叭,前面的人群却毫无反应。无奈之处,方天佑只好将车停下,走上前去看个究竟。

    挤进人群才发现人群中停着一辆国产suv轿车,轿车前躺着一个左膝盖处流着一抹鲜血的年青人,不住地喊疼。在年青人旁边还有另一个长发年青人,正和一对三四十岁的中年夫妇理论着什么。

    从双方的争执来看,方天佑知道这是出了车祸了。那一对中年夫妇是车主,撞了躺在地上的那个年青人,长发青年是他的朋友,正和中年夫妇讨论赔偿问题。

    中年夫妇中的男子却认为自己的车根本就没有碰到年青人,是他自己突然倒到地上的,当时自己已经踩了刹车了,根本不可能撞到他。

    可是长发青年却说明明看到了中年人的车子撞了他的朋友,还将他朋友撞得嘴角出血了,要他们赔偿。

    围观的人群中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有人主张先打120将人送医院,有人又说责任不分清楚,120来了谁出诊金医院费,还是打交警来得合算。

    “你们有钱人别欺负我们打工仔啊,大家都给做个见证,这一对狗男女,撞了人还不想负责任啊。”长发青年见对方不认帐,气忿不已。

    “撞了人就认了吧。送医院去应该花不多少钱的。这里又没有摄像头,就算是交警来了,看这现场照样是罚你们。”人群中一个好心人劝解道。

    “是啊,是啊,你看这马路都给你们堵了,你们俩认了,赔点钱了事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多了去了。谁这半夜的报什么交警啊。”又一个好心人劝道。

    方天佑看着这两个好心人目光闪烁,又以神识探测了地上躺着的年青人,发现他脚上根本没有伤,那血只怕是早已经抹到裤子上的,心中已经大体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年青人一伙,只怕是在这里碰瓷了。

    “那,那个,你看要多少钱啊?”那中年夫妇中的女人弱弱地问道。

    “哎,还是这大嫂明白事理。我这朋友在京城无依无靠,真要送医院,看病不算,你还得请人服侍,这样算下来开销可不小。我看这样吧,你们随便给个十万,八万的,我呢就做做好事,带他上医院。以后,也就没你们什么事了。”长发青年很“地道”地说道。

    “十万,八万?我,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啊。”中年妇人愁苦地道。

    “你们这不是讹人吗?”中年男子也气愤地说道。

    “讹人?我这脚估计是断了,能不能接好还不一定呢,哎哟,要不我不要钱了,我把你腿也砸断,咱们算扯平怎么样?”躺在地上的受伤年青恨声说道。

    “八万算少了的。前些天有人撞了一个老头子,让他赔五万不肯,最后到医院,治疗费加上护理费最后花了十五万!据说这事还没完呢。”一个“好心人”说道。

    “看你们也是普通工薪阶层,这样吧,出个五万,咱们两清,剩下的钱我帮我朋友掂了,出这样的事情,咱们谁也不愿意,你们说是吧。”长发青年很仗义地说道。

    “老公,你看……”中年妇人看着地上一直喊疼的青年人,心中有些着慌。中年男子此时也有些吃不准了,他本打算上前查探年青人的伤势,可是刚碰到年青人的腿,对方就杀猪般的喊疼起来。

    “你们搞什么啊,把车道都给堵了!”方天佑终于是看不过去,再加上众人这么闹腾下去,自己的车也开不走,只好拨开众人走上前去。

    “你,你是什么?”长发青年见有寞生人上前,顿时有些警惕起来,挡在方天佑身前道。

    “我是过路人,不过我会些医术,可以治好你朋友的腿。”方天佑说话间,将长发青年轻轻一推,就推到了一边,然后两步跨到地上躺着的青年面前,暗运内劲伸手在他受伤的左大腿根部裤管上一划一扯就将这青年人裤管给扯了下来,露出了一小截的内裤。

    “你,你要干什么?”受伤青年见自己春光乍泄,吃惊之下,连忙缩腿,又用双手一起遮住裸露的部位。

    “哦,原来你的腿还可以动的啊,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就做做好事帮你看看吧。”方天佑说着,不由分说,在他大腿上连点几下。

    那“受伤青年”顿时觉得自己屁股上如针刺一般的疼痛难忍,以为自己坐在了针尖上,立马疼得弹跳而起,双手不断地拍打抚摸着屁股。

    这样一来,自然也就没顾不得装着受伤,大家都看到了,他在地上有力地弹跳着。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