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零章 神枪手
    第二天,方天佑再次来到了“龙盾”重力空间室。由于先天道基初成,骨骸得到强化,体质也在生机能量的滋养下进一步增加,这一次选择了十倍重力空间内,方天佑仍然显得较为轻松,再一次让安岩感到震撼。

    完成了在十倍空间的全部训练后,方天佑又选择了十二倍重力空间,不过在这里修炼,他感觉得步伐沉重,只完成了一半的训练。

    “你这家伙还真是拼命啊。没几天就从八倍直接跳到了十二倍。”这是“龙盾”的另一位成员龚禧。是一个武者和现代装备兼通的怪才。

    武者境界虽然只到后天末期境界,但是火枪射击百发百中,对各种枪械能拆能装,还能随意改装,现代通讯设备、大威力武器也是样样精通。综合战力丝毫不比一般的先天武者差。

    龚禧这几天刚好没有外出执行任务,都呆在基地研究他的武器,所以知道了方天佑挑战重力空间的事情。

    因为他自己现在只能承受十倍重力,所以对于比自己还小的方天佑能够完成十二倍重力的一半训练很是佩服。

    “没什么,有些蛮力而已。”方天佑趴在重力空间外,大口地喘着气说道,十二倍重力下的训练,让他身体消耗不小。

    “过份的谦虚等于骄傲啊。我来了几年了,都还无法完成十倍重力的全部训练呢。”龚禧笑道。

    “各有所长嘛,你是分心在火枪热武器方面去了而已。对了,我正想向你讨教一下现代枪械和通讯设备等方面的学问呢。”方天佑说道。

    安岩在方天佑第一天到基地时,就介绍过了龚禧,所以方天佑对他有些印象,尤其听说他在火枪热武器方面的能耐不上,这正是方天佑想学习的。

    “没问题,这方面我可比你强!”龚禧骄然说道。

    接下来的半天中,方天佑一边运转真元修复身体,一边听着龚禧的讲解。龚禧为他讲解了好几类枪支的装卸和运用,没想到他一说,方天佑就能懂。

    龚禧只要在方天佑面前装卸了一遍,方天佑就能够自己装卸,这让龚禧十分吃惊,要知道连他自己碰到新枪支时也要研究好一阵才能够自由装卸,更没有人能够像方天佑这样看一遍就无师自通了。

    龚禧当然不知道方天佑是因为有着神识,可以帮助他很精准地掌握枪支的每一个部位,很清晰的记下龚禧说的重点。

    “我可以练习射击么?”了解完装卸后,方天佑又提议道。对枪械越了解,他就越明白这种东西的厉害。他学射击不为使枪,只是为了进一步了解子弹的威力及运行轨迹,以便更好有效地防御子弹。

    “当然可以,只要你喜欢,这里的枪支你可以随意使用,子弹管够。”龚禧指了指周围琳琅满目的枪械说道。

    于是方天佑又请龚禧教他射击要领。龚禧边示范边讲解几次后,方天佑就开始自己射击了。

    开始两三枪,方天佑不得要领,都打偏了。可是十来枪后,方天佑渐渐入门,找到了一点感觉。

    拥有修仙界的沉稳与冷静,坚韧与定力,方天佑很快就掌握了射击要领。一两个小时后,几乎是百发百中了。

    看得龚禧这个教他的老枪手,差点连下巴都掉了下来。其它包括安岩在内的几个在基地中的“龙盾”成员,也都聚齐一堂,惊叹地看着他的表演。

    “我不是眼花了吧,你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射击天才啊。这半天时间你不但学会了射击,还成了神枪手,这让我们这些强化训练好几年的人情何以堪啊!”龚禧无语地道。

    龚禧和在场的另几位使枪高手一样,都是从特种兵中招募过来的。他从一个士兵慢慢走到了今天,当然知道要想练到这种程度,没有几年的专业训练是根本不行的,光是托枪姿势,都得练大半年,哪里见过像方天佑这样半天就练成神枪手的,所以大家都是震撼不已。

    但方天佑却知道,枪械对于修仙者来说,其实也不过是一种特殊的武器而已。不管什么兵器,你要成为使用这种兵器的高手,就就需要与自己的兵器融为一体,知道兵器的喜好,知道兵器的优劣,才能最大的发挥兵器的效用。

    就如要练枪,必需先懂枪。子弹的每个角度,每一个冲击,每一个弹道轨迹,都需要了如指掌,那才称得上真正的神射击手。

    而方天佑拥有神识,对于枪和子弹的了解就加容易,更加精准,所以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候内练好枪法。

    “没什么,小时候学过一些猎枪射击,所以现在学起射击来快些而已。”方天佑淡然道。

    “学过猎枪?那和这个区别也是蛮大的啊。”龚禧等人摇头一阵无语。不过,每个进“龙盾”的人都是奇才怪才,他们虽然觉得震撼,也没有过多的追问。

    众人散了后,方天佑又一个人留在射击室,试了试威力更加强大的一些枪支,同时熟悉、运用了雷达、红外线夜视仪等一些新式设备。

    “喂,我说司游,你才痴迷闯重力空间,不会又迷上枪械了吧。”安岩走了过来,看向方天佑说道。

    “什么痴迷啊,随便试试而已。”方天佑说道。

    “随便试试,都呆几个小时了,晚饭时间都过了。”安岩笑道。

    “晚饭时间!”方天佑听安岩这么一说,猛然想到今天还答应了和慕容紫烟一起吃晚饭呢,拿出手机一看,竟然快接近七点了。

    “是了,差点把晚饭给忘记了!”方天佑一边应答着,一边赶紧朝着门口走去。

    “哈哈,这年青人,火急火燎的,是把约会给忘了吧。”安岩在身后笑骂道。方天佑却来不及理会,取出手机来,果然慕容紫烟早已经发来了短信,约他五点半到台丰区的“开元饭庄”吃饭。

    方天佑连忙将电话拨打过去。手机铃音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方天佑可以想到慕容紫烟只怕是一直拿着手机在等自己电话了。

    “喂,司游吗,你下班了?”手机那头,慕容紫烟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方天佑心中不免更加愧疚。

    “是啊,我下班了,我现在马上赶过来。”方天佑答道。

    “不急,不急,你路上小心着点,我现在正好让服务员帮忙把菜热一下。对了,‘开元饭庄’你知道吧?八号小包厢。”慕容紫烟很贴心地说道。

    “知道,我马上就来了。”方天佑答道。他记得上次开车时路过附近的一家饭店,就叫“开元饭庄”。

    方天佑麻利地上车,出了小区,快速朝着“开元饭庄”而去。

    车子刚接近“开元饭庄”,方天佑就将寒铁针悄悄地释放出去,搜寻着慕容紫烟的下落。很快就找到了慕容紫烟,此时正和她的跟班桃花一起在包厢门口等着呢。

    “哟,美女,还在这里等人呢。我早说过要你陪哥一起吃饭算了。这不,被人放鸽子了吧。”这时,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公子哥儿从包厢边经过,打着响哨,调戏起了慕容紫烟。

    他的三个穿着花俏的跟班也在一边起哄。慕容紫烟偏过头去,懒得理会。桃红则是一脸气愤地回敬道:“我们小姐爱等谁等谁,用不着你们狗拿耗子瞎操心。”

    “奶奶的,骂谁是狗呢。”一个花俏跟班走上前一推桃花,将桃花推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地上。

    “你,你们……还讲不讲理了?”慕容紫烟赶紧将桃花扶住,见她没事,这才要指责公子哥儿四人,可是她性子随和,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

    “讲理?在这一片,少爷我就是天理,她拐着弯骂我们,我今天不掌她嘴算是给你面子了。怎么样,晚上陪少爷我唱会歌,少爷我就既往不咎了。”那公子哥儿却垂涎着脸,走到慕容紫烟面前说道。

    “做梦!”慕容紫烟和桃花异口同声说道。

    “是吗?还挺刚烈的啊,可是本少爷也不能这么白白被骂。那就让本少爷亲你一口得了。”那公子哥儿伸手就要托慕容紫烟的下巴。

    却听“啪”的一声,原来是慕容紫烟情急之下,抬手打了那公子哥儿一巴掌。

    “你……”公子哥儿没有想到慕容紫烟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性子却那么刚烈,说打人就打人,顿时气不打一处出,“找死!老子今天不把你扒光了,凌辱一百遍今后就不要出来混了!”

    说完还不解恨,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慕容紫烟回扇过去,再顾不得假惺惺的怜香惜玉。可是他这一巴掌却并没打到慕容紫烟脸上,而是被一只突兀出现手给擒住了手腕。

    这只手白嫩如胎,却遒劲有力,让公子哥儿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铁箍箍住一般,而且越箍越紧。

    “是你,司,司游!”在场的人都看清了来人正是幻化成“司游”模样的方天佑。只是慕容紫烟和桃红这边是惊喜交加,如获救星,而公子哥儿那边却是一个个面容失色。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