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八章 玄阴毒蛟
    黑袍老者虽然出于本能地身形暴退,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只听“叮”的一声,黑袍老者胸前传来一声脆响,紧接着,胸前传来仿佛被蚊虫叮咬一般麻痛。

    黑袍老者暗自吃惊,要知道,他身上可是穿了一件防御法器的,现在却被对方不知道以什么暗器轻易地击穿,不但毁了自己的法器,还让自己的身体受了伤。

    更让他心惊的是,这个年轻人使出暗器的同时,身形已经如闪电般朝着自己扑来,转眼就到了自己身前数米处。

    “有至少两件法器的先天武者!”黑袍老者暗道不好。在他看来,方天佑能够隐身,而且被玄阴蛇咬时有东西主动防御住玄阴蛇的攻击,这肯定是有着强大的法器在手。

    而从他发出暗器,以及扑来的身法来看,又分明是一位强大的武者。先天武者与修道大师本来不少高下的。

    但如果让一位先天武者近身的话,吃亏的多半要是修道者了。毕竟先天武者肉身强大,贴身肉搏肯定占优势。

    所以黑袍老者来不及多想,身形再次暴退,要拉开与方天佑的距离。暴退的同时,左手打出一招玄阴蛇,右手不知从哪里摸出一粒丹药服下。

    方天佑刚才其实是暗中将那件什么“聚阴法器”收进了储物戒指,将空盒子丢向了黑袍老者。同时将从朱思聪那里招回来的寒铁针悄悄地隐在盒子后面射向了黑袍老者的胸前。

    只是他没有想到黑袍老者会如此了得,寒铁针竟然没有将黑袍老者击杀,甚至连重伤都没有。

    黑袍老者后退之时,方天佑已经逼近黑袍老者刚才所站的位置,以脚将那空盒踢飞,再次撞向黑袍老者,以控制着寒铁针贴在盒子下,再次攻向黑袍老者。

    在他发出攻击的同时,黑袍老者的玄阴蛇已经迫近,方天佑只好再次使出火球符,同时以雷击木打向玄阴蛇。

    黑袍老者见识过盒子有古怪,哪里还敢去接,身形暴退的同时,全身玄阴法力暴涨出体表,有规律地流动着。

    “叭!”那仿古盒子撞在黑袍老者的法力护罩上,顿时被法力反弹得碎裂成了粉末。黑袍老者这才知道那盒子里面根本没有了他的那一件“聚阴法器”。

    可是他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些。因为他胸前再次遭到了攻击。尽管对方那莫名的暗器并没有冲破他的法力防罩,却也让他胸前部位的法力防护大大地削弱了。

    黑袍老者身形再次暴退,在方天佑十米开外,凝神戒备,玄阴法力再次流转全身,口中念念有辞,似乎又要施展什么大的道术。

    方天佑刚刚击退黑袍老者的玄阴蛇,见黑袍老者的动作,知道他又要耍花样,也不敢再任由他施展,寒铁针一收,又冲刺着杀向黑袍老者刚才受伤的部位。与此同时,他自己也展开“登天步”朝着黑袍老者扑去。

    “玄阴毒蛟!”黑袍老者见方天佑扑来,当即双手一伸,两手各打出一道玄阴法力,然后汇合在一起,先形成一个似蛇非蛇,似龙非龙的蛟首,又迅速形成蛟身,朝着方天佑咬去。

    这蛟身虽然比蛇身更小,只有二指大小,却比蛇身要更加凝实,威力更加惊人。

    “叮!”寒铁针碰上“玄阴毒蛟”的蛟角,被立马弹开,整只蛟蛇又去势不减地朝着方天佑扑来。

    方天佑大惊,身形暴退间,一边连忙取出一把火球符。

    “呼、呼”火球符聚拢化作一个篮球般大小的炙热火球,虽然火球比之前的火球差不多大,却是多枚火球叠加,比之前的威力自是强大数倍。方天佑手一挥,火球就如炮弹般击出,轰向那只“玄阴毒蛟”。

    “呼咚!”火球撞上“玄阴毒蛟”,火焰顿时布满“玄阴毒蛟”周身,将它围住。还有部分余火落在了附近的草木上,那些草木也立马燃烧起来,迅速化为灰烬。

    “呜……”玄阴毒蛟发出一声怒吼,身体一挣一扭,不顾周身的火焰,再次向方天佑扑来,余势尽然不减。

    方天佑眼见火球术不能完全对付“玄阴毒蛟”,心中一凛,这才知道“玄阴毒蛟”比“玄阴蛇”可是厉害了不止一两倍。

    “玄阴毒蛟”及身,方天佑来不及细想,只好拿起手中的雷击木朝着“玄阴毒蛟”砸去。

    “呜嗷……”玄阴毒蛟虽然被雷击木击中,却并没有像“玄阴蛇”一样被雷击木挡住,毕竟雷击木中所蕴含的雷电之力有限,对付“玄阴蛇”还好,对付“玄阴毒蛟”却是力量不够了。

    “玄阴毒蛟”穿过雷击木,一口咬在了方天佑的右手上,随即整个蛟身全部钻进方天佑手中。方天佑顿时觉得右手一麻。一股阴冷诡异的能量随着手掌中经络、血脉朝身体蔓延。与此同时,又有另一股无形的能量,以更快的速度朝着自己的灵魂侵蚀而来。

    方天佑心知不妙,养魂玉中的防御更多的是防御物理攻击,对于法术攻击防御有限,加上这“玄阴毒蛟”威力极强,所以着了这黑袍老者的道。

    方天佑连忙极力运转“鸿蒙仙经”调动着自己的神识抵挡,同时吞噬那股无形的能量,又以左手在自己右手上连点,封闭了右手与身体之间的穴道,暂时避免了玄阴能量入侵身体。

    黑袍老者见方天佑着了自己的道,脸上一喜,就要调动体内剩余的玄阴内力再次出手,却又猛然听到了一道破空之声,迅疾及身,刺向自己的胸口。

    这攻击出现得太过突然,黑袍老者发现时已经来不及提防,只能稍微运转玄阴内力抵抗。却听“噗”的一声,黑袍老者觉得有什么东西穿进了自己胸腔,直达后背。

    幸好他及时运转了部分玄阴内力的抵挡,这才没有让整个胸口暴出大洞,只是胸前受创之下,仍然有着咕咕鲜血流出。

    黑袍老者知道伤自己的是对方那诡异的暗器,那暗器刚才明明被“玄阴毒蛟”击飞,却不知道为何又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前。这样的神出鬼没,让黑袍老者防不胜防。

    黑袍老者感觉到那暗器还有自己体内,无法击穿后背的防御法器,所以没有穿背而出。正当黑袍老者要以内力逼出体内的“暗器”时,那暗器却突然自己从体内沿着刚才刺入的孔洞再次穿出。

    黑袍老者此时胸前和右臂受伤,而对方似乎中了自己一记“玄阴毒蛟”后并没有什么大碍,黑袍老者更加心虚。

    “呼……”更诡异的是,对方那“锈花针”般的暗器在空中调了一个头后,又再次朝着自己刺来,这让黑袍老者更加惊骇,再顾不上伤敌,捂住胸前的伤口没命进朝着别墅外逃窜。

    却不知道方天佑这时也是陷入了极端的麻烦中。那“玄阴毒蛇”虽然被方天佑封穴之下,没有再入侵身体,可方天佑却分明感到那股怪异的能量在不断地侵蚀右手的血肉。

    右手经脉被封,诡异能量无法流入身体,但身体中的真元同样无法进入右手。方天佑只好以左手运起真元,贴上右手以逼退那些玄阴寒毒。

    可是那玄阴寒毒却仿佛附骨之疽一般,几乎与血肉融合在了一起,极为清除,方天佑以真元之力,每次从手臂扫到手掌,都只能清出一小部分黑血,带出一小部分诡异能量,剩下的玄阴寒毒仍在迅速地侵蚀着右手中的血肉。

    黑袍老者很快逃出了朱思聪的别墅,寒铁针追刺一次,但他早有防范,寒铁针未能刺透他的防御法器,无功而返。

    方天佑知道寒铁针离自己越远,与自己的神识联系就越弱,威力也就越小。所以只好召回了寒铁针。如今自己受伤,寒铁针守在身边也好守护应变。

    真元不断地涌入右手,玄阴寒毒渐渐被逼出,可是方天佑的右手同样在渐渐萎缩,有相当一部分血肉已经被玄阴寒毒侵染,与玄阴寒毒一起被逼出了体外。

    一刻钟后,方天佑额前大汗淋淋,真元消耗了接近三层,这才将玄阴寒毒逼出手臂外,可是他的右手形同枯稿,而且无法用力。

    “嗒!”别墅主楼的花坛边突然传来一声异响,方天佑抬眼望去,却是朱思聪正蹲在花坛的青石后,偷偷地朝这边张望。

    此时见方天佑似乎已经疗伤结束,他正想潜回房中躲起来,却不小心踩到了一段枯枝发出了一声轻响。

    “出来吧!”方天佑冷喝一声。

    朱思聪其实在方天佑和黑袍老者打斗间,就已经潜在一边观看了,对于方天佑的手段他自然是十分了解的。

    听到方天佑的冷喝,他哪里还敢违背,乖乖地从花坛后站起身形走了过来。

    “大侠饶命!我,我是被逼和他同伙的。那老家伙不但侵占我的财产,还逼我不停地给他找女人供他逍遥,连我的女人他都不放过!我早就想对付他了,只是没有大侠您的本事!”朱思聪颤抖着解释道。

    (本章完)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