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七章 追踪术
    可是,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黑袍老者眼中的贪婪光芒马上散去,又缓缓地将那古朴盒子盖了上去。

    “师父,这东西是我们要找的吧?”朱思聪试探着问道。

    “没错,就是它了。只要把这东西带回教中,将它献祭上去后,我肯定会得到更多的好处……”黑袍老者神情间一片神往,看了看朱思聪又说到,“当然了,这一次我的京城之行,你功劳不小,到时也免不了你的一份好处。”

    “那就多谢师父了。”朱思聪朝着黑袍老者拱了拱手,又讨好的对黑袍老者说道“对了,师父莫笑疯的事情,难道我们真的就这样算了?”

    “莫笑疯的事,你就别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聚阴法器已经到手了。至于莫笑疯的仇,留给他大哥莫笑狂去好了。”黑袍老者冷笑道。

    “那师父刚才为什么还要向沈胖子打听消息?”朱思聪不解地道。

    “我关心的不是给莫笑疯报仇,而是他身上的那颗玄阴珠!玄阴珠我们玄阴教的镇教宝物之一。那玄阴珠是一件法器,对我们玄阴派技能有加持作用,而且据说珠中被我们的玄阴教的守护神——“玄阴真神”注入了一道魂力,关键时刻可以得到玄阴真神的庇护。

    以莫笑疯的能力和对玄阴教的贡献,本来还不足以获得玄阴珠的,是那莫笑狂以掌教的权力之便,徇私悄悄地借给了自己的弟弟。”黑袍老者不满地道。

    “师父的意思是,那人杀死莫笑疯后,也将玄阴珠抢走了?”朱思聪问道。

    “莫笑狂听说自己弟弟死后,既悲痛,又似乎有些紧张,我就猜到应该是玄阴珠也一起丢了。本来我是想顺便能够得到玄阴珠的话,就算我据为己有,那莫笑狂也是有苦说不出的。

    不过现在看来,杀死莫笑疯的人似乎并不简单,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去惹的好,拿了这一次的好处再从长计议。”黑袍老者解释道。

    “徒儿明白!”朱思聪点了点头道。

    方天佑这才知道自己上次杀死的莫笑疯原来是玄阴教教主的亲弟弟。而从他手中拿到的灰色珠子,竟然是玄阴教的镇教宝物玄阴珠。

    “难怪上次拿到珠子时,会有一种被人偷窥的错觉,还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原来是珠子上被他们的所谓守护神,玄阴真神注入了一道魂力。”方天佑突然联想到拿到珠子时的怪异感觉。

    他们能够画出和我幻化的“司游”有八分相似的画相,应该也是那什么“玄阴真神”的功劳吧。不过对于神,方天佑是不想信的,这地球上不可能存在“神”。

    玄阴教所谓的“守护神”应该不过是一些寿元较长的修道者。不过能让玄阴教奉为守护神,那手段应该不差,修为就算没有达到天师境界,只怕也相差不远了。

    两人又交谈了几句,然后就一起出了密室。那个保镖这时也走了过来。

    “好好守在这里,晚上我们就连夜动身离开京城!”黑袍老者指了指密室的门道。方天佑这才明白,这个保镖并不是朱思聪的,而是和前面在四合院看到的黑衣人一样,都是被玄阴教招揽的人。

    “是!”那保镖郑重地点了点头,似乎很为自己能够接受这样艰巨的任务而高兴。

    “你去忙你的吧,顺便帮我们俩呆两张今晚回滇州的飞机票。”黑袍老者朝着朱思聪挥了挥手,然后朝着保镖来的路上跑去。

    “是!”朱思聪点头答应一声,转身朝着别墅主厅走去。在与黑袍老者分开后,朱思聪脸色顿时阴沉如水。

    “我这真的叫引狼入室了。这老不死的,不但指挥我做这、做那花了我几千万资金,还把我的女人当发泄采集阴气的女奴……哎!”朱思聪一路走,一路小声嘀咕着,心中竟是满怀怨恨,看来他认的这个师父并不是心苦情愿的啊,至少现在是后悔莫及了的。

    方天佑将奥迪车停在了朱思聪别墅不远处,然后徒步走到了别墅前,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使出了隐身符。

    隐住身形后,方天佑闪身跃入别墅群,直接来到了那间放着仿古盒子的秘室前。

    那保镖不过是普通炼体境界武者,哪里能够感应到方天佑的存在。方天佑一指将他点了穴道,然后让他移到墙脚靠着,不注意的人还以为他是自己依着墙上的。

    处置好保镖后,方天佑从容地打开了秘室的门走了进去,里面的盒子还在。虽然之前利用寒铁针上的神识感应过,但出于好奇,方天佑还是忍不住再次打开看了看,果然真的是那一件传说中的叶赫娜拉皇后穿过的亵衣。

    可是盒子一开,立马有一股玄阴气息传来,方天佑马上知道要糟!将盒子一盖,收入储物戒指后,闪身来到密室门口,匆匆打开秘室的门后,朝着别墅外跑去。

    刚跑出秘室就远远看到那黑袍老者衣冠不整地从远处的房间窜来,转身就要到跟前。方天佑连忙收起全身真元,连呼吸都屏住。

    如今他开始修炼先天道基,身体被进一步磨砺,只要自己控制得当,就能够做到气息不外泄。所以那黑袍老者暂时感应不到方天佑的存在。

    可是那黑袍老者也极不简单。他在方天佑闯出秘室时,显然已经感应到了方天佑身上的气息波动。

    现在方天佑的气息猛然消失,他虽然疑惑,却并没有急着闯向密室,而是站在原地,念念有辞,似乎要施展什么绝招。

    方天佑看得真切,却又无可奈何,索性停在原地,看看这黑袍老者到底有什么手段。

    “玄阴追踪术!”黑袍老者念到最后,双手朝天托举,随即一股阴冷的气息朝着四处迅速扩散开去。

    方天佑感应到有玄阴之气落到自己身上,当即明白自己一定是被发现了。果然,玄阴之气闪现后,黑袍老者手中马上就弹出一条灰黑色的小蛇,扑向方天佑所在的地方。

    好在方天佑早有准备,施展“登天步”闪避开去,可是这样一来,他身上的气息也就暴露了。黑袍老者一击不中,又使出一条更大的玄阴蛇朝着方天佑扑来。

    方天佑连忙掏出三张火球符,同时朝着玄阴蛇丢去,将玄阴蛇阻了一阻后,又朝另一方闪避。玄阴蛇被火球符的符力火球所烧,蛇形便缩小了一半。

    黑袍老者左手一招,将玄阴蛇收回体内,同时右手一伸,又释放出一条大的乌阴蛇朝着方天佑的方向扔去。

    这一次确定了方天佑的方位后,玄阴蛇去势更急,方天佑只好使出火球符同时以雷击木招呼。哪知第一条蛇还没有被化去,那黑袍老者又释放出第二条玄阴蛇,从另一个方向扑向了方天佑。

    方天佑一边招架一边闪避,隐身符早已经失效,肩膀上也被玄阴蛇咬了一口,幸好有养魂玉中的防御阵法守护,才避免了受伤。

    “交出盒子,饶你不死!”黑袍老者说话间,全身清冷气息暴涨,这一次看样子要全力施为,双手连番间,又是一条更大的玄阴蛇蓄势待发。

    从这出手的几招来看,这个黑袍老者分明比那个莫笑疯要强上一只一筹,应该达到了大师级中期,加上玄阴之气的诡异,所以出手极为凌厉,让人防不胜防。

    方天佑知道这家伙见自己手上没有盒子,所以有些疑惑。他分明在心急盒子,想试探自己到底拿没拿盒子。

    既然黑袍老者已经出手露了底牌,那不管方天佑有没有拿盒子,黑袍老者都肯定不会放过方天佑的。

    不过,他这么紧张盒子,倒让方天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计策。

    “好,我给你!”方天佑说话间,心念一动,那只仿古的盒子出现在掌中。黑袍老者看到盒子,心中一惊,攻击方天佑的玄阴蛇都是一缓。

    方天佑将盒子打开,一股玄阴之气能量波动顿时四散,看得黑袍老者更是心中一喜,好在盒子和里面的东西还没有被掉包出去,只要拿下这个年青人一切就都好解决了。

    “很好,将盒子和里面的东西给我。”黑袍老者见方天佑躲过他两条玄阴蛇,心中也有些忌惮,所以并不急着以武力强夺。

    “我可以还给你,但你要保证放我走!”方天佑似乎有些害怕了黑袍老者的手段。

    “好,只要东西到手,我就保证既往不咎了”黑袍老者点头承诺道。

    他话音未落,方天佑已经将盒子快速盖上,然后将整只盒子朝着黑袍老者丢来!

    黑袍老者没有想到方天佑会这么干脆,但眼见盒子真切地朝自己飞来,黑袍老者已经来不及细想。

    手中玄阴之气一松,那玄阴蛇便化为能量回归体内。同时右手一伸,抓住了那只飞来的盒子。

    只是他的手快要接触到盒子时,心中莫名地涌起一股危机感。黑袍老者也算是经历过大风浪的,意识到危机后,当即立断,放弃了盒子,身形朝后暴退。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