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六章 聚阴法器
    那老者并不见说话,只是每次当那年青人投来询问的目光时,他都很坚定地点头。年青人又无奈陪笑着再次举牌。

    终于,当年青人报出了两千万的价格时,场中再无竞价者,那件亵衣最终被这年青人拍了下来。

    拍卖会结束后,年青人并没有急着去后台取拍卖品,而是走到了胖子和他的小情人身边,很友好地和他们说着些什么。

    胖子和他的小情人已经知道年青人可是花了两千万拍卖到藏品的,身份肯定不低,所以对年青人的态度也是极为客气。

    双方寒暄一阵,年青人就和一个保镖模样的人去后台取拍卖品,胖子和他的小情人则有些小激动的呆在了原地。

    至于那个黑袍老者则仍然端坐在前排的坐椅上,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方天佑早已经起身朝着后排的方向走去,在年青人走向后台时,将寒铁针不着痕迹地钉在了年青人的衣领内。

    做完这一切后,方天佑没远再靠近前排,而是保持着一段距离,在暗中远远盯着黑袍老者和那胖子三人。

    年青人很快取到了那件叶赫娜拉皇后所穿的亵衣。在办理手续的过程中,方天佑知道了这年青人的身份。

    他叫朱思聪,年纪轻轻就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在京城也算是有名的青年才俊。朱思聪取得拍卖品后,并没有逗留,直接转回了拍卖会场。

    “朱董!”那胖子和他的小情人肯定也是听说过了朱思聪的大名,看到朱思聪过来,点头哈腰地打着招呼。

    “走吧,沈胖子,今天我做东,再介绍几位大老板给你认识,以后你的货,我们全包了。”朱思聪朝着那胖子打了声招呼,就带着保镖朝黑袍老者走去。

    “师父,东西已经拿到了。”朱思聪很恭敬地对黑袍老者说道。

    “嗯!”黑袍老者仿佛从鼻孔地哼出一口气,态度极为傲慢,脸上却不由得露出喜色。黑袍老者说完,站起身形,朝场外走去。

    方天佑通过朱思聪身上的寒铁针感应到了黑袍老者身上的气息,果然是一位修道者,而且气息莫笑疯的极为相似。

    “果然是玄阴教的人!”方天佑暗道。

    朱思聪朝着沈胖子打了声招呼后,也跟随着黑袍老者而去。沈胖子和他的小情人连忙跟了上去。

    出了会场,沈胖子本想和自己的小情人开自己的宝马,朱思聪却让两人一起坐自己保时捷。朱思聪亲自开车,黑袍老者坐副驾驶,沈胖子则和他的小情人还和朱思聪的保镖一起坐在了后排。

    沈胖子上车后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想要下车时,朱思聪却已经踩动了油门,而那保镖也恶狠狠地盯向了两人,让沈胖子和他的小情人不敢乱动,连大气也不敢喘。

    方天佑等保时捷走远了,这才看着自己和奥迪远远地吊在后面,反正有着寒铁针在,自己的神识可以探试,还有阴鬼帮忙,方天佑根本不怕会跟丢。

    “你们俩的邀请函到底是怎么来的?”坐在副驾驶的黑袍老者问道,声音嘶哑而冰冷。他虽然没有回头看,但沈胖子和他的小情人却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般,他们俩当然知道黑袍老者问的是自己两人。

    “是,是我们自己的。”沈胖子不知道对方的意图,反正现在已经出了拍卖场,没有对证,他一口咬定是自己收到的邀请函,别人也无从查证。

    “你确定吗?”黑袍老者语气更加冰冷,“那个位置本来是我的一位朋友的,可是几天前,他却被人暗杀了,所以我怀疑,是你杀了我的朋友!”

    “啊,不,不,这邀请函本来就是我……”沈胖子惊讶之余,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还要嘴硬地坚持邀请函是自己的。

    “不是他的,是一位戴着口罩和墨镜的人强行占了我们的位置,还丢给我们这张邀请函,让我们去做前排!”沈胖子的小情人,那位浓抹艳妆的女子,反应比沈胖子机灵一点,连忙解释道。不过她却将自己赶走方天佑,最后自己贪图前排位置,说成了方天佑逼他们俩去。

    “哦,那人长得怎么样?”黑袍老者又问道。

    “戴着口罩和墨镜,不太看得清容貌,不过应该年纪不大,和朱董差不多年纪。身高一米七三的样子。”沈胖子这时也镇定下来,小心地解释道。

    “你看看,是不是这画像上的人。”黑袍老者说着,从衣袖中伸出一只黑瘦的手,手中有着一张铅笔速描画,画的赫然是“司游”的面相,竟然有接近八分相似。

    方天佑通过神识看到那画相,也是十分吃惊。难道是他们事后找到了那几个保镖打手,根据他们的描述画出来的。

    方天佑也听说过一些刑侦专家,凭借证人的描述,可以画出犯罪嫌疑人的面相,可是也不可能这么相吧。

    “一定是那颗灰色的珠子有什么问题,那上面好比被人装了一个类似跟踪器一样的东西,或许是谁附了一道魂力意识在上面,所以我杀死莫笑疯后,被人感应到了。”方天佑再次肯定了自己当时的推断。

    “眉毛倒是有点像,可是那人下巴好像没有这么尖,额头比这画像上的要宽要亮。”沈胖子仔细回忆对比着画相说道。

    “还有一点,画相上的人好像很凶,而我们刚才遇到的那小子简单就是一个土鳖,说话都低三下气的。”那浓抹艳妆女子也说道。

    黑袍老者默默地听着两人的话,又悄然将画相收了起来。车内一时沉默了下来。胖子和他的小情人更加忐忑。

    “师父,要不要派人去查探一下刚才那小子的来路。”朱思聪打破沉寂,边开车边对黑袍老者说道。

    “不用了,既然对方有意隐瞒身份,要查也是查不到的,我估计刚才你去问话时,对方已经藏在暗处,注意上你了。咱们在明,他们在暗,还是小心为妙,保住手中的东西要紧。”老者思索了片刻后说道。

    “是,那沈胖子两人?”朱思聪轻声问道。

    “男的丢下车去,女的带走吧,正好你家的那几个我已经玩腻了。”黑袍老者玩味地说道,语气中充满着阴邪。

    “是!”朱思聪听老者说到家里的几个已经玩腻时,脸上明显有些尴尬,却马上又很顺从地答道。

    “将沈胖子丢下车去!”朱思聪朝后排的保镖说道。

    “别,别,朱公子,有话好说啊。”沈胖子早已经听出了黑袍老者语气中的不善,连声讨饶道。

    “不要,沈胖子,你可别丢下我一个人,我不想和他们走。”那浓抹艳妆女子也听出了黑袍老者似乎喜欢玩弄女人,脸色大变。

    但那保镖哪里会听两人的,一手打开车门,一脚就将沈胖子踢下了车。那浓抹艳妆女子打开车门,看着飞快的车速,听着沈胖子被丢下车后的惨呼,全身变是一抖,再不敢跳下车去,而保镖就在她迟疑间,嘴角掀起一抹嘲讽,伸手将女子身边的车门关好。

    将沈胖子踢下车后,保时捷若无其事地继续朝着前方驶去。几分钟后,方天佑的奥迪车路过了沈胖子身边,却见他正深一脚浅一脚地边走边想拦下的士。

    方天佑见他还能走动,知道并无大碍,只是从他脸上,手上的擦痕来看,以及脸上痛楚的表情来看,只怕也受到了不小的教训。

    方天佑并没有同情他,这样的人受点小教训也好。想了想后,方天佑又决定给“龙盾”组织打一个电话。

    “龙盾”给分配的那只手表可不光是计时,还有定位和手机通话功能。方天佑打电话只是想让“龙盾”组织查一下朱思聪的背景资料。

    他口口声声称那位老者为师父。而那位老者显然又是玄阴教的人,难道说这个朱思聪生意人、企业家的身份只是外表,其实却是一个玄阴教徒。

    “龙盾”有专门的后勤情报人员,相信对于这样身份也算显赫的俊杰人物,应该会有相关的身份资料。

    果然,没过多久,“龙盾”那边就传来了朱思聪的信息。原来这家伙也并没有大本事,只是因为继承了家族的企业、财产,才当上这个什么董事长的。

    而且据资料显示,这家伙是个典型的二世祖,吃喝玩乐,样样精通,还喜欢在家中搞一些极为香艳的奇葩派对。

    朱思聪驾着保时捷驶入了一座宽敞的别墅,从获得的资料情况来看,应该是这位朱家纨绔的**窝。

    保镖将那浓抹艳妆女子带到了别墅的偏僻房间,黑袍老者则和朱思聪一起来到了别墅的一间秘室内。

    轻轻地打开仿古盒子,黑袍老者眼睛顿时一亮。朱思聪的身体则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就好像受到冷风吹袭一般,全身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果然是聚阴法器,里面的玄阴之气浓烈异常啊。”黑袍老者眼中射出贪婪的光芒。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